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朱轻天降恶夫 第七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朱轻书名:天降恶夫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沈思皓微笑着踱进了里屋,混忙了一日,他一身臭汗。她是个爱干净的,怕是不喜,他少不得要依了她那爱干净的性子。于是,沈思皓便去了耳房,洗了个澡,换上家里穿的半旧衣裳,这才上了床。

    苏晓婵正睡得香。

    沈思皓的手,径直伸到她的衣襟处,却又停在半空中,过了好一会儿,他收回手,翻个身侧躺着,这样他便与她面对面了。

    看着她纯真可爱的睡颜,沈思皓笑了笑,然后伸手捏了捏她柔软细腻又富含弹性的面颊,嚼,手感真好!

    他看着她,欣赏了好一会儿她的睡相,这才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第二日,苏晓婵醒来,刚睁开眼睛,便看到一张大脸近在咫尺,她吓了一跳,瞪圆了眼睛问道:“你,你……”她本来想说你怎么在这儿的,可转念一想,这里是沈宅,而且她都已经嫁他好几天了。

    于是她赶紧改了口,“这都什么时辰了,你怎么还睡着?”看,外头天都大亮了!

    一直定定地看着她的沈思皓忍竣不禁,笑了起来,苏晓婵突然省悟过来,都这个时辰了她不也还睡着?

    沈思皓笑着起了身,苏晓婵也不甘示弱地爬了起来。不过,她一边飞快地穿着衣,一边想着,这家中没有公婆长辈的约束,也实在是太幸福了吧?每天都睡到日上三竿,还想做什么尽避做,想吃什么尽避吃的!

    但这样下去也不行,她总不能每天吃了睡,睡了吃的,是得好好思索一下婚后生活。

    沈思皓动作快,穿起衣裳来也没有苏晓婵那么麻烦,苏晓婵还没穿好外裳,他就已经穿戴整齐,还抢先一步转身进了耳房。

    看着他的背影,苏晓婵有点儿犹豫,前几天他没回来,她也懒得想那么多。可现在虽说他是个大恶人,毕竟还是她的夫君,而且昨天夜里,他也没逼着她行甚周公之礼!

    就冲着这一点,她要不要……呃,向他尽一个妻子的本分?女诫有曰,妇贤事夫,所以,她是不是该侍候他更衣什么的?

    可今天她睡过头了,而且他动作也太快,好像完全不需要她的服侍,他自己能把衣裳穿得很整齐,就连他的发髻,似乎也两下三下就挽好了。

    苏晓婵莫名就有些失落,明明在娘家的时候,一大家子都指着她呢,药铺里的帐簿和库存册子都得由她经手,家里的大事小事,面上看着都是刘氏在管,实际上苏晓婵却依旧要帮着继母……

    怎么自从她出嫁以后,她好像就变得娘家不疼,婆家不用,而且终日无所事事了呢?苏晓婵这么犹犹豫豫的,沈思皓已经收拾好自个儿,而等到苏晓婵洗漱好,梳好了发髻以后,沈思皓已坐在花厅那儿等着她过去用早饭了。

    苏晓婵走过去,坐在沈思皓的对面。

    翠儿送了早饭过来,有熬得绵软的香米粥,刚蒸好热气腾腾的炊饼,还有几样佐粥的小菜,一小筐煮熟的鸡蛋,并一碟子切好的新鲜白梨片等等。

    沈思皓皱起了眉头。

    可还不等他出声阻止,他便眼睁睁地看着苏晓婵拿过了新鲜爽脆又汁多清润的白梨片,唠嚓挵嚓地吃了起来。

    沈思皓叹气,苏晓婵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吃完了梨片又开始吃起了用来佐粥的,脆生生的酱腌萝卜片。

    沈思皓忍不住说道:“这一大早的你尽吃些生冷之物?”

    苏晓婵一怔,生冷之物?也对,白梨片和酱腌萝卜片都是生冷。

    苏家世代经营药铺,浅显的药理,苏晓婵也懂。这一早起来不宜吃生冷,还确实是这样,但是她拥有这习惯已经十余年……

    因她早上没什么胃口,若是吃点儿新鲜果子和腌菜什么的就很开胃。为着她总爱吃些新鲜果子,爹爹便令厨下常备着各种果子。

    “我……打小儿就这样,已经习惯了。”苏晓婵解释道。

    沈思皓面色冷峻,“那也得改了!”说着,他将那几碟子佐粥用的小菜给挪到了一旁,又命翠儿给苏晓婵添了一碗白粥。

    苏晓婵看着面前的寡淡白粥,以及白胖松软又淡味的炊饼,这样的早饭,一点儿滋味都没有,怎么吃啊!

    她赌气看被他挪到了一旁的酱菜小碟,然后伸出了筷子,想去挟菜……

    沈思皓长臂一挡,便将她拿着筷子准备挟酱菜的手给别开,然后将一个已经剥了壳的水煮鸡蛋放在她的盘子里。

    “早饭吃得清淡点,对你身子有好处。从明儿起,我会拟个菜单给翠儿,我知你素来喜食辛辣,这也无妨,我弄些补身的汤药与你吃了就是。可喜食生冷之物却坏脾胃,凭是多少汤药也补不回来的,你……”

    苏晓婵看着白白的米粥,白白胖胖的炊饼和白白圆圆的鸡蛋,瞬间一点儿胃口都没了!

    “这么说,你是教我明儿再用早饭?”她重重地放下了筷子,不悦地说道。

    沈思皓深呼吸,再深呼吸。

    他是清水台医术最好的大夫,甚至方圆三州五郡的人们都要慕名前来向他求医。而他又因医术高超,医务繁忙,对待病患向来都是说一不二的,鲜少像现在这样淳淳诱导。

    不过,她毕竟是他花尽了心思才娶回来的娘子,所以他还是按压住性子,和声劝道:“你现在尚年轻,身子骨还算康健,不晓得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家之所以身子总是有毛病,皆因少时不懂得保养……”

    苏晓婵气得快要哭了,“那今儿这一顿也不必吃了!”

    沈思皓的脸沉了下来,“怎么说也不听,难道要我收拾你?”

    这收拾二字彷似一道惊雷,瞬间炸在苏晓婵的耳边。

    她的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昨天在家中听到的那两个婆子的对话,更是出现了一副惨烈的画面,一个可怜的赤luo女人像虫子一样趴在地上,苟延残喘,后背一片腐烂,蜡烛的味道混合着腐肉的味道,熏得人想吐。

    “沈思皓!”苏晓婵怒道:“你这混蛋,你,你想怎么收拾我?用蜡烛吗?用铁链还是鞭子,从后背还是从脸开始?还是……沈思皓!你、你这个……”

    “你说什么?”沈思皓愣住了。她眼里的厌憎太过浓烈,她吐出的话语也足够让人心惊胆颤,这些全都让他的心弦颤了一颤。

    苏晓婵正在气头上,而愤怒又给了她无尽的勇气!她突然站起身,对着沈思皓吼叫道:“你这卑鄙小人,无耻下流,我恨你!”

    发泄过后,苏晓婵只感觉一阵空虚,她扶着桌子稳住身形,等着沈思皓的回话。

    她绝不想被他收拾,不想变成一堆腐肉而不能痛痛快快地死去!她知道为人妻者,不能违逆夫君,但她也不能坐以待毙!如今她心底的恶气已出,如果沈思皓一怒之下杀死了她,她倒也能求个痛快!

    沈思皓定定地看着她,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什么蜡烛,鞭子,铁链的?她到底在说些什么?

    当然,作为一个阅历丰富的大夫,他当然懂得她的,有些男人喜好在床笫之间折磨女子,手段极其残忍……

    但是,她该不会以为他也会那样待她吧?他娶了她,到如今两人也只有那一次鱼水之欢,而那一次,他确实粗鲁了些,所以那一次竟令她惧怕到了这样的地步?

    “娘子……”他低唤了她一声。

    苏晓婵掩面而泣,“我不想看到你,你走!”她转过身去,呜呜地哭了起来。

    沈思皓长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你若不想我碰你,那我以后便……不碰你就是了。”

    闻言,苏晓婵的哭声顿时一收。

    她转过头,疑惑地看着他,正好他也看转头看向了她。苏晓婵立时转过头去,哼了一声,又道:“我才不信你!”

    “信不信由你!”大约这顿早饭也是吃不下了,沈思皓心下烦闷,便站起身准备离开。

    想了想,他又怕她真生气了跑出去遇到什么危险,便转过头冷冷地看着苏晓婵,“你过门也有几日了,不事夫君,这是你为人妇的道理?给我好好在家反省!无我的吩咐,你便不许踏出这家门半步!”说着,他一甩袖子,大步流星地走了。

    哼,这人……居然还禁足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