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糖菓小鲜肉的热情 第一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糖菓书名:小鲜肉的热情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第一章】

    休息室里,三、四个中班人员正在吃着午餐。

    “欸,妳们听说没?那家伙跟小鲜肉勾搭上了。”

    “谁啊?”一个消息显然不太灵通的人,立刻好奇地追问。

    公司里最不缺的就是员工间的八卦,尤其还是那种跟感情有关的消息,只要有人起一个头,就会带出各种令人匪夷所思的牵连。

    “就眼睛长在头顶上那个啊!”

    “嘻嘻……”

    “妳也知道琪琪在讲谁?快点跟我说啦!”消息不太灵通的那位抗议了,这种讲话只讲一半的人,真的很讨厌耶!

    欺负她是新来的吗?

    要聊八卦就敬业一点聊起来才对嘛!

    “她说的是小叶啦!最近她和小鲜肉好像常常在公司待到很晚才走,听说他们离开公司之后还一起去吃宵夜什么的……”

    小鲜肉,虽然只是一个昵称,但所有人都知道那是在讲谁。

    现在他们公司里,唯一能荣颁这个称号的,就只有一个人。

    “这样就算勾搭上啦?”

    “算吧?他们年轻人不是流行什么快餐爱情吗?看对眼就能上床,上完床还像没事人一样,嘻嘻哈哈的跟普通同事没什么两样……”

    “妳怎么知道他们已经『那个』了?!”

    “想也知道……”

    “最好妳用想的就知道啦!饭可以多吃,话可不能乱讲啊!没有证据的猜测,乱讲乱传这样的闲话,好像不太好。”

    “不信就算了,妳就继续待在妳那个纯洁的世界吧!”

    三个女生聊天的声音其实并不算压得很低,旁边待着的人只要有耳朵都能听见的程度。

    宋歆宜坐在角落的桌子旁,吃着自己带来的便当。

    以前坐办公桌的时候,她的食量并不是很大,可自从换了现在这个需要体力的工作之后,她进食的分量便渐渐大增了起来。

    自己做饭的话,花费会比买外食省得多,其实一开始宋歆宜挺厌烦厨房里那些活儿,可比起省钱这件事的话,她还是愿意花时间自炊的。

    慢慢的做惯了之后,就会进一步开始去研究怎么样做菜肴会更加的美味、更加的省时省力,对于自炊这件事也就愈来愈有自信心了。

    “喏,别猜了,他们来了。”黄雅琪瞥见外头的人影,连忙示意摇了摇手,让身旁的同事们噤声。

    此刻休息室门口正走进一男一女,男的帅、女的美,两人边走边聊、说说笑笑的可开心了──

    好似偶像剧男女主角光环罩身似的赏心悦目风景。

    “大家午安!”张德进笑着朝前辈们点头招呼,那个青春洋溢的爽朗微笑,算是他的个人招牌特色。

    众人也笑笑地响应了他一声,之后,张德进身旁那位漂亮的美人儿才开了口。

    “快点去换衣服,今天我们又分在同一区呢!”不过却不是跟大家打招呼,叶惠文的交谈对象依然是身旁那位年轻的小帅哥。

    “不急啊,时间又还没到。”张德进拉开靠角落那张桌子的椅子,把包包里的零食和饮料拿出来放到桌子上,分享给大家。“我带了一些零食过来,妳们要不要吃?”

    “要!”众人的目光一直就跟在张德进的身上,叶惠文也立刻拉开另外一张椅子,在他身旁坐了下来。“这个巧克力碎片,是我的最爱耶!”

    接下来休息室里充满了各种叶惠文和其他几位女员工尬聊的声音,她们不断的找着话题要跟张德进攀谈,可是张德进却没什么心思理会她们,总是简单几个字就虚应了事。

    没有人发现他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这些聒噪的女人身上。

    休息室里,那个没什么存在感、一直默默没有出过声、缩在角落桌子安静吃着饭后水果的宋歆宜,慢慢收拾着桌上的便当盒水果盒,低眉顺目地站起身,把位置让给眼前的那对俊男美女。

    “歆宜,妳今天又在最辛苦的一区啊?”黄雅琪望了墙上的白板一眼,语带同情地说道:“好像每天妳都被分在同一区耶!”

    “习惯就好。”宋歆宜笑了笑,没再说什么,将餐具收好后便快步离开了休息室。

    最近适逢端午佳节,货量大幅度爆增,但各个区域之间还是有多和少的差异,宋歆宜不晓得自己是不是得罪了分配区域位置的领班大人,她几乎每天都在货量最多的那一区。

    不过她并不像其他同事那样会去向领班或者经理抗议,她只是默默地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或许就是因为这样,她才会天天都被分配在最辛苦的那个区域吧!

    换好工作服、锁上置物柜之后,宋歆宜缓步踏进那个略显脏乱的厂间,开始了今天的辛勤工作。

    宋歆宜今年二十五岁,原本是在一间进出口贸易商担任业务,但公司里勾心斗角的派系之争太过激烈,做为无辜的炮灰人员,她扛了一些莫须有的罪名黯然退场,而当初那个信誓旦旦说会替她担保职位的高层长官,也在这场斗争中一并出局了。

    在领取了两个月的失业给付之后,随便找了个新工作就重新踏入职场了。

    这个工作是不看学历和能力的,只要有力气的人就能做,宋歆宜当初只想快点有收入进帐,不愿看到银行的存款一天一天地减少,但又没办法马上找到适合的工作,抱着将就的心情选择了现在这份工作。

    这是一家货运公司,宋歆宜每天的工作就是搬运货物。

    工资是国家规定的最低基本时薪,同事的流动率极大,会选择这份工作的人不是年纪偏大,就是年纪偏小……员工基本都是短期打工的性质。

    宋歆宜是个适应力还满强的人,一开始的格格不入感不到半个月就彻底的消失了,现在的她还满享受这种只需要付出体力,不需要耗费脑力的单纯劳动工作。

    每天时间到了就来上班,时间到了就下班,虽然也有同事间相处的问题,但比起大公司那种激烈碰撞的派系斗争来说,这间货运公司里的问题都算是小吵小闹了。

    只不过,她现在碰到了一个麻烦。

    “妳在躲我?”张德进斜倚在休息室的门口,那在众人面前总是笑着的开朗模样,闪花了她的眼。

    宋歆宜没有响应,只是一贯低着头迅速在他面前走过。

    时间已经是晚上的十点五十分了,通常他们的上班时间是下午一点到晚上九点,中间有一个小时的吃饭时间,货量不大的时候,甚至有七点钟就下班的纪录。宋歆宜会待到这么晚,一是今天的货量比其他区域多很多,二则是因为要躲眼前这个小鲜肉。

    张德进,今年刚满十八岁,是附近一所大学的大一新鲜人,来这里打工是要赚取学费加生活费的,不过听说他是领班介绍进来的人,所以一向都被排在非常轻松的区域。

    “不理我?”张德进像只大型犬般紧紧黏在宋歆宜的身后,虽然她不肯搭理他,他却不依不饶地拚命想要吸引她的注意力。

    他最擅长的,就是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来骗人了。“我好饿,我们去吃宵夜好不好?”

    宋歆宜停下脚步,转身面无表情地瞪着他,依然一声也不吭。

    没错,跟小鲜肉勾搭上的,并不是今天中午同事们谣传的那个眼高于顶的叶惠文,而是她──

    其实宋歆宜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想明白自己到底为什么会被张德进给缠上……她和他之间,先不说年纪上的差距,光是外型和性格就差了不只十万八千里。

    所以,他的主动靠近,图的到底是什么?

    张德进脸上维持着笑容,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她看。

    他感觉得出来宋歆宜的警戒和紧张,猜测多半会得到拒绝的响应,可惜,他是不会接受NO这个答案的。

    “我……没钱请你吃东西了。”

    第一次被他强拉去吃宵夜的那个晚上,是宋歆宜付的钱,虽然只是便宜的夜市摊商,但眼前这个家伙完全没有要掏钱包的意思,更夸张的是,就连那天晚上的旅馆费用也是她付的。

    只不过喝了两瓶啤酒而已,她就晕陶陶地跟着他走了。

    说真的,一直到被带进旅馆之前,她完全没有想过自己会这样轻易就和一个年轻男孩上床。

    一点感情基础都没有的**。

    情感上有点难以接受,可进行起来却是那样的顺利无碍。

    她甚至一点抗拒的意思都没有。

    感觉就像做了一场梦一样的不真实。

    可事后才发现那不是个梦。

    因为眼前这个家伙像是食髓知味般地缠上了她。

    特别无赖地、不管怎么拒绝他都像听不懂似地,霸占了她下班后的时间。

    他跟她之间,原本应该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条并行线上的人,偏偏因为一次偶然间的四目相对,他开口约了她,而她的脑袋也不知道哪里打结了,竟然答应了这个邀约。

    只是吃顿宵夜竟然就吃到床上去了,这真的是宋歆宜生平做过最最大胆的事情,她真的没料到之后两人间的关系,会这样一来二去的愈变愈亲密。

    往后,只要一有空,张德进就会过来堵人,像是她欠了他似的,他只要一开口,就非要自己作陪不可。

    偏偏她又不擅长拒绝……

    老实说,他给她的感觉太过霸道这一点真的有些讨厌,不过她的心里也有自己的小算盘,不就是互相作伴、打发时间吗?

    她最近的心情,的确是满需要人陪的。

    于是之后的情况便一发不可收拾了起来。

    “走吧!”根本不容对方拒绝的张德进伸长了手,一把抓住了宋歆宜的手,扯着人就走。

    或许是因为他的手太过温暖的关系,宋歆宜竟然连拒绝的理由都没有想,再次傻傻地被牵着走了。

    张德进笑着说:“不要担心,今天我请客。”没想到她拒绝的原因竟然是这个,他笑得开心极了。

    他并不是那种吃女人软饭的小白脸,之前的几次会让她付钱,全都是因为他忘了带钱包出门的关系。

    由于宋歆宜通常都是忙得留到最后才离开的员工,张德进十五分钟之前才把那个缠人的叶惠文给甩脱,用的借口当然是今晚已经有约了,离开公司之后骑车在附近绕了一圈再回来,正好堵住才刚结束工作的宋歆宜。

    “坐我的车。”来到公司的地下停车场,张德进将人直接拉到自己的停车处,不由分说地就将机车上的安全帽戴到宋歆宜头上去。

    宋歆宜转头看了看自己的机车,正打算开口问的时候,小鲜肉一副理所当然地说话了。

    “明天我会送妳上班的。”

    于是,宋歆宜就被单方面地告知:今晚要外宿了。

    她有些意外,张德进竟然直接将她载回他的住处,屋里并不会很乱,但也没有很整洁,就……就是学区附近一间很普通的学生套房。

    而张德进所谓的请客,竟然是请她吃泡面。

    虽然水是他煮开的,泡面的包装是他拆封的没错,甚至他还体贴地替她摆好了筷子和汤匙……

    算了,这些其实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她甚至还没来得及吃完那碗泡面,就被张德进给扑倒了。

    宋歆宜只交过一个男朋友。

    她和前男友交往将近一年的时间,只上过一次床。

    悲哀的是,就在她跟他做完之后,前男友却在床上哭着对她说,他发现自己并不喜欢女孩子,所以,他们当天就分手了。

    没错,就是这么的狗血,她交往了一年的男朋友其实是个喜欢同性的甲甲。宋歆宜并不歧视同志,但就在她交出自己宝贵处女身的那个夜晚,竟然让她承受这样的天雷滚滚,只要是个人都会扛不住的吧?

    刚跟前男友分手的那段时间,宋歆宜对自己充满了怨怼靶,虽然理智上已经清楚明白地接受了前男友的分手说词,对方喜欢的是男人,而不是女人,但她还是对自己的女性魅力感到了怀疑。

    为什么会这样,她也想不明白。

    正巧那个时候她在公司里的处境变得艰难无比,没隔多久之后,她便垂头丧气地离开了原本任职的那间公司,接着无所事事地闷在家过了两个月,这才重新寻了个新的职场,没想到立刻就遇到了张德进。

    好像在他的面前自己才是一个真正的女人。

    这家伙,给了她身为女人的自信。

    可是她不明白啊!

    他到底看上她什么了?

    在应付小鲜肉缠人的索吻时,宋歆宜终于说话了。

    “你……为什么要找我?”

    第一次在旅馆被张德进压倒的那个晚上,她也问过一样的问题。

    那个时候他给的响应是:“妳看起来很需要人陪的样子。”

    而今晚,在听到同样的问题时,张德进的唇角勾出了魅惑的笑。

    “因为我知道妳不会拒绝我……”

    是啊,她的确没想过要拒绝他。

    ……

    张德进坐在床边,轻轻抚弄着宋歆宜憔悴的脸庞。

    这个让人搞不懂心思的姊姊啊……到底是怎么想他的?

    摸了她红嫩的脸庞好几下之后,他突然意识到这样想的自己,又是怎么看待她的?

    女朋友?不对,他俩根本就没有交往,除了在同一个地方工作的事实之外,他对她一无所知。

    可是他挺在意她的。

    在意对方的想法,这样的感觉对他来说其实还挺陌生的。

    之前交过的三个女朋友全都是对方缠上来跟他告白才开始的,由他主动开始的靠近,这的确是生平的第一次。

    然而这个姊姊理论上来说,并不是他会喜欢的那种类型。

    她太过沉闷无趣,不管他怎么费心逗弄都不太给他反应,这让张德进挫折感挺重的。

    可是呢,她却轻易任他一勾就上手了。

    真是个矛盾的存在,令人心烦意乱不已啊……

    张德进甚至都还没问过她的年纪。

    她也是,对他的个人资料一点开口询问的意思都没有,第一次的那天晚上,两个人就只是出去吃顿宵夜而已,结果却吃到床上去了,不仅如此,之后他还对人家食髓知味地纠缠不休,这样下去该怎么收尾才好?

    连他自己都没有料到,对宋歆宜的兴趣会一天比一天浓厚起来。

    虽然已有警觉这个女人对他的意义是不太一样的,但张德进毕竟年轻,年轻人最大的缺点,就是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这种不懂珍惜把握的态度,直到最后失去的那一刻,才让他的骄傲狠狠地一败涂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