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石秀睡妻条件 第七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石秀书名:睡妻条件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第六章】

    回到家里,和爸妈开开心心地吃完了一顿晚饭,还没回房,她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看到又是祈向城的电话,她忙躲回房里。

    “又怎么了?”她接通电话,压低声音问道。

    “吃过饭了吧?是不是应该过来兑现你答应我的事情了。”祈向城又是重复这一句。

    “不是,祈向城,你失忆了吗?刚刚回来的时候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我不能和你……同居。”林初静把最后两个字说出口,脸上刷地红了。

    “嗯,不同居,但你说了,晚上可以陪我的,我等你。现在才七点,离十点钟还有三个小时,不是吗?”祈向城慢条斯理地问道。

    林初静气得翻白眼,“我等一下过去。”

    切断电话,她靠在门后,感觉心累,可是她不想把事情闹大,不得已,她去简单地淋了个澡,换了一身宽松的休闲装,跟家人说跟朋友有约,便出了门。

    当她上身穿着宽松的T恤,下身一条浅蓝色牛仔裤出现在祈向城公寓的门外,祈向城偏偏脑袋打量她身上几下,随后示意她进门。

    林初静走进公寓,很快便闻到一股食物的香味,猛看到餐桌上摆放着的精致盘点,她疑惑的眼光投向祈向城。

    “来,陪我吃饭。”祈向城走到餐桌前,为林初静拉开一把椅子,示意她坐下。

    林初静配合地坐下,却不动桌面上任何东西。

    “吃啊!这可是我用心准备了一晚上的烛光晚餐。”祈向城边说,边往杯里倒红酒。

    “我吃过了,不饿。”林初静不走心地陪着祈向城饭,恨不得时间迅速过去。

    “多少也吃点,你太瘦了,抱起来很硌人,摸起来一点手感都没有。我是一个生意人,不想作亏本买卖。”祈向城边说,边把一杯红酒放到林初静面前。

    林初静瞥一眼那杯红酒,摇了摇头,“我等一下还要开车回去,不能喝酒。”

    祈向城笑了,夺过林初静面前放着牛肉的盘子,用小刀一块块切开,又重新放到她的面前,“不能喝酒,那就吃肉,把它吃光,不然今晚不放你回去。”

    林初静知道祈向城这人有多蛮横霸道,拿起叉子把肉往嘴里送,就算是想要吐岀来她也会吃光,因为她真的不想和祈向城待一晚上。

    “这不很有胃口。”祈向城笑说着,开始吃自己盘中的牛肉。

    林初静恶狠狠地吃着,恨不得这男人从她眼前消失。

    吃完晩餐,祈向城把林初静领到客亍,茶几上摆放整齐的是几个高级的礼品盒。

    “打开看看喜不喜欢,都是我给你准备的。”祈向城说完坐到沙发上,一副好笑的样子看着林初静,不知道为什么,她要是在他视线范围内,他的心情就特别的好。

    林初静坐在沙发上,把最顶上那个礼品盒给拆开,映入她眼里是一抹耀眼的红,一条质料上乘,设计精美的晩礼服呈现在她眼前,她疑惑地目光望向祈向城,“干嘛送我这个?”

    “再拆开另外两个盒子看看。”祈向城没急着回答她的问题。

    林初静拆开第二个礼品盒,是一双很配晩礼服的高鞋,鞋面上镶嵌的水晶闪闪发亮,非常漂亮。第三个礼品盒,放着一套珍珠首饰,非常耀眼。

    “为什么送我这些?”林初静其实从来不缺名贵奢侈品,所以这些也没有多大吸引她。

    祈向城知道,林初静从小物质不缺,也被很多人喜欢着宠爱着,别的女人得到了会欢天喜地的东西,她根本不屑。所以想要讨好她并不容易,当然,他也并不是想讨好她。

    “礼拜五的晚上有一个重要的宴席,到时你穿上这些,陪同我出席。”

    林初静点了点头。

    “对了,那天记得打扮得溧亮点。”祈向城叮嘱她。

    “好,那我可以回去了吗?”林初静恨不得马上离开他身边。

    祈向城摇了摇头,“怎么,不想和我在一起?”

    当然!林初静心里暗暗地想,可是她脸上堆笑,摇了摇头,“没有,就是我爸身体不好,我想回陪陪他。”

    祈向城低下头。半晌,他点了点头,“好,你先回去吧,替我叔叔阿姨问个好。”

    林初静撇撇嘴,但还是微笑氐头,“好,我会的。”只要他能够放她走,撒个小谎没什么,反正她有没有替他问候爸爸妈妈,他又没法知道。

    “不要给我耍小心思。”祈向城点点她额头。

    林初静因他这细微的动作怔住,一双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眼前这张无比帅气的脸。

    “怎么?傻掉了?”祈向城看着林初静怔住的样子,打趣道。

    “没,我走了。”林初静眼神躲避了一下,不再看他。

    抱着那些礼品盒离开祈向城的公寓,她才彻底松了一口气,这个晚上轻松就度过了,她感觉心里舒服很多,只要他不是一见面就拖她上床,在工作或生活方面,她觉得自己还是能配合好他的。

    隔日晚上七时许,林初静坐在医院急诊室里,一脸的无奈。

    她不过就是打了个喷嚏,祈向城就开车把她送到医院来看医生了,还利用他的关系让她免掉了排队。

    医生给她做了一些基本的检查,只是普通感冒,可是祈向城却很严肃地问了医生很多注意事项。

    提着感冒药离开医院,林初静不时地看一眼走在她身旁的祈向城,犹豫再三,她还是忍不住把心里的疑惑问出了口,“你是担心我不能陪你应酬,所以才非得让我来看医生?其实你身边漂亮女生那么多,大可不必这样。”

    祈向城的休闲装外只穿了一件黑色风衣,跟平时西装革履的风格很不一样,整个人就像回到学生时代,那副落拓不羁的模样。

    “没有,应酬可以不去反正经常有。我在意的是你的身体,这段时间你瘦了很多,如果再病倒,我会心疼。”说这些的时候,祈向城态度很认真。

    林初静轻轻一笑,“一点小靶冒,没什么大不了。”

    “别这样说,你要感冒又不看医生,恐怕就要待在家里休息,那样我就见不着你了,所以赶紧治好来,才可以随传随到。”祈向城最近很难得地总爱笑,要知道从前他是很不爱笑的一个人。

    林初静知道他就是另有企图,但最近她真的轻松很多,因为祈向城不像以前那样不尊重她的意愿。如果像眼下这样相处,她其实可以接受。

    “好了,你今天生病,我送你回去休息。”祈向城难得地好说话。

    林初静有点喜出望外,但却把那份欣喜藏得很深,脸上故作平静,她怕自己表现得开心,眼前这人反悔。

    祈向城锐利的目光自然是一下子捕捉到林初静眼中闪过的喜悦,但却不动声色。来日方长,他偏不信,他会得不到她的心。

    林宅附近的马边上,林初静让祈向城停下了车。

    准备解开安全带的时候,祈向城突然就倾身上前来,吓了她一大跳。

    “你……干嘛?”她全身僵硬,一脸防备地看着祈向城那张近在咫尺魅惑的脸。

    祈向城抱着她脑侧,准备吻住她,但嘴唇凑近时,林初静迅速转过脸去,避开他。

    “我感冒了,不想传染给你。”

    祈向城的薄唇,最后擦过她的脸颊,但她身上散发的香味,让他的血液一下子沸腾起来,他有点后悔这么早放她回去了。

    林初静提自己的感冒药推开车门落荒而逃。

    祈向城看着那逃跑的身影,无尞地笑,她真的把他当狼了吗?跑那么快,是怕他吃了她?

    他发现这女人是越来越可爱了,恐怕很长一段时间,他都玩不腻。

    礼拜五晚上七点,举办晚宴的酒店门外的红地毯一路延伸到台阶下的马路边,很多记者到场,毕竟出席这晚宴的多是商界的风云人物,这些商业报社杂志社是一点都不愿意错过他们的动态。

    林初静身上穿着晩礼服,一字肩,襟首满满蕾丝玫瑰花瓣的设计,她细嫰白晳的双肩露出来,精致的锁骨上戴上一条银色珍珠锁骨链,与耳环,手链是一套的,长裙让她身材更加纤细,腰间收紧,突显她姣好的身材曲线。

    她就这样在众人嘱目之下,一片耀眼的闪光灯之中,挽着祈向的手臂,踩着红地毯款款地迈上酒店门前的台阶。

    记者虽然想向祈向城发问,但保镖很快便拦开。林初静就这样被祈向城领着,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下,很高调的样子,这其实是林初静不喜欢的。

    一进场,两人自然又成为瞩目的一对,所有的视线都向他们投过来,众人的窃窃私语传入林初静的耳朵,都在疑惑她是祈向城什么人。

    服务生端上酒水,祈向城端起一杯喝了一口,眨眼便有一群西装革履的人围了上来。

    “祈总裁,我们可算是等到你了!”带头的那个眼镜男说道。

    祈向城一笑,“你们打的什么主意,自己心里有数。”

    “我们也没办法,这里就你有能力摆平那件事。”对方说着这话时,目光已经落在祈向城身边的林初静身上,疑惑的问题也一下子问出口,“这位是……”

    祈向城望一眼林初静,不置可否。

    “女朋友?”虽然对方脸上写着不相信的神情,但脱口而出又是这样一个重磅炸弹般的问题。

    祈向城耸耸肩,笑而不答,林初静无所谓,反正她也不是他什么人。

    大家不再纠缠在这个问题,缠着祈向城谈他们生意上的事情。

    林初静环顾宴会四周,觥筹交错,衣香鬓影,有不少的目光落在她,还有她身旁的祈向城身上,她神态自如,不受那些目光的干扰。

    幸好,祈向城虽然不对外解释她的身分,却全场让她挽着他手臂,说到底,那么多目光打量着自己,她多少有点紧张,但因为挽着祈向城的手臂,她才放松许多。

    这时,一个穿着黑色长裙的女人牵着裙摆款款而来,站到祈向城的面前。

    之前围着祈向城的几个人互相使了一下眼色,都散开了。

    林初静想着这女人应该跟祈向城关系不简单,不然大家就不会心照不宣的样子走开,可是她没有祈向城的示意,没法离开,她其实真的很想给他们腾地方。

    “向城,好久不见。”那女人微笑看着祈向城,知性妩媚。

    祈向城微笑点点头,“对,有半年了吧?”

    “可不是吗,你这人从来都是冷血动物。”那女人娇嗔道。

    “也只有你这样评价我了。”祈向城挑眉,语气在控诉。

    那女人轻笑,虽然早就注意到了林初静,但目光几次从她身上飘开,就像是不把她放眼里一样。

    林初静不吵不闹地陪在祈向城的身边,对两个人之间的谈笑一点兴趣都没有,她只想时间快点过去,好让她回家。

    “向城,我有些私事想和你谈。”那女人看着祈向城,满是恳求的眼神。

    林初静很识趣,“你们谈,我去一下洗手间。”

    说完,她松开了祈向城的手臂,就在这一刻,她看到祈向城眼神里的不满,但她无所谓,她早就想出去透透气了。

    她身影离开,但她不知道,身后祈向城虽然和那女人交谈,但目光却一直假装不经意追随着她的背影,直到她的身影再也看不见。

    林初静去完洗手间,在宴会厅外长长的走廊上徘徊了许久,虽然也有不少上前来跟她搭讪的男人,但她真的没有兴趣。

    祈向城和那女人聊了一阵子,发现林初静还迟迟没有回来,也不顾那女人的挽留,冷漠地离开。

    虽然一开始,他可以和对方像好朋友那样交谈,但越过那层关系,他会反感。因为现在他有林初静那个女人了。可是,他却摸不透林初静的心,尽避她在床上任由他摆布,但看得出来,她一点都不在意他身边有别的女人。

    长廊上,林初静看着壁画出神,根本不理会身边纠缠她的男人。

    这时,她手臂一阵吃痛,回过头,祈向城正脸色阴沉地看着她。

    “你弄痛我了!”林初静用力拍他抓住她手臂的手,想要让他松开。

    “为什么不回去?在这里晃悠什么?”祈向城劈头盖脸地质问道。

    “你跟你那位朋友不是有私事要谈吗?我想着不方便所以就没回去。”林初静语气淡淡的,一点都不为祈向城凶巴巴的样子而害怕。

    祈向城看着面无波澜,一点都不怕自己的林初静,皱了皱眉头。对比起别的处处讨好他的女人,她真的很不同。也对,从学生时代起,她就很不屑他,并拒绝他。

    大手松开她手臂,一把抓住她的手与她十指紧扣,牵着她走回宴会厅。

    大家都好奇地看着这天造地设,无可挑剔的一对,明明祈向城没有承认他身边这女人,但为什么就是感觉她跟他身边以往那些女人不同?

    至少,他不会这样牵着别的女人的手。

    一直以来绯闻不断的祈向城,跟他身边那些花花草草之间的关系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因为平时带在身边那些女人,从不像他对眼前他身边这一位这样,又霸道又温柔。

    “大家都看着,你可以松手了,我又不会跑掉。”林初静轻声说着,她不想大家都盯着她来看。

    祈向城对她的话听而不闻,牵着她的手跟不同的宾客见面,虽然不会承认她的身分,但大家都看得出来,祈向城对他身边的女人很上心。

    晚宴下来,林初静感觉周围不少目光如冷箭般射向她,她偷偷去审视祈向城这个人,想着他真的一点没变,一直都这么招蜂引蝶,害她一个晩上都被那些心仪他的女生敌视,不过没关系,等有一天她足够强大,她一定会彻底摆脱他。

    这晚,会馆里,祈向城应酬完,又找死党聚了聚,又喝了几杯,看看手表已经接近晚上十点,他打算回公寓。

    晚上因为逢场作戏的需要,他喝了不少酒,有了些醉意。身边的女人娇笑声不断,但他不想待在这温柔乡,他想去见林初静,迫不及待。

    “向城,你这就不对了,自从金屋藏娇以后,就不怎么待见我们这些死党了。”有个死党察觉到祈向城想走,故意拖着他。

    祈向城皮笑肉不笑,“你说哪里去了?这不刚陪你们喝过酒了吗?”说完,他便旁若无人的样子打林初静的电话,让她来接他。

    “祈少爷,我可以送你回去,干嘛要找别人?”旁边一个女人净白手臂搭在祈向城肩上,暧昧十足。

    祈向城脸色一沉,低声命令道:“手拿开。”

    那女人脸色讪讪地,慌忙缩回了手,只是安静地坐祈向城身侧。

    “向城,女人是拿来疼的,干嘛要这么凶人家?难道你想为那谁守身如玉?”旁边的死党打趣道。

    “守身如玉?”祈向城说出这四个字,沉沉一笑,有嘲讽的意味。

    “你不知道而已,像向城这种不善于表达的男人,一旦爱上就会很深沉,并且倾尽所有。”另一死党笑得更开心。

    “倾尽所有?”祈向城无奈地摇了摇头,端起酒杯继续喝酒,旁边的女人很快又给他的杯子满上。

    祈向城这个一向自由不羁,根本就不知道死党嘴里这些乱七八糟的话是什么意思。

    突然包厢的门打开,一抹穿着休闲服的女人走了进来,祈向城眼前一亮。

    林初静没想到包厢里是这样的画面,祈向城身边有女人,左拥右抱的,女人还体贴地给他满上酒。她冷眼看着,表面上什么都没有。

    她从学生时代起就知道祈向城是一个身边不缺女生的人,而她这人也不是轻易就交付真心的。哪怕之前有过未婚夫,也是因为家里安排,她听家人的话和对方订婚的。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等眼前岀现的林初静发飙,可是让他们失望的是,林初静冲祈向城轻轻一笑,“抱歉我来晚了,没打扰到你们吧?”

    祈向身边两个女人也有点想在林初静的面前耀武扬威,可是祈向城却站了起来。

    他看到林初静对他根本不在乎,哪怕她吃点小醋,发发火,闹闹小脾气,他也一定会哄一下解释一下。

    可惜,她冲他死党打完招呼后,便一扭头,甩甩长发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