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石秀孕妻是天价 第四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石秀书名:孕妻是天价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大庭广众强抢良家妇女,不太好吧?”一把低沉的男声传来。

    姜颖猛抬头望向帮自己解围的人,眸中一亮,没想到会是他,那个在夜店里的人。那么近的距离,她看到他立体标致的五官,俊俏邪魅,飞扬跋扈,不可一世。

    她心下一沉,更想逃。

    陆航对眼前久违的美女眨眨眼,他没想到她会在他对她失去耐心,逐渐心灰意冷的时候重新出现在他眼前,看到她被人纠缠,他立马过来上演一段英雄救美。

    “她是我下属,我送她回去而已。”王经理扯了扯领带,维护他君子的形象。

    “他说的对吗?美女。”陆航轻捏怀中美女的下巴,想她给一个确切的答案,不管怎样,他都不喜欢有人否定他。

    姜颖看着王经理,很为难,如果她否决王经理,说不定她连实习期都不能过。可是如果她维护王经理,身边这男人想必不会轻饶她。

    她咬咬粉唇,犹豫了一下终于作了决定,恳求的眼神望着王经理道:“王……王经理,你先回去好吗?”

    陆航却把车门关上,不许王经理上车,铙有兴味地望向怀里的女人,“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姜颖知道得罪王经理的后果,迫不得已,她甩开了给她解围的男人的手,“抱歉,我的事不用你管。”

    陆航冷笑,眼神变得暴戾,他点了点头,“原来……是我多管闲事了。”

    王经理一脸的得意,“看到了没,我说了,她是我下属,应酬完,我送她回家而已,叫你一个外人少管闲……”

    王经理话还没讲完,就被陆航一把楸住衣领提了起来,身高的落差,让个子不高的王经理整个悬空,领带勒得他快要窒息。

    姜颖看到事情闹大了,她忙上前拉住陆航的衣服,“你把他放下来!”

    “怎么,心疼了?”陆航盯着眼前的女人,他难得出于好心,想解救她逃出魔爪,没想到她不领情,还让这不识好歹的男人在他面前耀武扬威,他倒是要看看,这王经理能得瑟到什么时候!

    “我求你了,不要这样好不好?”姜颖不想因为自己导致恶劣的后果,哭着哀求着。

    “那你告诉我,他刚刚是不是想对你打什么歪心思?”陆航可不认为自己是多管闲事。

    姜颖哭着摇头,如果说是,王经理一定会让她在公司不好过,如果说不是,她看着眼前凶神恶煞的男人,不知道该怎么办。

    “是……我是……”王经理双手用力想抓开掐在衣领上那只手,却力不从心,只好认栽。

    “认了,刚刚不是很嘴硬吗?”陆航冷冷一笑,松了手,嫌恶地拍了拍双手。

    “你这样是暴力行为,我可以报警……”王经理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才发现不远处站着几个穿黑色衣服保镖一样的人物,意识到眼前的男人来头不小,他丢下姜颖就跑。

    陆航对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得罪他的人,可没那么容易脱身,拖到暗巷里面毒打一顿是免不了的。

    姜颖见王经理跑掉,她怕了,想离开,可是身后的男人拉住她。

    “你想怎样?”她用力甩那男人的手。

    陆航看着眼前的女人像困在笼中的小兽,想逃又无法逃的模样,笑了,“你怕我? ”

    “我不怕,只是很晚了,我要回去了。”姜颖说话间,又用力拧了拧手腕,脸上还挂着泪珠。

    “我可以送你回去。”说话间,陆航帮眼前的女人拭去眼泪。

    姜颖仰起小脸看着眼前的男人,虽然他动作很温柔,但他身上散发着霸道,狠戾的气场,让她心底有寒意,她摇了摇头,“不用,我自己可以回去。”

    “姜颖,你这人很难搞。”陆航盯着面前的女人,似笑非笑地说直。

    姜颖一脸错愕地看着他,不知道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好奇吗?那天我不够绅士,让你喝醉了,我只是想跟你道个歉。”陆航当然知道,眼前这女人是个乖乖牌,去夜店卖酒一定是情非得已,所以想博取她好感,只能用迂回的方法。这种女人,一口吃掉没意思,只能慢慢来。

    姜颖恍然大悟,随即摇摇头,“没关系,那是我的工作,而且我也拿了你的钱。”把话说完,她对他的反感,好像抵消了些。

    “你现在找到工作了吗?很久没见你了,不过夜店那种地方乌烟瘴气,还是不要去的好。”陆航继续扮猪吃老虎,他的清纯小花似乎很好骗。

    “嗯,我现在实习期,在会计师事务所工作,不需要去夜店兼职了。”姜颖觉得眼前的男人说的很对,对他也没有一开始那么防备了。

    “哪家,工作还好吧?”陆航脸上流露着关心的神情,但双眼却在眼前女人身上流连,吃掉她,迟早的事。

    “在旭辉会计师事务所,我初入职场,需要学习的地方还很多,正在慢慢适应社会。”姜颖一向诚实,也没说谎。

    陆航默默记下那事务所的名字,征征一笑,“对了,我叫陆航,很高兴今天遇见你,天晚了,我帮你拦一辆计程车吧。”

    姜颖点点头,终于松了一口气。她想她是不会再跟他见面了,因为就算对他不再反感,可也没有丝毫好感,萍水相逢的两个人小小一个交集又擦肩而过,平常不过。

    可她不知道,自她上了计程车,车子开进车流,一辆黑色的跑车一直跟在后面,一双眼睛直盯着她下了车,上了她公司的宿舍。

    姜颖晚上又到魅影兼职了,只是她一直在外头卖酒,不去VIP区,所以没有碰到过她不想见的人。

    可她的消息,夜店里早就有人给陆航通风报信,所以即使当时是在邻市出席一个重要的商会,陆航却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风尘仆仆地直抵魅影,他也不去平时那间V I P包厢,而是去了姜颖所在的歌舞厅。

    男男女女在舞池里面挥汗如雨,他坐在最中央那个座位,一袭黑色西装让他看起来与周遭的环境格格不入,引来不少单身女人的青睐。

    他周围有保镖守着,也没人能接近他。当他在一旁保标的示意下看到他心心念念想要吃掉的女人就在不远处陪客人交谈,那客人还把手搭在她眉上, 一股难以控制的独占欲袭上他心头。

    他冷冷一笑,看来他看上的那女人真的很缺钱,而他最不缺的偏是钱,他働是想和她谈谈交易了。

    他端着一杯酒走到那一桌,反客为主地坐到最好的位置上,征笑看着姜颖,旁若无人的样子和她说道:“好巧,姜小姐!”

    姜颖拿着酒杯的手轻轻一抖,她只好勉强地回以一笑,“是啊,好巧。”

    “陆少爷,你们认识?”姜颖身边那个原本把手搭她肩膀上的男人一脸意外。

    陆航一记眼刀落在那人那只搭在姜颖肩膀上的手上,恨不得剁掉。

    那男人是很懂察颜观色的,忙灰溜溜地把手缩回,陪笑道:“陆少爷和这位小姐认识,那我就不

    打扰了,下次再聚!”

    整桌的人一下子就撤离,只留下姜颖和陆航两人。

    姜颖急了,对那群要离开的人喊道:“你们述没给酒钱呢。”

    陆航安抚她,“多少钱,我给。”

    “又不是你喝的酒,是他们!”姜颖指着那群人,要是不结帐,她自己就要负责这些酒钱了。

    陆航发现,他看上的这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傻,“他们跟我认识,钱我先替他们给,以后我会跟他们要回来。”

    “他们开了一瓶酒,两万块。”姜颖闷闷地说道。

    陆航拿出钱包,又是一叠钱放到姜颖的面前。

    姜颖全身警铃大响,她早作好准备,不会多喝酒,刚刚她趁人不注意倒了不少酒,叶双双不在,她不敢喝醉。

    她从那叠钱里拿出她该拿的,其他推回陆航面前,“不用这么多。”

    陆航哑然失笑,“我给你,你收下就好。”

    姜颖摇头,“不用,我去洗手间了,先走了。”

    陆航唇角勾起一抹弧度,点了点头。他当然知道她想逃,可是他不介意花点时间和她玩猫抓老鼠的游戏,反正她这人他是吃定了。

    姜颖逃离座位,跑到外面的洗手间,她先用冷水洗一把脸,又给自己补了妆,晚上赚的钱太少,可是奶奶住院了,不管是治疗费用还是药费都很昂贵,她手头上的钱根本不够。

    可是她真的很怕那个叫陆航的人,他接近她,虽然表现得很绅士,但她知道他那人很危险。因为王经理那晚从他面前逃了后,第二天没回事务所,听说受伤了,她第一时间就想到是陆航派人修理王经理了。

    她想着,既然他不在VIP区,那她就到VIP区去卖酒,惹不起,她还躲不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