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初七娇养 第二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初七书名:娇养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果真如夏朕所说的,他经常不在家,从第二天开始,她便再也没看过夏朕本人,一切都由安伯代为传话,菜色合不合宜?睡得好不好?天冷穿多穿少等等……总之,他们几天来没有再见上一面。

    但是她觉得这样很好,真的很好!

    有距离,有生疏,她便不会太过依赖对方,就算只是习惯,也是件可怕的事,就像母亲离开后,整个家顿失重心,爸爸藉酒浇愁恍惚度日,就算她故意晚归,也上不了爸爸的心,她知道那是因为爸爸的依赖消失了,而这个依赖就是妈妈,她永远替代不了的位置。

    她不怨,因为她也一样思念妈妈,因此她更知道依赖是多可怕的东西,它可以轻易窃取一个人的心和性命,毫不犹豫。

    “小姐,朕少爷等会就会回来,待小姐用完早餐,少爷会带小姐到新学校参观!”

    安伯立于倪宁身边,面带慈霭笑容地看着眼前端庄秀气的小小淑女,满心莫名的骄傲,多么乖巧听话的孩子,不骄纵不撒泼,脸上一直带着恬淡的微笑和有礼的应对,一点也没有千金小姐的鸭霸气势,只有邻家女孩的青春气息。

    这对几十年来只出男孩的夏家来说,无疑是一股清流啊!尤其夏家的男孩,一个比一个调皮捣蛋,常惹得老管家和一干下人险些吐血身亡,却又莫可奈何。

    “我知道了!安伯,夏大哥什么时候回来的啊?”倪宁喝了一口鲜榨柳橙汁,默默含在嘴着,细细品味酸中带甜的滋味。

    “昨晚小姐睡了才回来,清早便又出门了,小姐才没遇见,少爷说等他开完早会便会回来带小姐去学校。”

    “夏大哥忙的话,其实我可以自己去的,毕竟是我自己要读的学校嘛!”倪宁笑着对安伯说,话是客气,却是心底所愿的,毕竟往后若想独自生活,多一点自主性的决定是对的。

    “想剥夺我身为监护人的权利吗?”

    从外头走进的男人,笔挺的西装已卸下,就着轻便衬衫,袖口折起卷至手腕,露出结实手臂,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

    不理会男人调侃的语气,倪宁堆起灿笑,“夏大哥,早安!”

    只见男人回了一声“早”,随即坐上主位,示意安伯他要用早餐,安伯领命退下,倪宁则拿起洁亮的玻璃杯,倒了和她一样的柳橙汁递给夏朕。

    夏朕接过后,像是十分熟稔般,仰头就喝了一半……这到底是多渴?

    连早餐也像秋风扫落叶般,三两下清洁溜溜……这到底是多饿?

    虽然动作还是不失优雅,但看在从小就读女校的她眼里,实在还是难以理解男人不拘小节的洒脱。

    “倪宁,妳在这里也住了几天,有没有需要什么?说实话,我对妳这种年纪的小女生还真不了解。”夏朕爽朗一笑,自嘲自己的无知。

    倪宁闻言,突然发愣似地看着夏朕,这个人到底有多少面向呢?

    当他为她挡去记者的追问时是那样果断强硬,当他牵着她的手时又是那么固执霸道,当他第一次带他回夏家时是这么温良和善,当他自嘲自己对小女生都不懂时又显得飞扬俊朗。

    他到底还有多少样子是她没看过的呢?

    倪宁用喝柳橙汁的假动作掩饰自己用探究的目光偷看男人,结果好死不死正好对上男人迎过来的疑惑眼光,害她眼睛差点闪到。

    “怎么了?干嘛用斜眼飘我,是怪我太晚问妳吗?”

    这时女孩紧张了,又是摇头又是点头,夏朕突然放下餐具,双手贴上女孩粉嫩的双颊,固定住她摇晃的头部。

    “好了!好了!妳的头快要扭断了!快说妳想要什么?”

    “琴,我想弹琴!”她从小就有弹琴的习惯,是在家里跟妈妈学的,虽然不是优秀的程度,但自娱娱人还算可以,而她现在想透过钢琴想念父母,想要这栋豪华却少点人气的房子多点音乐的色彩。

    她十分认真地看着夏朕,希望他可以答应自己。

    夏朕则是在倪宁的眼睛里看到动人的闪耀,像夜里的星星,像皎洁的月亮,那样璀璨晶亮,轻易地让他深陷其中,所以久久没有响应女孩的话。

    “夏大哥?可以吗?钢琴……”

    男人随着女孩的问话,慢慢从她耀人的眼眸移到两片正在蠕动的红唇,随即收回目光,却把那影像深深留在脑海里。

    “想弹琴当然可以!但是要不时地弹给我听,怎样?”

    “当然!谢谢夏大哥!”倪宁藏不住喜悦,连忙讨好似地大献殷懃,又是倒果汁,又是涂面包,让男人在享受好吃的餐点和俏女孩的服侍中用完早餐。

    夏朕亲自开着车,带着轻装的女孩一同前往邻近的高级中学参观,原来这里也是夏朕年少时读的中学,看着又是督导又是校长又是哪位主任对着夏朕这个杰出校友嘘寒问暖的样子,不讳言,倪宁真的忍不住笑意。

    她的笑感染了夏朕,他们对眼看着,都明白对方的意思,背着其他人的耳目,挤眉弄眼一番后,挺有默契地一搭一唱,顺利摆脱掉热情无比的师长们。

    三两下办妥就学手续,男人带着女孩进入校园东走西看。

    由于正逢周末,学校并没有几名学生,两人沿路边走边看,福利社、体育馆、教学大楼,在在勾起夏朕年少时的点点回忆。

    他指着三楼某间教室,有着大片的落地窗,宽敞明亮的空间,微风徐徐吹动窗幔,很有偶像剧场景的浪漫。

    “那是我以前的教室,以前最常在那里打架。”

    男人说的正经八百,却引来倪宁错愕的瞪视,一个占领全亚洲最大金融体系的财团,身价上亿美金的商业巨子,曾经在学习的教室里和人打架?

    “收起妳那傻不隆咚的表情,打架是每个男孩必经的成长之路,重点在打赢还是打输!”夏朕难掩骄傲的神情,说明自己绝不是输的那一方。

    看着男人意犹未尽地好似在缅怀过去的丰功伟业,倪宁透过男人神清气爽的脸庞,似乎还可以看见当年那个穿着校服、轻狂不羁的少年。

    是啊!哪个大人物没有属于自己的青春岁月呢?

    不过眼前的男人这样斯文俊秀,真难想象他会有如此火爆的一面,因为他给她的感觉一直是这么稳实可靠啊!

    “是!我懂!就像狗狗在争地盘一样,势必要经过一场铁血奋战,才有一方天地嘛!”

    他的辉煌战绩到了女孩嘴里,却被形容是狗儿争地盘?

    夏朕听了女孩的话,愣了几秒后,竟也不恼,还朗朗大笑起来。“妳说的没错!可是争的不是地盘,是女孩!”

    夏朕将倪宁带往一处树荫下,将自己的外套铺在草地上,示意女孩坐在上面,自己则随兴地靠着树干而坐。

    女孩?!倪宁无法解释内心的感觉,闷闷的,怪难受的,但这很正常不是吗?血气方刚的少年为女孩争锋相对,与对方一较高下,只为红颜一笑。

    她管不住自己怪异的心情,脱口一问。“那你……争到了吗?”

    “女人到不到手是一回事,可是架是一定要打赢的!”想到那些麻烦的女生,夏朕还是忍不住起了疙瘩,老是有某某人上门找他理论,说自己的女朋友因为爱上他而吵着分手,所以要他给个公道!

    给什么?他大爷直接一拳奉上,就是他给的“公道”!

    从此他打遍天下,学校中再无一人是他的对手,俨然成为校园里的小霸王,但他不欺侮弱小苞女人,所以更得女性同胞的爱戴,痴缠的手法更是蒸蒸日上,情书美食是小菜,可怕的是还有跟踪和偷窥,让他从此对女人敬谢不敏,除了身边这一个……

    怎么在他的中学时期没有一个像身旁这样的女孩出现?安静、乖巧、可爱、体贴,如果有的话,他肯定不会对女人有偏见,他会把她纳入羽翼下,灌溉滋养,小心呵护,让她在他的怀里开心愉悦地长大。

    “夏大哥?夏大哥?你怎么了?”女孩轻松的神情转为不解,怎么夏朕的眼睛突然看着自己,由淡然慢慢变成渴望?

    对!是渴望,她没看错吧?那是行走沙漠许久的旅人,忽然看见眼前一片绿洲,用尽全部力量也要得到的向往……好吓人!

    夏朕转过头,为自己的心思无奈地笑笑,一种想永远照顾她的心情油然而生,而且来得猛烈,连自己都难以理解。

    “没事!妳刚才说什么?”

    “没关系,不重要了,我们回家好吗?”她不知道刚才是怎么回事,直觉告诉她,不会是她想知道的……所以还是回家最安全。

    “好!我们回家!”

    两人回到家后,不约而同地前后回到各自房间,一直到了晚餐时刻,才同时现身在饭厅里。

    晚餐是传统的中式家常菜,色香味皆是丰富,分量是简约的三菜一汤,就两个人吃,既不铺张浪费也不会空虚饿肚,而且都是他们共同喜欢的菜色。

    但是倪宁这餐却吃得比平常来得沉重几分,因为她其实已经很习惯自己一个人用餐,如今多了一个人难免不自在,尤其是这个人浑身散发强烈男性贺尔蒙的气息,又让人更难以忽视。

    难得的是,早餐吃得有如猛虎过境的架势,晚餐却陪着她细嚼慢咽起来,一餐下来,她吃饱了,他才放下筷子。

    “朕少爷,门口如琦小姐来找您,请问要见她吗?”安伯的声音传来,打破原本的静谧,夏朕听到来人的名字,不自在地看了倪宁一眼,轻咳一声。

    “我去看看,倪宁妳先上去准备上学的事。”然后转头又对安伯说:“安伯,陪小姐上楼。”

    他有些强硬的态度引起倪宁的好奇,走到楼梯间,她忍不住问:“安伯,请问来的客人是谁呢?”

    这下换老管家不自在起来了。“她是……朕少爷的一个……女朋友。”这样说应该可以吧?总不能要他把情妇、玩伴讲出来污染他可爱小姐的耳朵吧!

    女朋友?也是,条件如此优秀的他怎么会没有女朋友呢?只怕想做他女友的人,可以从这里排到山下去吧?

    “下次可要夏大哥介绍这位姊姊让我认识呢!她来了我就躲起来,挺不好意思的。”

    “不会的,小姐。”因为通常不到半年时间,“姊姊”就会消失不见,所以小姐也毋需认识这么多“姊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