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黑洁明猎爱(上) 第二十二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黑洁明书名:猎爱(上)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这是第五次了。

    她第五次被迷昏之后转送到另一个房间,有三次她被打了药,另外两次是吃饭喝水后被毒昏。

    她脸上的眼镜难得的没有因为她被迷昏而撞歪,因为她终于学会在吃完东西时,乘乖的坐在椅子上或床上。在这之中,骷髅男不是她唯一见过的人,但显然是唯一允许和她说话的人。

    每次她试图询问更多事情,总是没有人回答她。

    关她的房间,总是和之前的那个一样,没有窗户,灯光昏暗。眼前的这一个也是,只是床单被套没有霉味,相对之下比之前那几个房间感觉好多了。

    事实上,它看起来几乎就像是旅馆里的小套房。

    虽然觉得不可能,她还是忍不住去尝试开门。

    门是锁着的。好像他们真的会就这样忘记锁门一样。

    她走回床边,再走到门边,然后又走回床边,跟着再走回门边,差不多到第五趟时,她才发现自己正在来回踱步,就像只受困笼中的小老鼠。

    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让她很焦虑。她停下脚步,坐回床上,曲起双脚,咬着指甲,瞪着前方的墙壁,在心中思索该如何做。

    现在,他们会带她去澳洲,或者她已经在澳洲了?

    这里很热,热到她忍不住脱掉了大白放在床上。

    她知道她曾上过飞机,其中一次她是在飞机上醒来的,那一回她迷迷糊糊的,才醒过来没几秒就被再打了一针,恍惚中只看见自己像是在运输机里,引擎轰轰轰的响着,有个人因为她提早清醒而喃喃咒骂,他低头替她打了一针。

    那凶恶男人的眼睛看起来好奇怪,当他低头凑近她,拿手电筒检查她时,她看见他左眼的瞳孔在遇到强光时,垂直收缩成扁扁的一直线,就像蜥蜴,就像蛇。

    她还来不及觉得惊恐就再次昏迷过去。

    她不知道自己被迷昏了多久,每一次都不晓得。

    但她知道一定过了好几天,她手指上的擦伤已经结痂,更别提她身上的味道,闻起来像是超过三四天没洗澡了。

    她身上还穿着她被绑架时的衣服和大白,那是它们闻起来会这么臭的原因之一,显然没人觉得应该要费事维持她的身体清洁。

    至少那也表示她没有被人看光光。也许她应该去洗个澡,可她没有换洗的农物,她的行李早在她被拖下厢型车之后就没再出现。

    如果她有戴表的习惯就好了,但她没有,她已经习惯用手机和平板电脑看时间,但这两样东西都在她的行李袋里。她没去上班,博物馆的人应该已经报警了吧?

    不知道阿棠发现她失踪了没?他会发现她留在拉玛苏后面的求救讯号吗?或是警察会发现?

    这阵子他每到假日都会回来——这念头教她喉头一硬,热泪瞬间涌上眼眶。

    回来。他放假都会回来,来找她。天啊,她真的好想他……她好怕……好害怕……怕自己再也回不去了,怕自己再也不能看到他。

    无法抑止的泪水滚滚而下,她低头把脸藏在膝头上,试图握紧颤抖的双手。

    他会试图找她,她知道,他是做意外调查的,红眼意外公司的调查员。他会找到她的,她只需要努力的活下去,她就能再看见他,到时他会再次对她露出阳光般的笑脸,笑着要她练习空手道。

    “呵呵呵……”听见自己的笑声,她不敢相信她竟然笑了出来,在这种情况下还笑得出来,也许她快要疯了,但她几乎可以看见他嘻皮笑脸的模样——

    蓦地,房门突然被人打开。

    她猛地回神,快速擦掉泪水,抬起头来。

    骷髅男走了进来,冷冷的看着她和那不曾被食用的面包与水。

    “看来,你已经不饿了。”

    “如果你想要找到那座神庙,就不能再弄昏我了。”小满瞪着他,压住心底的愤怒、和恐惧,道:“我必须保持清醒,才不会遗漏该注意的东西,还有我需要我的行李,我要洗澡换衣服。”

    骷髅男看着她,然后弹了一下手指。下一秒,门外走进两个孔武有力的黑衣男,当他们朝她走来,她试图想要闪躲,但那根本无济于事,他们俩一左一右的挡住了她,抓住了她的手臂,将她往门外拖。

    “你们做什么?!住手!放开我——”她惊慌大喊,见他们无动于衷,甚至将她整个人架在半空,快步往外走。

    门外是一座长廊,通向明亮的出口,如果换做别的时候,她应该会很开心,但此时此刻,她只想回到那封闭的小房间。

    “放丰!放开我!嘿!嘿!你不想我找到神殿了吗?我可以找到的,你没听海恩说吗?只有我可以——”

    她死命的挣扎着,惊慌的大吼大叫。可他们没有停下来,只是将她架出了门口。

    亚洲,红眼电脑室。屠震坐在电脑椅上,努力的忍耐那个在他旁边玩弄着两颗金属球的男人。那家伙其实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虽然那两颗高尔夫球大小的金属球在他的指尖和掌心转来转去的,但他并没有让那两颗球碰撞在一起。

    他的手从小就很灵巧,稳定度超髙,胆子又大,所以耿叔才会瞒着晓夜姊偷偷教他那些东西。

    天知道,他在玩那两颗小球时,甚至没有盯着它们看。

    他一双眼只是盯着满室的萤幕,活像怕看漏了什么。

    金属球在屠震的眼角晃啊晃的,晃得他也有些心浮气躁。

    屠震很清楚,这小子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在玩那两颗球,他太过焦虑,需要做点什么,才不会像蒸气锅一样炸开来。

    但说真的,死盯着这些从世界各地回传的画面,真的对他一点帮助也没有。

    偏偏他无法叫这小王八蛋滚出去。这么多年来,耿念棠几乎不进电脑室,他是个过动儿,相较封闭的空间,他更喜欢满世界乱跑。

    通常他都是在萤幕的那一边,透过通讯设备对他胡说八道。

    但此时此刻,那平常到处跑来跑去,**根本无法在椅子上待个几分钟,话多到停不下来的家伙,却已经有十几个小时,没离开那张椅子,没吭过一声。

    过去五天,打从他从英国回来后,他甚至没有离开过地下室,吃饭就等小肥送,不到必要他不睡觉,真的累了才会去睡在旁边的小房间里,醒来睁眼就只会坐在这里,瞪着萤幕,玩着那两颗球。

    金属小球在他手中晃过来又转过去,搞得屠震都觉得自己额角青筋快冒了出来,若不是知道原由,他早就把这小王八蛋给踹出去。

    阿棠搞丢了那个女人。魏小满。

    这臭小子喜欢那个历史学家,很喜欢。

    他需要找到她。但如果他再继续玩那两颗球,屠雪觉得他可能还是会忍不住抬脚踹他。就在他的忍耐几乎快到极限时,电脑突然发出一声轻响。看见萤幕上的讯息,他精神一振,旁边那臭小子更是整个人坐直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阿棠匆匆开口。

    “red截获魏小满的讯号了。”屠震紧盯着画面,一边快速敲打键盘。几乎在同时,电脑自动将截获讯号的画面拉到他前面的那台主萤幕。

    “在哪?”阿棠紧握着手中的金属球。

    他话声方落,前方的画面就跳出了卫星地图,其中一个红点亮了起来,被放大又放大,迅速拉近至南半球。

    那地点让屠震和耿念棠双双一震。

    “她在澳洲?”阿棠错愕的脱口,怎么样也没想到她会被带到澳洲,而且就在离霍香不到一百公里的地方。

    狩猎游戏在全球那么多个猎场,竟然会这么巧?

    他的疑惑才在脑海中闪过,另一个画面跳了出来,画面上是一双撑在地上的手,那手又小又白,是一双女人的手。小满的手。

    他-秒领悟过来,这是她的视角。画面在晃动,好像她很紧张、很害怕,然后她抬起头来,他看见四周的树林,还有那辆武装直升机。跟着她转过身,他和阿震同时看见那三个男人。

    站最前面的那个,满脸阴沉,长得就像个骷髅,然后那骷髅男张嘴开口说了一句话,让他颈后寒毛都竖了起来。

    小满往前扑倒在地,双手再次擦过水泥地,双眼因为太久没看到阳光而觉得刺痛,她不断的眨着眼,感觉泪水止不住的滑落,她试了好几次,才能真的看清自己在阳光的手。

    她抬起头来,发现她在一片水泥空地,四周全是树林,旁边还有一架武装直升机,她可以清楚看见那在机身下方的机枪。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可以辨识她人在哪里的景物和标记。

    小满惊恐的匆匆转身,看见那两名彪形大汉,还有那宛如死神一般的骷髅男。

    “红眼意外调查公司?是吧?”没想到会听到他说出这句话,小满僵住,心跳一停。那男人冷冷的看着她,掏出一把手枪,拉开保险。

    “GPS定位系统,无线讯号发送器,做得很小很好呢。”骷髅男咧开嘴,露出邪恶的笑容,缓缓的说:“我打赌你那位在红眼做事的男朋友看得见,而且正在看,他叫什么名字去了?”

    小满恐惧的看着他,只觉一阵惊慌。

    “喔,对,耿念棠。”骷髅男一个字一个字的用中文念着他的名字,好像他正咀嚼着某人的骨头,咀嚼着阿棠的骨头。

    她害怕的看着他,匆匆解释:“不、不关他的事,他什么都不知道,海恩瞒着我,一直瞒着我,在这之前,我以为我只是在研究旧有的文献,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甚至不晓得海恩找到了那些神殿,阿棠也是,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噢,我相信你什么都不知道,但你的男人就不一定了。”

    “什、什么意思?”

    “你的男人在你的眼镜上装了发讯器,你的备用眼镜里就有一个,他一直在监视你呢,亲爱的。”

    小满眨了眨泪眼,困惑开口:“什么?”

    “他一直在利用你,利用你查探我们。”说着,他举起手枪,对着她的眉心正中,“真的,太可惜了。”

    看着那把手枪,小满气一窒,死白着脸,匆匆再道:“你听到海恩说的了……只有我可以找到那座神殿……”她白着脸,流着泪,不断眨着因光而刺痛的泪眼,极力镇定的颤声捐醒他。

    “只有……只有我可以……”这话,骷髅男眼一眯,朝她扣下报机。

    【上部完,请看下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