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喜乐小白花的逆转胜 第一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喜乐书名:小白花的逆转胜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一对忧心忡忡的夫妻急急忙忙的跑进警察局里,没多久就带着两个少女一起离开。

    脸色铁青的父亲刚刚发动了车子,同时要好好训斥这两个女儿,大女儿萧千婷语气哽咽的认错,双手紧紧揪着自己身上那件精心熨烫过的百褶裙。

    “爸,都是我的错……你要骂就骂我一个人好了。”

    萧千婷今年刚刚就读高中一年级,从小就学习钢琴、书法、心算等才艺,一直是个品学兼优且大方美丽的优良少女。

    身为父亲的萧万雄从后视镜里瞥见大女儿泛红的眼眶以及懊悔的神情,还有小女儿沉默却彷佛事不关己的态度,只觉得心头的那把火烧得更旺了些。

    这时,有人火上加油。

    “怎么会是你的错?那些打架的男孩子不都是你妹妹的同学吗?”坐在副驾驶座的萧太太紧张兮兮的伸出手去握紧大女儿修长纤细的手指,深怕丈夫骂错了人。

    萧百华终于抬起眼来,在看见那代表母女同心的双手时,嘴角微微一撇,然后继续沉默。

    “百华,你说。”萧万雄是传统社会里相当典型的一家之主,说起话来总是带着威严和压迫。

    坐在副驾驶座后方的萧百华看了一下父亲脸上严谨的线条,听出了这句话里头没有她一直很渴望拥有的东西之后,很乾脆的点头。

    “那些人都是我同学没错。”却不是为了她才打架的。

    萧太太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萧千婷眸光闪烁,低头咬了咬唇瓣,才一脸愧疚的抬头看了自己的妹妹一眼,原本紧捉着百褶裙的手指却缓缓松了开来。

    “是你怂恿他们打架的?”萧万雄沉下了脸,趁着转弯的时候转头瞪着自己越来越难相处的小女儿。

    “不是。”萧百华澄澈的双眼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人见人夸的姊姊。

    萧千婷垂下了浓密的眼睫,唯唯诺诺的开口,“爸,是我……是我的错。”

    “怎么又是你的错?”萧太太像是突然发现敌人的老母鸡,恨不得扑身挡在大女儿身上,只差身上没有蓬松的羽毛。

    萧千婷简单解释一下那些男孩子都是她的追求者,然后泫然欲泣的瞥了萧百华一眼。

    “都是我太笨了……因为妹妹给了我一个建议……她说这样就可以知道谁是真的喜欢我,我觉得这个方法很不错,才会变成这样的。”她好惭愧又好无助的流着眼泪,楚楚可怜的低头忏悔认错。

    “萧百华!你乱出什么鬼主意?下次不要再这样不懂装懂!惫好这次你们姊妹俩都没有受伤……”萧太太拔尖着嗓音教训着自己老是阴沉着脸的小女儿,同时拍拍大女儿那双细嫩修长的手。

    要是能让脖子转个一百八十度,她八成就转过来狠狠的瞪上一眼。

    “喔。”萧百华简短应了一声,便失望透顶地阖上了双眼,似乎将自己与世界隔绝。

    正在事业高峰期的萧万雄看到这个正值叛逆期的小女儿这副模样,一时之间也没有太多精力去了解这个孩子究竟在想些什么,乾脆就比照过去的处理模式──全都交给自己的老婆去处理。

    反正都是他们的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能差到哪里去!

    是吗?

    夜很黑,风很大,乌云密布的天空让路上的行人只想快快回家。

    她穿得很黑,眼睛很大,阴气森森的模样教看到她的人都希望她可以赶紧回家,别再出来吓人。

    那个一脸苍白发青,双眼无神,两边耳朵戴满了耳环,嘴唇还涂着鲜血般的艳红色唇彩,偏偏长发凌乱如鸟窝,还穿着一身黑色斗篷的女子面不改色的走出捷运站,在路人诧异又好奇,甚至带点畏惧回避的眼神中转进一条静谧的巷子里,最后走进一户民宅的地下室。

    地下室里别有洞天,重金属摇宾乐从某间门板里传了出来,然后是砰砰砰砰的枪战游戏配音,偶尔还可以听见露骨**的A片级呻吟,多国语言版,有心研究性文化差异的好学分子可以考虑到此一游。

    她恍如黑暗使者般轻飘飘的穿越这些生气蓬勃的房间门,直到长廊的尽头。

    莹白细瘦的手腕从斗篷里伸了出来,动作有些迟钝的掏出钥匙,却怎么也对不准钥匙孔,愤而睁大因为缺乏睡眠而快要阖上的双眼。

    那双眼血丝密布,而她只觉得头重脚轻……

    就在她又一次尝试要开门的同时,忽然有人从后面拍拍她的肩头,让她手一抖,眼一缩,立刻转过身去瞪着那个胆大包天的男人──

    一个笑咪咪的男人。

    萧百华强撑着快要闭上的眼睛,捺住性子等了一秒钟之后,又转过身来继续努力她的开门大计。

    “小姐,请问你知道彭明达住在哪一间吗?”男人瞪着眼前装扮诡异的背影,想起方才那张面无表情又阴气森森的苍白小脸,不由自主的降低了说话的音量。

    萧百华摇了摇自己的鸟窝头,同时终于如愿以偿的开了门,立刻闪身进门。

    “去问2B。”

    门板关起来之前飘出了气若游丝的回答,让原本一脸无奈的男人眨眼间又露出了笑容。

    “谢谢你,吸血鬼小姐。”男人对着门板行了一个欧式宫廷礼,然后开始寻找挂着2B的门牌号码。

    一个戴着眼镜看起来斯文瘦弱的大男孩急冲冲的迎面而来,在看见这个男人时,错愕的停住了脚步。

    “小……小舅舅!”他涨红了脸,似乎被这个笑咪咪的男人给吓得不知所措。

    陈胜军看着这个赌气离家出走的外甥,笑得格外亲切和蔼。

    这下可以不用去找2B了!

    不久后,当他走进吸血鬼小姐对面的那扇门里面,还喝到了今天的第一杯咖啡之后,才从自己的外甥彭明达口中得知原来2B是个人名!

    “2B就是这里的二房东,住在最外头的左边第一间。”彭明达端着咖啡坐了下来,和小舅舅隔着一张折叠式的和式茶几互相对看。

    陈胜军的嘴角抽了抽。果然他是正常的人类,和吸血鬼小姐有着难以沟通的代沟。

    他打量着这间房间,假装没看见外甥眼里的固执和防备,想起大姊的殷殷嘱咐,他慢吞吞的打开了话匣子。

    “你搬来这里多久了?”陈胜军瞄了一眼单人床上堆成小山的脏衣服,再看看电脑桌旁好几袋打包好的垃圾,发现对面那个大男孩如坐针毡的观察他的反应时,又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彭明达当下松了一口气,“还不到一个月。”

    他和小舅舅只有差六岁,感情比较像是兄弟,这也是母亲特地请小舅舅出马的原因吧?

    “一个人生活……不会想家啊?”陈胜军话中有话,仍是和煦如昔的看着从小一起长大的外甥。

    彭明达低下了头,嗫嚅的回答,“我……我打算这个周末回去。”

    他知道,母亲绝对是很想念他的。

    “要搬回去了?”这对母子相依为命了这么多年,突然闹得这么僵,还真是让他有些意外。

    “不是。”彭明达突然直起了身子,透出一股执拗,“我不要搬回去,我已经二十岁了!”

    “嗯,是大人了,翅膀硬了,想飞了。”陈胜军依然笑咪咪的,眼里却有几分赞同。

    彭明达却有些分辨不清这个小舅舅的立场。

    “你……小舅舅,你也觉得我这样做……错了吗?”这场家庭革命到后来不会只是一场笑话吧?

    陈胜军毫不迟疑的摇头。

    “没有啊,独立是好事,我只是觉得你要做就做彻底一点,想办法自己赚钱养活自己。”别说男人了,就是女人到了这个年纪也该独当一面了。

    彭明达立刻像是找到知己般的猛点头。

    “我有在打工,接一些简单的程式设计、网页设计、小动画……”彭明达说得双眼发亮,稚气未脱的脸上散发出以往不曾见过的自信。

    陈胜军突然觉得也许需要说服的是自己守寡多年的姊姊。

    他搁下了空荡荡的马克杯,端正的脸庞漾出一抹令人难以招架的笑容,“阿达,不介意收留我几天吧?等到周末的时候,我们再一起回你家。”

    彭明达愣了一下,连忙点头,露出感激的笑容。

    有小舅舅挂保证,这场帮命也该到尾声了!

    每当垃圾车的音乐响起,就是这间地下室里牛鬼蛇神出笼的时间。

    全身刺青理平头的“艋舺”,爱露D奶又爱穿小热裤的“咪咪”,活像披头四附身的长发嬉皮“2B”,还有老是奇装异服,永远看不清真面目的“小白花”……隔三差五的就会在这个时间点聚集。

    借住在彭明达租屋处的这几天,陈胜军总算有机会看见这些室友们的庐山真面目。别说将近五十岁的大姊看了会有心肌保塞的危险,连他这个未满三十岁的有为青年都有点消化不良。

    “其实我觉得他们都不是坏人。小舅舅,知人知面不知心!”

    彭明达说得颇有禅意,陈胜军却听得脸抽筋。

    阿子,这话不是用在这个时候吧?

    “你别看那个咪咪老是带不同国籍的男人回来,其实她是中文系的高材生,听说还是网路火红的作家耶。”

    所以她其实是在做国际性文学实体交流吗?写的是性器官开箱体验文罗?

    陈胜军面无表情不予置评。

    “那个看起来很流氓的艋舺就更劲爆了,我有一次陪学妹抱着她的小狈去宠物店洗澡,才知道他竟然是那间宠物店的店长。”重点是,那间店里进进出出的,几乎清一色是年轻美眉。

    陈胜军略微挑眉,的确没想到刺青艺术对年轻女性来说这么有亲和力。

    “至于2B就是宅男一枚,好像是这栋大楼的主人的儿子,就靠我们几个给的租金过日子。听说他一直认为自己是约翰.蓝侬投胎转世,非常积极的在网路上寻找他这一世的真爱。”幸好彭明达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并没有语带憧憬,显然也不太相信网路爱情。

    陈胜军则回想那个长发嬉皮一身复古的打扮,只觉得他寻找真爱的方式太过科技,应该试试稍微传统一点的方法。

    “小白花的身分就有点敏感,也是这里待最久的房客。咪咪觉得她是2B的正牌女友,艋舺认为她是有变装癖的同性恋,2B则公开声明他对她没有一丝不该有的念头,否则他会绝子绝孙……”彭明达说得如数家珍,一点也没怀疑过这些人跟他说这些话,其实刻意误导的成分居多。

    “这个小白花,就是住在你对面那个女的?”昨天晚上倒垃圾的时候,她好像是穿着某个布袋戏的角色戏服走出来的。

    “嗯,她虽然叫做小白花,却是最不好亲近的一个。”偶尔让她那双冷情的双眼扫过,都会有种阴风拂面的错觉。

    彭明达下意识的搓搓手臂,怀疑是不是冷气团瞬间光临台北。

    陈胜军则绞尽脑汁,怎么也想不起她的长相,只记得那一套套引人侧目的服装打扮。

    “她是有点特别……”特别无视于他人异样的眼光。

    “你也这样觉得吼?我有时候想跟她说几句话,敦亲睦邻,却都开不了口说。”彭明达说得好挫折。小白花小姐算是他独立生涯中,第二件不顺遂的事情。

    第一件当然就是他母亲的坚决反对。

    “缘分这种东西不好强求,你别故意跟人家打坏关系就好了。”自扫门前雪或许自私,最起码也没给别人添麻烦不是吗?

    “我哪敢啊?”彭明达一边说,一边搓着手臂,不知想到了什么,竟然全身冒出了鸡皮疙瘩。

    陈胜军暗笑在心里,觉得这个外甥是让大姊给照顾得有些过头了。

    “小舅舅,你这几天住在这里也要小心一点,最好别惹到她喔!”

    彭明达突然很严肃的提出警告,让陈胜军非常莞尔。

    “干嘛忽然这样神经兮兮的?难不成她还会咬我一口?”这朵小白花了不起只是有点扎手,还不到捕蝇草这种肉食性的等级吧?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就还好……”彭明达神秘兮兮的凑近了陈胜军,“我只是有点担心她会不会是某种精神病奔,发病起来乱砍人怎么办?”

    在彭明达心里认为,正常人怎么会把自己打扮得奇形异状,四处趴趴走呢?莫非她把自己当成了艺人?所以他一直很不喜欢她!

    陈胜军又一次默然,脑中浮现随风轻摇的小白花突然冒出血盆大口,将人一口吞下的血腥画面……

    终于到了周末,陈胜军带彭明达一起回家,母子俩非常八点档的抱头痛哭,最后言归和好。

    陈胜军任务完成后,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打发时间,听着那对母子商量明天早上一起去菜市场卖艾草粿,下午再去哪几间餐厅送土鸡……他的嘴角拉出一抹安心的笑容。

    大姊天生是个劳碌命,大姊夫过世后其实留下一笔不少的遗产,她大可清闲度日,偶尔过着贵妇般的生活也不为过,偏偏她说什么也不肯轻易挪用那笔遗产,除了儿子的教育费用之外,其余的都靠自己做粿养鸡的收入,宁可继续住在这个半山腰上的平房守着鸡舍,也不肯搬去山下,买一间社区型豪宅享受好生活。

    彭明达从小苞着母亲一起去市场摆摊工作赚钱,这次会毅然决然想要搬出去自立门户,其实除了想要证明自己已经是可以独当一面的成人之外,更是希望自己有赚钱的本事,让辛苦的母亲可以放心的享福。

    陈胜军原本以为这件事就到此为止,没想到星期日晚上会接到彭明达的求救电话。

    “小舅舅,你快来帮我劝劝我妈啦!”

    彭明达的语气中相当苦恼,偏偏又拿自己的母亲没辙,陈胜军不得已,只好临时推掉一个聚会,再度化身危机处理专家。

    结果他一下车,就看见自己的大姊大包小包的往自己的车上搬,彭明达则一副想把那些东西扔下车,又怕自己母亲伤心的窘样。

    “阿军啊,你来得正好,带我去明达住的地方看看,再送我回来。”

    大姊有令,小弟不得不从。

    彭明达哭丧着脸,闷闷不乐的坐上车。

    要关后车厢门的时候,陈胜军不动声色的拉开袋口,看见一团又一团绿色的糯米团散发着温暖淳朴的香气。

    他笑了笑,明白大姊有心帮外甥敦亲睦邻,而阿达却怕别人糟蹋自己母亲的一番好意。

    他反而担心自己的大姊承受不了等一下的震撼教育……

    他和阿达原本已经达成共识,别说出阿达住在地下室,看来这下是瞒不住了。

    惫有那几个相当有特色的邻居……

    他们停好车后,默默的走向地下室,沿途只有大姊不停左右张望东瞧西瞧,忙得不亦乐乎。

    然后大姊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气氛越来越尴尬,陈胜军假装没看见她狐疑的眼神,若无其事的往下走。

    他偷偷上网查过行情价,以这里的地段和生活机能来评估的话,2B跟他们收的房租的确便宜了很多,反正阿达已经付了半年的租金,乾脆就住到那时候再另做打算了。

    就在彭明达认命的停在2B房间门口前面时,一个穿着粉红色低胸紧身上衣和黑色麂皮热裤的辣妹勾着一个又高又壮的黑人从隔壁房间走了出来。

    “嗨,阿达。”

    咪咪风情万种的甩甩自己的秀发,陈胜军相信大部分的男人只会瞧见她胸前波涛汹涌的美景。

    “嗨,咪咪。”彭明达身为纯情的大男生,何况自己的老妈还在一旁虎视眈眈,所以他涨红了脸,硬是让自己的视线停在某人的颈部以上。

    陈胜军偷偷吹了声口哨,悄悄挡住大姊明显不以为然的表情。

    “2B不在喔,要缴房租的话,可以先拿给小白花代收,拜。”咪咪扫了一眼陈胜军结实浑厚的胸膛,公然的朝他抛了个媚眼。

    陈胜军没有受宠若惊,只觉得自己的后背快让大姊的火眼金睛烧出一个洞。

    “喔……拜。”彭明达忽然提高了音量,挡住了母亲那声“狐狸精”。

    既然咪咪和2B都外出了,就剩下艋舺和小白花了。

    “艋舺也不在。”彭明达贴耳在门板上,做出精辟的分析。

    因为他的房间静悄悄的,这个外表绝对流氓系的邻居不论吃喝拉撒睡,都是需要线上游戏背景音乐陪衬的。

    彭明达明显松了口气,在看到母亲板着一张脸时,朝陈胜军丢了一个求救的眼神。

    “咳……大姊,我看这些艾草粿等明天让阿达自己去发就好了,他这几个邻居好像都外出了。”

    陈胜军不着痕迹的把大姊拉到彭明达的房间门前,正要开门时,大姊却突然转过身去指着对面那扇门。

    “这里不是还有一间?”她眉尾一扬,二话不说就上前去敲门。

    陈胜军和彭明达对看了一眼,纷纷站在某人昏倒时可以稳稳接住她的位置上严阵以待。

    老实说,还真有点期待今天会看见什么样的小白花。

    叩叩!

    陈大姊表现出相当的耐心与毅力,彭明达在她背后摆了张苦瓜脸。

    喀答一声,门开了。

    “什么事?”一个薰衣草色长鬈发,薰衣草色眼睛,雪白唇色、雪白长靴的超时空美少女赫然出现在眼前。

    彭明达看得目瞪口呆。

    陈胜军的双眼眯了眯。

    陈大姊倒是很镇定的把人家从头看到脚,然后出乎意料之外的点头,“嗯,有像那个什么美少女战士的。”

    彭明达傻眼,陈胜军差点笑出声来,萧百华则挑了挑眉,脸上的表情仍是冷飕飕的。

    “你们有什么事?”她很好奇,也很直接的表现出那么点不耐烦,故意不理会另一个男人专注研究的眼神。

    彭明达突然被他的母亲一把拉到身旁,“这是我儿子彭明达啦,叫他阿达就可以了,他就住在对面那间房间里面啦,以后请你多多照顾喔!”

    陈大姊拿出市场摆摊做买卖的本事,把儿子当成商品来推荐,然后在萧百华做出反应之前,将手上那包沉甸甸的艾草粿一古脑的塞在她怀里。

    “这是我自己做的艾草粿啦!送你吃啦!”

    萧百华眨眨眼,突然笑了。

    站在门口那一家人都看出那是发自内心的微笑。

    “谢谢。”

    她关上了门,其他三人有种终于从异世界回到现实生活的错觉。

    那天之后,陈胜军对小白花有了新的注解──冷而不坏,自闭中带着礼貌,而且身材玲珑有致……

    他发现自己还挺想看看小白花的素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