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艾思贵妻不下堂 第十四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艾思书名:贵妻不下堂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赫连白坐在硬邦邦的板発上,一双眼冷冷的扫过眼下这间房。

    房还算干净,就是小了点,里头的家具也都老旧不堪,桌椅都是烂榆木做的,丁点也不牢固。

    他真不敢相信,这半年来,她竟然委屈自己跟肚里的孩子,住在这么狭陋的房里。

    关筱涵替他倒了一杯冷水,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抓起茶杯就想一口喝下时,手腕冷不防地被赫连白抓住。

    她楞了楞,看见赫连白阴着脸说:“水这么凉,喝了会对身子不好。”

    说罢,他朝着守在房外的阿才命令:“阿才,去煮一壶热茶来。”

    “小的这就去。”门外的阿才一溜烟儿就不见人影。

    “这里是卢大娘的屋子,你让阿才去煮热茶,他要上哪儿煮啊?”

    关筱涵嗔怪的碎念着,随后就让赫连白一记狠瞪给镇住,赶紧乖乖闭上嘴。

    一会儿后,阿才送上了热茶,在赫连白的吩咐下去屋外头远处的树下候着,不让阿才听到他们接下来的谈话。

    “说吧。”沉默一阵后,赫连白冷冷说道。

    “说什么?”她一脸懵样。

    他又狠狠瞪她一眼,“你再装啊!”

    “我没装啊……”她心虚的咕哝。

    “为了不被我找着,你还特地改了名字?”一提这事,赫连白就来气。

    她觑了觑他,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决定说出实情。

    “赫连白,你听我说,我……其实不是沈慧。”

    他冷笑。“我知道,你改名了,不是吗?”

    “你先别气,好好听我说。”她紧张的舔了舔嘴唇。“我……真的不是沈慧。”

    赫连白眯起凤眸,一脸准备发火的模样。

    她赶紧又说:“其实真的沈慧早就死了,撞梁那时就死了,我是关筱涵……先前住在别的地方,是个孤儿,因为落水差点死掉,也不知怎的,醒来就成了沈慧。”

    她想过了,虽然她很想将所有实情全盘托出,然而,来自现代这种事,肯定没人能接受得了,为免节外生枝,她选择一半吐实一半说谎。

    听罢,赫连白的表情先是质疑地瞅着她,然而见她一脸认真,不像是说谎或瞎扯,他才敛起心神,重新思索她说的那些话。

    “你的意思是……你借尸还魂?”天底下真有这样的怪事?

    “或许吧,我也不清楚,总之,我真的不是沈慧。”她一本正经的说道。

    横看竖看她都不像是说笑,赫连白皱紧了眉头,沉默下来。

    “你想想,你以前看过的那个沈慧,怎么可能撞个梁醒来后就成了我这样子?先前……我说我是假装成愚笨的沈慧骗你的话,其实全是假的,真相就是我根本不是沈慧。”

    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关筱涵决定一次把话说开。

    赫连白一脸阴晴不定的看着她,好半晌才开口:“所以你是关筱涵?”

    她非常笃定的点着头。“嗯,我不是沈慧,我是关筱涵。”

    然后,赫连白不说话了。

    关筱涵摸不透他的心思,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说:“我对你撒了很多谎,我知道这是我的错,不过……我想你应该也不在乎这些吧?”

    闻言,赫连白总算有了反应,他不悦的皱眉,“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朝他笑了笑,笑中带着一点酸味儿。

    “你身边又不差我这么一个,不管是孙琦,还是将军府的千金,或是其他我不知道的姑娘,她们一个个都强过我,任君挑选,你何必在意我呢?”

    说着,她心口一酸,眼眶也有点发烫,赶紧低下头,就怕在他面前流眼泪。

    哎,自从怀孕之后,她越来越情绪化了,动不动就想哭。

    过去穿越来这儿,她还不觉得孤单,但是来骞城的这半年,她夜里总躲在被子里偷偷流泪,觉得自己特别孤单,连个互相照应的亲人也没有。

    瞪着那颗黑溜溜的头颅,赫连白气得不知该说什么。

    原来这丫头会不告而别,是因为不相信他,难怪那一日,她明明抱着那瓮鸡汤来求和,只因撞见他与齐贞在谈话,就大吃飞醋,甚至狠下心来离开他。

    这个傻女人!

    赫连白再也忍不住了,一只手握住她那双变得粗糙的白净手儿,另一只手则是环上了她后背,将她搂进怀里。

    “不管你是沈慧,还是关筱涵,我都在乎。”

    没料到他竟然会这么说,她靠在他怀里,一脸发懵。

    收了收双臂,赫连白将她抱得更紧了,“先前的事,是我不好,我不该与你呕气,可你也不该光是看见我与齐贞说话,就认定我不在乎你。”

    “孙琦说的没错,就算不是她,也有可能是别的女人……总有一天,你还是会喜欢上比我更好的女人,但是,我不能忍受跟其他女人共事一夫。”

    关筱涵总算将心底的真话说出来。

    再怎么说,赫连白毕竟是古人,他生活在习惯三妻四妾的古代社会,而她不一样,不论她再怎么努力融入这里,她骨子里仍是现代人,无法容忍三妻四妾这样的陋习。

    赫连白没想过,原来她是为了这个原因,才会选择离开。

    他蓦然笑了一声,骂了一声傻瓜,然后低下头,捧起她眼角噙泪的花颜,亲了亲她哽咽的小嘴。

    “原来你担心的是这个,真是个大傻瓜。”他美目含笑,嘴上虽然骂着,语调却是相当温柔。

    一“你倒是说说,我是怎么个傻法?”她吸吸鼻头,难得在他面前示弱。

    “你以为天底下找得到几个像你这样,敢无视我又喜欢把我踩在脚下的女人?”他挑着眉反问。

    她还当真严肃的想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我想应该很难。”

    废话,她可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见多了大Boss慑人气场的小白领,怎么可能被他骗倒……嗯,这样说似乎也不尽然,瞧瞧她眼下,肚里不正揣着这男人的种吗?

    都怪他长着一张与大Boss一模一样的脸,害得她兴起了在古代圆梦的自私想法,才会一步步沦陷在他的诱惑里。

    “除了你,我想不会再有其他女人能入得了我的眼。”他信誓旦旦的宣告。

    “你说谎。”她又不是三岁小孩,怎可能相信男人的承诺。

    “你若不信,那就嫁给我。”

    她呆了呆。“啊?我都不信你了,要怎么嫁给你?”他在说什么梦话!

    “因为只有嫁给我,你才会知道,这世上除了你,我不可能再娶其他女人。”

    他将她的手拉到唇前,亲了又亲,眼中浓似海的温柔,足以将她溺毙。

    她鼻尖一酸,喜极而泣的泪水再也不受控制,一颗颗涌了出来。

    见她哭成泪人儿,他心弦一扯,很是舍不得,赶紧拉起袖子帮她擦泪。

    “怎么回事?你以前没这么爱哭的。”他皱眉责备,眼里及语气里全是满满的宠爱。

    “怀上孩子之后,也不知怎的,忍不住就想哭……呜呜……”

    正说着,她就躺在他怀里咽咽哭了起来,还忍不住诉起苦。

    “这半年来我一直想着你,想你在京城是不是移情别恋了,想着往后我一个人带大孩子,孩子没有爹,日子该怎么过……”

    听她说着这些心底话,赫连白当真心疼死了,为了止住她的泪水,他不由分说的吻住那张小嘴。

    ……

    “赫连白,我们不能……”她娇羞的咬了咬唇,一手轻抚上肚子。

    难得见她露出这样的小女人姿态,赫连白心疼又怜爱,这才罢手,压下满腹的渴望,帮她整理起衣衫。

    他在床笫方面向来大胆不克制,没想到他竟然真能说停就停,见状,关筱涵心口一软,总算明白这个男人是真的疼惜她。

    看着正在替她重新结上衣扣的修长手指,她嘴边扬起甜笑,主动抱住了他。

    “对不起,我不该不告而别……你能来找我,我真的好高兴。”

    她难得这般乖顺,赫连白再大的怨气,瞬间也被她脸上的甜笑弭平。

    他将她轻轻拢紧,就怕伤着了腹里的孩子,温柔似水的哄着她:“跟我回京城,好不?”

    “嗯。”她抬起脸儿,在他唇上一吻。

    “咱们回去就成亲。”他打蛇随棍上的提议。

    “嗯!”她笑得忒灿烂。

    看着怀中那张笑颜,赫连白终于明白,做为京城首富之子,他看似什么都不匮乏,坐拥金山银矿,其实不然。

    拥有了她,他才称得上是真的富足,只因她远比金银财宝来得更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