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艾思掌勺皇后 第六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艾思书名:掌勺皇后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尉迟大哥。”易银芽亲热的喊了一声,搁在胸前的素手悄悄揪紧。好难得看见行事泰然稳健的尉迟大哥走神,就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那双极深的眼眸一直瞅着她,让她心儿闹慌。

    “怎么傻傻站着,进去吧。”尉迟浚敛去神游的思绪,对着眼中盈满恋慕的易银芽淡淡一笑。

    恰巧酒楼外的几株梅枝已经暗香满枝头,轻风吹起,点点梅瓣飘落如雨,一朵梅花翩然落在尉迟浚的眉头,肩头上,那副人花相衬的优美景色让易银芽看得一怔一怔的。

    好美……伫立在梅花花瓣中的尉迟大哥简直是人比花娇,不对不对,尉迟大哥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怎能将他拿来跟花相比较。

    可是,尉迟大哥的容貌姝丽偏阴柔,肤色又比普通人还要来得白皙,就算是跟燕国的第一美妓梅雪月并肩而立,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银芽?”已经走入酒楼大厅的尉迟浚回眸,喊着犹然傻站在门口的粉绿人儿。

    易银芽低下头,撩高袖口抹抹双眼,把浮上眼前的那层迷蒙抹去,赶紧跟上他们。

    今天酒楼照样高朋满座,毕竟交情特殊,又是酒楼的熟客,所以易银芽便将他们带至二楼,用精致绣屏隔开的雅座。

    易银芽是掌勺,不能离开蔚房太久,先将他们安顿下,赶紧回到厨房让跑堂的李大任送上几碟开胃小菜。

    回到厨房,她先将其他桌点的菜烧好,接着开始准备尉迟浚等人的,平时已经够卖力的她,今天更是使出所有看家本领,炒炸煎煮样样都来。

    “哇,今天银芽姊可真是使出浑身解术,肯定是尉迟浚来了。”小川笑嘻嘻的道。

    “可不是吗,这几天银芽姊总是无精打采的,今天却突然这么有干劲,连私房菜都出现了,肯定是另有用意。”小江也帮腔取笑。

    “你们两个别再笑话我了!”易银芽的脸也不知是被炉火煨红,还是因为娇羞,整个人从里到外都像颗粉粉嫩嫩的红蛋。

    小江、小川两兄弟跟她也培养起绝佳的好默契,着实是协肋她的好助手,也是帮着锦绣酒楼生意蒸蒸日上的功臣之一。

    日后她若是离开,锦绣酒楼的生意可就要移交到他们兄弟手上。

    差不多半盏茶的时间,尉迟浚等人的雅座里,已经摆满丰盛珍馐佳肴。

    “好香啊!”桌上的热香阵阵扑鼻,纵然是一向瞧不起易银芽的霍予申也忍不住饿了起来。

    真不愧是燕国第一掌勺,易银芽的好厨艺已经接连拿下燕国每年由皇家举办的金玉煌宴的首奖,小小年纪已是荣获皇厨认可的民间金厨。

    “吃来吃去还是锦绣酒楼的菜肴最好,就连宫里的御膳也比不上。”

    大抵也只有在吃人嘴软的节骨眼上,霍予申才会对易银芽另眼相看。

    易银芽被赞赏得整张脸红如辣椒,急忙又折回灶房端出自已亲手焙醸的女儿红,生怕他们喝得不够过瘾,又找出一坛深埋在灶房后院多年的花雕。

    毕竟是大好日子,多喝几杯也不为过,易银芽心里这般想着,白润脸蛋凝着雀跃不已的笑靥,脚步迫不及待加快。

    转出厨房,她笑靥如花,一心一意只想将煨在炉上的热酒端上二楼的雅座。

    “我听内殿太监说,这次皇帝召见的用意不仅是探测头儿的忠诚,似乎还有意将玉丞相的千金许配给头儿,很有可能这几天就会颁下圣旨。”

    霍予申的嗓门本来就大,加上二楼较为幽静,这一句话如同一记闷雷般劈入易银芽耳里。

    她端着两壶刚暖好的热酒,一脸痴傻的呆站在原地。

    “如果真是这样,那将是我们佣兵队培养实力的大好机会,可以藉此拉拢朝中势力,又可以得到更多重臣的支持。”一向谨慎少话的匡智深也难得畅所欲言,看得出来这个消息对他来说有多振奋精神。

    反观尉迟浚却是双眼平视前方,望着二楼窗台外的那株细瘦梅枝,许久没有任何表示。

    怎么会这样?莫非尉迟大哥真的打算迎娶玉丞相的千金吗?

    看着托盘上不停冒出热烟的两壷酒,易银芽咬咬下唇,鼻尖涌上一阵酸意,踯躇着该不该上前,还是继续站在原地等待尉迟浚的答复。

    等了又等,终于等到坐在主位的尉迟浚开了金口。

    “我并不认为打赢了一场胜仗就能得到燕国皇帝的信任,就算他心里有这个打算,玉丞相也不见得会同意将女儿嫁给一个佣兵队的首领。”

    “话可不是这样讲,这一次若不是我们佣兵队及时援助,这场仗燕国是输定了,不仅面子落地,说不定还得赔上几箱黄金和几个公主和亲才能议和。”

    霍予申的语气不难听出忿意,可见外界传言的佣兵只认钱财不认主子,并非是事实。

    匡智深道:“这次佣兵队可是卯足了全力打赢这场仗,燕国的十来万铁骑大军竟然还敌不过我们单薄的三万人马,燕国皇帝肯定会心生忌惮,不是想尽办法拉近关系,就是想尽办法把我们赶出燕国。”

    “既然服侍皇帝的内殿太监都胆敢放出这个消息,肯定不会是空穴来风,头儿,要是燕帝真的宣你进宫指婚,你打算接受不?”

    霍予申和匡智深望着敛锁双眉的尉迟浚,他却凝唇不语,似在估算,又像是权衡,灰褐色眸子抹上浓郁的犹豫之色,是向来行事果决的他,鲜少露出的神情。

    易银芽心一慌,双脚也跟着不听使唤,驮着千斤的铁锁似,一步步走得极是缓慢。

    霍予申本想再开口说些什么,觑及端着托盘的易银芽已经走近,使了个眼色抛给身旁的匡智深,两人拿起镶刻着吉祥如意的木筷,一搭一唱地殷勤夹菜。

    易银芽是个没心眼的孩子,一把暖好的酒端上大圆桌,眼眶已经浮现两泡泪,尉迟浚想不发觉都很难。

    “发生什么事?”尉迟浚拉住放下酒就想转身的易银芽,一旁吃着喝着的另两人只能装作没瞧见。

    胳膊让尉迟浚一把拽住动不了,易银芽只好乖乖转回身,脸蛋儿压得低低的,泪水像晶莹玉珠在眼眶里溜转,怕是一眨眼便要滚落。

    “尉迟大哥真的打算迎娶玉丞相的千金吗?”易银芽问。

    她是个实心眼的人,心里想什么嘴上就说什么,没有女人家擅长演戏搬弄的那种本事,也是这份乱世之中无处可寻觅的单纯善良吸引了尉迟浚。

    尉迟浚眸光像初春刚融的雪花,渐暖,渐软,还没开口却让脾气冲动的霍予申抢白。

    “混账东西!你竟敢躲在旁边偷听我们说话!”顾不得尉迟浚对易银芽的百般呵护,霍予申大声怒斥。

    易银芽着实吓着了,双肩瑟缩两下,很自然地挨近尉迟浚身边。

    “予申,别胡来。”匡智深到底冷静得多,一掌按下还想发难的霍予申。

    “我不是有意偷听的,是刚才端酒过来的时候碰巧听见,尉迟大哥对不起。”

    “没事,别放在心上。”尉迟浚说话的同时也淡淡扫过霍予申,无声警告他别再对易银芽大声斥责。

    霍予申就是不懂,不过就是个厨娘,何以头儿这么护着她,好像她是什么珍珠翠玉似的,老是对她轻声细语,跟平日率领弟兄的冷厉严峻相差甚远。

    “尉迟大哥,你真的会迎娶丞相千金吗?”

    强忍住满心惊惧,易银芽整副心神只惦记在这件事上,鼓足勇气又重新问一遍,只盼尉迟浚能给她一个否定的答案。

    尉迟浚双眼扬起,漂亮的灰褐色眸子深望着她,像是要把她的灵魂都吸入那两潭深邃的幽湖,他是她见过容貌最美丽的男子,想必也会是最后一个。

    只因为在她心中,不会再有人比他更美丽更好看。

    她早已经芳心暗许,只盼他心中亦有她,两人可以共结连理,厮守一世真情。

    岂料,尉迟浚接下来的话,却是令她心碎魂断。

    “如果燕帝愿意指婚,我没有推拒的理由。”

    振兴国家的大业在前,儿女私情在后,他不能抛下将所有希望托付在自己身上的这群弟兄,只能忍痛割舍私心情意。

    话一出,霍予申与匡智深同时松一口气,易银芽则是如雷劈顶,全身瑟瑟颤抖,白润脸色更加没有血色。

    “不会的,这不会是真的……”易银芽拼命摇头,想把刚才入耳的话都甩开,偏偏越摇越清晰,眼泪汪汪地流下来。

    日夜盼着心上人能够从杀戮战场全身而退,就等着这天洗尘宴上亲口向他表诉情衷,万万想不到竟等来他愿意迎娶他人的答复。

    易银芽一颗芳心碎成满地秋霜,整个人由里到外都寒了。

    不忍见她伤心难过,尉迟浚又道:“银芽,你听我说——”

    “尉迟大哥,我想跟着你,就算只能跟在身边当一个丫鬟也愿意,你带我回去吧,我什么都肯为你做。”

    顾不得其他人在场,易银芽把藏了一整晚的心里话全都掏出来说,生怕尉迟浚一转眼就成了别人的夫婿,她再也没机会守在他身边,为他洗衣烧菜。

    尉迟浚的表情看似不喜不怒,心头却是一阵震晃,虽然已知她对他的情意,但此时此刻能够听她亲耳说出,内心自然再欢喜不过。

    她不知道他的出身,在她眼中的他,只是一个居无定所为钱卖命的佣兵头子,可是她没有丝毫嫌弃,一心只挂记着他,还亲手替他绣了保平安的香囊,他对她又何尝不是希冀能够长伴左右。

    “银芽,我不值得,你别为我耽误大好青春。”终究尉迟浚还是选择割舍儿女私情。

    易银芽眼泪掉得更急更凶,不算单薄的肩膀也一抽一抽,有如窗外不停随风飘落的梅花瓣,教人打从心底生怜。

    “真的不行吗?就算让我在尉迟大哥身边当个煮饭的厨娘,我也愿意,不,即使是要我当干粗活当家奴,我也可以,只要可以待在尉迟大哥身边什么都好。”

    霍予申冷笑,似乎在嘲讽她自抬身价,匡智深无语瞄她一眼,像是可怜她一片痴心注定无人回应。

    但这些易银芽一概不管,别人怎么想那是别人的事,她只在乎意中人的心思,不会轻易被左右动摇。

    “我是佣兵,没有家没有国,又怎么配能拥有家奴,你也不该这么轻贱自己。”

    尉迟浚心疼她的坚持,又不能将实情告诉她,只能痛彻心扉的劝阻她,让她死了这条心。

    易银芽摇摇头,道:“在我心中,尉迟大哥是这世上最好的人,是我不够资格,配不上尉迟大哥。”

    “丫头,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霍予申嗤声笑。他心想,万一头儿当真

    喜欢上这个才貌不出色的蔚娘,将她收在身边,日后成功复国,他们玄雀国的国母不就成了酒楼厨娘了。

    这怎么成!谤本是胡闹,有失国体!

    况且他们这般忍辱窝在燕国,为燕国卖命打仗,图的就是能够累积复国的筹码,无论是政事上或是军情的掌握,纵然是联姻也很有帮助,怎能因为一个厨娘就坏了计划多年的国家大计。

    尉迟浚自然也明白这道理,纵然心中再不舍,还是只能放开勾挽住易银芽胳膊的手,不发一语地站起身。

    “尉迟大哥……”易银芽不死心地望着他,只求能从他眼中看见一点希望。

    “谢谢你特地为我准备的洗尘宴,我心领了,但是你对我的这份情意,我没有这个福气接受,请你往后别再白白浪费心神在我身上,真的不值得。”

    这是尉迟浚给她的最后答复。

    那一晚,易银芽的心都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