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春野樱悍妻在怀 第二十五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春野樱书名:悍妻在怀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婚后半年,在一个阳光温煦的早晨,方朝露自睡梦中幽幽转醒,发现臧语农已经醒来。

    不知何时,他掀起她的肚兜,手指轻轻抚摸着她为他挨了一刀的地方,那儿有着永远抹不掉的伤痕。

    她睡眼惺忪,声音软软地问:“干么?”

    “这伤疤……去不掉了吧?”

    “没关系。”她闭上眼睛,憨憨的一笑,“衣服穿着,也没人看见。”

    “可我看得见。”他微微拧起眉头,“真希望这伤是在我身上。”

    听他这么说,她微微睁开眼,定定的望着他,“这是我爱你的印记,你休想跟我抢。”

    他俯身在她额头上轻吻一记,将她抱进怀里,轻柔的抚着她的背。

    她偎在他怀中,静静听着他有力又沉稳的心跳声,手臂横过他的腰,牢牢抱着他。

    臧语农发出喟叹,修长的手指温柔的摩挲着她的肩头。有她在身边,他感到无比的幸福,一般来说,都是男人带给女人安心及安定的感觉,可她却让他有了同样的感受。

    低下头,他定定的注视着她,她抬起脸,迎上他炽热又温柔的黑眸。

    “怎么一直看着我?”

    “因为你特别好看。”他唇角一勾。

    她傻笑,“你那张嘴越来越会哄人,我是不是该担心了?”

    他又在她额头上洛下一吻,低声道“我的心中、我的眼里再也放不下别的女子了。”

    “是吗?”她闭上眼睛,唇角微微上扬。

    臧语农轻抚着她的发,“朝露,谢谢你。”

    “嗯?”她微楞,又睁开眼,“谢我?”

    他点头,“是,谢谢你还在我身边。”

    她眉眼弯弯,轻轻笑了一声,“一定是你太坏了……”

    “什么?”他不解,暂时松开了她。

    “一定是你太坏了,老天爷才会让我继续留在你身边惩罚你。”她开玩笑地说。

    臧语农明白了她的意思,温柔一笑,“这真是最甜蜜的惩罚了。”说罢,重新将她搂进怀中。

    方朝露回想起那犹如昨日般的过去,深深觉得现在的她很幸福,从前的她基本跟爱情无缘,不料竟会在穿越之后遇到一个如此爱她,而她也深爱着的男人。有时她会想,她单身多年,或许就是为了与他相遇。

    如果她的出现是对他的惩罚,那么他的出现肯定是对她的恩典了。

    “语农,我也要谢谢你。”

    “谢我什么?”

    “谢谢你这么宠我、爱我、纵容我。”

    “没办法,这是老天爷对我的惩罚。”他故作无奈,“但是……你知道什么才是更厉害的惩罚吗?”

    她微怔,“什么?”

    他眼底黠光一现,“生几个小娃娃一起来整我。”

    一日,臧语农神秘兮兮的带着方朝露出府,并坐上轿子前往城东。

    她一路上频频问他要去何处,他不但抵死不说,还不准她往轿外瞧。

    终于,他们到达目的地。下了轿,方朝露看见轿子停在一间房子前,正门上面悬着一块木匾,写着“女子武塾”。

    她愣了一下,然后露出难过的表情,幽幽地说:“想不到有人先我一步开了女子武馆。”

    “是啊,我发现时也很讶异。”

    方朝露叹了口气,须臾又扬起笑容,“没关系,至少有人的想法跟我一样。”

    “那倒也是。”

    “你知道武馆的主人是谁吗?”她好奇的问。

    “知道。”他点头。

    “谁?”

    “你。”他狡黠地眨了眨眼。

    她呆住,一时没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这武塾是你的。”他温柔地笑视着她,“这不是你一直以来的梦想吗?身为你的夫君,我当然应该帮你实现。”

    “这、这间女子武塾真的是我的?”她一脸难以置信。

    “嗯。这本来是一间空置的茶楼,在你养伤的时候,我便将它买下了。”

    方朝露感动不已,顾不得轿夫在,她伸出双臂,一把勾抱住他的颈子,喜极而泣。

    “语农,谢谢你,这是最棒的礼物!”她难掩激动,只差没亲上去了。

    “先别谢我,”他轻轻捧起她的脸,“武馆我虽然帮你开了,可学生你得自己找。”

    她用力点点头,斗志高昂地说:“我不会让你丢脸的!”

    就这样,在臧语农的支持及金援下,专收女子的武塾正式办了起来。

    初时方朝露以为女子习武的风气未盛,很可能招收不到学生,没想到一开馆便涌现报名人潮。

    许多人都知道方朝露先前救了臧语农且武艺高超的盛名,因此不只一些女子热切的想习武防身,就连那些为人父母的也愿意将女儿送到武塾来接受训练。

    方朝露将女子武塾办得有声有色,还跟一些男子武馆进行武术交流,并定期举办一些活动及赛程,慢慢地,不只女子,就连男子都希望能向她习艺。

    有鉴于登门拜师的男子越来越多,她在跟臧语农商量之后,又开了一家专收男子的武塾,并礼聘知名武师授课。

    “手打直。”

    “蹲低、蹲稳,对……就这样。”

    方朝露每天都在武塾里忙着,即便已大腹便便,还是没办法安分的待在家里养胎。

    “来,再重来一遍!”她挺着大肚子,中气十足地喊。

    “师父……”站在最前面喊她的学生名叫小云,今年十岁。

    “干么?想偷懒?”方朝露上课时是出了名的严格,但下了课又能跟学生们打成一片。

    小云低声提醒,“师丈来了,在您后面。”

    方朝露一楞,猛地回头,只见臧语农两手背在后面,不悦的看着她。

    所有学生见状,都在偷笑,因为每当师丈出现时,严肃正经的师父就会变成一个笨笨的小女人。

    “语农,你、你怎么来了?”方朝露面露心虚。不为别的,只因她答应臧语农在“卸货”之前都不会亲自授课。

    “你答应过我什么?”臧语农沉声道。

    “因为允曦今天闹肚子,没法来授课,所以……”

    允曦是方朝露聘请的一位女武师,她是威远镖局总镖头的女儿,也是李兆文的胞妹,自小习武并跟着父亲押镖,是位不折不扣的女中豪杰。

    “她不能上课,改天补课便是,你为何还要亲自上阵?”臧语农才不管那些大大小小的学生正看着,劈头就臭骂她一顿,“你老是不听我的话,非要真的出事才甘愿吗?”

    “不、不会出事啦。”她红了脸,小小声地说:“给点面子嘛。”身后传来的阵阵窃笑声,教她尴尬得想找个洞钻进去。

    “你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身子吗?你随时都可能临盆,为什么不乖乖待在家里休养?”

    “怀孕又不是生病,干么一直待在家里?”她轻声抗议。

    “你别跟我讨价还价,这是我们当初说好的,不是吗?”

    “是没错,可是也不用这么不通人情嘛。”

    “我不通人情?我是为了你跟孩子着想。”

    “我知道啦,可是……”她缩起脖子,声音越来越小,同时显得后面的笑声更响了。

    她回过头,羞恼的看着学生,“不准笑!快扎马步!”

    学生们赶紧收住笑意,正经八百的扎起马步。

    “别扎了。”臧语农霸道地下令,“今天的课就上到这儿,没上完的下次再补。”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语农,我……”方朝露还想商量,臧语农却一点机会都不给她。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现在就跟我回府。”

    方朝露哭丧着脸,回头看看那些掩嘴偷笑的学生,她们朝她挥挥手,眼底满是艳羡。

    看见她们的神情,方朝露突然释怀了。

    有什么好气的?多少女人羡慕她有这样近乎完美的夫君,他身材好,脸生得好,学养好,头脑好,对她也是超级超级的好,她都觉得自己幸运得快遭天谴了。

    望着他的侧脸,她甜甜的、傻傻的笑了。

    转头见她在傻笑,臧语农不由得蹙起浓眉,“你傻了?”

    “语农,我觉得我好幸运。”她衷心地说:“有你这样的夫君,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

    臧语农咧嘴一笑,“是啊,所以我拜托你别变成我此生最大的恶梦。”

    “哪是恶梦,明明是美梦!”她不服气地嚷嚷。

    “你再乱来,我就让你天天作恶梦。”他语带警告。

    虽然他的表情很凶,语气也霸道,但方朝露却感觉到他浓烈的情感,知道自己被他深深的爱着。

    “语农,你真的很爱我对吧?”她笑视着他。

    臧语农瞪她一眼,好气又好笑地道:“闭嘴。”

    两人手牵着手,一来一往的拌嘴声再再昭示他们的幸福……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