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石秀不情愿的总裁夫人 第一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石秀书名:不情愿的总裁夫人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第一章】

    偌大的别墅一楼客厅里,昂贵的灯饰本是让整个空间显得很有格调,可是因为办生日宴,四下布置得五彩缤纷,到处飘着彩色大气球,摆放着鲜花,还有各色精致的零食。

    来的人很多,毕竟刑慎这妹妹爱结交朋友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不过这次她叫来的都是些知己好友,因为她不敢把有严重洁癖的哥哥房子弄得乱七八糟的。

    何况,总有些爱慕虚荣的女人别有用心地想利用她接近她哥,信宇集团总裁是圈子里有名的不近女色的大金主,长得又高大又帅气,符合许多女人的理想。

    而刑慎此时此刻便站在二楼楼梯口的雕花护栏前,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坐在沙发上玩得很开心的一群男男女女中间那个女孩,她和那群人说笑打闹,一颦一笑,都落入他眼底。

    虽然娇蛮任性,爱撒娇胡闹,但她真的很受欢迎,大家都让着她宠着她,有讨好之意。

    他端起手中的酒杯轻啜一口酒,尽避知道那女孩是妹妹的客人,但他却有一股强烈想要把她从那些人身边抢过来的冲动,不想她对别人笑,不想她和别人玩。

    意识到一向自制力好得惊人的自己竟然会有这种掠夺侵占的想法,他自嘲地一笑,这种想法好久没有过了。那是小时候跟小朋友抢玩具才会有的强烈想法。

    但时至今日,他已经是堂堂信宇集团总裁,是他爷爷最器重的孙子,想要什么没有,根本不需要争不需要抢,可是那个有着一张明艳张扬小脸的女孩子,他就是想据为己有。

    听着她爽朗的笑声,他不由自主地迈开脚步,一步一步走下楼梯,往那声音的方向走去。

    英挺的五官,俊逸的外表,身材高大匀称,身上是一套深灰色休闲装,已满二十九岁的他,比同龄人多几分沉稳、老练。

    他的目光似有若无地落在沙发上那张明媚的笑脸上,对方仍未注意到他的接近。

    刑玉注意到哥哥竟然来了,双眼一亮很是意外,上前来就挽住了他的手撒娇道:“哥哥,你也过来玩嘛,我给你介绍一下我这些最要好的朋友。”

    刑慎点点头,坐到一旁的沙发上,却没有再去盯着他看上的女孩,他当然知道欲擒故纵这手段用在这种见过世面的女孩身上,才能让她放下警惕,不那么防备他。

    可是坐在对面的方慕情却皱了皱眉头,原来这男人是刑玉的哥哥,不过看他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想必他已经忘掉之前她闹的误会了,便轻轻地吁了一口气。

    “来,跟你们说哦,这是我哥哥,派对的场地就是他提供给我的。”

    “小玉,你哥好有钱耶,一开始我还以为妳被哪个老男人包养了。”朋友调侃道。

    “胡说什么?”刑玉对那朋友翻几个白眼。

    刑慎不喜欢这样的玩笑,他的妹妹他一直宠爱有加,不需要任何人来养。不过他居于礼貌,他没有表现出他的不悦。

    “好了,哥哥,我给你介绍一下我的朋友,这位是方慕情,我最最要好的朋友,这位任悉尼,我们不打不相识,还有这位是沈家树,我们的男闺蜜……”刑玉笑盈盈地做着介绍,没过多久,她就把在场十几个朋友都介绍完了。

    刑慎对妹妹的朋友点头致意,他的心思却只系在不远处那女孩身上,他终于知道了她的名字,方慕情。

    这名字他会记下来了,至于沈家树,他的目光落在那个穿着和他差不多的男子脸上,突然心里浮起一丝浮躁的感觉。

    方慕情跟这个沈家树这么亲密,难道他们是情侣?但看他们坐的位置离那么远,他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猜测。当然,他想要的,就算抢,他也要抢来。

    “慕情,前几天妳不是说要帮我介绍妳花艺班那个女生吗?妳不会是敷衍我的吧?”开腔的人是沈家树。

    “叫一声姐姐我就帮你介绍,怎么样?”方慕情笑嘻嘻地说道。

    “姐姐妳个鬼头!明明妳比我要小多了,妳就不怕折福?”沈家树一脸不爽地嚷嚷。

    方慕情掩嘴笑,“我不怕,你叫嘛!”说完,还对沈家树狐媚地眨眨眼。她虽然年龄比沈家树小,但她在他面前就是没大没小的,谁叫她从小苞她三个哥哥打成一片,都已经忘了长幼有序。

    “我才不会做那种没尊严的事情!看来我得找个男的来好好管教妳了,方慕情,当年我追妳,但妳不接受我,说我不符合妳心目中白马王子的形象,那妳列个标准出来,我就给妳找个白马王子出来!”沈家树说完,咬牙切齿补充道:“我看妳的白马王子以后怎么修理妳!”

    方慕情白皙双手捧脸卖萌,“我这么漂亮可爱,他对我才不会像你说的这么暴力。”

    沈家树坏笑,“方慕情,走着瞧,我可是等着看妳以后的另一半要怎么对付妳。别以为妳是个磨人的小妖精,有三个哥哥给妳撑腰,妳就可以横着走了。”

    “好啊,那我们走着瞧。”方慕情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

    刑玉他们只在旁边笑,看这对活宝斗嘴,是人生一大乐事。不过她感觉难得的是,她性格孤僻,不合群,不喜欢与人亲近的哥哥,面对这么幼稚的画面,竟然迟迟没有离开。

    不过她很清楚,哥哥不会留下来太久的,于是开心道:“好了,大家先安静一下,我要点蜡烛许愿,然后吃蛋糕了。”

    “好啊,我要这块有樱桃的……”方慕情手指着蛋糕说道,可是话还没讲完,便是啪地一下,沈家树一掌拍她手背上。

    “你干嘛打我?好痛!”方慕情缩回手,气呼呼地看着沈家树,噘起嘴巴很委屈地喊道。

    “今天的主角是刑玉好不好?当然是她来决定妳吃哪块了。”沈家树的说教,是想让方慕情有礼貌点,并没有恶意。

    可是听着那一声清脆响声的刑慎却感觉那一掌是拍打在自己心上,他眸底晦暗不明,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只是一面之缘,他就是接受不了方慕情受任何的小委屈,看着她委屈的模样,他隐隐有些心疼。

    唱完生日歌,许完愿,便准备吃蛋糕。

    “哥,你帮我们切蛋糕。”刑玉跟哥哥相差几岁,但女孩子还是想要人宠的,他们自幼父母早逝,是爷爷带大的,爷爷现在年事已高,已经没有精力为她庆生,所以有哥哥在,她也是很开心的。

    刑慎配合地切起蛋糕,故意绕开那个有樱桃的位置,他先给妹妹切了一块,可是妹妹转身就递给身边的朋友了,而第二块,是有樱桃的,本来就算是刑玉接过去,也是递给方慕情,毕竟她刚刚说要有樱桃的,可是刑慎却没有给妹妹,而是直接给方慕情。

    “谢谢……”方慕情有点受宠若惊,接过蛋糕后没忘记道谢,然后一脸得意地对沈家树扮个鬼脸。

    刑慎切好蛋糕后,把刀子放下,用纸巾擦干净手,然后就看到粉嫩的嘴唇上沾了雪白奶油的方慕情正津津有味地吃着蛋糕,樱桃留到最后,她舌头一舔,把那甜味多汁的樱桃卷入嘴里,满足地瞇起双眼。

    他为女孩可爱的模样一笑,但笑容很快就敛起。

    “方慕情,你这个贪吃鬼!”沈家树说到一半,手指沾了奶油便往方慕情脸上一抹,顿时她脸颊上沾了好大一块奶油。

    “沈家树,我要打死你!”方慕情把蛋糕一放,起身追着沈家树,她真的要气坏了。

    “哈哈哈,慕情,妳冷静一下,我真不是故意的。”沈家树边跑边求饶。

    “你不是故意的我一样打死你!”方慕情边追边咬牙切齿道。

    “哈哈,你们两个是冤家吗?”周围有人指着他们俩笑。

    “哎,小心点你们,我哥要让我打扫就惨了……”刑玉哭丧着脸望向她哥。

    刑慎皱了皱眉头,不是因为住处会被弄脏弄乱,而是他看上的女人被另一个男人碰了,而且碰的还是脸。

    绕着客厅跑了两圈,方慕情气喘吁吁地一手扶着沙发一手指着沈家树笑骂道:“你小心点别让我逮到你,不然让你好看!”

    “慕情,大美女,我们有事好好商量,妳冷静一下好不好?我错了,我以后都不敢惹妳了,母老虎……”沈家树很没有诚意地道着歉,后面三个字虽然很小声,但还是让方慕情听到了。

    “沈家树,你死定了!”方慕情奋起直追,这下是非要逮着沈家树不可。

    阵阵笑声之中,刑慎脸色不悦地看着一追一跑的两个人,很想狠揍一顿那男人解解气,顺便给方慕情出出气,可这样的想法、行为都太幼稚。

    就在他故作冷静地喝着闷酒时,有女生接近了他,“你是小玉的哥哥?亲哥哥吗?”

    “为什么这样问?”刑慎冷淡的口吻。

    “我认识她那么久,第一次知道她有哥哥,你……”那女生第一眼就为刑慎的颜值沦陷了,恨不得知道更多关于他的事情,多接近他。

    可是,她话还没说完,刑慎便打断了她,“我有事,失陪。”说完,他饶有兴味地看了一眼已经在别的男生帮助下逮着了沈家树及在暴揍他的方慕情。

    不管现在她身边有多少狂蜂浪蝶,反正人他已经看上了,她迟早要到他碗里来。

    揍完了沈家树,方慕情心情舒畅地绕过一处环境清幽的休息室,找到了洗手间,推开门走了进去,准备洗干净脸上的奶油再补补妆,可是身后的门砰地一声关上,她猛地回过头,看到刑玉的哥哥正面朝她,手却伸到身后反锁上身后的门。

    “你做什么?”她慌乱地上前一步,想绕过面前的男人去打开门。

    可是某人修长的手指抵在她唇边,她后退,背抵在身后的洗手台边,没有了退路。

    “嘘,不要太大声,我对妳没有恶意。”她面前的男人用磁性的声音低声说道。

    “那你想要干嘛?”方慕情皱起眉头,有些纳闷,一想到等一下如果有人来看到她跟这男人待在洗手间里,她解释不清会很麻烦,她的心又慌乱起来,紧张的语气道:“你要是要用洗手间,我先出去,我……我只是想洗把脸,不洗也可以。”

    刑慎看着刚刚和别的男生打打闹闹的女孩子,现在在他面前像一只慌乱的小白兔一样,他心情顿时有些不悦,“我不是要用洗手间,我是有话要对妳说。”

    “可是我跟你又不熟。”方慕情回想起之前自己把他误认为沈家树,闹了个大乌龙,她想着会不会是他有什么误会,于是急急道:“那个,我之前真的很抱歉,如果是因为我认错了人这件事,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刑慎摇摇头,示意她不需要继续作解释,但看她那副急于与他撇清关系的样子,他心情更加不爽快。为什么她可以跟别的男人那么亲密,对他却充满防备,难道他面相真的很吓人?

    “妳怕我?”他逼近眼前的女孩,满是疑惑的口吻。他又没对她做什么,她为什么这么怕他?

    方慕情从小就天不怕地不怕的,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眼前的男人,她就是有一股压迫感。不管是他的眼神,还是他说话的语气,都有一股强大的气场,像要把人吸进去,她不喜欢这种很让人拘谨的感觉。

    可是她天生不爱低头,于是摇了摇头,眼神飘忽不定的样子道:“没,没有啊……”

    “明明就有。”刑慎自从跟在爷爷身边驰骋商场,什么人没见过,可以说是阅人无数,眼前的女孩子分明怕他怕得要死。

    “没有就是没有,你找我要说什么,赶紧说!”方慕情不想与眼前的男人待在这样一个封闭的空间里,她想出去透透气,所以只想赶紧把话讲完好让他放她走。

    “我叫刑慎。”刑慎很郑重地做自我介绍。

    “哦,还有什么事吗?”方慕情一副敷衍的态度,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走。

    “妳这个人,很有趣。”刑慎深邃的眼神落在眼前女孩的脸上,忍不住一笑,一张俊脸让人几乎移不开视线。

    方慕情惊觉,刑玉的哥哥其实真的很帅。

    “所以话讲完了是吗,我可以走了?”方慕情面对眼前的帅哥,其实并没有像别的女生那样会沦陷于他的颜值什么的,帅又不可以当饭吃,他离她心目中白马王子的形象还有很大一截距离。

    “别急着走!”刑慎一把拉住方慕情的手腕,那里柔软无骨,让人舍不得松手。

    方慕情紧张地想缩回手,可是眼前的男人不松手,她皱起了眉头,“你先放开我!”

    刑慎握着她的手,把她重新逼回到洗手台前,他的目光落在她脸上,光洁如瓷的额头,清丽的眉眼,长而卷的睫毛,秀气的鼻子,饱满的红唇……

    他越看,越想把她据为己有,但,他实在不想吓坏她。

    “做我女朋友,好吗?”他紧盯她,把心里的想法说出了口。

    方慕情瞪大双眼,眼前的男人劈头盖脸向她提出这样的请求,他的霸气跟以往跟她告白的男生不太一样,她有点招架不住。

    “你……开什么玩笑,呵呵……”她尴尬地笑,以掩饰自己心里的慌张。等一下见着刑玉,她一定要问她,她哥是不是很喜欢开玩笑。

    可下一刻,她的下巴就被对方的手指捏紧,他一低头,便吻住她的唇。

    “唔……”她瞪大双眼,绵软薄凉,是这个吻带给她的触感,幡然清醒,她用力扭头想摆脱他的吻。

    刑慎全身的血液沸腾着,他也完全没想到自己会这样失控,低头就吻住了面前女孩香软的唇,前所未有的感觉攫住他的心,他就是想吻,想汲取她的甜蜜,大手扣紧她脑后与颈后,托着她的下巴不知餍足地厮磨轻咬,不管不顾这女孩的反抗……

    看着她脸颊涨红,看她眼神时而涣散,时而清醒,他的吻更加激烈。

    方慕情宝贵的初吻就这样被夺走,她要留给白马王子的初吻,就这样被眼前霸道的男人给夺走了,她气恼,委屈,抬脚几乎是使尽了力气,狠狠地踢了面前男人一脚。

    “噢……”刑慎的脚吃痛,松开了面前的女人微弯下腰捂住痛处,痛得呻吟一声。

    方慕情见他松开了自己,扳开门锁落荒而逃,到了安全的地方,她一个人背靠着墙感觉快要虚脱,额上布满了冷汗。

    她舔舔嘴唇,还残存一丝丝的痛,她嘶地低叫一声,指腹轻轻抚上痛处,随即皱起眉头,那男人蛮横霸道,实在太可怕,她真的怕他,她发誓,以后都不会再来这个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