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蔚子逢低买进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蔚子书名:逢低买进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第十章】

    一踏进沈轩煜的住所,凌书妍发现双目所及的装潢、摆设,几乎完全是参照她的逻辑而构置。

    沈轩煜把她带进门之后,就将她留在客厅,他独自把她的行李拖进房间。

    正好给她好好参观、环顾他的房子的空间。

    他的客厅跟她一样选用米白色的布沙发,通常不是极度爱干净的人,是没有勇气选择这虽然优雅但难照料的家具。

    几乎所有的大型家具都是以白色、米白色为主,呈现室内光洁明亮的视觉感受,房子里没有任何累赘饰品,一径的整洁。

    月光以一种完全不打扰一室宁馨的静谧,从客厅大型落地窗瀑泄而入,凌书妍恍惚以为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她透过酒柜纤尘不染的玻璃窗,找到一组价值不菲的白色骨瓷杯壶组,巧合的是在她的酒柜中也收藏了一组。

    更恰巧的是都是一个壶、两组杯盘组。

    她还记得这是在日本购买的,原本该是一个壶、四组杯盘组,但她坚持用英文与英文能力不佳又坚持原则的日本店员表示不愿意买四组杯盘组。

    “你也发现了,对吗?”他悄悄地走至她的身后,双臂自然地环住她纤细的腰肢,仿佛他们是多年的恋人般。

    “你也跟店员『卢』了很久,对吗?”她微侧首,“日本人很龟毛厚?”

    “是啊!但是求事证明,日本人的龟毛拗不过处女座。”沈轩煜沾沾自喜地说。

    对于别人对处女座龟毛的批评,沈轩煜欣然接受。

    在他的定义里,龟毛是坚定有原则、细腻有想法的表现,如果什么都大而化之,红色与橙色差不多、蓝色与靛色很相近,任何些微的差距都可以忽视,这世界将会有多可怕呀!

    也许,就因为他们都是龟毛的人,能够明察秋毫,所以分别在理工领域、商学领域都有一番成就。

    谁说龟毛不好的?

    “轩煜,我到日本出差这半个月来……不,是十三天又十小时三十分,我好想你!”她依恋地转身投入他的怀抱之中。

    在恋人的语言与恋人的听觉来说,她的话应简化成“轩煜,我好想你!”,然而对一个有原则的处女座而言,人、地、时、事缺一不可。

    “我还以为这句话我还得等很久才能听到。”沈轩煜紧紧抱住她,“甚至我还担心固执的你永远走不出对吴仁耀的迷思了!”

    对吴仁耀的迷思?

    “嘿嘿!你怎么不认为我现在选择满身铜臭味、俗气的你,才是一种鬼遮眼呢?”凌书妍揶揄道。

    “喂!好歹我这股市分析师也是一种『专业人士』耶!论年薪、论社会地位,我根本不遑多让好吗?”他爱怜地捏捏她的粉颊,“最重要的是,我爱你,愿意为了你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完美,这种好男人,你要上哪去找啊?”

    越来越完美?

    他的身材是越来越精壮,圆润的脸形也瘦出了棱角,但那只是形于外的嘛!说不定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呢!

    她当然没忘记他有轻微脂肪肝、高血压、高胆固醇……

    “嘿嘿!你忘了我是你的主治医师吗?你的胆固醇都快跟你的财富一样高了呢!”

    好哇!看来不给她点颜色瞧瞧不行喔!

    “书妍……”沈轩煜精准地吻住她。

    经过了半个月的思念酝酿,这个吻似乎比以往更加醉人,凌书妍立刻瘫软地任他摆布。

    “你别乱来喔!这是浴室耶!”

    “放心,我不会乱来的。”只是行周公之礼嘛!自古以来天经地义的办,怎么会是“乱来”呢?

    “那就好。”凌书妍傻呼呼地继续让他为她洗发、洗身躯,舒服地洗去从日本坐飞机返台的舟车劳顿。

    “书妍,我们真的早就该在一起了,对吗?”沈轩煜光想起他们之间蹉跎了十五年的光阴、她迷恋了吴仁耀十五个年头,他的心里就不是滋味。

    “你也觉得我们这样的爱情并不完美,对吗?”这也是当初她逃离沈轩煜的原因。她并没有在第一眼就看上他,这样的爱情并不完美。

    身为处女座的凌书妍,期望的是从一而终、完美无瑕的爱情,即使一路上她逐渐察觉白己似乎爱错了吴仁耀,她也顽固地坚守。

    会遇上沈轩煜实在是意外中的意外。一个完全不在她追随的范围之中的人,意外地闯进她的生活,并且善用心计地让她臣服。

    心计?也许并没有那么多的心计,但她确实掏了心。

    “怎么会不完美呢?我只是可惜为何十五年前掳获你心的人不是我,否则我们也不必如此寂寞空虚地度过这十五年。”所幸,相遇还不算晚,沈轩煜由衷感谢着。

    可惜不是我?

    闻言,凌书妍感动地将螓首埋进他宽厚的胸膛。

    他们的爱情纪录里,他责怪的不是她,而是自己;这样的情怀让她感动不己,即使两人都是追求完美的人,但要求的却是自己,而不是不公平地把“完美”的标准加诸在别人身上。

    “轩煜,幸好让我遇上你了。”凌书妍深情款款地凝视着他的双眸。

    “书妍,幸好让我等到了你。”他也醉在她的两汪深潭之中。

    耗费了三十年的光阴,在两人严苛、挑剔、孤芳自赏的性格作祟下,他们两人分别度过了多少寂寞、孤单、心求无人能解的日与夜,总算让他们相遇、相知、相恋。

    接下来他们的生活,除了同样的挑剔、高标准、眼高于顶之外,终于不会再寂寥、不会没有同类了。

    也许这是一个快餐、功利、粗糙的社会,但在这样的潮流、框架下,仍然有少数的完美主义者存在,分毫必较。

    完美主义者并非想找别人麻烦,只是不容许不完美、失控的事在眼皮底下发生,相对的,完美主义者愿意耗费更多的时间去等待、坚持,他们有相对的资格去获得他们所要的完美。

    不过除了心灵上的甜蜜温暖满足,现在最重要的是,他们急迫地想要达到“灵欲合一”的至高无上境界。

    他们爱恋是建构在彼此都是举世无双的完美恋人,失去了,就很难再找到一个足以完整契合的同类。

    ……

    在那一夜尽欢之后,他们开始过着半同居生活。

    两个同样知识水平高、对生活品质要求高、个性又龟毛得如出一辙的人,交往、同居的日子实在非常契合。

    类似的成长背景、类似的品味、类似的挑剔,相处起来不费力气,但随着太平日子不断地累积,他们彼此心中分别泛起了一些不知名的空虚感。

    不爱对方了吗?

    不,怎么可能,对方可是千载难逢的契合对象,一辈子也不会腻。

    爱对方就如同爱自己一般,永远不可能厌倦。

    但,他们之间就是少了点什么,即使风淡云清、舒爽惬意,可就是缺了那么一点点……一点点说不出来的缺憾。

    他们可以一起去欣赏歌剧表演,也可以一起到KTV嘶吼欢唱;他们可以一起到高级餐厅享用美食,也可以一起到海产摊吃快炒,甚至可以一起去看球容、骂脏话。

    这样完美无缺契合,竟也是一个危机,他们完全找不出他们之间内心深处微微不满是的缺憾到底出在哪里。

    在看完电影一起牵手散步回家的路上,两人有默契的沉默不语。

    沈轩煜看着两人的倒影在地而上拉出两枚长长的黑色人形,总觉得现在的两人就像这两枚黑色人形,互相牵连在一起,又完全相仿,但就是少了些……少了些什么呢?

    也说不上来少了什么。

    应该就是少了些“牢不可破”的相连吧!

    即使两人心里都明白,全世界几乎再也不可能找到更适合的对象了,心里都明白自己无庸置疑会爱对方一辈子、相伴一辈子,可就是少了那么一点点实质、可靠的保证。

    对!没错!

    “书妍,我们结婚吧!”没错、没错,就是少了那张结婚证书。

    结婚证书不能保障些什么吗?但那就是一项制约呀!尤其是对这种注重规则、条约的处女座性格的人来说,更是一项最好的限制。

    他们可以安心自在地在这个框框里悠然,不以为是禁锢。

    “结婚?”这两个字重重地打在她的心版上。

    结婚,是她这一辈子的愿望呀!

    “对,我们结婚吧!我需要一段名正言顺、合乎法理的关系。”他停下脚步,凝重地再次重申,“我们结婚吧!”

    结婚……

    凌书妍脑袋中迅速试算自己股票的市值——不,才贰佰参拾壹万柒仟玖佰陆拾捌元——离她的目标新台币一千万元,还有颇大的差距。

    “不行,我们不能结婚!”她断然拒绝,即使她早认定他是陪伴自己一众子的对象,但不能在这个时候结婚!

    不能结婚?

    “为什么?”沈轩煜脑海中出现无数戏剧化的想象,“该不会我父亲是你们家的世仇?该不会你得了什么不治之症?该不会……”

    “呸呸呸!谁得了不治之症啊!”真是会乱想耶!

    “那……我父亲真的是你们家的世仇啰?”没关系,他一定尽最大的能力,用爱化解两家的恩怨的。

    “沈、轩、煜!”清醒一点好吗?又不是在写小说。

    突然,沈轩煜发现他们两个还满有夫妻脸的……

    “我们是同年同月冋日生,该不会……”噢!不,“该不会我们其实是双胞胎,只是从小就被有心人分开抚养?你是医师,你是不是偷偷拿了我的检体去做亲子鉴定?”

    这……

    “沈、轩、煜!”太瞎了吧?“你以为我们是八点档男女主角吗?这么瞎的剧情你都说得出来。”

    “呼!”他余悸犹存的拍拍胸脯,“不是就好,那我们可以结婚了。”

    “不行啦!我们现在不能结婚。”她不能违背对自己的承诺!

    “当然不是『现在』嘛!我会找个风光明媚的好日子跟你求婚,然后盛重地迎娶你回家当沈太太。”来个千万婚礼应该也不赖,反正结婚一生只有一次,砸下大钱也是应该的。

    “不行、不行,反正就是不行嘛!”凌书妍当然很心动,但做人一定要有原则,她一定要有一千万才要嫁啦!

    “该不会……”沈轩煜眯起眼睨着她,“你不要嫁给我,要我入赘?”

    “不是啦!”如果是他要入赘,那就要换个价码了,一千万不够,至少也得存到五千万才能招赘他。

    “好,为了真爱,我入赘。”虽然他是独生子,但她也是独生女嘛!他觉得应该要公平点。

    哇拷!他要入赘?

    那看来他们真的还要很久、很久、很久才能结婚了!

    “呜……不要啦!”她急得哭了起来。

    又哭了?那是不是等一下又要解开发髻思念谁?

    这就是她不愿意嫁给他的原因?

    “说吧!他是谁?”沈轩煜痛心疾首地问。

    说吧!既然结不了婚,那他就把要办婚礼的一千万拿来暗杀“他”……

    “就是阿煜啊!”凌书妍哭得淅沥哗啦的。就是那家伙害她现在明明很心动但又不能嫁的!“当分析师的那个阿煜呀。”

    阿煜?

    “你说的是股市红景天的帅气阿煜?”沈轩煜觉得这剧情根本就比双胞胎抱错的剧码还瞎,“你爱的人是阿煜?”

    哈哈哈!是同一人嘛!

    “才不是呢!我恨死他了,就是他害我不能嫁人的!”就是去年每天听他的节目、跟随他的股票操作策略,她的积蓄才会短瞬间泡沫化。

    “他害你不能嫁人?”什么大头鬼?

    “他”明明就站在她面前向她求婚啊!

    “没错,就是阿煜害我不能嫁给你。”她的一千万啊!“放心啦!我会尽量用最短的时间弥补,你再等我个几年,我就可以嫁给你了。”

    “你说他害你不能嫁给我?”沈轩煜完全一头雾水。

    有吗?

    他怎么不记得自己曾在股市节目上宣导过姓凌的不能嫁给姓沈的,或是医师不能嫁给股市分析师?

    再说,他是股市分析师,又不是两性专家,才不会在节目上提介什么不婚主义或是晚婚主义之类的。

    “凌书妍,你真的有认真看节目吗?”他很怀疑。

    “我没看啊!我只有听广播。”听就输这么大了,看还得了。

    原来如此,难怪本尊就站在她的而前,她还有眼不识泰山,真是瞎了狗眼……呃!是说不识庐山真面目啦!

    “好吧!那你说,阿煜到底害了你什么?为什么你不能嫁给我呢?”他完全想不起来呀!

    “他害我股票输光光,我立志存款要有一千万才要嫁人!”经济基础是婚姻中重要的基石嘛!

    “嗄?”这……

    “都不知道他去年这样乱乱说,害了多少有情人不能终成眷属呢!”她就是受害者之一。

    “这……”不是吧?罪孽这么深重?

    “放心吧!现在有你的指导,我的股票都翻了一倍呢!照这样态势,股票加上我的收入,应该再三、四年就可以存到一千万嫁给你了。”

    什么?

    三、四年?

    “不行!三、四年你都变高龄产妇了!”

    “不会,我身体很好,而且高龄产妇生的宝宝比较聪明呀!”身为一个专业医师,凌书妍怎么可能没有概念呢!

    “喂!我们同年耶!”沈轩煜哇哇大叫,“你应该知道,男生年纪太大,生的宝宝会比较不健康耶!”

    “注重养生就好了嘛!”没问题的,她是医师,当然会帮他好好保养身体,“而且四年后,你三十四岁也不算太老呀!”

    “什么!三年我都嫌久了,还四年咧!”多一天都不能忍了,还多一年!“好啦!我给你一千万,你嫁给我吧……我全部财产都给你,你嫁给我吧!”

    “不行!那是个人原则问题!”没原则,毋宁死。

    “你……很好、很好,做人原则最重要。”沈轩煜咬牙切齿地说,同时,一边算计着怎么把她的股票用最短的速度变成一千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