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金吉卖萌可耻但好用 第二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金吉书名:卖萌可耻但好用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少庄主为何认为我这个一条腿踏进棺材的老头子,在你们对付闇血族时使得上力?”尽避凌曦与凌云都还没来得及开口,老人家对两人的来意却了然于胸。

    “湛老爷子可知道『缚神阵』?”

    凌云话尾方落,忽地一阵强风吹过,群树摇曳,树叶的低语像涟漪,悄悄地荡遍了整座山。

    湛非眼睛一瞇,笑了起来,“你在哪得知的?就我所知,道士们可不叫它缚神阵。”

    转眼,四下一片静谧,彷佛整座山林都在凝神聆听。

    “山庄内的藏书阁有典籍,年代似乎非常久远,而且被小心隐密地保存。幼时我曾经看过一次,这一次因为闇血族的出现,我特意去找出来,我想山庄内只有您有可能为我解答。”

    “当年道士们焚毁了绝大多数有关的记载,想不到还有漏网之鱼……”湛非喃喃道,然后叹口气,“少庄主不问我为何要避开孙少主?”

    凌云只沉默片刻,“是因为他身边的道士?”

    湛非笑了,“没错。”他又抽了一口烟斗,“这不是怀疑多年来的同僚情谊,更不是因为我认定孙少主会有任何偏私,但是……当年我答应辅佐郡主,率领朱雀七宿,甚至在郡主身后仍留下来帮助公主与孙少主,都是我自己的决定,但我不能替除了我以外的巫士做决定,更不可能在他们被道士赶尽杀绝之后,擅自泄漏他们的行迹,毕竟巫道之间可是有着血海深仇,如果少庄主无法承诺接下来你想问和我能说的,你都不会对外泄漏半个字,那么你也不用再往下问了。”

    “我以当家的身分向您保证,今日您对我所说的每一句话,我不会再对任何人转述。”更何况他原本就打算保密到底。

    老人家又缓慢地吸了口烟,再缓慢地吐出。

    青阳城的这座缚神阵,是他选择翡翠山庄赡养天年的原因。

    当然还有其他的缚神阵,但青阳城不同。他想,他这么一个与道士交情匪浅的巫士叛徒,已经少有同伴会原谅,唯独青阳城……或许青阳城底下的这一位能够稍稍理解他吧?

    但是理解又如何?没有任何力量能改变巫士过去数百年来悲惨的命运,更挽救不了妖族渐渐从这块大地上消失的现实。

    他为什么活了这么久?

    还不是因为与他结契的这一位,害怕寂寞啊!同类寥寥无几,巫士销声匿迹,牠在这苍茫天地间,只是一个无人理解也无人接纳的异类,只能怀着恐惧数着他这个结契者生命走到尽头的那一天……

    “我很想相信你,少庄主。”再开口时,湛非的嗓音瘖哑而干涩,“但我想知道,如果青阳城有一只大妖怪,少庄主打算怎么做?”

    这问题让凌云一阵失笑。

    “老爷子可还记得,与我祖父交好的陈道长,曾经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口咬定咱们山庄妖气很重。”他敛起笑意,“可您也知道祖父的性子……”

    提起祁枫,湛非脸颊一颤。

    好吧!他这见过大风大浪,也算老谋深算的“老狐狸”,遇上祁枫这小子,太阳穴也是一阵阵疼啊!

    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人若没血没泪就是人渣,妖若有血有泪也是好妖。我翡翠山庄山明水秀、地灵人杰,想收妖的话,到山下去问问有没有谁家里小儿啼哭需要收惊,但是我家不用──你看老子这般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像是被鬼缠身吗?那会儿,祁枫挺起他比年轻小伙子结实伟岸的胸膛如是道,还笑得一脸流氓样地拍了拍陈道长形销骨立的身板,我看你比我更像被鬼缠身。当下所有人都无语了。

    世人排拒一切非我族类,但翡翠山庄凌家人,从来不管世俗不世俗,异类不异类。

    湛非有些失笑,总算道:“少庄主问我缚神阵,莫不是想以缚神阵困住闇血族?”

    “依湛老之见,此计是否可行?”

    湛非摇摇头,“上万年前,妖道同源。妖怪所谓的缚神阵,道士们称为『伏魔阵』,能够将妖怪封印,也同样能封印法力高深的道士。而青阳城这个大伏魔阵,当年可是动用了人类最顶尖的道士合力才完成……”湛老说到这里,忍不住露出一个讽刺的笑,但仍是耐心地解释道:“那些上古的大妖怪,妖力强大到能够庇护方圆百里内的小妖怪,所以在数百年前的巫道之战中,成为首要被对付的目标,这些大型伏魔阵就是为牠们而设,只要将所有妖力强大的大妖怪封印,剩下的小妖怪迟早会有被消灭殆尽的一天。但是啊……”

    湛非说到这里总算放任自己笑出声来,“为了封印这些大妖怪,道士们也付出了代价。上古大妖拥有万年修行,一来强大到难以被杀死,二来也没人能承受杀死牠们后的业力反扑,可是封印大妖的代价却是从此人间再无成功渡劫飞升的大能,当年所有催动伏魔阵的道士金丹尽碎。

    “不再需要戒惧法力强大的妖怪,道士门徒的能力一代不如一代,即便你自身法力高强,但一身术法有没有资质优秀的传人,就只能随缘了──瞧瞧也不过两百年,坊间只剩下一些招摇撞骗,只会雕虫小技的道士。要知道如今金陵所谓法力最高深的道士,若是放到了当年巫道盛行的年代,只是个无名小卒!这也导致了整个金陵……不,整个东大陆,在当年闇血族来袭之时,毫无抵抗能力地任他们把持住一片天地。”

    也就是说,整个金陵,已经没有任何人有能力再制造一个大伏魔阵。

    “那么,若是释放这些大妖怪呢?”凌云立刻将脑筋动到大妖怪们身上。

    “解开伏魔阵与催动伏魔阵,困难程度可是相当啊!”再说,被释放的大妖怪没和闇血族一起把人类消灭殆尽就算不错了。

    但难得有人主动找他聊起这个他偷偷想很久的事,湛非立刻又道:“妖怪不可能不恨人类,不过青阳城这一位倒是有可能被说服。”

    湛非的话让凌云想起在藏书阁里,青阳城地方志的某些记载,但他仍是问,“为什么?”

    “这我也是听来的。”湛非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左手边,才道:“青阳城的这一位,曾经为了保护一名人类力抗许多妖怪,后来与那名人类隐居在翠山。虽然不清楚青阳城祭拜白蛇的习俗是否与那名人类或这一位大妖有关,但据说当年道士们追杀这些大妖怪时,独独青阳城这位的巢穴,在青阳城的信徒保护下没有受到道士们的破坏。”

    果然,他在藏书阁读到的青阳城志,与缚神阵所困住的妖怪有关!

    “且不说做不做得到,老爷子确实知道解开缚神阵的方法?”

    湛非一听,登时来了精神,“要完全解开缚神阵,以现在来说几乎不可能。但暂时性、有条件地唤醒阵内的大妖倒有一个相对不那么困难的方法,就是找到一个法力够强的『容器』,将缚神阵一部分的力量转移到容器体内。但是一来,容器本身的法力必须足够强大,才足以承受缚神阵的力量;二来,成为容器的这人,只怕这辈子再也无法使用他原本强大的法力──且不说要找到愿意牺牲的人很困难,光是要找到法力强到能当容器的人,就不比大海捞针容易了。”

    另外,以这样的方法暂时性释放大妖,除了大妖能力受到压制之外,也无法离开伏魔阵的范围。

    但已经聊胜于无。

    “既然有这样的方法,当年封印初成时难道无人试过?”照湛非所言,两百年前要找到法力强大的容器肯定更容易。

    湛非摇头,“这些大型缚神阵都有一个至为重要的阵眼,可以把它想做一个阵的锁匙孔,施术人便是锁匙。为了确保施术者安全,阵眼多半不会放在缚神阵内。而我所说的这个转移仪式必须在阵眼之上举行,可是首先,转移仪式一旦开始,恐怕要耗上大半天时辰。其次是,当年布下这些大阵的是五大派,在早年这些阵眼向来都是他们派内重地,层层看守是少不了的,更遑论是让人跑到里面去进行转移仪式了。

    “至于如今,我也不用多做解释,修仙式微,妖族销声匿迹,既然难以找到成为容器之人,阵眼也就不再需要加强看守,原本负责看守青阳城阵眼的长山派,十几年前不就因为缺钱,把几座山卖给了你们家?”这两百年来,卖祖产换钱的可不只长山派,可长山派这一代的掌门也是昏聩了,竟然把包含阵眼的那座山也给卖了,宗门先祖九泉之下恐怕都要气得再死一次。湛非想到这里就觉得好笑。

    “要如何知道一个人法力强大?”凌云来找湛非,完全是因为湛老爷子率领朱雀七宿、纵横江湖数十年的传奇事迹和丰富的阅历,可对他法力究竟有多强大并不了解,更不清楚什么巫士或道士的分别……大概是两个互相竞争的流派吧?

    湛非困扰地搔了搔脑袋,掩饰心里的进退两难。

    其实,山庄里,有一对孪生子能够成为容器,而且连他们的家人都不知道这件事──那对孪生子正是凌家已过世的五爷那一对儿子。

    但湛非当年可是答应过两个孩子的母亲,绝不让他们有妖族血统的真相被人知道,要确保他们无忧无虑地过完平凡的一生,为此甚至还封住了他们的妖丹。

    人总是自私的,牺牲还不认识的人总比牺牲自己疼惜的晚辈好──何况也不算多惨烈的牺牲嘛!以少庄主的手腕,说服某个贫穷却法力高深的陌生人拿一身的法力,换一辈子的荣华富贵,说不准还有人乐意之至呢!

    于是湛非道:“我知道有个古老的部落,特别容易找出法力强大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