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元媛霸主的女奴 第八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元媛书名:霸主的女奴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选亲宴”后,夏以芙被擒回夏家庄,她和皇甫绝的婚约仍然存在,没有取消。

    可是夏以芙仍然不怎么甘心,甚至暗骂自己怎么这么不争气,还羞得和他在湖畔做了那件事……

    想到那晚的激情,她忍不住懊恼呻吟。怎么会抗拒不了他,又再次被吃干抹尽呢?

    总之,她就是不要那么轻易地嫁给他!

    因为……她还不知道他对她是什么心情,若是只有她单方面喜欢他,那不是很可怜吗?

    所以她还是要逃!

    趁着深夜,夏以芙偷偷摸摸地来到后院,抬头看着自家的墙,决定爬墙再次离家。

    距离婚期只剩三天了,从回来后她就被防守得很严密,好不容易逮着机会,不逃怎行?

    扬起唇瓣,拉好裙襬,正当要爬墙时……

    “芙儿,妳要去哪?”

    “阿、阿爹?!”转头看到阿爹,夏以芙尴尬了。“没、没有呀!我只是出来赏月。”

    她呵呵笑着,随便找个借口。

    “是吗?”夏老爷看了女儿一眼,养了她十七年,她在想啥,身为亲爹的他会不知道吗?

    “妳呀!真的这么不想嫁给绝儿吗?”

    阿爹的话让夏以芙一愣,吶吶地咬着唇,说不出话。

    她也不是真的不想嫁给皇甫绝,她只是闹别扭,单纯地想反抗,不想让皇甫绝轻易如愿。

    而且,在不懂他的心时嫁给他,她才不要!

    “妳要真的那么不想嫁给绝儿的话,阿爹可以把婚事取消,没关系的。”看着女儿,夏老爷满是疼宠。

    “阿爹……”没想到阿爹会说这种话,夏以芙又愣住了。“可是阿爹你不是一直想要我嫁给皇甫绝吗?”

    “傻孩子!”夏老爷笑了。“那是因为绝儿是好孩子,阿爹相信妳嫁给他一定会幸福。”

    “才怪!他一点也不好!”嘟着嘴,夏以芙嘀咕。

    “哦?哪里不好?”夏老爷有趣地看着女儿。

    “他对芙儿很坏,常惹芙儿生气,一点也不像表面那么温柔,那都是假的,他只会欺负我而已。”

    女儿的抱怨让夏老爷呵呵笑了。

    “阿爹,你笑什么呀?”讨厌,她说实话阿爹又不相信了,总是这样!

    “妳呀!真的是被绝儿宠坏了,才会看不清一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皇甫绝一颗心全系在她身上,只有他这个傻女儿迟迟看不清。

    “他哪有宠我?”夏以芙不服。“他明明都在欺负我,只有在你们面前,他才会对我好。”做作!

    “芙儿,从小到大只要妳向绝儿开口要的东西,他曾拒绝过吗?”夏老爷笑着轻问。

    夏以芙愣了一下。没有,只要她向他开口要东西,他都会拿给她。

    “还有,当妳生病时,最紧张的是谁?一直在妳身边看顾的是谁?”夏老爷又问。

    是皇甫绝!

    每当她生病时,总是他陪在她身边,说话哄她,要她乖乖喝药,那时的他好温柔好温柔,总让她抗拒不了……

    “还有呀!小时候妳被外面的小孩欺负时,总是谁帮妳出气的?”

    一样是皇甫绝!

    从小到大,都是他保护她,不让她受一丝伤害。

    咬着唇,夏以芙说不出话来,可又不甘心。“可是,他去青楼耶!他女人好多好多,就算和我订了亲事,还是和别的女人亲嘴。”

    这事她记得很清楚,永远不会忘。

    “傻孩子,绝儿只是去那谈生意,而且这事他也跟我解释过了。”夏老爷一一说出始末。

    听了阿爹的话,夏以芙瞠大眼。原来是她误会他了,他也是被设计的,可她却不听他解释,不分青红皂白地定他罪……

    忍不住的,夏以芙愧疚了。

    “懂了吧?”见女儿恍然大悟,夏老爷摇头笑了。“芙儿,妳是阿爹最疼的女儿,阿爹从不觉得妳比不上任何男人,甚至因为有妳,让阿爹感到很骄傲。”

    “阿爹……”爹亲的话让她瞪大眼,有点失措了。

    “我听绝儿说了,妳一直认为我很遗憾妳不是男孩子,没错,阿爹是有过遗憾,可是阿爹也觉得妳一点也不输给男人,若能再次选择,阿爹一样要妳这个女儿,而不要儿子!”

    “阿爹……”夏以芙的眼眶红了,受到阿爹的肯定,一直是她长久以来所希望的。

    “傻孩子!”夏老爷伸手轻揉她的头,“妳呀!就是爱胡思乱想,要不是绝儿跟我说,我都还不知道妳竟这么想。”

    “皇甫绝他……”咬着唇,她没想到他会跟阿爹说这个。

    “妳不知道,他来找我谈时,对妳可心疼了!”想到那时的对话,夏老爷又笑了。

    把女儿托付给皇甫绝,他很放心。

    “心疼?”夏以芙眨眨眼,讶异又不信。

    “是呀!绝儿喜欢妳好久了,早在妳还是婴孩时,妳就是他心头的宝了!”夏老爷柔声说着。

    “骗人!”怎么可能?

    “不信,就去问绝儿吧!”夏老爷呵呵轻笑。“而且,妳也很喜欢绝儿不是吗?”他早把女儿的心思看得一清二楚。

    “阿爹!”夏以芙红了脸,用力跺脚。“我才没有喜欢他呢!”

    “是是是。”夏老爷摇头失笑。“有疑问就去问,阿爹教出来的女儿可不是缩头乌龟,只会逃避。”

    说完,拍拍女儿的头,他便离开了。

    看着阿爹离去,夏以芙独自一人站在后院。

    阿爹说皇甫绝喜欢她?

    是真的吗?

    ************

    今天是皇甫家和夏家办喜事的日子,两家都是一片热闹,渲染着浓浓喜气。

    夏以芙乖乖上了花轿,穿着嫁衣,戴着凤冠,乖巧地拜了天地,最后被送进新房。

    可才一进新房,她的乖巧就全消失了,一伸手,就自己掀了红色喜帕。

    “啊!泵娘!妳怎么自己掀喜帕?这于礼不合呀!”一旁的喜娘紧张地喳呼着。

    “没关系,这凤冠好重,戴得我好难受!”夏以芙用手搧风,不顾喜娘的紧张,仍然一脸无谓。

    “可是……”喜娘仍想叨念。

    “没关系,反正我也不以为新娘子会乖乖等我掀头盖。”皇甫绝踏进新房,神采俊逸,带着优雅的俊朗风采。

    挥退了房里的仆人,皇甫绝有趣地打量着夏以芙。

    “看什么看!”夏以芙白他一眼,心里莫名地有点羞,她还真的和他成亲了,成了他的妻子。

    感觉……有点奇怪。

    “我还以为妳又会逃婚,没想到却出乎我意料之外,今天妳好乖,就这样嫁给了我。”

    能娶到她,皇甫绝当然高兴,可又觉得有点不对劲,依他对她的了解,反抗他是她的兴趣,可今天却这么乖,有点诡异。

    “因为我知道了一件事。”扬起笑容,夏以芙笑得有点贼、有点得意,像是掌握住什么。

    “什么事?”皇甫绝挑眉,不掩好奇。

    夏以芙贼贼地看着他。“听说你喜欢我很久啦?”

    她的话让他一愣,一时接不了话。

    “而且,还是从我婴孩时期就喜欢上我了。”她勾着唇,见他呆愣着,笑得更开心。

    第一次见他像个傻子似地呆愣,感觉好有趣,也更让她肯定了阿爹的话,原来阿爹没有骗她,皇甫绝好像真的喜欢她很久了耶!

    “妳……妳怎么突然……”皇甫绝尴尬地看着夏以芙,第一次说不出话来,只能傻在当场。

    他一直没对她说过喜欢等字眼,身为男人,这种话实在不好说出口,反正他会疼她、宠她就是了,以行动证明比较重要。

    可是现在她却直言说出来,让他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

    “嘻!你好像脸红了耶!”夏以芙有趣地看着皇甫绝,轻眨着眼,忍不住放声大笑。

    “我……呃……”皇甫绝说不出话来,有点恼羞成怒,粗声低吼:“好了!别笑了!”

    见他恼了,夏以芙笑得更开心。“哈!我第一次觉得你这么可爱耶!真的好新奇哦!”

    可爱?这个形容词让皇甫绝皱眉,无法接受,可是又对她没辙,只能无奈摇头。算了,随她笑去,谁教他就是栽在她手里?

    “怎么?妳就是因为知道我喜欢妳很久了,才不逃婚?”反正都被说出来了,皇甫绝也豁出去,承认了!

    “是呀!”夏以芙轻笑着,点点头。

    “为什么?”她的话挑起他的兴趣,唇角轻勾。“我的喜欢对妳而言很重要吗?”

    “当然重要!”她起身慢慢走向他,娇躯柔柔地偎进他怀里。“因为我也很喜欢你。”

    第一次,她不再对他说讨厌,而是喜欢。

    她的话让他放柔了黑眸,伸手抱住她。

    “好久没听到妳说喜欢我了。”小时候的她,好爱缠他,总是说喜欢他,直到她讨厌他时,他就再也没听过她这么说了。

    “其实我一直很喜欢你。”咬着唇,夏以芙轻声说着:“只是我不想承认,才会一直说讨厌,可是其实我的讨厌就是喜欢,不过连我自己也没发现就是了!”

    她娇憨地笑着,甜美的笑靥让人移不开目光。

    “其实我并不是真的不想嫁给你,只是一直摸不懂你的心,不知你对我是否有喜欢,我才会反抗。”

    “是吗?”皇甫绝轻声一哼。“我还以为反抗我是妳的兴趣呢!”

    夏以芙轻吐粉舌。“谁教你爱惹我生气,我才会那么想反抗你呀!”

    总而言之,错的都是他啦!

    见她把错全推到他身上,皇甫绝忍不住摇头。“妳呀!就是爱辩,什么都有借口。”偏偏他就是爱上这样的她。

    “可是,你就是爱这样的我呀!”皱皱俏鼻,夏以芙一脸得意,不以为自己这样有什么不好。

    “是是是!”皇甫绝再次摇头,拿她没辙,见她可爱的模样,忍不住低头想吻她。

    “等等!”发现他的意图,夏以芙赶紧捂住他的嘴,不让他亲她。

    皇甫绝挑眉,不高兴她的拒绝。

    “我们还没喝交杯酒耶!”咚咚咚地跑到桌前,夏以芙倒了两杯酒,递了一杯给他。

    皇甫绝也没拒绝,顺她的意,喝完了交杯酒。“这样行了吧?”

    “当然!”夏以芙开心地笑了,笑得眼睛都快瞇起来了。

    敏感地察觉她的笑容不对,皇甫绝脸色一变,“妳……”话未说完,他突然觉得头好晕,而且好热……

    见药效发作,夏以芙笑得更开心了。

    “你以为只有你能下药吗?”她狡诈地笑了。“告诉你,不是只有你会记恨,我比你更会记恨!”

    哼!她就不信逮不着机会报复他!

    皇甫绝忍不住苦笑,他就知道她不会真的那么听话,是他太大意了。

    “好吧!妳想干嘛?”甩着头,他抵抗着昏眩。

    “这个嘛……”夏以芙侧头想了一下,邪气一闪而过。“这个洞房花烛夜你就独自一人过吧!至于我,不陪你了!”

    说完,她对他扮个鬼脸,笑着离开。

    “夏以芙!”皇甫绝低吼,觉得一股热气从腹下迅速升起,烧得很旺。

    该死!她下的药更重!

    “夏、以、芙!”

    她以为她能得逞吗?他用内力逼下药性,快速往外冲,拼死也要逮住她!

    敢对他下药?她就得负责灭火!

    他发誓,他绝对会逮住她,和她在床上耗上三天三夜,让她下不了床!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