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朱轻鲁男子的娇宠 终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朱轻书名:鲁男子的娇宠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他去了哪里?

    薛采情闷闷地坐在黎府花园的回廊上,看着远处的假山发呆。

    雷弁天已经有整整五天没有见到人影了,他会去哪里?在这里他不是只有黎悠扬一个朋友吗?那除了黎府他又还能回哪去?难道他独自回山上去了?

    想到这里,薛采情一下子慌了神,不会的,一定不会的,他怎么都不可能丢下她一个人就走了。

    裴超然在黎府管爱的带领下,看见薛采情独自坐在那里沉思,脸上表情称不上高兴。

    “采情,可以跟你聊一聊吗?”裴超然走近薛采情。

    “裴大哥,你怎么会来?”薛采情惊讶地望着他。这里可是黎悠扬的家啊,裴大哥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有事找你,不来这里,又该去哪里呢?”裴超然眼里有几分疼爱地望着她,对于这个同样热爱医学的小泵娘,他是真的很欣赏。

    他对她的感情就像自己的妹妹般,不过就算再欣赏,他的表现也只是比对陌生人好一点点,没办法,天性如引,改不了。

    “什么事?”看着他俊美如昔的脸庞,看来成家后他过得还不错,他的脸上增添了成熟男人的魅力,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已经没有以往那般悸动得厉害了,虽然心跳还是会偷偷加快。

    “你还记得你十七岁那年跟我提过的,想跟在我身旁学习医术的事情吗?”他提起一段陈年往事。

    “当然记得。”当时她爱他爱得好辛苦,终于那年鼓起勇气主动提出想跟在他身旁,可是却被他断然拒绝了。他说他从来都不习惯身旁有个女孩子,那时候她好伤心,好长一段时间都不敢见他。

    “现在裴大哥答应你,你跟我回去,留在我身旁吧。”她是个医学奇才,什么事情都是一点就通,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帮手。

    “啊?”她多年以来的最大心愿,今天终于实现了,她应该开心得大叫,高兴的不得了的。

    可是为什么她一点愉悦的感觉都没有呢?为什么她的心好乱好乱?

    “你不愿意?”

    “不……不是的。”她连忙说着,生怕他误会,“我怎么会不愿意,能跟在裴大哥身边,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我开心还来不及,我只是、只是怕弁天不同意。”对,就是这个原因才让她犹豫不决,雷弁天那个男人,怎么可能答应她到裴大哥的身边。

    “他答应了。”裴超然静静地说。

    “什么?”天上是不是劈下一道惊雷?她睁大水眸抬头望了望,晴空成里无云,哪里来的雷电?

    可是为什么她的脑子一下子就这么暗了?他同意了、他同意了?他怎么可能会同意?

    他不是情愿自己死掉,也不愿意入她走的吗?怎么可能会答应让她跟裴大哥走?他不是最在意她对裴大哥的感情的吗?

    “采情?”裴超然的声音难得的轻柔。

    他是不是不要她了,他厌倦了她的无趣了是吧?一个什么不懂的女人,不能满足他,什么都不会,只会给他带来麻烦,难怪这几天她都没有看到他,让她整天心里难过得要命。原来他不要她了,才会躲着她,他是不是很高兴终于可以甩掉她这个包袱了?

    她心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想法,耳里完全听不到任何声音。

    “采情。”一双结实的大掌握住了她的柔肩,她怔怔地抬头望着他。

    “别哭了。”叹息声从他的嘴里吐出来,裴超然看几这个伤心的女孩。

    “我哭了吗?”她不自觉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摸到了满掌的湿意,原来她真的哭了。

    “你不再喜欢裴大哥了,是不是?”裴超然看着这个一直默默暗恋他的小女孩,她的爱其实很隐晦、很低调,一点都不敢打扰他,这样的她,让他讨厌不起来。

    “我……”她不喜欢裴大哥了是不是?她不是一直都把他当成天神般崇拜的吗?可是为什么现在她满脑子里都是那个可恶的鲁男子?

    “呜……”她再也忍不住悲伤哭泣起来,“我要找他,我要找雷弁天。”她哭得像一个受了极大委屈的孩子,伤心不已。

    抬步想要去找雷弁天,她要问个清楚,她要问问他,是不是真的不要她了,如果他说是的话,如果他说的话,那她、那她……

    “哭什么?”一声粗暴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她愣愣地抬头,就看到那个一脸凶恶的男人正站在她面前,一看见他,她的眼泪流得更凶了,一把扑入他的怀中,“弁天,求求你不要不理我,别不要我,呜……”雷弁天看几那两个在一旁看热闹的男人,用眼神示意他们回避。

    “怎样?”苏醒风问道。

    “我答应,可以了吧?”他终于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那还有什么问题呢。苏醒风满意地笑了笑,转身走了。

    他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可以回抱月国抱老婆去了,怎么会不开心呢?凌波马上就要生产了,还是快点拉着超然去看看才行,本来这次他只是回来找超然去为凌波生产护航的,谁让他放眼世上,只信任自己这个兄弟的医术呢?

    他可是费了好大的心力才说服他的,还好冰倩第二次怀孕才几个月,不然谁都无法将超然拖离冰倩的身边。

    谁知道如歌那个女人当了皇后做了娘亲,还那么不安份,直接给了他这个任务,让他推也推不掉。

    裴超然看了看那两个紧抱在一起的人,与雷弁天交换了一个只有他们才懂的眼神,也转身离去。

    他终于可以放心自己的小妹妹了,如果不是为了采情的幸福,他才不会同意苏醒风演这场烂到极点的戏。

    等闲杂人等都走得干干净净了,雷弁天才低头看着自己怀里那个哭得快喘不过气来的小女人,“你不是喜欢裴超的吗?现在如你所愿了,你还哭什么?”

    “不要,我不要!我只要待在你的身边,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她抬起头可怜兮兮地望着他,眼睛红肿。

    “你不恨我强占你,囚禁你了?”他对她的伤心感到不舍极了。

    “不恨,不恨,再也不恨了。”她拼命摇头,“如果你不要我,我才会恨你。”

    “不要你,你会怎样?”

    “我……”她瘪了瘪嘴,“我就……呜……我会死的,真的会死的。”没有他的爱,她还活着干什么?原来她对他的感情早已经深不可测了。

    可能在看见他的第一眼,她的心已经沦陷,只是她太过迟钝,一直都没有发现,不然换作别的男人那么对她,她早就一死保清白了,哪里还会由着他恣意逞欢。

    “你不是不喜欢我吗?”想到上次她怎么都说不出口,他还是非常介意。

    “没有,没有,我喜欢你,好喜欢。”她用力地抱住他的腰,“我爱你,弁天。”她不再害怕对他说出爱了,因为这世上最可怕的事情就是他不要她,除了这个,再没有什么事情让她觉得可怕。

    今天的事情是个极大的刺激,帮助她认清了自己的感情归属,要失去他的恐惧让她混乱的感情突然清爽起来。

    “裴超然呢?”他的嘴角扬起了笑意,但还是忍住了。

    “裴大哥只是我尊重的大哥而已。”她还是曾经爱过他,但那已经是过去了。在他成亲后,知道自己跟他再也不可能了,她已经学着去放下这段感情,现在占据她整颗心的人,是雷弁天。

    “既然这样……”他看着薛采情满脸的期待,不由得笑了开来,“那我就勉为其难地要你吧。”

    说得那么委屈,可是心里早就乐翻了。

    “你不要我的话,孩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她的身体她最熟悉,自从认定跟在他身边后,她再也没有服食任何避孕的药草了,以他们交欢的激烈程度,没怀孕才是怪事呢。

    “你、你怀孕了还敢上山下山的!”这个女人,真是要气死他了,现在才告诉他这个大惊喜,让他愣了半晌,才气极败坏地吼道。

    真怀念他的老虎吼,几天没看见他,她心里的思念快要将她淹没了,现在又在熟悉的怀抱里面,又能听到他关怀的声音,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完美了。

    雷弁天看着怀里撒娇的小女人,满腔的怒火瞬间熄灭了,算了,谁让自己拿她没辙呢?打,下不了手;骂,开不了口,只好以后都努力盯着她,再也不让她给人看病了,现在她最主要的任务就是乖乖让他宠着,什么都别动。最首要的是买一栋房子,这样他们就可以安定下来,就买在黎府隔壁吧,这样可以使唤一下那个黎悠扬,免得他太闲。

    伸手抱住自己心爱的女人,雷弁天在心中不断地盘算着。

    只要她一直在他的怀中,只要她心里只有他,他就再也没有别的要求了。未来,他仍有许许多多的事情要做,也许仍充满着变数,但他可以肯定的是,不管发生任何事,他都会紧紧握住她的手不放。

    她是他一个人的禁脔。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