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金晶气噗噗的总裁夫人 第二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金晶书名:气噗噗的总裁夫人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说来,沈殊和杨欣玫很有缘分,他们一直是学弟学妹的关系,从高中到大学,但比起这层关系,他跟她其实私下很熟稔。

    每当别人当着沈殊说起杨欣玫如何温和有礼的时候,他只想笑,杨欣玫温和有礼?呵呵,他只知道,与她合作的时候,要是一个不小心,随时会被她给坑了。

    她忽然瞟了他一眼,“干嘛这么关注我的私生活?”

    “有吗?”

    “沈学弟,你该不会偷偷暗恋我吧?”她笑着看他。

    鱼刺梗在他的喉咙,他滑稽地睁大了眼睛,逗得她笑了,“好啦,我知道没有,你不用这么震惊地看着我。”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她被他看得头皮发麻,说实话,虽然比她小一岁,可冷下脸的他看起来很不好惹。

    他移开了视线,拿起手机,下一刻,杨欣玫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来一看,上面写着,我被鱼刺刺到了。

    她木着脸抬头看他,下一刻,她忍不住地拍桌大笑。

    他额头的青筋抽了抽,忍着怒意打字,拍桌大笑,很不淑女。

    她看了一眼,继续拍桌大笑。

    男人深吸一口气,站起来,拿起挂在椅背上的西装,她没形象地笑着,跟着站起来,“走吧走吧,我陪你去医院。”

    杨欣玫先去买单,接着去开车,他坐在副驾驶上,到了医院,医生习以为常,毕竟被鱼刺刺到的人太多了,不仅有小孩也有大人。

    但是现在的场景有点诡异,男人的神色很难看,跟在男人后面的女人呢,看起来很开心,眉开眼笑的,活像中了乐透。

    医生动作熟练地将鱼刺挟了出来,温声地嘱咐,“以后吃鱼的时候要小心点,不要急,慢慢吃。”

    沈殊点了点头,和杨欣玫去缴费,缴费之后,他横了她一眼,声音冰冷,“笑够了吗?”

    “还没有,可以够我笑一年了。”她拍拍他的肩膀,见他脸色阴沉的很,很善解人意地说:“晚饭还没吃饱,我请你吃饭。”

    他没说话,她指了指不远处的面馆,“吃面?”

    “嗯。”

    她笑着补充,“这次没鱼刺了。”

    哪壶不提开哪壶,他沉着脸,她真的是很讨人厌。

    她在他面前,从来没有任何一丝温柔的表现,就跟女魔头一样,丝毫不掩饰她自己的劣根性。

    专门挑他的软肋戳,哪里痛戳他哪里,呵呵,传说中温柔贤淑的杨家小姐?根本就是骗人。

    沈殊很讨厌会装腔作势的女生,而装腔作势名单上的第一名是杨欣玫。

    他没见过这么会装的女生,看到她,他就想,她的面具一定多到家里都摆不了。

    最可怕的是,所有人都没发现,她很会装。哦,可能是因为他是唯一一个见过她真面目的人,在他的面前,她不屑再装下去了。

    呵,真的是好荣幸。

    “走吧走吧,吃面,我想吃海鲜面,对了,应该不会有鱼。”她弯着眉眼,甜甜地说。

    想到被鱼刺掌控的那不舒服的半个小时,他冷着脸,心中给她贴上了标签,女魔头。

    她是名副其实的女魔头。

    而他,想揭开她的面具,让所有人看看,这个人,一点也不大家闺秀,别瞎了眼。

    吃完了晚饭,杨欣玫先送沈殊到私人菜馆,他的车停在那里。

    等沈殊开着他的车离开了,杨欣玫往另一个方向开车,她最近住在自己的公寓,没有住在杨家,免得要因为相亲的事情跟杨父、杨母吵架。

    相比杨父、杨母的重功利,她与亲生父母郭父、郭母之间相处反而是融洽,他们很开明,从他们的身上,她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关怀,但来的有点迟。

    她刚到公寓,郭母就传了简讯过来提醒她,让她明天晚上回去吃饭,她回了一个好之后将手机放在一旁。

    她先去吃了感冒药,才去浴室洗澡,之后保养完走了出来,穿着睡衣往床上一躺,她将手机往旁边放,设定了闹钟。

    她没有睡意,但不打算玩手机,不然玩了手机,晚上就睡不着了。在床上躺一会,睡意上来,她过了一会就睡着了。

    第二天,床头柜上的闹钟响了,她闭着眼爬起来关掉,接着迷迷糊糊地去了洗手间,洗漱之后,倒了一杯水放凉,转身去换衣服。

    换上一身正式的套装,她喝了一口微热的水,喉咙鼻子比昨天要舒服一点,她扭了扭头,听到手机响了。

    她慢悠悠地走到卧室,拿起手机,“喂,妈?”

    “妳在跟沈家小鲍子谈恋爱?”杨母劈头问道。

    杨欣玫一怔,想了半天,才想到沈家小鲍子是谁,不就是沈殊嘛,“没有。”

    “昨天有人看到你们一起吃饭……”杨母追问。

    “他是我的学弟。”

    杨母点点头,“其实沈殊也不错,不过比妳小一岁,心性未定,这种男人不是很好把握。”

    杨欣玫没说话,杨母又问她和李家那一位有没有联络,她唇角露出一抹冷笑,“没有,我对他没有好感。”

    “感情婚后可以好好培养,现在没有,以后相处会有的。”杨母一副过来人的口吻。

    杨欣玫不觉得自己是肤浅的人,只会看人的外表,可李猪头真的不是她的菜,一想到要对李猪头一辈子,她背脊寒毛竖起,她是多想不开才会想要跟李猪头在一起。

    “不可能。”杨欣玫语气微沉。

    杨母料不到她这么坚持,也没在这个话题上打转了,“那妳是真的打算去上海分公司?”

    杨欣玫抿了一下唇,“嗯。”

    这相当于是在向她施压了,可她咬着没松口,她有手有脚,能养活自己,就是真的去了上海分公司,她自信自己能做出一番成就。

    杨母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声,“妳爸在气头上,妳服软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杨欣玫没说话,眼神落在不远处。

    “妳现在是在跟我们闹脾气,妳有没有想过,如果妳离开杨家,妳会失去很多的。”

    杨欣玫低低地笑了,“妈,我名下有几间房子是你们送的,开的车是你们送的,还有首饰之类的,我离开家之前,把东西都放在书桌左边第三个抽屉了,我现在住的公寓是我自己买的。离开了你们,我可能就只有这间公寓,但是郭叔叔、郭阿姨一直很欢迎我去他们那里住。至于上海,我可以不去,我想要在台北找一份工作还是能找到的,我并不是活不下去。”

    离开了他们,她照样能活得好好的,她不是小孩子,她有她自己的谋生能力,她说完之后有礼貌地说了一声再见便结束通话。

    杨母却被吓到了,她从没想到有一天,乖乖女儿会说出这样的话,她吓得站起来,匆匆地跑到了书房,打开左边第三个抽屉,里面放着一个珍贵的首饰盒,打开一看,都是她和杨父买给她的,下面还有车子和房子的所有权状。

    当初买下这些送给杨欣玫,杨父、杨母很大方,也觉得女儿乖顺,都是用了杨欣玫的名字购买房子、车子,本以为他们给她的这些会是她最大的动力。

    但现在,杨欣玫却是将这些都还给他们,彷佛在无声地告诉他们,即使离开他们,她照样能过的好。

    他们的施压,她根本不在意。

    杨父一边系领带一边走到书房,看到在书房里呆若木鸡的杨母,“怎么了?一大早在书房?”

    他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这个时间点,妳不是在做瑜伽吗?”

    杨母身材保持的很好,也很注重养生,每天早上比他要起早一个小时,做了瑜伽,之后一起吃早饭。

    “欣玫……”杨母的嗓音轻颤着,养尊处优的脸上浮现了一抹忧虑和懊恼。

    杨父听到杨欣玫的名字,略微不开心,漫不经心地问:“她想通了?”

    杨母嘲弄地勾了勾唇,“是啊,想通了。”

    没有听出杨母的语气不对劲,杨父轻轻一笑,“她从小被我们娇养着,怎么可能会想不通呢?没有我们的支持,她能过她想过的生活?既然想通了也好,妳有空带她去百货公司挑几件衣服,再送她珠宝项链,让她知道我们对她不薄,别没事就跟我们闹……”

    杨母转过身,唇角嘲弄的笑意更加的深了,“是啊,被我们养得不知天高地厚了。”

    杨父一愣,顺着杨母的手,看到了那珠光宝气的首饰盒,以及轿车和房子的所有权状,他走近一步,仔细地看了一遍。

    “她想通了,放着大小姐的日子不过,要去做贫穷小姐去了。”杨母气恼地说。

    “怎么可能!”杨父不敢置信,可手里的这些东西又告诉他,一切是真的。

    “怎么不可能?翅膀硬了。”杨母冷冷地说。

    杨父没有说话,但他却和杨母想的一样,这一回,杨欣玫不是闹脾气,她是玩真的。

    从小到大没让杨父、杨母操心过的杨欣玫,第一次闹,就闹这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