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石秀孕妻是天价 第五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石秀书名:孕妻是天价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第三章】

    走过两旁种满绿植的迂回长廊,眼看就要到通往V I P区的大门,转弯处,她却重重撞入一个结实怀抱,端着的酒掉地上,她顾不上看那个一眼,立马半蹲下想挽救那瓶酒,可是酒瓶已经裂开,酒水流了出来。

    “你走路没长眼睛吗?你把我的酒都打碎了!”她心疼那瓶酒,因为有得她赔了。

    “小心,别伤了手!”又是那把似曾相识的低沉噪音。

    她浑身一颤,抬头便看到陆航,她气恼不已,他简直是阴魂不散,到处都有他!

    “你……你害我把酒打碎了,怎么办?这酒很贵的……”姜颖带着哭腔,想到病床上的奶奶,想到手头上那点钱,她真的撑不下去了。

    陆航皱眉,“不就是一瓶酒吗,我赔你不就好了,哭什么?”他很烦女人哭,不想看到。

    “可能几万块钱对你来说不算什么,可是对我来说,那是救命钱……你能不能不要缠着我了?我求你了!我是来工作的,不是来让你耍着玩的……”姜颖不喜欢对方那高高在上的口吻,她是一个骨子里透着骄傲的人,不是随意让人施舍的乞丐,她不甘心,不服气……

    “我没耍你,我是认真想和你做朋友。”尽避,是床上的朋友,陆航心里默默地想道。

    “你走开,我没有时间结交朋友!”说不怀疑这男人的目的,是假的,她姜颖不是傻瓜,没那么好骗。

    “跟我去包厢里面,陪我喝酒,就当是平时那样工作,我买你的酒。”陆航看着眼前的女人,耐心已经磨得差不多了,越是难得到的,他越想征服。

    “我陪你喝可以,可是希望你得首先尊重我的工作。”姜颖沉默了半晌,认命了,不管他怀着什么目的来,她都豁出去了。奶奶最重要,她只想要钱治好奶奶的病!

    陆航把姜颖带到他平时玩乐的包厢,叫人送来了魅影里面最昂贵的酒,他亲自开酒,给姜颖和自己各倒一杯。

    姜颖端起来准备喝,陆航却夺了去,“没说让你喝,都是我的。”

    姜颖怔怔地看着陆航一仰头把酒喝下,不明白他这是在做什么。

    陆航修长的手指敲敲桌面,“愣着做什么?给我倒酒,你的工作。”

    姜颖忙拿起酒瓶给他倒酒。

    陆航一连喝了几杯,酒量很好的他其实并没有醉意,只是故意靠在沙发上按按太阳穴,让身边这女人放下防备心。

    “你还好吧?如果不舒服就别喝了。”姜颖有些过意不去。

    “没事,头有点疼,可能有点醉了。”陆航说完,给姜颖一个开心的笑容。

    “要不要我去给你拿点解酒药?”姜颖听陆航说头疼,有些担心他,因为她知道宿醉有多辛苦。

    陆航点头,“好。”

    姜颖转身去找解酒药,陆航背着她,一个眼神示意,身边的保镖便在桌面上那杯酒水里做了点手脚。

    姜颖回来,陆航却端起那杯酒含到嘴里,在她坐到沙发上准备让他吃解酒药时,他一把搂过她吻住她,把嘴里那口酒灌到她嘴里。

    姜颖辞不及防,把那酒咽了下去,她死命地拍打着面前男人,制止他继续亲吻自己,可力不从心,也不知道被吻了多久,她感觉意慢慢变得迷糊,整个脑袋昏昏沉沉,浑身却变得燥热。

    ……

    穿好衣服后她迅速逃离了这间包厢……

    回到宿舍,她第一时间把自己反锁在洗手间里面,把身上皱巴巴的衣服脱掉,明亮的灯光下,她才发现身上遍布红痕,触目惊心。她捂着嘴失声痛哭。

    站在莲蓬头下,她一遍又一遍地搓洗身子,雪白的肌肤已经泛红,火辣辣地痛,她还是不死心地搓着,想把那男人的味道,还有他残留在她身上的所有感觉都搓去,不留一丝一毫的痕迹。

    想到她前一天晚上失去意识后身上遭遇的一切,她泪水又掉下来,更加用力擦洗身上,白嫩的肌肤几乎要被她搓烂。直到洗了很多遍后,她才不得不闭上红得肿痛的双眼。

    可是这种事情,她不敢让任何人知道,只是夜店那地方,她恐怕这一辈子也不会去了!

    陆航醒来的时候,肌肤被清晨的凉意刺激到,可一伸手才发现身边没了人。

    他唇角勾起一抹弧度,原来那女人早就跑了,也罢了,想着再要可能就真要搞出人命了。

    他不缺女人,这个也不过是他看上的女人中的一个,既然得到了就算了。不过有一点他很费解,别的女人跟他发生关系是居于双方自愿的原则,但那姜颖,是他强迫的。

    他很少需要用到要手段的方式来得到一个女人,但她的身体他实在太想得到,她又不愿意给,他不得不出此下策,不过只要她来提条件,他会倾尽全力补偿她,她那么需要钱,他不信她会不来。

    想到这里,他起身把衣物穿上,打电话把保镖叫来,只想回家洗个舒服的热水澡,然后回公司去,毕竟陆氏集团的少东家不是吃喝玩乐就可以。

    晚上十时,魅影夜店的生意如火如荼,早已经恢复正常营业。这多亏于陆航这段时间的心情特别好,因为他想要的女人他已经得到了。

    此时此刻,陆航身着黑色风农,坐在上次他发现姜颖的位置,正捏着一只酒杯一口 口地轻啜着透明的酒液,目光却在舞池里逡巡。

    以往,他就是来这里猎艳的,他很享受把一个女人盯上,再慢慢地据为己有的过程。但更多的时候,他选择和朋友在包厢里玩,他嫌这里太吵,人也杂。

    但现在他倒是喜欢上了这里,够热闲,猎物也够多。

    “陆少爷,看到舞池里面那个女的没?身材够正点,很合你胃口。”一旁的哥们打趣道。

    陆航那双凌厉的眼睛望向舞池,灯光下,一个身影魅惑,妖娆,瞬间的错觉,他把那女人当姜颖了,他发现最近他老把某个身材差不多的女人当作是姜颖。

    他的清纯小花怎么可能跳这种勾人的舞?不过总把别的女人看成是她,他倒真是病得不轻,他不免失笑,反倒觉得那晚被下药的人是自己。

    “陆少爷,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旁边的哥们看陆航心不在焉的,有些沉不住气,眼看着那女人也从舞池里面走了出来,就要离开了。

    “你要你就去追,关我什么事?”陆航喝着酒,有点回味那一夜了,他扫一眼全场,可惜没她的身影。

    他本来以为自己对那女人像対他看上的别的女人一样,得到就算了,但他还是第一次失算。

    那一夜的酣战给他却是意犹未尽的感觉,这些天即使有女人対他投怀送抱,他也提不起兴致,身边的女人都是骨感美人,可是他有点留恋那个身材丰盈的女人。

    本来以为一个女人吃了那么大的亏,怎么也会再找他算帐,这是他以往的经验,但他又一次失算了,小猎物整整半个月过去,都没有给他送上门来。

    “走了!”他把酒杯放桌面上一放,起身准备离开。

    “别走,时间还早呃,走去哪?”哥们把他拦住。

    “我出去转转,透透气。”陆航长腿大步,谁也拦不住。

    “这不是你的风格,以前那个夜生活最丰富,缺了夜生活不行的陆少爷去哪了?”哥们不死心,拉住他不放。

    陆航给他一记眼刀,不耐烦道:“趁我有点耐心赶紧松手。”

    那哥们一听,忙松手,得罪陆航后果很严童,这不是没有先例,他不想自讨苦吃。

    陆航领着保镖走了,可大家都没了兴致,他们更喜欢以前的陆航,总能让全场最漂亮的女人自动送上来,也能玩得很嗨,让所有人尽兴而归。可是这些日子,他们看到的是一个变得跟以前不太一样的陆航,经常让人很扫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