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简璎药膳娇妻 第七章 遭人惦记马车翻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简璎书名:药膳娇妻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安承嫣醉了,整个人轻飘飘地,所以话也多了,出长春.宫那长长的宫廊上,只有她与封潜,她一直找封潜搭话。

    “锦秋姑姑是什么人啊?我见你好像对她特别有温度。”

    封潜横了她一眼,是在说他对别人都没有温度吗?

    他蹙着眉。“锦秋姑姑是我的奶娘。”

    安承嫣微微笑叹,美丽的眼眸笑如弯月。“我就说你对她态度特别不一样,原来是你奶娘啊!我也有奶娘,不过没跟着我过来王府,她年纪大了,回乡下去了。”

    见她步子不知要飘到哪里去,封潜面色不豫,长臂一伸出手拉了她一把,不料他力道不重,她却跌进了他怀里,他顺手扶住了她的腰,她柔软的身子贴着他,他的心不自觉的漏跳了一拍。

    虽然长廊里没人,但随时可能有人经过,让人看见她这奇怪的模样成何体统,怕是要给人抓住把柄了。

    他敛了神色,微凛地瞪着怀里的她。“怎么回事?”

    安承嫣头埋在他怀里,只好老实说道:“我不会喝酒……”

    封潜蹙眉。“不会喝酒,为何在殿中不说?”

    安承嫣慢慢抬起了头,很是无辜地道:“我不知道可以说……”

    品酒是皇上发起的,难道她要扫皇上的兴吗?

    封潜深幽的目光深邃难明,他的脸色越来越黯,好似暴风雨要来临。

    所以她这是醉才一直跟他搭话?若不是醉了,神志不清,不会如此缠人……

    想到她日后若是醉了,他不在场时,也这样纠缠别的男子,他心中升起了一股浓浓的不快,他勾着唇对她命令,“以后不许喝酒!”

    安承嫣扬着长睫,看起来更加无辜了。“我也不想喝啊,是皇上、太皇太后开口了,我能拒绝吗?”

    “即便是皇上、太皇太后也能拒绝,他们岂是不通情达理之人?”封潜反驳一番之后,眼眸益发幽深。“总之,以后不许喝酒,除非本王在场,否则你一滴酒都不许沾。”

    安承嫣怔怔地看着封潜那双幽深的黑眸,他这是在关心她对吧?虽然口气差了点,但是是关心对吧?

    一阵恍惚的眩晕感蓦然袭来,她皱眉扶了额,不知怎么回事,她觉得自己的脚离了身子,好像一直在抽离。

    “怎么?不答应吗?”封潜的眉头再次蹙起。

    “不是……我头晕……天地都在转,你也在转……”她费劲地看着封潜,认真的想要看清楚他,可眼前的他成了重迭的身影,她感觉到脑子很沉,没想到那果酿的梨酒后劲是逐渐加深的,一开始就是微微的晕罢了,可她现在比在长春宫时还要不舒服好几倍。

    封潜抿着唇将她抱起,推翻了他自己的规则。

    “王爷……你不是也喝了很多酒,怎么没事?”安承嫣安心的闭上了眼睛,她感觉到自己像在坐船似的,他宽大的怀抱很是舒适。

    封潜轻轻挑眉。“你不需要知道,因为你学不会。”

    他有些内力,喝下的酒自然会蒸发,不用半个时辰就跟没喝过酒一般。

    他抱着安承嫣走到朝阳门,进宫时的马车与其他人在那里候着,见他抱着安承嫣,众人眼里都万分惊讶,但没人敢问一句,且还大气不敢喘一声,深怕是在宫里发生了什么事,王爷才会抱着王妃出来。

    封潜高冷的示意日晴打开车门,他抱着安承嫣上了马车,日晴、锦茵原要跟着上去的,不想封潜却吩咐道:“关上车门,尔等搭其他马车,立即回府。”

    见日晴、锦茵错愕,双全连忙跑过来中气十足地应了一声是,又扬声道:“回府!”马车缓缓驶动,红墙金瓦、高门飞阁在马车后头逐渐远去。

    封潜看着怀里的安承嫣,不明白自己怎么没把她放在一旁的椅榻上,而是让她继续待在他怀里,换言之,他还抱着她。

    “王爷……咱们上马车了吗?”安承嫣迷迷糊糊地问道。

    “嗯。”封潜的手掌悄然地贴在安承嫣后背,他微微用了内力为她解酒,否则照她这初次酒醉的情况,恐怕在马车里要吐了。

    “王爷……你在做什么……我觉得……背上热呼呼的……”她微微挪了挪身子,想躲开那阵阵无形的热感。

    “没做什么。”封潜继续施力。

    安承嫣顺势靠在封潜的胸口,说道:“我好像没那么晕了……”

    封潜停了施力,因为她是毫无内力之人,初次接受施力不能太过,否则反而会伤了她的身子,他的目的只是要减缓她的难受,达到目的便可收手了。

    “不过,王爷……你这是抱着我吗?”她有些不太确定的问,感觉是被他抱在怀里,可已经上了马车,他又没有抱着她的理由,因此她才不确定。

    这话问得煞是直白和不识相,封潜瞪着她,见她醉颜微酡、双颊潮红,兼之红唇娇艳,美得太过,一副欠教训的样子,他莫名的低首吻了她的唇瓣,即便半边隔了面具也让他感受到那无比柔嫩的触感。

    安承嫣一瞬间脑子一片空白,似幻似真,心脏跳得飞快,她才想再好好感受这份奇异的温暖,封潜已经蜻蜓点水般的离开了。

    她不解的抬眸看着他,却发现他的眼神有些狼狈,狼狈而又……热情?

    她润了润唇,正想说点什么,马车一个晃动,蓦地狂奔,她听得外头喊声尖叫不断,感觉到马车疯了似的往前狂奔,像失控的火车头,失速得叫人害怕,而且他们这是在皇城附近的闹街上,又是百姓和摊贩最多的时候,万一撞死了人……她想到前世有次搭公交车,公交车突然煞车失灵,在马路上横冲直撞,速度飞快不知要冲向哪里,此刻她的感觉就和那时一样!

    “快让开!”外头有人在高声喝斥。

    “不要命啦!”有人狂吼。

    “王爷!”安承嫣猛地一个激灵,望着封潜的眼神里流露着惊恐,马车不比公交车坚固,这种速度怕是撞上了什么都会解体,他们恐怕也会被抛飞出去。

    “把眼睛闭起来!”封潜沉沉的声音响起。

    安承嫣顺从的闭起了眼,感觉到封潜紧紧的抱住了她,她整个人被他环抱护在身下,被颠得七晕八素,这时马忽然嘶了声,马车侧翻了,马却是不停,拖着侧翻的马车往前奔,马车傍着地被飞快的拖行,约莫拖行了十几公尺才停了下来。

    “王爷!”王府的侍卫立即飞奔而来,他们吓得魂飞魄散,随即砍烂车厢将两位主子救出来,事情发生太快,马又不受控制,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载有王爷和王妃的马车被拖行。

    “王妃!”日晴、锦茵从另一辆马车跳下来,看见现场的惨况,两人亦是吓得不轻,如果不是王爷让她们换马车,她们也会遭难。

    “我没事。”安承嫣定了定神,看着正在听属下报告的封潜,他抿着唇,神情凝重。

    她是毫发无伤,可封潜的皮外伤却颇多,她这才看到,原来车厢壁在拖行时摔坏了,他半边身子拖着在地上磨,衣物磨破了,皮肉自然也伤得不轻。

    “王爷,您伤处太多了,要马上回府召太医诊治!”双全急到不行。

    封潜扫了双全一眼。“本王受的伤还会少吗?”

    这意思是叫他闭嘴,双全顿时噤声不敢再说。

    “怎么回事?”封潜眼眸一沉,问的是他的左右贴身侍卫左清、右风。

    左清肃然禀道:“马的眼睛中箭,箭上抹了剧毒,这才失去了方向,急遽失控。”

    封潜神情有了一抹变化。“查查是何人下的手,大张旗鼓的查,把京城翻过来查。”

    左清、右风心领神会。“属下明白。”

    顷刻间,周围便围过来好多百姓,酒楼里也有许多人探窗出来,二楼还有人探出半个身子哩,古今皆同,遇到事故,看热闹者居多。

    “我道是谁,原来是尊亲王和尊亲王妃,这一出亲王和亲王妃的落难记,好看得紧哪!”

    安承嫣望过去,奇怪是谁这么大胆,敢奚落尊亲王。

    一个妖孽般的美男子从人群里走出来,他一身月白色,领口袖口镶绣着银丝边流云纹滚边,发束玉冠,风采翩翩,笑容有几分佻傥。

    原来是他,安承嫣顿时了然了。

    聂凤玉,原主的记忆里此人乃是京城四大美男之一,亦是京城四大才子之一,显国公的嫡孙,曾仰慕原主,但求亲被拒。

    显国公是先帝的重臣,亦曾扶持过前前一任的开明帝,德高望众,极具威望,封颐也要敬几分。而聂凤玉是聂家独苗,是显国公的命根子,旁人不敢轻易动他,难怪他敢挑衅封潜了。

    此人既然目下无尘的原主看不上眼,必定有其原因,现在她知道原因了,如此气量狭小的男人,闻一知十,其他地方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她见封潜表情冷然,显然是层次颇高,无意搭理无聊人士,但若是毫不反击的吞下这奚落,她回去之后肯定要后悔。

    为了不让自己后悔,她莲步轻移往前一步,嘴角微微上扬,有些遗憾地直视着聂凤玉道:“真让人同情,不过是一场意外,聂公子竟觉得好看,当真是没事好做了吗?”

    聂凤玉不以为意,摇着羽扇笑了起来。“自然是因为当事人是高高在上的尊亲王与自恃甚高的尊亲王妃,所以才好看。”

    安承嫣脸上流露出了不忍。“若因为身分不同而觉得好看,那么代表着这个人有一定的自卑,约莫是……觉得自己不如人的那种自卑。”

    一瞬间,聂凤玉脸色阴得都能滴出水来。

    说他自卑?他聂凤玉是什么人?他需要自卑吗?

    这个女人,他要让她当众难堪!

    他俊颜面色一沉,特意往封潜的方向睨了睨,轻佻地翘起嘴角说道:“如何,后悔了吗?本公子向你求亲之时,你不看在眼里,却被皇上赐婚给尊亲王,想问问你,尊亲王这等尊容可是合你的心意?可满意否?”

    他老早在等这一刻,心高气傲的安承嫣,他要当面挫挫她的傲气,要叫她难堪,要叫她懊悔不已!

    “聂公子——”安承嫣特意娇媚可人、柔柔婉婉地道:“公子此刻的所为,更叫小女子确认了当初拒绝公子的求亲是明智之举,公子这等小肠小肚之人,小女子还真无福消受。小女子跟公子不在一个层次,若要跟公子共度一生,不如去庙里伴青灯古佛还乐呵一些。”

    “你说什么?”聂凤玉再次崩溃了,俊美的神情再也撑不住,出现了龟裂。

    安承嫣的笑容温暖得体。“公子问我满不满意尊亲王?虽然不知公子有何立场询问这么私密的事,不过公子既然问了,也不好叫公子失望,小女子自然是满意我的夫君了,瞧瞧,为了保护我,他伤成这样,我却毫发无伤,如此爱我护我的男子,又是保家卫国的栋梁,我如何不爱?如何会不满意?我们,可是十分匹配哩!”

    她这是在提醒围观的民众,封潜功在朝廷,若没有他连年征战,百姓们是没有如今的太平日子的。

    果然,人群里开始出现了对聂凤玉的挞伐之声。

    “虽然是显国公的孙儿,可也太没出息了。”有个人讥诮的说道:“整天只会风风雅雅的吟风弄月,打仗时却跑得不见踪影,也不见去参军,这男子身子完好的,不参军的还算是爷儿吗?”

    “说的是!尊亲王才刚打完仗回来,这风尘仆仆的多么辛苦,怎么就遇到这等不长眼的小子在这里大放厥词,老子实在听不下去啊,听不下去!”

    有个妇道人家以袖掩嘴说道:“听说是先前向尊亲王妃求婚,被拒绝了,面上挂不住,这才来找麻烦,哎哟,真是小鸡肚肠。”

    聂凤玉此时的脸就像被挥了巴掌似的,俊容火辣辣的疼,伪装的风雅完全龟裂,他最终拂袖而去。

    见聂凤玉给气走了,安承嫣浅笑盈盈,朝周遭盈盈施了一礼。“多谢各位主持公道,五日之后,尊亲王府将在玉水湖畔架设粥棚,供应免费的药膳粥和药膳茶,以答谢各位的正义之心,还望各位不要嫌弃,共襄盛举。”

    语毕,一阵热烈掌声响起,众人看着美丽又可亲的尊亲王妃,心里的爱戴住上堆高了。

    封潜往拍手的百姓那里看过去,他耳力绝佳,将安承嫣的话听得分明。

    他很意外。

    她怎么会想到要设粥棚?应该是说,高高在上的她怎么会想与平头百姓扯在一块儿,她就不怕降低了她的身分吗?

    可不知为何,看她浅笑盈盈的站在那儿和百姓们有说有笑,又觉得她会设粥棚来答谢众人再自然也不过了。

    他的嘴角一弯,神情带着不明意味,这时候他竟然想起马车里的那个亲吻来了,他生平第一次主动亲一个女人……

    “王爷……王妃她说、说五日后要设粥棚耶!”双全一溜烟从人群里跑到封潜面前气喘吁吁地打小报告。“堂堂尊亲王妃这么做不好吧?您说是吧?小的过去提点王妃一下,让她收回成命……”

    封潜的声音沉了下来。“王妃做的决定,要你干涉?”

    双全一愣,连忙摇手。“不是,小的不是要干涉,小的怎么敢?小的的意思是,咱们尊亲王府从来不曾做过这种事……”

    他是怕王妃初来嫁到不懂主子的脾性,自作主张惹怒了主子,那么日后要和和美美可就难了,这才好心提醒。

    封潜眼神一凛。“规矩是用来打破的,王妃要怎么做,都随她。”

    双全瞪大了眼。

    规矩是用来打破的?这种话主子也说得出口?

    哇!他都想脱口而出王爷重色轻友了,可他不是王爷的友,只是个下人,对于主子此刻的善变,他能说什么?

    主子为什么变了?他蓦地福至心灵——主子这是……是有一点点喜欢王妃了吗?

    回到府里,日晴忙着让丫鬟送热水,安承嫣还没沐浴包衣便立即吩咐锦茵去厨房传话。

    “黄芪人参鸡汤,让厨娘仔细点做。”安承嫣取来纸笔,飞快将做法写下来。

    她的两个贴身丫鬟自小苞着她读书写字,都是认得字的,也读了不少书。

    安承嫣火速写完,放下笔,将纸拿起来搧了搧加快墨汁干涸,递给锦茵。“看看有什么不明白。”

    锦茵拿起写得洋洋洒洒的纸念道:“土鸡剁大块,在煮沸的清水锅里烫去血和杂质,不再出现油沫后,捞出放到冷水中,大砂烫加满清水,加入切片老姜煮滚,加一些白酒和一些醋,加入烫煮后的鸡块,大火把汤煮开,放入当归、黄芪、人参三味主药材,加入少许麦冬、地黄、陈皮、地骨皮,大火猛煮一小会儿,待药物均匀分布在砂烫内后,改文火慢炖小半个时辰,取另一个砂煲预热,把鸡肉块捞出到新砂煲中,用白绢过滤汤汁到新的砂烫中,舍弃药渣,新砂烫继续文火慢煮,加入大枣、枸杞再煮个小半个时辰,直到汤汁收一半时,加少许盐调味出锅。”

    一口气念完,锦茵麻利地道:“奴婢明白了,奴婢马上去。”

    “慢着,”安承嫣又道:“你在那儿守着,一等出锅便端去给王爷,跟王爷说是有益外伤的药膳,让他一定要食完。”

    锦茵先是一愣,又嫣然一笑道:“奴婢一定办得妥当,王妃放心。”

    看来,主子和王爷有点眉目了,真是太好了!

    看着锦茵轻快离去,安承嫣秀眉微蹙,心中很是牵挂。

    封潜的伤不知如何了?太医可来包扎了?

    外伤会导致缺血体虚,而她的药膳方子里,人参固本培元,黄芪补中益气,当归补血活血,加上其他中药便能起到滋阴、散瘀、清热以及补肝肾等脏器的作用,药膳的目的便是让食物起到药物的作用,将药物融合到食物之中,因为更容易食用和消化,有时效果比药还好,但愿他全喝了才好。

    “王妃,热水备好了,可以沐浴了。”日晴出来禀道,见主子浑身脏,适才还风风火火地坐下来写东西,心里实在不赞同,写什么东西那么重要?不能先弄干净了再写吗?

    安承嫣见日晴皱着眉,表情像妈妈似的,忍不住一笑,从善如流的去沐浴了。

    她沐浴后精神好多了,日晴送来点心,她吃了一些,着手写了五日后要用的药膳粥和药膳茶的方子交给日晴,并吩咐分量一定要足够,所需的花费不由公中支,由她的库房里取。

    日晴奉命前去办事,没想到回来后却是笑逐颜开地道:“奴婢将方子和银两交给大总管,大总管却道王爷已吩咐了,五日后粥棚的花费由府里公中支出。”

    “这么说,王爷是支持我的喽?”安承嫣瞬间起了贪念,脸上说不清道不明地问道:“日晴你说,若我邀王爷五日后一块儿去粥棚坐镇,他会不会答应?”

    日晴对此事乐见其成,笑道:“王妃试了不就知道了,反正也没损失,不如去试试?”因为主子打从皇上赐婚便一直寒着脸,跟圣旨成亲更是冷得面无表情,摆明了抗拒这桩婚事,那时她最怕主子和尊亲王成一对怨偶,如今主子却是颇为主动,这是好事,她自然要大力的敲边鼓了。

    “你说的不错。”安承嫣眼中有笑意闪过。“问问又没损失,若是王爷拒绝,我自个儿去便是。”

    她算好时间,打算等药膳鸡汤送到封潜手上,他喝完时再去。

    见主子神采奕奕,似乎太过于亢奋,日晴担心地道:“王妃,您受了惊吓,要不要歇会儿?奴婢给您铺床。”

    安承嫣根本了无睡意,脸上带着愉悦的笑。“待会儿吧,我有事要想想,你去忙你的,不用管我。”

    日晴有些无言。

    什么叫不要管我?她的责任便是伺候王妃啊!不要管王妃,她还有什么好忙的?

    安承嫣的情绪太满了,根本没注意到日晴的无奈,她托着腮坐在案前细细回味马车里的那一吻,忍不住轻抚自己的唇。

    这种甜甜的感觉,前世从来没有过,明明回府之后才分开的,分开才一个时辰吧,可是,她却很想见他,非常非常的想见他,想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

    她的脸蓦然一红,心突突跳着。

    她这是……爱上他了?

    她……恋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