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二分之一穿越 第十八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二分之一穿越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命运之神,我的幸福在祢手上。

    若儿闭上眼睛,在心里默数一二三,接着提起右脚,准备踏出门坎……

    等一下!她写“不小心”被篮球砸到耶,现在她却是要故意到篮球场去被篮球砸,应该不容易成功吧?

    而且,奇怪,她怎么走不出大门呢?

    “大白痴,你要去哪?”雷狼发出如雷的咆哮声。

    这个阴魂不散的家伙,她到底欠他多少啊?

    若儿气炸了,甩掉他抟着她后领的大手,“你别坏我的好事!宾开!”

    “哎哟,敢凶我了?又变成恰北北了?”雷狼差点把她抓起来过肩摔,“凶屁啊!明明是个大路痴,现在出门是想去哪?你是嫌这些日子以来,给我添的麻烦不够多就是了?见我四处找你,找到快起肖,你很乐就是了?”

    “你在说什么啊?我什么时候变成路痴了?你有毛病呀!况且我要去哪,与你何关?管那么多!你别跟来喔,不然我就揍扁你。”

    这家伙真是有够爱管闲事,干脆去管太平洋好了。

    懒得理他,若儿冷哼一声,一脚踏出大门,走在通往篮球场的街道上。“给我站住!”雷狼追了上去,用力扳过她的身子,“靠!不敢承认自己是大路痴也就罢了,还敢威胁我?”

    雷狼怪异的打量着她,“不对,你有点怪怪的……咦?也不对,是你车祸之后就变得怪里怪气的,是现在才恢复正常,但你恢复正常之后,换我不习惯了。”

    “真的?”他说话才奇怪,她出车祸后,就魂穿到书里去了,怎么他现在的意思好像是说她一直都存在着,只是车祸之后就变成了另一个人。

    “难道全被我猜中了?”

    “猜中什么?”雷狼瞇起黑眸。

    “朱弱儿……”她该怎么解释才好?“就算我说了,你会相信吗?”

    “相信什么?”雷狼蹙起剑眉。

    “我说了,你肯定不会相信的,世上也不会有一个人肯相信我的遭遇。”她叹气。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会相信?说说看。”他倒很好奇。

    “本来我小说里的女主角名字是叫朱弱儿,弱是弱女子的弱,结果被更改成我的本名朱若儿。”

    “然后呢?”

    “那场车场之后,我的灵魂和小说里的女主角朱弱儿对调了,我的灵魂穿越时空,掉到书里面去了耶,我是三天前才回来的,你相信吗?”她准备露出“看吧,就知道你不会相信,以为我在说什么天方夜谭”的表情。

    他愣了好久好久,她也盯了他好久好久……

    终于,他用一种十分神秘的眼神凝视着她,然后似有所悟的缓缓点着头,“相信。”

    “你真的相信我?”太吃惊了!简直是奇迹啊!

    “怀疑啊?所以咧?现在呢?”雷狼提出了过分冷静的问题。

    她真的怀疑啊!

    “我把小说的最终回完成了,安排自己『不小心』被一颗篮球砸昏了头,然后就真的很顺利的穿越时空了。”

    “有这么瞎?”换他怀疑了。

    “会瞎喔?”她小小震惊。

    “超瞎的好吗?你会被读者骂到臭头。”

    “呃……我宁愿被读者骂到臭头,也要……嘿嘿,反正我怕疼嘛,而且我不想再出车祸了,那种体验实在太恐怖了,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永远都不想再来一次了。”

    若儿担忧的道:“还有一件事,我在那边,服下许多有毒的仙女蒿,现在我的灵魂回到自己身上,那原本附在我身上的『朱弱儿』,想必正在承受毒发时的痛苦。虽然我没把『朱弱儿』……不对,不对,是朱若儿才是,我没把女主角写死,然而世事难料,万一她不幸嗝屁,我就永远也回不去了。”

    “靠!真的假的?你是白痴啊,干嘛乱吃毒花!自己服毒,却让别人来承受毒发时的痛苦,你真他妈的卑鄙、无耻、不负责任!我不管,你即刻按照剧情安排,立刻去篮球场!”他忽然变得十分激动,怒不可遏的嘶吼,活像变了个人似的。

    若儿怪异的看着他,“你刚才不是不准我出门?还十分担心我迷路呢,现在不但乱骂人家卑鄙、无耻、不负责任,甚至催人家赶快去,有病!肖仔!”

    “少罗唆,你去是不去?不去我就……”雷狼一脸威胁似的看着她。

    “你就干嘛?”这个雷小狼真是怪到极点了,难道……

    “我就押着你去!”

    “啊……”若儿还没来得及破解这个神秘的谜团,就被他抟起后领,气得她大吼大叫,拚命挣扎,“雷小狼,干嘛拎着我?放开我,你这死杀千刀的,我诅咒你下十八层地狱!放手!啊啊啊啊……”

    若儿挣脱了雷狼的箝制,但脚步却一时踉跄,身子站不稳,叫了几声,弹退了几步,便砰的一声落地。

    谁也料想不到,意外的发生往往令人措手不及,天知道路边怎会搁着一颗破破烂烂又有些消气的篮球,她就这样好巧不巧的撞上那颗篮球,并非篮球来砸她。

    然后,她就莫名的头晕目眩,视线逐渐变得模糊……

    “恰北北,你怎么了?”雷狼紧张的蹲下身子,轻拍她的脸颊。

    “我的头好晕……”慢慢地,若儿的意识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神秘莫测的时空隧道,再一次发生未知的变化……

    当若儿的灵魂穿越过时空隧道,抵达时空隧道的尽头时,她看到一道光束,意味着她已结束这趟神秘的旅程。

    痛苦!痛苦!好痛苦啊!她瞬间感到强烈的痛楚,胃如火在烧,浑身极不舒服……

    她的耳边听见有人在说:“将军,夫人的汤药熬好了。”

    将军?

    啊,她回来了,太感动了,她终于回到雷狼的身边了!可以偎在他温暖的怀里,聆听他的心跳声,聆听他富磁性的温柔嗓音。

    前所未有的安全感,缓缓溢满了她的心。

    “若儿,来,喝药,喝完药就舒服了。”雷狼搂着若儿的肩膀,让她的头靠在他的肩上,然后接过下人递来的汤药,吹凉了,才喂她喝下。

    汁液滑进她的嘴里,好苦……不,她不要喝,太苦了。

    “不可以吐出来,这是解毒汤药,你一定要喝完,乖,听话。”

    不,不要喝,雷狼,不要强迫她。若儿把嘴里的汤药吐出来。

    “若儿,你怎么开始抗拒喝药了?你这几天不是都很乖巧听话的吗?”见她不肯喝药,雷狼手指拨开她脸上的发,抬起她的小脸,自饮了一口汤药,炽热的唇贴近她,硬是把汤药由他嘴里喂进她嘴里。

    他的唇好热,把她堵得无法开口,呜……苦……

    汁液滑过她的喉间,一口接一口,他紧紧抱着她,逼得她动弹不得,直到她把汤药喝完。

    “咳咳……”若儿痛苦的咳嗽着。

    “呛到了吗?”他温柔的轻拍她的背。

    她摇头,一直咳个不停,害他心疼不已。

    雷狼忧心忡忡,伸手探了探若儿的额头,感受到的温度让他松了一口气。总算退烧了!这三天,若儿持续高烧不退,他担心得吃不下也睡不着,无论坐着、躺着,总是觉得不对劲,天天祈求上苍让她得以早日康复。

    他实在十分担忧这个小女人,因此照料她这个病人,竟成了他当下最为要紧的事,从喂药、喂食到沐浴……他完全不肯假他人之手。

    若儿不知咳了多久,才感觉到舒服,她睁开眼睛,凝望着雷狼变得十分憔悴的俊容,她恍若被万针穿心般的心痛,她轻触着他温热的脸颊。

    “我总算……总算回到你身边了,我好想念你……我再也不回去了,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

    “若儿,我的若儿,你总算可以说话了。若儿,你怎舍得让我如此心疼与不舍呢?”雷狼紧紧的将她拥在怀中,内心满是恐惧,就怕失去心爱的妻子,而这是他有生以来初次恐惧的滋味,还如此的强烈。

    “刘佐诏什么都跟我说了,原来你是为了守身,才……若儿,你好傻,好傻,我若失去你,你要我如何活下去?幸好毒发当天,帮你催吐时,你吐了不少,不过仍有毒液残留在你体内,所以你要每天都服用解毒汤药,听到了吗?不管汤药有多苦,你都要乖乖的喝,为了我,你要尽快好起来,好吗?”

    “好……”失而复得的爱情,令若儿忍不住激动得流泪。

    “若儿,怎么哭了?不哭,乖,笑一个。”雷狼轻抚着若儿白嫩的脸庞。

    若儿硬挤出一抹笑,“我哭,是因为我太想你了。”

    “傻瓜,我天天陪着你,对你寸步不离。”

    是啊,他不知道她回现代的世界去了,所以他一直以为他们都在一起,殊不知她的灵魂早已离开肉体。

    天知道她有多么的想念他呀,虽然她离开他只有短短几天,可是她却觉得有一世纪那么久。有句话足以形容她苦不堪言的相思之情,那就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若儿温柔地轻抚着他极为好看的出色俊容,“瞧你,我才几天没见到你,你就变得如此憔悴,胡子也不刮,眼眶又这么红,这几天你是不是都不眠不休的照顾着我?”

    她直觉雷狼一定是不眠不休、不分昼夜的照顾着她。想到这儿,她的心中溢满了感动与爱怜。

    “我担心你……”

    “那也得吃饭、睡觉啊。”若儿看了看厢房的四周,“咦?怎么不见湘湘呢?”

    “她回她爹娘的身边去了。”

    “你怎舍得让她离开?我可以……接受她成为你的……”她深知他们成长的环境、时代、背景不同,若不想失去他,就得接受他纳妾的事实。

    雷狼的长指压在她的唇上,不让她继续往下说,“相信我,若儿,我心里除了你,没有别人,今生今世,我爱你的心,不会减少一分一毫,只会愈来愈无法自拔,愈来愈疼爱你。若儿,请你一定要相信我,这辈子我只爱你一个人,每一刻都牵挂着你、思念着你,我对你的爱,天地可监。”

    “雷狼……”她感动得泪流满面,“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没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就对你乱发脾气,乱吃飞醋,还任性的跑出去,害你为我担心,我、我……”

    “都过去了,别再提了。”雷狼紧紧的握着她的小手,“我让厨娘替你炖了十全大补汤,一会儿喂你喝。”

    “十全大补汤?”她忍不住笑了,“你让我吃这么补,不怕我流鼻血啊?”

    “说这什么傻话,你的身子太虚弱了。”雷狼爱怜的摸着她柔软的发丝。他怎舍得在她最虚弱的时候告诉她,她腹中的孩子已经没了的事呢?

    “怎会呢?你和刘佐诏都抢在第一时间帮我催吐,那么残留在我体内的毒素并不会很多,只要休息个几天,然后多喝水、多吃水果,帮助新陈代谢,便会不药而愈的,根本不用喝十全大补汤。”有他在身边,她很放心,可是看他如此憔悴,她却感到非常的不放心,她极忧心他的身子,“倒是你,为了照顾我,僬悴了许多,所以,该喝十全大补汤的人,是你才对。”

    “我壮得像头牛,放心。”傻若儿,她什么都不知道……雷狼心疼的吻着她的额头、脸颊、鼻梁……

    似乎有水滴在她的手背上,她迷惑的看着手背上的水痕,猛地抬头看着他,“你……”

    若儿顿时察觉到事情不对劲,“你有事瞒着我,对吗?”

    雷狼将她拥入怀里,“没有,什么事都没有。”

    “刘佐诏回北暮去了?他起兵攻打过来了?!”她猜着,硬要找到事情的真相。

    “若不是你,刘佐诏也不会说服他父王与我国签订和平盟约,若儿,两国休战,你功不可没。”

    “太好了!”若儿高兴到差点惊跳起来。以后她再也不必担心雷狼的安危,因为两国休战,表示以后都不会有战争了……

    不对,两国既然已经休兵,雷狼为何难过?

    若儿继续想着。

    良久,她猛地往腹部一抱,并感受着身体有何不适。

    倏地,她睁大眼睛。难道是……

    “孩子!”若儿惊慌的看着他,“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

    “若儿,以后有的是机会,你不要太难过。”他该死,没管好自己的情绪,才会让她发现事情不对劲。

    不,他要看她快乐,他要挪去她的痛苦,挪去她的伤悲……

    若儿极其自责,又非常伤心的痛哭起来,“呜……都怪我不好,我若不任性妄为,也不会失去我们的孩子,都是我不好,都怪我太任性,孩子在我腹中,我这做母亲的,理应要好好保护他……呜……你骂我、打我吧!我不会跟你顶嘴,也不会还手,我会乖乖的让你揍……”

    “若儿。”雷狼心疼的握住她的手,“我责骂你,就能唤回孩子的性命吗?更何况我从没有怪你的意思,我只要你把身子养好,只要你身体健康,咱们要有几个孩子,就有几个孩子。”

    为什么他几句话就安慰到她了?

    若儿偎入他怀里,轻声哭泣着,“好,以后我会听你的话,乖乖喝解毒汤药和十全大补汤,我会把自己的身子养得健健康康、白白胖胖,因为我要为你生下属于我们的爱的结晶。”

    “这才是我的好若儿。”雷狼捧起她的小脸,深深的凝视着她,“生十二个,你觉得如何?”

    若儿回望着他,破涕为笑,“当我是母猪啊?”

    “你若是母猪,我岂不是变成猪公了?”

    “错,是种猪。”

    “哈……”雷狼纵声大笑,俊容上写满迷人的笑意。

    若儿圆溜溜的杏眼也跟着笑瞇了。

    穿越时空,得此夫君,今生足矣。

    她想,自己应该是这世界上,最受幸运之神眷顾的女人。

    【全书完】

    注:

    欲知严泽堂和曹末末的爱情故事,请翻阅红樱桃961“爱情梦工厂”系列之一《二分之一人夫》

    欲知乔霜和尹谷裔的爱情故事,请翻阅红樱桃1127“爱情梦工薇”系列之二《二分之一小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