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金吉卖萌可耻但好用 第十一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金吉书名:卖萌可耻但好用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行了。

    凌云感觉一股难以言喻的冰凉能量流遍全身,接着渗进四肢百骸,五感通透,六识清明。但对他来说,真正重要的是,有了大蛇为盟友,他总算能够确保青阳城不被闇血族所染指。这比什么都重要。

    他哪知道与上古大妖怪结契这种事,可会羡煞各方巫士与道士,就算回到巫道鼎盛的时期,那也是足以惊动各派高人的能力。

    你们送上来的容器,我就收下了。

    “她不会有事吧?”

    大蛇一阵嗤笑。容器活着,我才有自由。尽避是有限的自由。所以湛非才会让你找灵力够强的人。他意味深长地看着凌云,你现在有了我的力量,要保她一世平安无忧也不是难事……好好地用下半辈子补偿吧。

    凌云有种被看穿的狼狈。但恐怕在结了契之后,他也不可能有什么秘密了

    走吧!好久没回到上面,我很期待,别浪费我的时间。

    说着,白蛇化身为人形,凌云完全来不及看清他的样貌,就感觉到自己手臂被抓住,知觉也神速地往上飞升。

    再睁开眼时,天色竟已大亮,湛非与琥珀都在原来的位置,依旧盘腿闭目以灵力护持法阵,在凌云魂魄归来前他们不敢妄动。

    察觉到凌云对天色的疑问,大蛇笑道:“要不是读了你的记忆,我也不知道我睡了两百年。”

    这话一出,凌云才发觉身旁站了个男人,而湛非与琥珀同时睁开了眼。

    男人一头银光润泽的白发,褒衣博带,眉清目朗,神态尽显非凡灵气。他低下头笑看着仍维持打坐姿态的凌云,忍不住伸出一手轻佻地勾起他下巴,俯下身仔细端详,“真可惜啊……”

    琥珀怔忡地看着那一幕。尽避生长在山林,她还是知道男人的美与女人的美有分别,例如眼前巨石之顶这二人,俊美而不娇柔,凌云劲装束发,俊眼修眉斜入鬓脚,凡事淡然处之的神态配上那张俊脸,在曚胧天光中有几分冷艳;而白发男虽然灵气逼人,嘴角那淡淡的微笑,倒有几分玩世不恭。

    琥珀有些直眉愣眼地看了半晌,才想起……

    那白毛男在调戏她媳妇儿呢!

    凌云转过头想避开这陌生人出格的举动,脑海里大蛇的声音让他动作稍有停顿,然而底下的琥珀已经跳了起来,瞬间化为巨虎。

    放开他!吼——

    就连湛非也没料到灵虎还保有变身能力,而且更让他讶异的是凌云竟然和大蛇结了契——要知道,上古大妖根本不屑,也不需要和人类结契,在巫道之战以前,几乎没听过有巫士能与上古大妖结契。

    妖与道的分歧,有部分原因是与妖族结契的人类虽然能立刻得到强大的法力,却无法结下金丹,也就是无法如同道士一样寻求得道飞升,寿命长短视自己命数以及伙伴法力而定,寿尽后该投胎便去投胎。而妖族则能因为与人类结契而长久维持人形,以人类的生存方式,混迹于市井中也能继续修行。

    对道士来说,不需要辛苦修行就得到强大法力的人类,以及利用人类混在市井中修炼的妖族,在他们眼里简直是走偏门的邪门歪道。

    然而,对寿元短暂的人类来说,未必所有人都想追求得道飞升;而对于与人类的生存方式相冲突的妖族,这是与凡人和谐共生的最后手段。

    对法力强大的上古大妖来说,这种手段可有可无,如今的大蛇只是想确保凌云信守承诺罢了,这男人的记忆告诉它,这是一个坚守原则而且重情义之人,它相信这会是非常愉快的交易。

    一连串的惊讶让湛非决定坐在原地看热闹。

    巨虎虽然失去了绝大部分法力,原本围绕周身的红云也不复见,但是拔山倒树的力量还是在的,当下一记飞虎奔腾式便朝着巨石上的两人飞扑而起——

    湛非真遗憾手边没有瓜子,他的老友很贴心地把他的酒葫芦丢到他怀里。

    男人看向灵虎,眯起眼,“啧,猫是蛇的天敌啊!”竟然找一只猫来帮他解伏魔阵?他一挥手,白雾罩住巨虎,顷刻间,飞扑了十来尺高的巨虎不见了……

    而凌云心系琥珀的安危,身体在他心念一动的同时也闪现至空中,他直觉地伸出双手,在白雾中接住一团沉甸甸的毛球。

    翩然落地之后,他才看清自己接住了什么。

    怎么回事?

    琥珀首先发现的是白雾阻挡了她的视线,白毛男和她媳妇儿都不见了,但紧接着有一对巨大得不可思议的手托住了她的身子。

    琥珀大惊。

    何方妖孽!

    天底下哪来能托住巨虎的手?难不成是西天如来佛?

    跟着她又发现……

    她的四肢怎么变得这么短?低头一瞧,雪白的肚皮和乱甩的尾巴也失去了平日的威武霸气,像一团软呼呼、蓬松松的毛团子。

    她吓得拼命扭动身子,情急之下想发出地动山摇的怒吼来威吓敌人:

    “吼嗄——”

    听起来像是一头小奶虎,正在生气,非常生气。

    “……”凌云举高双手,盯着手上的东西,动也不动。

    “噗——”湛非一口酒喷了出来。

    怎么了?男人也翩然从巨石上跳了下来,对凌云的反应有些不解。

    凌云从落地后,便维持举着双手,面无表情地看着手上毛球的动作,天生姣好的容貌让他即便脸色一片空白,也显得那么高贵冷艳不可侵犯……

    但做为伙伴的大蛇却感觉到凌云的内心并不是那么回事。

    凌云在看清了手上的小东西后,内心爆炸了,炸上九霄云外那么高!

    好、可、爱!

    凌云小时候养过猫……当然还有许多小动物。

    尽避他好像从小就这么冷静懂事,是凌家长辈眼里最值得信任的凌家长孙,是凌家第三代心目中最可靠的大堂哥,不过他确实曾经是伤心了会掉眼泪的孩子。

    比如他养的小奶猫死掉的时候,他躲起来哭还不敢给大人看见。

    亲手埋了几次自己养的宠物后,他就不再养宠物了,每一次的伤心都没有比第一次少,更没有因此在面对生离死别时变得熟练,他不想再一次心碎。

    他不再养宠物,兴趣改成莳花弄草,很符合他一身仙气。

    而且,他也不再主动亲近小动物,但小动物倒是一直都很喜欢他,仿佛他天生就有一股吸引力,万物待在他身边都觉得舒服自在,没事自己跑来向男神讨摸摸都开心愉快。

    琥珀总算发现自己面临的悲剧。

    托住她的不是什么西天如来佛,而是她的媳妇儿!不是那双手大到能托住巨虎,而是她变成了小奶虎……

    她震惊到都石化了。

    凌云总算回过神来,虽然依旧面无表情,眼底却是止不住的笑,将琥珀抱在怀里,安抚地揉了揉她僵硬的身子。

    “前辈施加在琥珀身上的术法,可有害处?”凌云已经知道白发男的身分。

    “放心吧,瞧你紧张的。”他斜眼看着凌云轻柔地让小老虎趴在自己手臂上,依靠着他怀抱的模样,“那咒术你自己就能替她解开了,但是我认为,她这模待在青阳城比较安全,一头大老虎要是出现在人前,就算摄魂术能改变凡人的记忆,三、五个人还算好办,引起轩然大波的话可就棘手了,还不如防微杜渐,一开始就别被发现。”

    凌云一手抚着渐渐被他安抚下来的琥珀,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这时湛非也站了起来,“晚辈见过大蛇前辈。”唉!他都不知多少年没遇见过比自己年长的,就是江湖上那些不老妖男、五派三帮一堂里的老**,遇上他也只能低下头来喊他一声老爷子,突然间还真不习惯。

    大蛇的神情活像吞了臭鸡蛋,“你……初次见面就算了,以后在人前,别顶着一张老脸对我喊前辈。”

    湛非讪笑,“当然。”

    大蛇还是忍不住道:“以狐王之力,要保你青春不老也不难,为何偏让自己衰老至此?”

    湛非对这问题只是无所谓地笑了笑,“前辈既然读过凌公子的记忆,应该也知道我对他说过,巫道之战后,人间修仙式微,不只巫士,道士的能力也不如以往,我没有保持住年轻时的模样,一来是避免道士们对我有所忌讳……”说出来有些没志气,恐怕外人也难以理解,金陵仅剩的唯一巫士,周围除了他都是与巫士有不共戴天之仇的道士……他容易吗?

    “二来,这模样到哪都能倚老卖老,有苦差事就丢给年轻小伙子,要轻松快活我这把老骨头先,我觉得挺不错。”说罢嘿嘿笑了起来,所有人都无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