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安祖缇替娶 第二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安祖缇书名:替娶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绕了一大段路,好不容易走回官道,仔细一看,隐约还能瞧见迎亲队伍的末端。

    这队伍的庞大,显见苏家目前的富贵逼人,再想想自己父亲的落魄一直到抑郁而终,不由得唏嘘。

    衣服上沾了不少草屑、树叶,她也没时间管,急急忙忙的,就想逃跑。

    突然,一匹马从转角处窜了出来,她惊叫一声,摔跌在地,手上的凤冠不知滚落到哪去了。

    “嘘──”马匹上的男人安抚着同样受到惊吓的马,轻拍牠健美优雅的颈子,在牠耳边细语了一阵。

    马儿镇定下来,男人这才跳下马来。

    不知是不是因为她坐在地上的关系,眼前的男人十分高大健壮、虎背熊腰、孔武有力,蓄着胡,左颊有一道伤疤,因为胡子起了掩饰作用,才没那么明显。

    男人双眼如炬,炯炯有神,叫人望而生畏。

    但李沛恩没时间怕他,容不得她的萧绿彤可比这男人要来得可怕得多了!

    尤其那张美颜张牙舞爪、狰狞着口出毒言威胁的时候,才真的叫可怕。

    李沛恩从小帮着种田、养鸡鸭,有时还要上山砍柴什么的,各形各色的男人见过不少,所以她知道,面容丑恶与否,与心地是否善良是不能一概而论的,尤其在认识萧绿彤之后,她更为确定。

    所以她不会以貌取人,更不会擅自断定第一印象。

    “你……”他看着穿着喜服的李沛恩,面露诧异,“身上穿的不会是婚服吧?”

    “是……不是!”李沛恩慌忙否认。

    “站得起来吗?”男人伸手欲扶她。

    “可以……”李沛恩未接受他的好意,毕竟男女有别,她手心着地,硬撑着站起。

    “有受伤吗?”

    “没事,只是吓了一跳。”李沛恩草草点了两下头,“谢谢,再见。”

    脚步刚迈开,就听闻后头有人喊,“新娘子在这儿啊!”

    糟,被发现了!

    李沛恩慌忙要逃,没想到男人隔着袖子,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

    “姑娘莫不是想逃婚?”否则怎么会跑往声音的反方向?

    “请你放了我。”别抓着她呀。

    “姑娘为何要逃婚?”

    关你啥事啊?

    李沛恩又急又怒,未加思索,就往箝制她的手咬了下去。

    哇,这人的皮是啥做的,怎么这么厚还硬邦邦的?

    她这一咬不仅没让他放开手,反而咬疼了自己的牙。

    这时,陈嬷嬷已经上气不接下气的追上来了,一把拽住她。

    “沛恩小姐,你要去哪儿?”陈嬷嬷气急败坏地嚷。

    “我不是说我去小解吗?”李沛恩装出一脸无辜的样子。

    “那怎会解到这儿来?”

    “我是……”李沛恩飞快的思考理由,“我是想找个你们看不到的地方,没想到绕绕转转,就绕到这儿来了。”

    “你的凤冠呢?”

    “凤冠?”李沛恩抬起手来,这才发现凤冠不见了。“咱的凤冠怎不见了?该不会是掉在林子里了,嬷嬷你快点帮我找找。”她着急地喊。

    这凤冠上头缀满金银珠宝,丢了可赔不起啊!

    “你!”陈嬷嬷当下气得不晓得该说啥,“你先回轿子,我差人去找凤冠,耽误了吉时可不好了。”

    回轿子,那怎行?

    “陈嬷嬷,我还没小解呢,你再稍等我一下。”

    “不等了!”

    “不行不行,我忍不到拜堂的,拜托你一定要让我去!”李沛恩双手合十恳求。

    “陈嬷嬷?”那个男人忽然唤了陈嬷嬷。

    被李沛恩烦得动了怒气的陈嬷嬷恼怒抬首,“你想……”在看清男人面容时,陈嬷嬷惊喘了声,面露惊喜之色,“大少爷!您怎么会在这?您不是在浙江那儿剿寇吗?”

    “倭寇已经剿灭,正要回京禀报皇上,大将军允许我先回来参加宣毓的婚礼。”苏军磊笑道。

    “原来如此。”陈嬷嬷一脸欣慰样,“老爷知道,一定很开心。”

    晓得眼前的人竟然是苏宣毓的哥哥苏军磊,李沛恩顿时面如土色。

    苏军磊在十五岁那年考中武举,次年中了武状元,就被派去守卫京城城门,每年只得归家一次。

    后来蒙古进犯,他自请上前线领兵杀敌,屡建战功,被册封为从五品游击将军,这次又剿灭沿海倭寇,官阶肯定又会往上升了。

    她怎么这么倒霉,才开始逃亡,就遇到苏宣毓的哥哥?

    怎办啊?

    人家可是武状元、大将军啊,她逃得掉吗?

    “这小娘子不会是宣毓正待过门的妻子吧?”苏军磊问,探究的眸定在李沛恩苍白的神色上。

    即便她脸上胭脂再浓重,也掩不住她的满眼惊惧。

    他知道自己体型太过魁梧壮硕,如头黑熊,第一次见着他的姑娘多半会被吓得失神,是故他也没放在心上。

    “是啊,大少爷。”陈嬷嬷点头。

    “还真是活泼啊。”苏军磊别有深意的道。

    他如果没料错,刚有人大喊“新娘子”的时候,她是要逃吧?

    当他抓上她的手臂时,她还咬了他一口,虽然那小小的力气对他来说,跟蚊子叮没两样,但也显见她逃意确实。

    为何要逃?

    苏军磊不解。

    他弟跟他不同,面貌俊秀不说,又颇有书生之气,斯文儒雅,心仪他的姑娘可多了,怎么新娘子反而想要逃婚呢?

    李沛恩听不出苏军磊是褒是贬,她现在只想着要赶快逃命。

    “你们叙旧,我先去解手。”

    李沛恩傻笑着,走回林子去。

    “你动作快点啊!”陈嬷嬷没好气道。

    苏军磊望着她的背影沉思。

    她那行色匆匆的模样,怎么看,都不像会回来了。

    一会儿,一道影子在陈嬷嬷面前闪过,陈嬷嬷定睛一看,已经不见苏军磊的踪影了。

    苏军磊追上李沛恩的时候,她正在脱喜服。

    喜服太过厚重,妨碍她逃跑,是故她边跑边解,脱掉翔凤云肩通袖织金圆领袍,头也不回的直接往后扔,不巧刚好被追上来的苏军磊接个正着。

    他一个箭步,就把身上只剩中衣跟黛紫织金襕裙的李沛恩抓住了。

    “要去哪?”苏军磊将手上的衣袍披在她纤细的肩头,遮掩她不庄重的衣着。

    李沛恩看见他,脸上血色顿失。

    他干啥追上来啊?

    李沛恩心一横,牙一咬,跪了下来,双掌贴地,头磕下。

    “求将军饶了民女一命。”

    苏军磊不解地望着她,“你不是从小苞宣毓订下了娃娃亲?”

    他记得父母传来的消息是这样没错吧。

    “将军说的没错,但是民女不想嫁。”

    “你想毁约?”苏军磊语气严厉了起来。

    “因为……因为令弟心里早有其他女人,容不下民女!”

    苏军磊长年不在家,对于弟弟的感情方面的确是一无所知。

    “这男人三妻四妾是常态,你身为妻子该有容人之心。”他不改严厉的劝解。

    未入门就已经显露忌妒之心,苏军磊难以认同的摇头。

    “不……”

    她又不能直接说出萧绿彤可能会杀了她一事,毕竟这是她的臆测,但人家都放话会让她生不如死了,就算没杀了她,必定也会狠狠的凌虐吧!

    李沛恩脑子快速思索着如何说服他的方式。

    “令弟与其他男人不同,十分专情,他并不想结这门亲事,是受父母之命无可奈何之下才妥协,民女以为该成全他的专情,不该破坏他与……”她咬了下牙后才道:“他与真心锺爱的女人的姻缘。”

    是弟弟不想与她成亲?

    苏军磊越发好奇了。

    “那女人是谁?”

    “她已经是令弟的妾室了,上个月已纳入门。”

    “这个月要与你成亲,上个月却急着纳了另一个女人为妾?”这的确是有点不寻常啊。

    除非是搞大了肚子,要不再怎么说,也该先八人大轿把早已订亲的正室迎进来,再行纳妾才是,横看竖看,就是要给正室难看。

    “是的,没错。”李沛恩用力一点头。

    苏军磊蹲下身来,手往上抬了下。

    “抬起头来。”

    李沛恩咬着唇,十指用力攥紧,抱着必死的决心抬头,双眼直直回视,盯上他的双眼,眼皮用力得几乎要与秀眉连结在一块儿了。

    难得被个女人这般直视,反而是苏军磊下意识别开了眼。

    这眼神一转开,他才觉可笑,怎么好像变成他被她的气势给压过了?

    太可笑了!

    “那你怎不一开始就拒绝,而是要用逃婚的方式?”苏军磊手放在膝盖上,也以同样的专注凝视着她的脸。

    这样打量弟弟的未婚妻太无礼,但他就是忍不住仔细端详了她的五官。

    李沛恩长相不差,就脸黑了点,应该是太阳晒的吧,这使得她的双眼更为黑白分明,明亮有神。

    他喜欢她的眼睛。他想。

    小小的鼻梁算挺,鼻头浑圆,嘴儿小巧略薄,很是秀气的模样,不是惊艳之色,倒也耐看。

    “其实民女小时便父母双亡,压根儿不记得这件婚事,是我叔叔去同苏老爷提起的,原本以为是件好姻缘,后来得知令弟心中早有人,民女深知难以得到夫婿疼爱,才起了逃婚的意念。”

    “所以我说,怎不一开始就拒绝呢?”

    李沛恩咬着唇默不作声。

    苏军磊猜想该不是啥难言之隐吧?

    “要不,你就加把劲,让家弟喜欢上你吧。”

    “不可能,”李沛恩悲切摇头,“您可以先回家去询问令弟的想法,相信他一定会告诉您,他这辈子只爱萧绿彤一个人。”

    苏军磊沉吟一会儿,想到一件事。

    “就我所知,你家叔叔是为了聘礼上门讨亲事的,你若是逃婚,苏家被践踏的面子可不只收回聘礼就能弥补,后果,你想过吗?”

    李沛恩闻言,用力抓紧了裙摆。

    养育之恩这个帽子一扣下,她就动弹不得了,一开始的冲动,只剩下愤怒的火花。

    果真是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啊!

    上天对她毫不疼惜,一逃跑就遇着了苏宣毓的大哥,摆明她就是得嫁,她命中注定只能得到一个残破的婚姻。

    她了无生趣的颓坐在地上,无奈的泪水一颗颗滑落。

    见她落泪,苏军磊心头泛起一丝不忍。

    “你就试试吧,想办法打动家弟。”

    她凄怆的摇头。

    “欸。”苏军磊搔着头,很是为难。

    眼下的情景,若是强硬将她绑回去,虽是易如反掌,但谁知这个性子烈的姑娘,又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李沛恩凝望着苏军磊那苦恼的神色,忽尔想起,这位将军年已二十五,却因为长年征战在外,一直未娶妻。

    苏家老爷夫人想尽办法要帮他媒妁个好姑娘,皆被他拒绝了,说什么目前国家处于多难之时,无心在儿女情感上,加上他一直在外无法归家,嫁给他的媳妇等于是守活寡,故要等国家平稳安定了,才想成亲之事。

    一个想法猛地窜了上来,她冲口而出,“要不,可否请将军娶了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