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喜乐摄政王的半脸美人 第一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喜乐书名:摄政王的半脸美人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曦悦悄然离开凤氏家祠的来年,前皇子齐烈领兵进城受降,从此寒焰国成为库尔哈国的领土,改名凤剎。

    自从寒焰国灭,大祭司凤自翔变态嗜血的真面目被揭穿之后,凤氏族人顿时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得而诛之。

    摄政王齐烈所率领的黑鹰军更是大张旗鼓的四处搜捕,大有赶尽杀绝之意。

    曦悦却在南怀山下的小村庄落脚,平日以贩卖豆腐脑维生,偶尔上山采药,过了几年与世无争的生活。

    这一天清晨,她像寻常村姑般用布巾扎起长发,嘴里嚼着甘草片,用薄纱遮住自己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沉静的眼,然后背起了竹篓朝山上走去。

    沿路遇到了几个正要去市场做买卖的熟人,曦悦一律朝他们微笑点头,似乎已经融入了当地人的生活圈子里。

    “曦姑娘,又要去采药啊?昨晚山上下了一场好大的雨,妳自己小心点啊!”卖菜的沈婆热心的叮咛,咧嘴露出少了两颗门牙的笑容,换来曦悦温婉动人的回答。

    “知道了,沈婆,我带着这个呢!”曦悦挥了挥手上的木杖,表示自己早就有所准备,犹如琴音悠扬的嗓音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错觉。

    沈婆面带微笑的离开没多久,迎面而来的是扛着野味的大松夫妇。

    “曦姑娘,我爹说山上最近好像有些外人闯了进来,妳今天可得多提防着点啊!”大松嫂子回避着曦悦露在面纱外头的暗红肌肤,眼神惋惜,语气倒是十足的关心。

    曦悦抬眸看向身材魁梧、木讷少言的大松,在对方点头时,眼里闪过一抹警醒。

    “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曦悦匆匆别过这对猎户夫妻,脚步比起方才还要来得更急一些,向来从容的神情多少有些波动。

    大松和他的父亲老松伯或许看她只是一名弱女子,又没有家人可以依靠,独自生活在这个穷乡僻壤,不时还得容忍他人对外貌的指指点点,因此曾经多次对她伸出援手,有时只是几句提醒,有时主动帮她在住处外围设下简易的陷阱,始终不曾因为她的容貌而有所隔阂疏离,就是这样一无所求的关怀渐渐赢得了她的信任。

    而她当初之所以特意落脚在这个小村庄,就是为了找寻古籍中的灵泉,她花了好一番工夫才终于找到了藏身在洞穴里的灵泉,后来每隔几天,就以上山采药的名义到灵泉去浸泡,就是希望能藉此延缓发病的时间。

    她身上留着凤氏的血,除非阎罗王亲口告诉她,她不会步入其他凤氏女子的后尘,否则,她有一天势必会像家祠里的那些女子一样,吐血而亡!

    死亡的阴影让曦悦心头沉重,脑海中更是不由自主的浮现一张张憔悴青白的容颜,从娘亲开始到最后那名女居士……免不了要觉得自己其实正在做无谓的抗争。

    她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该怎样才能改写自己的命运呢?

    而这些闯上山来的外人,会不会破坏她这一年来的平静生活呢?

    会不会已经有人发现自己是凤氏的漏网之鱼?会是雷厉风行的黑鹰军?还是已经成了过街老鼠,四处躲藏的凤氏护法?

    家祠那场大火……应该没留下任何破绽吧?

    心事重重的曦悦在蓊郁山林里熟练的弯来绕去,破了结界之后,在天光乍现、万物苏醒的灿烂时分来到了灵泉畔,顺手摘了半篓的药草,她才小心翼翼的挑了一个十分隐密的位置,慢慢走进热腾腾的温泉里,甚至整个人潜到了水里去。

    根据祖师爷凤向天所留下的那册古籍所言,灵泉具有净化血液的功效,还能化瘀除疤,祛寒消肿,但是需要长期浸泡,才能有明显的疗效。

    曦悦不知道书中所言有几分真实,只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觉得每次泡过灵泉之后就通体舒畅,所以才会这样不辞辛劳的上山来。

    话说回来,那颗与生俱来的血瘤十几年来不停影响她的生活,她早就不奢望有一天自己可以不需要蒙着面纱出门,免得被人当成怪物,还当场吓死人!

    从她离开娘胎开始,只要吃了荤腥,脸上这颗血瘤就会奇痒无比,甚至流脓发臭,所以她从小就茹素。

    又因为父亲看见这颗血瘤就反胃,觉得她是不能见人的家丑,更被视为凤氏族人的耻辱,所以在族中长老的默许之下,将她和母亲一同送往偏僻的乡间自生自灭,后来母亲病情恶化到再也不能视若无睹的地步,他们才将她们母女两人一并送到南滇的家祠里自生自灭,却让她因此逃过了被摄政王所率领的黑鹰军一网打尽的下场。

    曦悦在南滇家祠的这几年见证了凤氏族女的凋零,也从那些来日不多的族女们口中听多了诅咒宿命之类的言论,更从尘封多年的古籍里得知许多不为人知的秘辛,老早就做好了死亡的准备,没想到却一年拖过一年,直到此时此刻……

    她心有旁骛的离开了灵泉,越过一条清澈的山沟时,才意识到不对劲!

    平时这个时候会有很多小动物来这里喝水觅食,怎么今天却连个影子都没有?

    最近有外人入山……

    大松嫂子忧心忡忡的那番话顿时浮上心头,曦悦匆匆蒙起面纱,背起竹篓,快步朝下山的路走去。

    山林里不寻常的静谧让浓浓的危机感铺天盖地而来,令她顿时提高警觉,注意着任何一点风吹草动,甚至舍弃平时走惯了的路径,刻意挑选草高树壮,容易藏身的地方来走,就为了以防万一。

    当那条熟悉的山道已经在下方清晰可见,曦悦紧绷的情绪也微微放松了些时,左后方的密林突然传来窸窣声,她脸色一变,本能的蹲下身来。

    一道墨紫色的矫捷身影从眼前飞掠而过,消失在前方半人高的蕨丛里,曦悦还没意识到发生什么事情,一支羽箭突然凌空而来,牢牢的钉住她的手臂,力气大得让她向前扑倒在地。

    左手上臂瞬间传来一阵剧痛,教她痛到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我好像射中了!”

    一个年轻女子雀跃无比的低呼,脸色苍白的曦悦诧异的挑了挑眉,怎么也想不到会是个女射手。

    “真的?这下子可以帮大爷做一件狼毛大氅了。”

    又出现另一名女子的声音,沉稳的音调显得成熟而谨慎。

    “那头小狼顶多可以做件短袄,何况大爷的体魄壮硕,搞不好只能勉强缝制成背心呢!”

    偏偏有人喜欢唱反调,那股互相较劲的火药味四处弥漫。

    “哼!起码我还能帮他做件背心,哪像有人光说不练,还见不得别人好!”

    最先开口的娇俏嗓音不服气的回嘴,似乎不是逆来顺受的温吞性子。

    “妳少在那边血口喷人……”

    一场唇枪舌剑就这样在山林中上演,动静之大,难怪会把飞禽走兽给吓跑。

    趴倒在湿软泥地上的曦悦随着手臂上的鲜血越流越多,意识也渐渐模糊,最后一个念头倒是清晰无比。

    这几个女子口中的大爷,根本就是一个祸水!

    ☆☆☆☆☆☆☆☆☆

    痛……

    吵……

    曦悦皱紧了眉头,只觉得左手臂无比沉重又无比热辣刺痛,偏偏耳边又不得清静,隐隐约约不停传来几名女子的争执声,让虚弱无力的她更是心烦。

    “大爷是不是生气了?”

    曦悦认得出来这是那个女射手的声音,只不过这次添了一股浓浓的忧心。

    “就算生气也是气妳!人又不是我弄受伤的。”

    这说风凉话的口气实在熟悉得紧,让人很难忘记。

    “妳们两个少说几句,别把里头那个姑娘吵醒了。”

    躺在床上的曦悦闷不吭声的阖眼假寐,一听就知道外头就是射伤她的那几位姑娘,尚未睁开眼来的她忍不住要怀疑,她们该不会放任受伤的自己躺在原地,然后继续为了那个大爷吵架拌嘴吧?

    “不过樱虹,妳的技术也太烂了吧?没射到那头小黑狼就算了,竟然还把人射伤了!”

    这个老是喜欢唱反调的叫做乔紫,光从语气里就可以揣测她的表情有多不屑鄙夷。

    “妳在说谁技术烂啊?妳以为我愿意吗?谁教这个丑八怪运气不好,正好在那里采药啊!”

    樱虹果然暴跳如雷,气呼呼的把错怪在受伤的人身上,还骂她是丑八怪!

    曦悦屏住气息,忽然受不了继续待在这样是非不分的地方。

    “妳们两个小声点,大爷是让我们来照顾这个姑娘,不是让妳们来吵架的!”总是担任和事佬的橙橙上前去将两人拉走,声音越来越模糊。

    “橙橙,只要妳不说,大爷怎么会知道?”乔紫没好气的回嘴,暗指某人爱打小报告。

    橙橙脚步一顿,神情里闪过一丝畏惧。

    “就算我不说,大爷也会知道的。”这个丑姑娘,还是大爷先发现的。

    一时间三人无语,纷纷想起大爷看似温柔俊朗、风流无双的眉眼,其实是怎样的火眼金睛,明明她们归队时言行之间毫无破绽,却仍是让他察觉到一丝异状,发现樱虹最宝贝的箭翎数量有少,又支支吾吾不知所云时,更是坚持要她们带他走一趟今天的狩猎路径,这才发现那位受伤昏迷的丑姑娘。

    大爷看见那支镶有库尔哈国鸟羽饰的箭翎时,神情阴沉如同阎罗王,想来就不寒而栗啊……

    想到这里,老是唱反调的乔紫终于有了同舟共济的意识,“要不……再去找大夫来给那个姑娘瞧瞧吧?怎么都两天两夜了还没醒?我可不想被大爷丢在这里……”

    到底其他两人后来又说了些什么,曦悦已经听不见了,她疲惫又无奈的叹了口气,整理一下方才听见的那些讯息,决定要尽快让自己好起来,免得被人当成眼中钉,甚至成为代罪羔羊。

    那句丑姑娘只让她千锤百炼过的心微微缩了一下,再也没有任何影响。

    只不过丑姑娘也有选择在哪里养伤的权利吧?

    她们口中的大爷听起来倒是明理,或许……可以找他商量一下?

    当曦悦迷迷糊糊的再次醒来,已经有力气睁开了双眼,而且第一眼就看见一个优雅俊美又不失阳刚的男人缓缓朝她走来。

    剎那的眼迷之后,曦悦垂眸避开男人光彩动人的眼眸,假装没看见里头的锐利冷酷,同时微皱起眉头忍住从伤口传来的阵阵抽痛。

    “姑娘,妳还好吧?”

    男人有一副充满磁性又低哑性感的嗓音,曦悦保持着垂眸的姿势轻轻的摇头,顺便摇去那一瞬间的心醉神迷,忽然可以理解那几个姑娘为何对这个大爷如此着迷。

    这个男人风姿卓绝,内敛尔雅却又隐隐散发出令人难以逼视的霸气,简直具有浑然天成的魅力,就连她这样看淡世情的大龄姑娘都难免心生悸动,何况是那些情窦初开的小泵娘呢!

    “姑娘,可是伤口依旧疼痛难忍?大夫应该就快到了。都是在下管治无方,才会铸下此错,请姑娘务必在此安心养伤直到痊愈,这段期间,齐园会负起一切应负的责任。”男人神情恳切,站在床畔几步远的地方,居高临下的直视着她。

    四目相对时,曦悦才发现这人深邃的眼瞳里找不到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厌恶或怜悯,甚至没有一丝的喜怒哀乐与温度。

    曦悦胡乱点头,用沉默来下达逐客令,甚至干脆闭上眼睛来假寐,免得不小心泄漏出内心真正的感受。

    若是可以选择,她宁愿回到自己简陋却熟悉的小屋里,也不愿在这里当不受欢迎的伤客。

    或许是这个念头太过强烈,浮现脑海的同时,曦悦竟然也把话说了出来。

    “我要回去……”

    虽然她的嗓音气若游丝,眼前这个粗衣布裳都掩不住内蕴光芒的男人却听得一清二楚。

    “姑娘,我知道妳归心似箭,不过依妳现在虚弱的状态,恐怕要在这里多委屈几天,在下这就去请大夫来重新把脉,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让妳复原。”男人斯文有礼的告辞。

    没多久,果然来了一个中年大夫,慎重其事的开了一张气虚体弱的药方,甚至言明要卧床十天半个月才能恢复元气。

    一旁服侍的婢女们必恭必敬的接下药单,亲自送大夫离开。

    曦悦等到人都走光了,才又睁开了沉重的双眼,眸里闪烁着怀疑又防备的光芒。

    这些人和她非亲非故,这点皮肉伤了不起就给点银两当作补偿,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刚刚那一幕,简直就像刻意表演给她看似的!

    曦悦无奈的长叹一口气,缓缓阖上酸涩沉重的眼皮。

    她猜……自己是被软禁了!

    ☆☆☆☆☆☆☆☆☆

    南怀山下一间外观古朴的大宅里,这几日不少马车进进出出的好不热闹,渐渐引起了当地居民的注意。

    大宅里没有太多庭园造景,大厅里坐着一名面如冠玉却眸光精矍的男子,旁边站着一个管事打扮的中年男子。

    “大爷,这么多天了还是毫无动静,是否打道回府?”这名管事问出了大宅里多数人的心声,似乎谁也不想在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再待下去了。

    外型俊朗贵气的男子想都没想就摇头拒绝。

    “再等等,顺便打听一下那名女子的身分。”他瞄一眼管事眼中的茫然,嘴角轻轻抿着,却微微的上扬,“就是让樱虹射伤的那位姑娘。”

    “是。”管事一点就通,同时想起那位姑娘脸上有拳头面积那样大的暗红色血瘤,眼里滑过一丝怜悯。

    可怜的姑娘,天生长成这副模样,才会刻意住在这种鸟不生蛋的地方,靠着采拾草药为生吧?

    当管事退下,没有太多装饰的简朴大厅里只剩下那名男子托腮沉思,魅惑人心的眼眸里如云似雾,让人想看清却又不知该如何靠近。

    他同样想起稍早之前去探视过的那位姑娘,想起那精巧的下巴线条以及眼尾往上挑的杏眼何其眼熟,若是消去那块碍眼的血瘤,那张白皙细致的脸庞会是怎样的风情万种?会是怎样的颠倒众生……

    男子突然直起了昂藏的身躯,眼瞳蓦地缩紧,绽放出危险的光芒。

    在他起身的同时,一名身形剽悍伟岸的男子大步走进了大厅里,脸上还戴了一张遮住半张脸的面具,露出疤痕密布的坚毅下颚。

    “大──”面具男才刚开口吐出第一个音节,就被人猛然打断。

    “二爷,你来得正好,陪我去看一样东西。”男子罕见的激动,让面具男挑了挑眉尾,抱着浓厚的好奇心,任由男子将他拉进了内院,还很没形象的在某间厢房外头挖破窗纸凑上前去偷窥,面具男当下嘴角有些抽搐的看着厢房里的“东西”。

    这个摆明被女人宠坏的家伙!那“东西”明明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大姑娘啊!

    “二爷,看仔细点。”男子的那双火眼金睛果真不是盖的,八成还会一些读心术,才能把对方的心思看懂了七八成。

    面具男对他早就心服口服,自然听话照做,然后跟着脸色大变。

    那位姑娘的右边侧脸艳丽无双,若不是那双清亮的眼眸太过无欲无求,简直要让人以为见到了早就香消玉殒的凤贵妃……

    “她……”面具男眼里闪过愤恨嫌恶,活像跟里头那位姑娘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

    “她不是。”男子露出莫测高深的笑容,看着面具男脸上的表情从愤恨到错愕,甚至闪过一丝惋惜,心知面具男必定也看见了她左脸上的那个血瘤,明白他的言下之意,“所以说……我们还不能走!”

    说完,男子便转身从容离去。

    面具男面具下的脸绷紧,不发一语的跟在后头。

    “至少在查清楚这个姑娘的真正来历之前,不能走。”男子诡魅的一笑,灿若寒星的双眸里却找不着一丝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