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裘梦掐指一算良人到 第一章 跟着道士离开家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裘梦书名:掐指一算良人到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云层压得很低,空气中透着一股让人压抑的气氛,深秋的风带着凉意肆意地从这座山脚下的小村落刮过,风中隐隐带着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嚎声。

    云中子便是在这样的氛围下踏入了这座小村子,他循着哭声走了过去。世人爱凑热闹,他若要找人化缘借宿,必是要去人群聚集之地,而他相信那哭声来处一定有不少人。

    村子里的路是由鹅卵石铺就而成,云中子被磨得薄薄的鞋底走在上面略微有些硌脚,他就踩着这样的路朝着哭声走,随着他越走越近,哭声也越来越清晰。

    “九儿啊,妳怎么能就这么去了呢?天杀的……我可怜的九儿……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她可是你女儿啊!”

    围观的人也正七嘴八舌地低声议论著——

    “沈大郎这是被猪油蒙了心吧,亲生女儿就这样硬给按在水缸里溺死了?”

    “唉,也不能这么说,这沈家小九实在是个不吉利的孩子,阴年阴月阴日阴时生,那个张半仙不是说了,这孩子八字太阴,命带不祥……”有人幸灾乐祸地说。

    旁边有人蹙眉看了她一眼,“不管怎么说,虎毒尚且不食子。”小九那孩子是个命苦的,从出生就没被家人善待过,后又患上了疯症,先是整日胡言乱语,后来屡被生父毒打,变得沉默内向,见人总是怯怯的,一副随时准备逃命的样子,看了就让人心疼。

    或许,死亡对这个命运坎坷的小女孩来说,是种解脱也未可知啊……

    浑身湿漉漉的小女孩静静地躺在地上,瘦得几乎脱形的身体,头发稀疏枯黄,身上的衣服补丁迭补丁,就这样穿在她身上都显得短了一小截,并不合身。

    一个穿着破旧、用灰巾包着发髻的妇人坐在女童的身边捶地嚎啕大哭,似乎要替那生命消逝的小人儿吐尽生前所有的不公。

    正午的阳光落在小女孩的身上,映得她的面目有些模糊。

    云中子心中惋惜,正准备替小女孩默默超渡一番,却突然看到让他惊骇的一幕—— 小女孩的右手小指动了下。

    “咳咳……”一阵艰涩的咳嗽声响起。

    围观的村民们发出惊恐的叫声,“诈尸了!”然后纷纷转身逃离现场。

    只有跪坐在小女孩身边的妇人没有露出惊恐之色,口中的哭喊戛然而止,脸上慢慢泛上一抹惊喜,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咳出喉中积水,慢慢睁开眼睛的小女孩。

    小女孩半坐起身,侧身吐出涌上来的液体,最后吐到胆汁都要吐出来的时候才算停止。

    她抬头茫然四顾,似乎有些搞不清楚情况。

    一直站在不远处观望的云中子此时眼中满是惊诧之色,小女孩的面相分明已是死相,为何又活了过来?他一动不动地盯着她,却没有从她身上看到任何邪煞之气。

    小女孩的眸子渐渐恢复神采,她有些愣愣地看着大喊一声扑过来抱住自己的妇人,似乎有些被吓到了。

    “小九、小九,妳没死、妳没死,太好了!小九……”妇人口中翻来覆去就是这些话,眼泪控制不住哗哗地往下掉。

    小女孩的目光转啊转的,最后跟云中子的目光撞到了一起,瞳孔瞬间一缩。

    卧草,什么情况?这道士不会把她当妖物异端给灭了吧?

    她现在完全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莫名其妙一睁眼就天地色变,周围全是陌生的景物、陌生的人、陌生的事,脑中各种片段混乱翻飞,似乎是一个人的记忆。

    对,是一个人的记忆,属于一个小女孩短短人生的悲惨记忆。

    抱着自己的妇人是小女孩的母亲,一个无力护住女儿的可怜妇人。

    小女孩一切悲剧的来源,除了那封建迷信的鬼八字命盘,便是她与生俱来的一项外挂技能—— 见鬼!

    没错,就是见鬼!这项技能还有个官方名称—— 阴阳眼。

    小女孩不是村民口中的小疯子,她只是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罢了,这悲剧人生!

    她……这是穿越了吧?而且还是魂穿。

    沈清欢慢慢梳理清楚自己现在的情况,顿时又暗自骂了声“卧草”。

    如果穿越也讲技术的话,她这穿越委实不怎么样,简直是学渣的水平啊!

    荒僻的山野小村、重男轻女的家庭,她现在的身体还有个“小疯子”的名头,如今又死而复生,不远处还站着一个衣袂飘飘的道士,看起来很有几分仙风道骨,她接下来极有可能会被人以耶稣造型捆绑到木头桩子上,然后一把火给烧了。

    人生还能不能好了?

    云中子仔细端详着小女孩的面相,不自觉地朝她走近了一些。

    死相犹存,生机已燃,这是夺一线天机重生之命。

    从她死而复生的那一刻开始,她的生辰八字便完全不同,命格重组,天机已蔽,再无人能探察她的命理。这样的命格属阴冥,人却活着。

    云中子的目光闪了闪,这个命格完全符合“阴冥鬼妻”的命格,与他多年前看到的一个命格乃是天造地设。

    就不知那郡守之子是否与此女有缘了,若是无缘,一生孤寂,近女则女命亡,若想享云雨之欢,只剩断袖一途。

    云中子忍不住抬手捋了捋颔下三缕青须,将杂乱的心思按下。

    沈清欢戒备地看着那个道人一步一步朝自己走近,整颗心都不受控制地加快跳动,胆颤心惊的感觉席卷全身。

    “无量天尊,施主,贫道有礼。”

    抱着女儿沉浸在失而复得喜悦中的妇人听到这个声音,慢慢转头,然后就看到了一位仙风道骨的道人,正目光温和地看着她们母女。

    普通人对出家的僧道尼都有些本能的礼遇,尤其是这种看起来就像得道高人的方外之人。

    妇人放开女儿,从地上起身,拂去身上的灰尘,略整了整衣襟,冲道人行了一礼,“道长有礼。”

    沈清欢也从地上站起来,虽然午时的阳光很烈,但毕竟已是深秋,一阵风吹过,湿透的衣裳还是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云中子看着小女孩单薄如麻杆一般的小身子,道:“施主是否要先给小施主换身衣服?”

    妇人如梦初醒,朝道人歉意地福了一礼,然后拉着女儿往主屋去。

    妇人的丈夫因溺死了亲女,此时已不知跑到哪里去,家里的其他人也没看见,整个小院子只有妇人母女和云中子三人。

    很快,换了身干净衣服的母女二人重新走到院中。

    瘦得脱形的小女孩脸上那双眼睛显得犹为突出,眸子里的戒备云中子看得分明,却忍不住微微一笑。

    小女孩甫经过死里逃生,捡得一命,惶惶然如惊弓之鸟,实在是再正常不过。

    “施主。”云中子重新见了一礼,道:“贫道一路行至此处,腹中空空,不知施主可否施舍一碗斋饭?”

    妇人闻言脸色顿时有些为难,但看了看站在身边的女儿,咬了咬牙,说了句“稍等”,然后便往自家的厨房走去。

    不多时,妇人端了一个碗出来,碗里放着两个菜团,她面色有些羞愧,将手中碗朝道人递过去,“家中贫寒,只有这些吃食,还请道长见谅。”

    “多谢施主,无量寿佛。”云中子没有丝毫嫌弃,伸手将两个菜团拿起放入自己随身的福袋中。

    如今君王昏聩,权臣贪腐,朝纲不振,天下大乱,群雄割据,各地都督纷纷拥兵自立,甚至登基称帝者不乏其人。

    只不过,帝星犹亮,大元朝气数未尽,妄然称帝者最后都是覆灭一途。

    战乱不断,天灾频发,天灾人祸之下生灵涂炭,千里荒冢人烟杳,易子而食惨人间。

    这个小山村虽然地处深山,看似生活清苦,但比起一些盗匪横行的地方,已经称得上是世外桃源一般了。

    眼见道人转身就要离去,妇人急忙出声道:“道长,小熬人有事相求。”

    云中子抬起的脚重新落下,静等她的下文。

    妇人低头看看刚过自己腰部的女儿,眼眶忍不住又红了,她用力眨了下眼,将泪意强自压回去,开口的声音却带了一丝难掩的哭意,“道长,我家小九只怕在这家里也活不下去,您能带她走吗?”最后一个字音落下,泪水终究还是落了下来。

    云中子微怔,然后去看小女孩。

    沈清欢抬头看向这一世的母亲,眼眶也不由变红,她能感觉到原主残留的情感,这是对母亲的不舍与孺慕。

    她能理解妇人做出这个决定的心情,女儿原本就不受家中人待见,此番死而复生,等待她的将会是更大的磨难,与其如此,还不如为她另谋出路。

    至于这条路是生是死,妇人此时怕也是顾不得了。

    云中子心思一转,便明白妇人为何会做出这样的行为,心中不由得暗叹一声,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也罢,贫道应下了。”他目光又转向小女孩,“妳可愿随我离开?”

    沈清欢毫不犹豫地点头,妇人能想到的,她也能想到,她一点儿不想刚穿越过来就被人一把火当妖邪给烧了。

    不管怎样,先跑再说,至于以后,走一步看一步吧,对未来她还是抱持着比较乐观的态度的。

    “等我一下。”妇人一边抹泪一边转身往屋里跑去。

    云中子大约猜到她做什么去了。

    沈清欢站在原地,目光追了过去,人却没动。

    不一会儿,妇人抱着一个包袱走了出来,她红着眼睛将包袱塞到女儿手中,“走吧,走得越远越好。”

    沈清欢不禁抿紧了唇,她想喊她一声娘,可是喊不出来,实在是对现在的身分还有些不适应。

    云中子伸手牵了小女孩,转身离开。

    沈清欢忍不住回头去看,只见妇人抬袖抹泪,冲着她摆手,那是催促她快些离开的意思。

    是呀,要赶紧离开啊,否则那个谋杀亲生女儿的渣爹回来,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怀着复杂的心情,沈清欢跟着一个陌生的道人离开了这个对自己来说既熟悉又陌生的村子—— 熟悉是因为她接收了小女孩的记忆,陌生是因为这到底不是她自己的经历。

    走出村子没多久,沈清欢就忍不住喘粗气,步履蹒跚。

    她现在这小身子骨,实在是糟糕透顶,一点儿也不适合做什么超过负荷的运动。

    云中子看到小女孩走得气喘吁吁,忍不住摇了摇头,伸手往她后领一提,整个人如一只大鸟般向前掠去。

    沈清欢目瞪口呆中……

    我是谁?我在哪儿?发生了什么事?

    内心三连问,完全懵逼。

    在山林间飞跃了小半盏茶的时间,确认已经离小山村足够远,云中子停了下来。

    他们在一株大树下找到一块岩石,在此稍做休息。

    云中子从福袋里拿出了两个菜团,分了一个给小女孩。

    沈清欢伸手接了,她一点儿也不敢嫌弃,已经沦落到如斯地步,有得吃就谢天谢地了,哪里还敢作死地嫌东嫌西。人在屋檐下,那就得察言观色,就得低头。

    “妳是叫小九,对吗?”云中子开口。

    沈清欢正研究着手里的菜团,已经做好极其难吃的准备,猛地听到问话,不由抬头看了过去,一接触到道人的目光,她忍不住心虚,下意识垂下眼,轻声应了一声,“嗯。”

    “有大名吗?”

    “清欢,沈清欢。”趁此机会,沈清欢将自己原本的名字报了出来,沈小九虽然也不算太难听,但她还是喜欢别人称呼自己原本的名字。

    她十分庆幸身体的原主也姓沈,否则要是改姓的话,她估计且得适应些日子呢。

    云中子微微颔首,“名字倒是不错,我还是喊妳小九吧。”

    沈清欢抿了抿嘴,没敢提反对意见。

    见小泵娘直勾勾看着手里的菜团,云中子一笑,道:“饿了就吃吧。”

    “哦。”沈清欢暗自给自己鼓了鼓劲,眼一闭,张嘴朝手里的菜团咬了下去—— 有点儿苦,带点涩,咽下去还有点儿拉嗓子,果然味道很考验人。

    沈清欢一言难尽地啃完了半个菜团,终于觉得肚子里有东西垫胃了,便不想再继续挑战自己的味蕾,而且她这具身体的胃也有点不太配合。

    在小女孩的记忆里,她的胃经年累月饱受饥饿的折磨,吃东西不能太过狼吞虎咽,她要想活得健康长久,必定得从现在就开始保养她的胃。

    再说了,吃完了这颗菜团,还不晓得下一顿在哪里呢,人得有远虑啊。

    翻了翻怀里的包袱,从里面挑了块干净的旧帕子出来,小心地将吃剩的半个菜团包起来。

    包袱里是两件打满布丁的衣服,一件适合现在的季节,另一件则是有些厚度的冬衣,看模样,应该是原主母亲的。

    沈清欢不由有些黯然,那个可怜的母亲并不知道,其实她的小女儿已经不在了。

    不过,不知道也挺好的,至少她心里还存着希望,以为跟着道人离开的自己是她的女儿呢,一个人怀抱着希望总比绝望来得要好。

    将包袱重新封好抱在怀里,沈清欢怔怔地看着不远处的一丛灌木丛,她对未来感到了深深的迷茫。

    “去溪边喝点水,我们准备继续赶路了。”

    “哦。”沈清欢被唤回思绪,目光落到不远处的一条山溪上,抱着包袱走了过去,这里面是她现在所有的身家。

    用手掬了溪水喝了几口,沈清欢甩开手上的水渍,重新抱了包袱走回树下的石头边。

    云中子也到溪边喝了几口水,又将自己随身的水囊灌满,然后招呼了小泵娘继续上路。

    他考虑到了小泵娘的体力问题,走得很是缓慢。

    沈清欢四下看看他们身处的地方,林木茂密,也不知道天黑前能不能走出大山?

    她跟着云中子走了一段路后,沈清欢觉得他们大概要在野外过夜了。

    事实也证明她并不是杞人忧天,最后他们确实找了处山洞勉强栖身。

    云中子吩咐她去捡柴,他则去找吃的。

    沈清欢并不在乎他会不会一去不复返,她心里早有最坏的打算,在这人生地不熟的时代,她对所有人都怀着深深的戒备。

    俗话说得好,靠山山倒,做为一个现代来的女汉子,早就有把自己当男人用的觉悟。

    社会教做人啊!

    等沈清欢拾捡了不少的柴薪,云中子终于回来了,他手里提了一只五彩斑斓的野山鸡。

    和尚肯定不能吃荤的,但道士可以吃荤吗?

    沈清欢想了想,她好像记得全真教吃素,正一道能吃荤……

    离他们暂时歇脚的山洞不远处有处水源,云中子提着山鸡过去处理,沈清欢则特别安分老实地等在山洞里。

    低调做人,安稳求生!

    等云中子收拾完了山鸡,他回到山洞,然后取出火折子生火。

    沈清欢终于看到以前只在武侠片里才能看到的古代打火机,感觉特别稀奇,很想拿过来研究一下,但还是按住了自己不合时宜的好奇心。

    云中子看了一眼小泵娘,笑了一下,一边在火堆上烤着山鸡,一边开口道:“我道号云中子,世人称我一声云道长。”

    “云道长。”

    云中子点了下头,又接着道:“我们道家并不戒荤,但有四样肉是不能吃的—— 牛、狗、大雁和墨鱼。”

    “哦。”沈清欢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云中子并没有一上来就收她为徒,每个人的资质不同,他还要再看看,若是这小泵娘有道缘,他就收她为徒,若是没有道缘,他会抚养她长大,然后给她寻个人家,去过普通人的生活。

    沈清欢自然不知道云中子的打算,老实说,她现在的脑袋里乱烘烘一片,整个人还处于一种不真实的状态。

    我这是真穿越了?这不会是我作的一个梦吧?

    诸如此类的想法一直在她的脑海里浮现。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云中子烤好了山鸡,分了半只给她。

    沈清欢只要了小半只,她的胃口没那么大,拿多了也浪费。

    云中子并没有对此多说什么。

    但就是那小半只烤山鸡,很快就让沈清欢吃足了苦头—— 她拉肚子了!

    这是肠胃长久不沾荤腥后突然吃荤才会出现的情况,非常符合现在这具身体的状况,她差点儿拉虚脱。

    于是第二天,她蔫巴巴地啃了昨天剩下的半颗菜团,然后被云中子背着继续赶路了。

    沈清欢恢复精神已经是三天后的事了,这时她和云中子已经在一处小镇落脚,小镇并不算大,也不繁华,甚至还显得有些萧条。

    一到镇上,云中子就领着她到成衣铺做了两身道服,买了两双十方鞋,把她改头换面了一番,直接让她打扮成了一个小道童。

    沈清欢没有拒绝,不过沈母给她打包的旧衣服她也没扔,那是一个母亲的心,不能作践。

    她在那件破旧的冬衣里发现了七枚圆形方孔的铜钱,那一刻,她的心忍不住苞着揪了揪,这大概是沈母能给予女儿的全部了吧,她甚至不知道等沈父回家后,那个可怜的妇人会不会因此遭遇什么不幸,但她也清楚,她的担忧没有丝毫用处,这让沈清欢很是郁闷。

    然而再郁闷再不甘,日子还是要过的,这大概就是人生最大的无奈吧。

    之后沈清欢亲眼目睹了插草标自卖自身的事,以前在电视剧里看到时没太大的感觉,如今近距离围观,她感触很深。

    看着那几个头插草标卖身的人,沈清欢突然发现自己的际遇其实还不是最倒霉的,至少现在她好歹也算是衣食无忧,又有云中子罩着,人身安全也很有保障。

    她要做的就是不能让云中子厌烦,得抱好云中子的大腿,好歹得撑到自己能够在这个世界独立求生为止。

    就是抱大腿这事她以前没做过,业务不熟练,只能摸索着来。

    看小泵娘目光复杂地看向那几个自卖自身的人,云中子伸手在她的头上摸了摸,没说什么。

    沈清欢抬头看看他,表示可以继续走了。

    有些事围观一下就行了,她没有圣母到不自量力的去救赎他人,她自己现在还是寄人篱下呢,先顾好自己再说吧,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现在,她需要做的就是独善其身,很无奈的选择,却是现实。

    云中子迈步往前走,一边注意着小泵娘的脚力。

    他问过了,小泵娘今年七岁,可是因为营养不良,看上去像是只有四五岁的样子,好在人懂事,知进退,他并不需要花费太多的心思照顾她。

    嗯,小泵娘的自理能力还是很不错的。

    因为他之前考虑不周,害得小泵娘拉得虚脱,来到这处镇子后,他决定多留几日帮她调理一下身体,然后再继续赶路。

    小孩子身体恢复倒是挺快,但是要想养得有肉些,恐怕还需要一段不短的日子。

    为了让小泵娘早日养好身子,云中子甚至教了她一套简单的养身拳法。

    对此,沈清欢表示很喜欢,每天也很认真地练。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古装剧的影响,她总感觉古代的治安很有问题,她必须对自己的生命负责。高来高去、武功不俗的云中子教给她的拳法,怎么说也不会是一般的,对她肯定是有好处的,她必须认真学习。

    沈清欢的认真让云中子很是满意,这孩子倒是有几分慧根。

    “道长请留步。”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不约而同停下了脚步。

    他们一停下脚步,就看到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大步朝他们走来。

    走到近前,那人冲着云中子作揖,然后道:“我家主人欲做一场法事,不知道长愿接否?”

    云中子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一个视金钱如粪土的人,尤其值此乱世,要有财物才能保证他好好地活下去……不,现在应该是让他和小泵娘两个人一起好好活下去。

    他自己一个人餐风露宿倒没什么,如今多了一个小泵娘要养,云中子立时决定让自己变得世俗一些,于是他十分干脆地回了一个字,“接。”

    做法事对他来说轻而易举,几乎不费什么劲儿。

    “那请道长随在下回去。”

    “好。”

    他们的包袱放在客栈,但云中子的法器却是随身携带着的,故而并不需要回客栈取东西。

    沈清欢听到“法事”二字的时候,心里却是一咯噔,她猛地想到了这具身子可是有一项外挂技能—— 阴阳眼。

    那么做法事的时候,她会不会看到什么恐怖灵异的东西?

    小生怕怕!

    可这赚钱的生意,她也没道理让云中子拒绝,毕竟吃饭最大。

    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即便方外之人,身在这俗世之中,哪里能离得了孔方兄?

    沈清欢暗自在心里不住傍自己打气,不怕不怕,我不怕,大不了到时候闭上眼睛呗。

    这样的安慰效果还是挺不错的,到后来,她的心情果然就淡定了下来。

    不久之后,他们到了一户人家门前,光看大门就知道这是大户人家,进了门,沈清欢更是对这户人家的富有了解一二。

    那些丫鬟仆役都穿得比外面街上的普通百姓要好得多了,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啊!

    这一刻,沈清欢突然有点儿小仇富。

    淡定,淡定。她努力让自己心平气和,小心地跟在云中子身后一路走进去。

    主人家并没有见他们,只有管家给他们说明了一下,需要他们晚上到后花园做场超渡法事。之后,管家给他们安排了一间客房做为暂时的居所。

    “怕鬼吗?”

    突然被人问了这样一句,沈清欢还是下意识地愣了下,然后才老实地回答,“怕。”这话绝对比真金还真。

    云中子冲她微微一笑,在她以为他会安慰自己的时候,就听他说道——

    “习惯就不怕了。”

    纳尼?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道长!

    之后云中子在房中打坐,静待夜晚来临,而沈清欢则被要求在屋中练习他教给她的拳法。

    小泵娘一招一式生涩地练着,额上渐渐有汗冒出,在她练过三遍之后,床上闭目打坐的云中子彷佛看到一般,开口道:“休息打坐吧。”

    “是。”沈清欢十分听话地照做。

    屋里没有蒲团,但博古架外靠窗的地方有一方榻,沈清欢便到榻上打坐去了。

    一静心打坐,时间就不知不觉地过去了。

    他们从客栈出来的时候是午后,在街上转了一会儿,就被这家人请到家中做法事,打坐练功完毕已经是晚饭时间。

    主人家给他们准备了足够的斋饭,而之所以会准备斋饭,应该是因为在普罗大众的心里,出家人都应该是茹素的,虽然云中子明确跟她说过道家其实并不禁荤腥,可架不住大家不那么想啊。

    吃过饭稍事休息,一派仙风道骨的云中子带了小道童沈清欢跟着管家往后花园去了。

    后花园的一处空地上,已经按照云中子的吩咐安放好了祭桌、香炉、贡品。

    法事开始前,云中子对小泵娘说:“妳要认真看。”

    沈清欢认真点头,甭管云中子是不是真能驱鬼斩邪,就算装模作样,将来也是一门餬口的手艺啊,一切为了生存!她一定会认真的。

    事实上,沈清欢远没有自己表面看起来那么镇定。因为她这具身体自带的外挂技能,她一进这家的后花园,就感觉到了阴风阵阵,脑子里那些上一世看过的各种鬼怪僵尸片便特别没下限地跳出来刷存在感。

    这时候,她多么希望自己可以像老是扮演僵尸道长的演员英叔一样,手持八宝乾坤镜、一柄桃木镇邪剑,斩妖除魔小菜一碟。

    可惜她没那本事,所以整个人战战兢兢地,一边不断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一边目光四下游移,又怕见到什么脏东西,又想看一看是啥脏东西,整个矛盾到不行。

    这种脑袋里两个小人打架的情形,实在是让人非常的纠结。

    同时间,云中子一步一步认真演示,点香、上香,准备好黄符纸。

    花了点时间,终于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云中子的动作上,沈清欢认真记着他的流程和手式,渐渐抛开了那些妖魔鬼怪的脑内串烧,沉浸在云中子那行云流水一般的动作中。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

    就在云中子按部就班地念颂着超渡经文时,异变突生。

    阴风乍起,祭桌前火盆里的火焰猛地暴涨一下,继而倏地萎缩。

    与此同时,云中子的脸色也是一变,手中桃木剑横在胸前,左手掐出一个法诀,口中念念有词,然后左手食指猛地往眉心印堂处一点,大喝一声,“开。”

    只见一道金光从他眉间闪过,云中子开了天眼,便看到了此处的阴邪鬼煞。

    那是一个面目狰狞的女水鬼,身上还在不停地往下淌水,但地上分明没有一点儿水渍。

    即使是看不到女鬼的人也能感觉到后花园的温度在这一瞬间阴冷下来,跟着管家站在一边提着灯笼的一名家丁几乎吓破了胆,整个人抖如筛糠,他手中的灯笼也因他的颤抖,光影飘忽跳跃,最后竟“噗”的一声熄灭了。

    “啊”的一声尖叫划破夜空,那名家丁扭头就跑,眨眼间便不见了踪影。

    沈清欢无语地目送家丁逃离的背影,人的潜力果然是无穷的,这个速度,百米夺冠完全没压力啊!

    云中子是开了天眼才看到女鬼,自己可是女鬼一出现就直接面对视觉挑战,她坚强地没尖叫出声以及抱头逃窜,那名人高马大的家丁反而出人意料地抢了镜。

    这无意中让她莫名其妙减轻了恐惧害怕,甚至都有心情吐槽了。

    目送走了吓跑的家丁,沈清欢将注意力重新落到作法的云中子身上,他正跟女鬼打得不亦乐乎,看架式是没什么压力,这让沈清欢心中大定。

    看过太多的僵尸片,她观察出一条黄金定律—— 但凡有靠谱的法师在场,安全妥妥的,围观基本无压力,云中子明显很靠谱!

    但是,不得不承认,女鬼的形象真的挺挑战人的视觉,沈清欢暗暗给自己做心理建设,有了“阴阳眼”的外挂,以后不管她愿不愿意,总是要面对各种形态的鬼魅,那就从现在开始习惯吧。

    俗话说得好,见怪不怪,其怪自败……哎哟妈妈,吓死宝宝了……

    沈清欢紧紧抓着手里的一迭符纸,这是云中子作法之前拿给她防身用的,质量如何暂时不明,但数量很给力。大约也是担心她这么小的人,万一碰到鬼怪灵异现场会不知所措、方寸大乱,给得少了怕出意外,所幸财大气粗地给了一迭。

    应该就是这样,柿子捡软的捏,三界六道通用。

    女水鬼见云中子这块骨头太硬又难啃,果断将目光转到了一旁瘦弱矮小的小豆丁身上,双手十指指甲暴长,双眼凶光大盛,发出一声嘶吼直接便扭身扑上。

    卧草,不带这么玩的!

    沈清欢手忙脚乱地将手中的那迭符纸往前一送,吓得眼睛都下意识闭上了。

    就在女鬼即将扑到她面前的时候,一片金光大盛,女鬼发出凄厉地惨叫,身影暴退数丈,心有余悸地看着那个小豆丁手中的符纸,然后仰天发出一声怒吼。

    沈清欢觉得这其实就是恼羞成怒。

    可不是吗?本来想挑软柿子捏,结果踢到了大铁板,预期与现实反差太大,不恼才怪。

    但沈清欢半点儿都不同情女鬼,甭管她如何变成凶煞厉鬼,有何情有可原之处,对她这个无辜路人甲下毒手,那必然是敌人。

    同情敌人?她还没那么圣母。

    云中子可不会给女鬼太多发泄情绪的时间,桃木剑脱手,直朝女鬼飞刺而去。

    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震撼人心,沈清欢眼睁睁看着云中子手中的几道符篆直接飞到了女鬼身上,引发一阵黑烟翻腾。

    突然之间,沈清欢有种在看鬼片的错觉,这种飞符定鬼在鬼片中很常见啊,原来那薄薄的一张黄符纸真的可以飞出去定住厉鬼啊!

    黑烟消散之后,原本凶厉的女鬼消去邪煞之气,变成她生前的样貌。

    那是一个清秀美丽的少女,看起来十六七岁,水灵灵的。

    这样的美丽对一个衣着简朴的少女而言却是一种灾难,看她在这户大户人家的后花园化为厉鬼便可见一斑。

    此时,沈清欢突然听到云中子的声音,他对那个女鬼说——

    “善恶有报,毋须执念,投胎去吧。”

    那名少女鬼眼中突然流下了一行泪,冲着云中子盈盈一拜,然后原地一阵雾化,慢慢消失不见。

    云中子话中的意思沈清欢大概明白,这就是“善恶终有报,苍天饶过谁”的简洁版。

    云中子却是不知道自家小豆丁心里在琢磨什么,他径自上前将那女鬼落地化为阴珠的几滴眼泪收起,转头对今晚表现不错的小家伙吩咐道:“把这些纸钱全部烧掉吧。”

    沈清欢看看那边一小堆的纸钱,乖乖地照做。

    “一边烧,一边念超渡经。”云中子又补充。

    “是。”沈清欢一板一眼一个指令一个动作。

    一身道童打扮的小豆丁,似模似样的念着超渡经,将一张张的纸钱点燃扔到面前的火盆中,不时用根木棍翻一下,确保所有纸钱都能燃烬。

    云中子在祭桌前闭目而立,恍若石化,一直到沈清欢把所有的纸钱全部烧完,他才睁开了眼睛,将自己的桃木剑重新用布包起来背好,然后招呼小泵娘,“走吧。”

    “哦。”烧纸钱烧得手脚酸软的沈清欢老老实实地跟上去。

    他们并没有继续留在这户人家,拿了管家奉上的银钱便直接离开了。

    两个人,一大一小的身影在月光的映照下并排而行。

    此时夜已深,街上没有其他行人,只有他们两个。

    云中子步子迈得很慢,十分照顾人小腿短的小泵娘。

    两个人沉默地走了一会儿,云中子突然开口道:“小九,妳是不是能看到?”

    沈清欢下意识地回答,“嗯。”

    云中子发出一声轻笑,自语般地道:“五阴绝命,目辨阴阳,一线天机重生,不错不错。”

    沈清欢竖直了耳朵也没能听清云中子的嘟囔声,又不敢直接问,自我安慰反正也跟自己没关系,很快她就释然了。

    “小九,明天我正式收妳为徒。”

    “啊?”沈清欢一脸懵懂,这是什么情况?

    她不想当神婆……啊呸,她不想当道姑,她明明还有大好的青春去挥霍,突然把她往李莫愁和灭绝师太的路上领,简直丧尽天良啊!

    云中子不知她心中在嚎叫,心情很好。

    这孩子资质不错,性情也好,可收可收啊!

    心情南辕北辙的两个人向着同一个方向走去,他们投宿的客栈就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