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乔湛水当当的总裁夫人 第一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乔湛书名:水当当的总裁夫人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第一章】

    一见钟情是什么,当游汝雅见到韩靖尧的那一瞬间,她终于明白,原来一见钟情就是妳第一眼见到那个人,就想跟他谈恋爱。

    韩靖尧是个孤儿,据游母说,他是七岁那年才被韩老爷子带回韩家的,韩老爷子今年高龄八十了,曾经是风靡一时的风云人物,偏偏他的独子没有遗传到他的壮志雄心,反而主动放弃庞大的家族企业,常年跟随志工团体,行走于全球各地,是个洒脱自我又温良宽厚的人。韩老爷子万般无奈,又不想自己打下的江山落入外人手里,于是便有了领养继承人的想法。

    不得不说,韩老爷子不愧是一代枭雄,看人的眼光非常精准,韩靖尧天资聪颖又勤奋向上,再加上背后有韩老爷子的亲自指点,年纪轻轻便懂得审时度势、运筹帷幄,近几年来从韩老爷子手中接过大权后,更是将韩氏集团推向另一个巅峰。

    韩靖尧在事业上固然是个成功的男人,但在感情的世界他依然孤独地漂泊,就算韩老爷子多次向他透露自己想抱曾孙的愿望,韩靖尧也都会以工作为由回避掉。

    “靖尧那孩子也不知在想些什么,钱他赚得也够多了,该找个替他花钱的人才对。”说到这里,游母忍不住碎碎念道。

    “妈,妳对韩靖尧很熟悉吗?”

    今天是韩老爷子的八十大寿,除了有生意往来的合作伙伴,韩老爷子还特别邀请了游家全家参加寿宴,游汝雅向来对这些无聊的宴会没什么兴趣,可今晚也不知是不是太无聊,竟然主动要求陪着游母一起去。或许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不然她也不会认识韩靖尧了。

    “没礼貌,靖尧比妳大,妳要叫他靖尧哥。”

    靖尧哥?好像也不错。游汝雅笑着抿抿唇,追问道:“妈,妳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靖尧是我出嫁之后才被领养回韩家的,我对他的情况也不是很了解。”因为她父亲跟韩老爷子是好友,因此两家的关系很不错,她经常跟着父亲往韩家跑,若不是后来认识了游父,想必她现在已经是韩老爷子的儿媳妇了。

    “那妳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游汝雅大致上听说过她妈和韩老爷子儿子之间的故事,但她老爸可是个大醋桶欸,想必这些年早就跟对方没有来往了吧。

    “是妳韩爷爷告诉我的,因为妳韩伯伯很少在家,他一个人在家寂寞,经常会叫我过去陪他聊天。”当然这些是经过游父批准的,“他还想托我给靖尧找女朋友呢。”

    “什么?”游汝雅一听,急了,想也没想就喊道:“不行!”

    “什么不行?”游母诧异。

    “妳不能给靖尧哥找女朋友。”他的名字出奇的叫得很顺口。

    “为什么?”虽然对韩靖尧了解不深,但游母和他见过几次面,认为他是个不错的孩子,再加上韩老爷子的请托,她已经托人帮忙找对象了。

    “因为……因为我喜欢靖尧哥。”游汝雅本不想那么快将这件事告诉游母,可现在听到游母要给韩靖尧找女友,她急了。

    “雅雅,妳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游母描绘完美的双眉微微蹙起。

    “我当然知道,妈,我对靖尧哥一见钟情。”

    “胡说八道!妳今天才第一次见到他。”游母压根就不相信女儿的话,她这个女儿什么都好,就是做事情常常不按牌理出牌。

    “所以我才说我对他一见钟情啊。”游汝雅一双美眸中写满了认真。

    游母的双眉蹙得更紧了,“雅雅,妳是认真的?”

    “当然,妳什么时候听我说过喜欢哪个男孩子了。”

    也是,游汝雅是被家人捧在手心里的小鲍主,从小备受宠爱,虽不至于娇蛮任性,但难免心高气傲,身边从来就不乏爱慕追求她的男生,但她一个也没看上过,这可是她头一回听见她说喜欢一个男生。

    但即便是这样,她也不同意,“不行。”

    “为什么?”游汝雅颦眉,她以为她妈会支持她的任何决定。

    “你们的年纪差距太大了,他可是比妳大了整整十岁。”

    “爸不也比妳大八岁吗?”游汝雅反问。

    “他的性格太沉闷,不适合妳。”

    “妈,没有了解过怎么知道适不适合呢?”游汝雅觉得游母根本就是在鸡蛋里挑骨头。

    “雅雅,妳听妈妈说……”游母直觉女儿是一时冲昏了头。

    “妈,妳知道我的个性,我不会随便对人产生感情,可是靖尧哥不一样,我第一眼看到他,我就知道,他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

    游母自然也了解女儿的个性,虽然有点娇气,但从小就是个很理性的人,这点跟她倒是有几分相似,只是在感情方面,身为母亲的她当然会考虑更多一些。

    “妈,我希望妳可以支持我。”见游母的神情有些动摇,游汝雅趁机使出杀手锏,撒娇,这一招对游家人可是屡试不败。

    果然,只见游母轻叹一口气,脸上露出一抹妥协的表情,然而当她想到自己的丈夫,她又忍不住担心的颦起了眉,“雅雅,妳爸不会同意的。”

    “所以我才要妈帮我啊。”这也是游汝雅拉拢游母成为自己的战友的重要原因,因为她很清楚游父的性格,断然无法接受自己捧在手掌心中的女儿主动去追求男人。

    “那妳打算怎么做?”游母太清楚女儿的个性了,不到黄河心不死,就算她不支持她,她也一定不会放弃韩靖尧,倒不如选择站到她这一边,还能适时地给她一些意见,毕竟自己是过来人,很多东西要比她看得透澈。

    “妳们在聊什么?”突然,一道熟悉的低沉嗓音插了进来。

    游母和游汝雅同时转头望去,只见一身西装的游父正朝着她们走来,游母起身走向游父,体贴地问候:“你回来了。”

    “嗯,妳们今晚玩得开心吗?”游父原本打算陪老婆一起出席韩老爷子的寿宴,奈何今晚要和公司一个重要客户见面,一直应酬到现在才回家。

    “哪有什么好玩的,就是去给老人家祝寿,我们很早就回来了。”知道老公想问的是什么,游母主动解释清楚。

    “改天妳想去,我再亲自带妳去拜访韩老爷子。”虽然游氏和韩氏在生意上并没有合作关系,但韩老爷子在商界上的名望很高,游父甚是尊敬。

    “好。”

    “爸,我有一件事想跟你商量。”看见游父的心情好,游汝雅趁机提出自己的要求。

    “什么事?”

    “我想出去工作。”

    “我不答应。”

    游汝雅的话才刚说完,就结结实实的碰了个硬钉子。

    “为什么?”

    “我们养得起妳。”

    “根本不是这个问题。”游家的产业很大,再加上她的三个哥哥都非常会赚钱,游汝雅知道自己没有非得工作的生活压力,但她并不想在家里继续当养尊处优的公主,她想要当个配得上韩靖尧的人。

    “总而言之,妳不需要出去工作。”游父到中年才有了游汝雅这个女儿,对她的宠爱可想而知,但同时他也是个固执的父亲,坚持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我不管,我就是要出去工作。”相较于游父的强硬,游汝雅的态度也很坚决。

    游母无奈地看着这一幕,心里暗叹,这对父女的个性简直是一模一样。

    “老公,我觉得雅雅的想法很好,你就让她去试试自己的能耐吧。”游母劝着游父。

    “她不需要跟任何人证明什么,只要我们大家心里明白她有多优秀就可以了。”游父丝毫没有改变心意。

    “爸,我迟早要嫁人的,不可能一辈子活在你们的保护伞下。”游汝雅漂亮的脸蛋布满了倔强。

    游母一共育有三儿一女,作为家里的老么,又是唯一的女孩,游汝雅集三千宠爱于一身,从小就被父母和兄长捧在手心里长大,只要走出这个家门,身边不是有家人就是司机陪着,她知道那是家人爱护自己的方式,所以哪怕她并不喜欢,也从没反抗过什么。只是她现在都二十四岁了,身边的同学朋友哪个不是忙着求职找工作,可她却像个废人一样不是成天逛街就是待在家里,她一点也不喜欢现在的生活。

    游父没有说话,似在思考什么,半晌,他重新开口问:“妳真的这么想出去工作?”

    “嗯。”游汝雅原本黯淡的脸蛋霎时发亮,乌黑的大眼睛充满期待的看着游父。

    “好吧,既然妳这么想出去试试,那就去吧,我明天叫妳大哥安排一下。”

    “什么意思?”她描绘完美的细眉微微蹙了蹙。

    “妳要工作可以,但只能去我们自己的公司。”

    “这跟在家里有什么区别!”游汝雅忍不住大叫。

    “游汝雅,这是我最后的让步。”见她执意不从自己的安排,游父有些动怒。

    “爸,你能不能别总是这么独裁。”她读什么学校,交什么朋友,他统统要管,现在就连她要出去工作,她也只能听从他的安排,她的人生还有没有选择?

    “妳……”

    “雅雅,妳怎么这样跟爸爸说话?”游母先是责骂了女儿一句,接着又骂了游父,“你也一样,妈已经睡了,这么大声是想吵醒老人家是不是?”

    “我话就说到这里,要不要去公司上班,她自己决定。”游父的语气虽强硬,但还是放低了声调。

    “老公,事实上,我已经帮雅雅找到合适的工作了。”小心的瞄了眼老公的表情,游母轻声说道。

    闻言,游父英挺的眉头一蹙,言语中有着压抑的怒气,“孩子不懂事,妳不阻止就算了,怎么还跟着胡闹?”

    “这怎么会是胡闹呢!雅雅不小了,确实也该出去见见世面,再说她要去的公司,你也是了解的,根本没什么好担心。”

    “什么公司?”

    “韩氏集团。”游母不傻,在女儿提出要出去工作并拒绝游父的安排时,她就知道女儿的用意是什么了,既然没办法阻止她的决定,她就只能支持她了。

    “那更不行。”游父的脸变得比刚才还要臭,他怎么可能让女儿去情敌的公司上班。

    知道游父心里在想什么,游母的脸色也不怎么好,态度是难得的强硬,“我已经答应人家了,不管你答不答应,雅雅都一定要去。”其实这并不是真的,但游母相信,只要游父点头了,女儿想进韩氏不过就是她一通电话的事情。

    丢下这句话,游母就拉着女儿逃离现场,不敢再去看自家老公的脸色,不用说,一定比踩到狗屎还要臭。

    最后,她爸还是答应让她去韩氏集团上班。至于她妈用了什么方法让她爸妥协,又是怎么打通韩氏那边的关系,她就没有问那么多了。总之,她以后每天都可以见到韩靖尧,这才是她在意的事情。

    今天,她就要与他正式的面对面了,游汝雅感觉自己竟然很紧张……

    来到总裁办公室外,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伸手敲敲门。

    “请进。”里头的男人嗓音低沉。

    游汝雅紧张地吞咽了,转动门把,才刚踏进办公室里,便见到韩靖尧埋首在一堆公文里。

    “靖尧哥你好,我是游汝雅,今天来报到……”

    “把这些资料都拿去建文件。”韩靖尧头也不抬,随手拿了一堆资料给她。

    这跟游汝雅想象中有些不一样,她以为他会先抬起头,礼貌地跟她寒暄几句,就算是卖她妈妈一个面子,也应该表示以后会好好照顾她什么的吧,可他居然头也不抬,就直接叫她做事?

    “靖尧哥……”她咬咬唇,忍不住想要发小姐脾气,难道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很失礼吗?

    见她迟迟没有动作,韩靖尧终于抬起头来,诧异地挑了下眉,“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满腹的怨言在他抬起头的那一剎那消失无踪,她扬起笑脸,想在他心里留下完美的形象,“靖尧哥,我会努力工作的。”

    “嗯。”韩靖尧点点头,似乎对她的态度很满意,“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找梁送彩金的平台,他会教妳。”

    她更想要的是他亲自教她,但她也很清楚这不可能,日理万机的韩大总裁如果有闲时间去带一个职场菜鸟,下面的人大概只能等着喝西北风了,只是她私心却想要跟他更接近一些,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机会呢?

    也许,她可以在工作上好好表现,让他对自己另眼相待。想到这,她黯淡的眸光突然亮了起来,连声音也变得轻快起来,“好,我知道了,那靖尧哥,我先出去工作了?”

    “嗯,去吧。”响应她的同时,他已经低头继续工作了,彷佛在他心里,只有工作才是最重要的。

    虽然游汝雅想要在工作上好好表现,可外语系毕业的她专长实在少得可怜,对办公软件的使用更是生疏,因此半天下来,她的工作效率低的可怜。

    “游汝雅,这是妳做的报表?”下午三点,韩靖尧拿着一份报表出现在游汝雅眼前,本来这种情况他应该找他的送彩金的平台,只是梁送彩金的平台出外出,他不得不亲自出来找她。

    游汝雅看见韩靖尧,连忙从椅子上站起,“靖……总裁,有什么问题吗?”她差点叫出靖尧哥这三个字!为避免造成韩靖尧的困扰,她还是得小心点以免叫错。

    “不只有问题,问题还是非常的大,如果我拿着妳这份报表跟客户签约,妳知道我们韩氏的损失会有多严重吗?”韩靖尧生平最讨厌裙带关系,这次要不是爷爷亲自打电话给他,他是绝对不会破例录用一个新人当助理,更何况还是个什么也不会的千金大小姐。

    “对不起,总裁。”她已经很小心地核对数据了,没想到还是出错,游汝雅感到很抱歉。

    “与其知道事后道歉,不如多用点心。”不是他对千金大小姐有偏见,而是她的表现让他很失望。

    “我……”她因他的指责感到委屈,她不是不用心,只是第一次出来工作,她很多东西还不懂,可是她也很清楚,再多的解释也掩饰不了自己的过错,所以她不再为自己辩解什么,而是说道:“总裁,报表我会尽快修改好给你的。”

    “不用了,这份报表我会交给其他人负责,妳不要再管。”他已经不相信她了。

    游汝雅一听,急了,被否定的感觉并不好受,“总裁,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可以做好的。”

    “妳真的有信心能做好?”他做事向来不给别人第二次机会,可此时面对她恳求的目光,他竟没来由的有些心软。

    “可以的,请你相信我。”她不想因此被他看低。

    “好吧,那我就再给妳一次机会,希望妳不要再让我失望。”将报表放在她桌面,韩靖尧就转身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妳现在心里一定很不好受吧?”突然,身后传来了关切的声音。

    游汝雅猛地转头,望进了一双充满温暖的眼眸中。

    “我的名字叫唐亚菲,大家都叫我菲菲。”唐亚菲对她伸出了友谊之手。

    “妳好,我叫游汝雅,妳可以叫我雅雅。”她微笑的握了握她的手。

    “其实每个新人都曾被总裁骂,所以妳真的不用太难过。”

    “啊?”她傻眼。

    “我偷偷告诉妳,其实我们私底下都叫总裁冷面阎罗。”

    “冷面阎罗?”

    “难道妳不觉得总裁冷着脸的样子很吓人吗?”

    “我觉得还好啦。”其实在游汝雅心里,韩靖尧不管什么时候的样子都是那么帅,况且今天确实是她做错事情才会被骂,所以她并不怪他,要怪也是怪自己没用,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

    “雅雅,妳承受力真强。”菲菲表示很佩服。

    游汝雅只是笑笑,没有说什么,这时有同事叫菲菲过去帮忙,看了眼菲菲离开的身影,之后她便开始修改报表。

    下午四点,游汝雅拿着修改后的报表,走到韩靖尧的办公室前,敲了敲门。

    “进来。”里面传出犹如大提琴般好听的低沉嗓音。

    游汝雅拍了拍自己跳的有点快的胸口,深吸一口气,这才推门走进去。

    “靖尧哥,这是我修改好的报表。”她站在他的办公桌前,将报表双手呈在他面前。

    他伸手接过,看着已经修改正确的数据,内心流露出一丝意外,他以为她至少还要到下班前才能给她,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完成了。

    “做得很好,辛苦妳了。”他是个奖惩分明的上司,做得不好他会严厉,做得好他也不会吝啬于表扬。

    没想到他会突然表扬自己,游汝雅意外之余感到非常的开心,“这是我应该做的。”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妳出去工作吧。”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