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金萱二嫁大吉 第十二章 伍家与严家合作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金萱书名:二嫁大吉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楼家祖孙离开了,伍家一下子少了三个成员,顿时间冷清了不少,家里的气氛也因此低迷了好几天。

    不过不管如何,日子还是得过下去,该做的事也得做。

    “什么?你要在镇上另外开间作坊?”伍丰在听见女儿的决定之后,一双眼睛瞬间瞪得大大的,脸上全是错愕的神情。

    伍青灵见状不由得一笑。“爹,您怎会如此惊讶呢?这事我以前不是跟您提过有这个可能性?”

    “你是提过,但爹以为那得过个一两年甚至更久才会发生。”伍丰感觉还有些懵,一顿后,他问:“咱们家有赚这么多银子吗?这就足够让咱们到镇上买铺子开作坊了?”他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啊,毕竟送货收款的事在他脚受伤之前都是他在做,家里一个月能有多少进项完全算得出来。

    “爹,铺子不用买,咱们只要请工人建作坊就行了。”伍青灵说。

    “铺子不用买?”伍丰愣怔了一下,随即皱眉头道:“你的意思是打算要用租的吗?”

    伍青灵摇头,坦诚道:“楼二哥在镇上买了一间铺面,他在离开前把铺子的地契给了我。”

    伍丰张了张嘴,半晌后才带着三分怀疑,七分惊讶的神情问道:“你的意思是沧溟那孩子在镇上买了间铺子给你开作坊?”

    伍青灵点点头,露出些许害羞又腼腆的表情低声道:“我本来是不想接受的,但楼二哥说铺子本来就是为咱们买的,还说成了亲就不分你我了,我这才接了下来。”

    伍丰沉默了一下,不由得点头道:“看样子那孩子对你是真心的,既然如此,那就照你的意思做吧,至于帮忙建作坊的工人……”

    “我打算请王大哥帮咱们建。”伍青灵接声道:“之前家里这边的作坊也是王大哥帮忙建造的,有经验更能事半功倍。”

    伍丰点了点头却又有些顾虑,他说:“这样的话,村里的人很快就会知道咱们家在镇上建作坊的事。”

    “爹,咱们又不偷不抢,这事还怕让人知道不成?”伍青灵轻挑了下眉头。

    “不是怕,就是觉得会有麻烦上门。”伍丰轻叹道:“你应该知道村子里很多人家都想到咱们家的作坊工作赚钱吧?如今咱们家要开第二间作坊却不选在村子里而是去了镇上,你说那些人家心里怎么想,会不会上门来找麻烦?”

    “爹,这话说得不对。咱们用自己的钱建作坊,要建在哪要请什么人帮工是咱们家的事,村民们凭什么为这事找咱们麻烦?他们又没帮咱们出钱建作坊。”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

    “但是肯定有人不这么想,我知道,但是那又如何呢?咱们父女俩又不欠他们。”伍青灵迅速接声道。

    伍丰愣了一下又想了一会儿,才点头道:“这么说也是。”

    “总之爹,咱们做事但求问心无愧便行,根本不要去理会那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伍青灵认真地说道。

    伍丰点了点头,轻叹道:“爹活了这么大一把年纪还没灵儿看得开、看得明白。”

    “爹还很年轻,哪来的一大把年纪?”伍青灵失笑道。

    伍丰摇了摇头。“既然你都想明白了,那就照你的意思做吧。”

    “谢谢爹。”

    伍丰摇头道,将目光投向自己骨折的右腿,懊恼的叹息道:“爹也没帮上什么忙,谢什么?”

    “谢谢爹这么疼我、宠我、相信我,若没有您的支持与放任,女儿哪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谢谢爹。”伍青灵坐到他身旁伸,手抱着父亲的胳膊撒娇。

    “傻孩子,你是爹唯一的孩子,爹不疼你、宠你、相信你,又要疼谁、宠谁、相信谁呢?”伍丰伸手揉了揉女儿的头。

    伍青灵闻言,昂头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

    父女俩又针对在镇上兴建作坊的事讨论了许久,这才敲定一切。

    接下来的日子,腿伤未愈的伍丰坐镇在村里家中的作坊,伍青灵则是带着张小小暂居于镇上的铺子里监工,张铭则是辛苦些,除了要送货外,晚上也陪她们俩住在镇上的铺子里。

    建造作坊的工程如火如荼的展开期间,伍青灵也没有闲着,开始将培育岀的数种比较常见的野菇推销了出来。

    野菇可不比山野凉菜,售价不菲,镇上的小摊商、小饭馆、小酒楼即便有能力批量进货也不敢这么做,毕竟舍得花大钱点这菜来吃的客官是少数,而这也是伍青灵想尽快将伍家生意拉大规模走出小村小镇的真正原因,因为她需要更大的市场来消耗野菇的产量。

    经过半年多的尝试,她已将多数野菇以人工栽种的方式研究得七七八儿,随时都可以进入量产的阶段,之所以至今未这么做,最主要还是卡在销售管道未建立的问题。

    野菇的保鲜期太短,若不能新鲜着卖就只能将其晒干来卖,但这么做一来太过浪费,二来太过打眼,三来近日的天气也不适合做这事,因此干货的生意能暂时往后延。

    除了鲜菇和干货外,其实还有另外一种由野菇延伸而出的产品可以贩卖,那便利用野菇制作出来的香菇调味料。不过这项产品关系到伍家凉菜美味的秘密,在她还不打算放弃凉菜这生意之前,这调味料也还不能来贩卖。

    所以想来想去,尽快将伍家生意的市场范围扩大,进而找到新鲜野菇的买家建立起稳定的销售管道真是当务之急。

    为此,她找来张铭。

    “张大哥,你对于临阳严家的生意了解多少?”

    “小姐想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他们家有没有做吃食的生意?”

    “有,严家有开酒楼。”

    伍青灵双眼一亮,迅速问道:“酒楼是开在池柳县城里吗?”

    张铭摇头:“严家的酒楼开在京城、临阳和济阳,咱们这儿没有。”

    伍青灵闻言,顿时整个人蔫了下来。

    张铭见状,犹豫了一下,猜测的出声问道:“小姐问这事是想将凉菜卖给严家吗?”

    伍青灵摇头。“不是凉菜,是野菇。”

    “野菇?”张铭脸上满是讶异与不解的神情。“菇房里那些野菇不是小姐做凉拌野菜要用的料和调料吗?”他说。

    “是,但我的用量不大,过剩的总得想办法卖出去。”

    “镇上的酒楼和饭馆不是会和咱们买吗?”张铭更加不解了。

    “他们买的数量有限。”

    “可是除去小姐需要用的,咱们所剩野菇也不多不是吗?”张铭说。“等咱们这儿的作坊建造好之后,以后会有很多。”伍青灵说。

    张铭呆了一呆,突然有种不可思议的想法。他试探性的问道:“小姐,你的意思是咱们的作坊以后能够『种』出野菇?”

    “对。”伍青灵点头。

    张铭顿时目瞪口呆。

    第一次在虎谷村家里的育菇房看见只有山林里才有的各种野菇时,他就有所怀疑,怀疑那些野菇是不是伍家父女俩“种”出来的?

    虽然这想法连他自个儿都觉得不可思议,但随着天气愈来愈冷,山里的野菇几乎都快要绝迹了,伍家育菇房里的野菇还是一朵朵的长出来,让他想不怀疑都难。

    不过能“种”出一些珍贵的野菇来供自家食用与使用和能“种”出来卖完全是两回事,尤其小姐还向他打探严家这么一个大商家买主,可见能种出来的野菇数量绝对不少。

    想到野菇的珍贵与价值,张铭的神情立即严肃且认真了起来。

    “小姐,我这就去帮你连络严家人。”他沉声道,说完便急忙转身要去处理这件事。

    伍青灵赶紧将他叫住。“等一下,张大哥。”

    张铭不解的停下步,转身面向她。“小姐还有何吩咐?”

    “张大哥,严家不行,虽然他们有开酒楼、饭馆,但距离咱们这儿太远了,野菇保存不易,没办法卖到这么远的地方。”伍青灵对他摇头道。

    “小姐,严家除了有做酒楼、饭馆的生意外,也有开商行,他们只要有意愿买咱们家的野菇,自然就会有销售管道,不需要咱们担心这些的。”张铭微笑道。

    伍青灵愣了一下。她真是傻了,竟然把严家和自家这个刚起步的小商贾相提并论,替人担心起根本不需要她来担心的事。

    “张大哥说的对,这事根本不需要咱们担心,是我自个儿想太多。”她苦笑了一下,随即言归正传道:“既然如此,那就麻烦张大哥帮我连系一下严家的人,看他们对野菇的生意是否有兴趣。”

    “好,这事交给我。”张铭慎重的点头。“小姐还有其他事情要吩咐吗?”

    “还有一件事,就是作坊招工的事。”伍青灵说着不禁皱起了眉头,她轻愁道:“野菇都是山里野生的,咱们能种出野菇的事若是传开了,肯定会有很多有心人想尽办法要窃取咱们栽种野菇的技术,所以作坊工人的选择让我很苦恼,不知道张大哥对这件事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或想法。”

    张铭沉默了一下,问她,“小姐有没有想过再买几个下人?”

    “咱们家作坊虽不大,但工人至少也要十几个,这么多下人我怕我现在还养不起。”伍青灵苦笑道。

    “不必全买,只需要买几个负责在育菇房里工作的下人就行了。”

    伍青灵眨了眨眼,又想了一下这个可行性,觉得除了在育菇房里工作的下人外,最好还是再找两个会武功的守卫来轮流看守育菇房比较保险。不过她这样做会不会太小题大作了点啊?

    唉,如果楼沧溟在这里就好了,他见多识广又深谋远虑,肯定能帮她想个周全之策。

    唉,也不知道他现在人在哪儿,回到家没?是否已向他爹娘提起想娶她这个大归女村姑的事。

    虽然他信心十足能搞定这件事,但她总觉得他的爹娘不可能这么容易就对这件事妥协,即便有奶奶和芊芊在一旁帮腔也一样。换句话说,要等他再次出现在她面前的那一天,她恐怕还有得等了,唉……

    见她话说到一半就出神发呆,张铭有些无语,出声唤道:“小姐?小姐!”

    “啊?”伍青灵猛然回神,看见张铭仍站在她面前等候差遣的模样,这才意识到自己才做了什么。“对不起,张大哥,我刚才好像走神了。”她一脸不好意思。

    张铭摇摇头,问她,“关于再买下人的事小姐考虑得怎么样了,还是需要再多想想?”

    “不用,就照张大哥的意思办就行了。不过我想多买两个会武功的,不知道行不行?”伍青灵问。

    张铭一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干脆的点头应道:“行,这事也交给我来办。”

    主子留他在未来主母身边就是为了替未来主母解决一切难题,这些事不由他来办还能由谁办呢?

    收到张铭传来的讯息,严家大少严子鑫决定亲自前往伍家人所在的坪林镇。

    他会选择亲自前往,除了重视张铭在信中所写的野菇生意外,最主要还是想来看看那位能让深不可测的楼家二公子倾心的女子。

    听说这女人还是嫁过人的大归女,也不知道身分高贵、能力卓越又莫测高深的楼二公子怎会看上这样一个女子?机会难得他又怎能不趁机前来一探究竟呢?

    说起他和楼二公子相识的渊源,是两年前他刚接手严家在京城里的生意重担,以一介商贾的身分周旋在皇城众多高官贵族之间,可谓是如履薄冰。然而不管他再小心谨慎还是被有心人给盯上了,毕竟财帛动人心。

    当他遭受陷害,百口莫辩,求助无门之际,楼二公子突然出现,就这么隐姓埋名的带着他过关斩将,克服重重困难,终至还他和严家所有清白与自由、

    而他也是在事后才知道那位莫测高深的年轻公子,竟然是远离京城与朝政的济安侯府家的二公子楼沧溟。

    总之不仅是他,连严家也欠了楼二公子一个大恩情,因为京城的生意对严家来说不仅只是生意,还代表了门面、背景与手段,他们严家丢不起这个生意也丢不起这个脸。

    坪林镇和一般的小镇差不多,一条大街横贯整个镇子,整条大街就是全镇子最繁华之处。

    伍家铺子所在的李家胡同不在大街上,而是在大街一条岔路的巷子里,以严子鑫做为商人的眼光来看,在这样的地点开铺子并不理想。

    可是一想到不久前他在大街一间酒楼里吃到的伍家凉菜,那爽脆可口、口齿留香的滋味让他现在都回味无穷,为此,他脑中突然浮现出一句话——酒香不怕巷子深。

    这大概就是伍家不介意将铺子开在小巷子里的原因吧?他心想着,殊不知这完全就是个美丽的误会。

    来到张铭在信上所留下的地址,严子鑫让小厮上前敲门。

    “有人在家吗?”

    主仆俩站在门外等了会儿,就听见屋里传出一个小泵娘的声音,“谁啊?”

    “请问这里是不是伍家凉菜作坊?我家少爷姓严,要找伍家凉菜作坊的主子。”小厮照着少爷的交代回答道。

    门里的人听见这回答后,终于将紧闭的铺门缓缓打了开来,就见门后站着一个小泵娘。

    看见小泵娘的真面目后,严子鑫不禁笑了出来。

    “小小?”小厮金宝惊讶的叫了出来。

    “啊,金宝哥哥还有严少爷,怎么是你们啊?快点进来、快点进来!”张小小惊喜的叫道,赶紧将人迎进门来。

    半年前,她随爹和奶奶在路过临阳时曾在严家住饼几天,那时严少爷和金宝哥哥都对他们很好,所以她一直都记得他们的好。

    “小小,你和你爹、你奶奶都住在这里啊?”严子鑫微笑的问。

    “没有,只有我跟小姐和爹住在镇上,奶奶住在村子里,因为伍大爷的脚受伤了还没好,奶奶得留在村子里照顾大爷。”张小小一本正经的摇头道。

    “那你爹现在人呢?在家里吗?”

    张小小再次摇头道:“爹到村子里去载凉菜了,不过小姐在。”一顿,她仰起小脸好奇的问:“严少爷是来找我家小姐的吗?您也认识我家小姐吗?”

    “原本不认识,不过一会儿后就认识了。”严子鑫微笑道。

    得知严家前来与她见面谈生意的人是严家大少严子鑫时,伍青灵还挺惊讶的,因为伍家只个刚起步,名不见经传的小商户,像严家这样的大商家能派个小避事过来与她洽商她就很满意了,没想到竟然会来这么个重量级的人物。

    她换下在育菇房里弄得有些脏乱的衣裳,又简单的重新盘了下头发之后,这才到前方的铺面见这位贵客。

    “严公子,久仰大名了,没想到你会亲自前来。你好,我是伍青灵。”

    严子鑫不着痕迹的打量眼前的女子,长相清秀,个子中等,没有让人惊艳的外貌,也没有让人一见难忘的独特气质,也不知道是哪儿吸引楼二公子的目光了?

    不过这不卑不亢、泰然自若的气度倒是让他不得不高看她一眼,因为一般的女人难有这种气度,更别提这个女人还是从山沟里出来的村姑了,看样子能被楼二公子看中的女人果然还是有点不简单啊。

    “我对伍当家同样也是久仰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他微笑着开口道。

    “严公子谬赞了。”伍青灵摇了摇头,然后直接开门见山的进入正题,问道:“严公子应该是为了野菇的生意前来吧?”

    “没错,不过我对伍家凉菜也很感兴趣,不知道伍当家有没有意愿出售伍家凉菜美味的秘方?”严子鑫半开玩笑的问道。

    “不过是普通的凉拌野菜,哪有什么秘方。”

    “看样子伍当家是还不打算将秘方拿出来卖啊。”一顿,严子鑫又失笑的摇了摇头,道:“不过想想也是,卖秘方无异是杀鸡取卵,伍当家又怎么可能做出这种傻事呢。”

    伍青灵笑了笑,只道:“我没想到小小的凉拌野菜竟也能入严家公子的眼。”

    “蚊子再小也是肉。”严子鑫淡笑道,一顿后又不死心的再次问道:“伍当家真不打算卖那个秘方吗?严家所经营的酒楼、饭馆皆离此地极远,保证不会影响到伍家凉菜原有的生意。伍当家若是不信,咱们可以立字约为证。”

    “这事咱们稍后再议,先谈正事如何?”伍青灵微笑的问。

    严子鑫轻愣了一下,微笑点头应道,“行。”然后略微整理了一下思绪才换上慎重的神情,认真的开口询问道:“张铭兄弟在给我的信中提及伍当家有野菇货源可与我严家做生意,而不是交易?”

    生意与交易的差别在于前者可长久合作,后者却可能只是一次或两次的短暂买卖。

    “是。”伍青灵点头应道。

    “伍当家确定吗?”严子鑫问道。“据我所知,野菇之所以珍贵不仅在其味道鲜美,更在于数量不多,采摘不易。伍当家若真想与我严家做『生意』,在数量上就不能太少,否则那便不是生意,而只是交易。”

    “我知道。”伍青灵面不改色的点头道。

    见她信心十足的模样,严子鑫不再质疑,直接问道:“不知道伍当家准备了多少货源与我严家做生意?又打算多久交货一次?”

    “在我回答严公子这些问题之前,我想先知道严家能吃下多少数量的野菇?”伍青灵不答反问。

    严子鑫闻言,不置可否的挑高了眉头。“多少数量我严家都吃得下,伍当家无须担心这个问题。”

    “不,这个问题我必须担心,因为新鲜的野菇保存不易,严公子难道不需先确保在保鲜期内的销量,再来决定进货数量吗?我并不想供过于求,致使严家为难。”伍青灵一本正经的摇头道。

    严子鑫闻言失笑出声。

    “伍当家过虑了。”他说:“野菇的产量对市场而言向来供不应求,根本就没有供过于求的疑虑。”

    “若以每月两次交货一百斤的数量呢?严公子能保证在保鲜期内将一百斤野菇全数销售完毕吗?”

    “每月两次一百斤?”严子鑫的笑容褪去,脸色瞬间凝重了起来,“伍当家是在与我开玩笑吗?”

    “当然不是。”伍青灵微笑道。

    严子鑫皱眉看着她,想从她脸上表情观察出是否有任何一丝不安或目光闪烁,但是并没有,她的目光终平静坚定,泰然自若。

    换句话说,每月两次一百斤的交货数字,若非她极有自信能说到做到,要不然她就是个大骗子。

    可是楼二公子中意的女子,怎么可能会是一个骗子呢?

    每月两百斤的新鲜野菇是他想都不曾想过的数量,如果严家商行一个月有了两百斤的新鲜野菇,商行是否能在短时间内全数售出呢?毕竟野菇要价不菲,老百姓舍得花这钱饱口福的毕竟有限,他认真思索着这个问题。

    “如果一次一百斤数量过多的话,八十斤或五十斤亦可。”伍青灵见他轻蹙眉头,似乎面有难色的模样,便自动将数量往下降。

    她无奈的忖度着,看样子要在这个交通不便,保鲜技术又缺乏的年代销售新鲜野菇赚大钱还是有难度的,只能往干货方面发展了。

    “不,一个月两百斤的数量没问题。”严子鑫迅速出声道,心里则是飞快的计算着,一个州城消耗不完两百斤的新鲜野菇,那就走水路多找两个销货点。

    新鲜野菇的保鲜期虽不长,但处理得当要保鲜个十天八天还是行的,走水路顺流而下到勤州只要一天,加上陆路的时间三天左右便可抵达兰州城,对野菇的鲜味应该影响不大。

    “严公子确定吗?”伍青灵慎而重之的问道。

    “我确定。”严子鑫瞬间已下定决心要掌握住这个商机。不过——“伍当家真有办法一次给我严家提供一百斤的新鲜野菇,一个月供货两次吗?这是长期供应,抑或是不定期、间歇性的供应?”

    他无法不产生质疑,毕竟一月出两百斤的野菇数量着实大得吓人,即便伍家有能力动员数十人将数座山头的野菇都采摘下来以达到交货目标,但山林里生长的野菇也不可能源源不绝一直冒出来,让他们采之不尽,用之不竭吧?

    “严公子尽避放心,既然我能说出这个数量,供货自然就不会有问题。倒是除了鲜菇之外,不知道严家收不收干货?”

    严子鑫无法控制地露出目瞪口呆的神情。

    “干货?”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疯了,要不然就是对方疯了,不然怎会说出如此令人匪夷所思的话来。

    每个月供应严家两百斤的野菇在他看来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她竟然说还有干货?

    “伍当家,你的意思是除了新鲜的野菇之外,你手上还有大批晒干的野菇?”他双目圆瞳,眨也不眨的看着她问。

    “现在没有,但未来肯定会有。”

    未来?换句话说,伍家有本事供给每月超过两百斤的野菇数量,否则根本不会有多余的野菇可以制作成干货来贩卖。但是这怎么可能呢?

    “不可能!”严子鑫不由自主的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为何不可能?”伍青灵问道。

    “山林里的野菇数量有限,即便伍家发现成片的野菇产地,每月要收获两百斤的产量也不是简单的事,更何况还余到足以制作成干货的数量。”严子鑫直言摇头道。

    “那么,”伍青灵莫测高深的看着他,缓慢地说:“如果我说那些野菇并不是山林里采摘来的,而是我伍家『种』出来的呢?”

    “什么!”严子鑫闻言再难镇定,瞬间从座位上一跃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