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简熏前男友的黑锅 第二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简熏书名:前男友的黑锅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元薇第一次觉得人生可以是这样变化的。

    十分钟前,她还跟心心在百货公司逛街,趁一年一次的周年庆做足补货,然后心心接了一通电话,说肚子饿了,一起去下午茶。

    元薇一向听话,自然没意见。

    可是现在,跟她一起在午茶餐厅面对面的人,却是她的前男友,孙霁。

    “我来简单介绍一下,这位孙先生跟妳一样,下星期都会到企划部报到,为了能有一个比较自然的工作空间,我认为你们还是先见个面,好好商谈,接下来所有时间请自行安排,我要继续周年庆之旅,就酱。”

    心心笑咪咪的说完这几句话,又拍拍她的肩,就走了。

    元薇完全没有准备会看到故人,只觉得全身无力,又手足无措,连眼睛都不知道要看哪里,吸,呼,冷静,冷静。

    喝了几口冰柠檬水,她总算稍稍回过神。

    相对于她的尴尬,男人态度倒是很平常,“没事吧?脸色不太对。”

    “没,没事。”才怪。

    “那先点餐吧。”孙霁自然地招来服务生,“两份下午茶,饮料要热曼特宁,妳呢?还是冰奶茶?”

    “……嗯。”

    元薇不爽了。

    他怎么可以这么自然,就好像她只是一个老朋友那样?

    他们在一起四年,又分开四年,再次见面,他却一点波澜都没有,这不太对吧,感情没了,但情绪也没了吗?

    面对男人的若无其事,女人奇怪的好胜心在这时候发作了—他都这么镇定了,她怎么可以惊慌呢?

    哼,她只是一时被吓到而已,才不是对他还有感觉,没错,就是这样。

    元薇做好心理建设,抬起头,终于有心思好好看看这个前男友。

    比起分手当时,好像更好看了,真庆幸他没跟人家学什么染头发,嗯?隐形眼镜?他居然近视了?

    至于气质,还是不错啦,看他眼神干净,气质清朗,应该也没染上什么坏习惯。

    结论就是,还真是……令人扼腕的出色。

    元薇不知道该感慨自己当年的有眼光选了他,还是该感慨自己后来的没眼光休了他。

    哎,真讨厌不受控制的胡思乱想,搞得好像还对他多有感觉一样……

    “元薇。”

    “欸。”

    看着她心不在焉,男人莞尔,又喊了一次,“元薇。”

    女人总算回过神,哦了一声,嘴角微弯,但眼神却不是那么一回事,左飘右移的,明显想逃离现场。

    桌子另一头,男人在心里想着,没什么变啊,个性,表情,心思,跟以前都一样,所以,他也很容易读出她的心思,肢体语言可以控制,但是表情语言骗不了人—她还在意他。

    想起那句“我们元薇现在也还是单身”,男人回到台湾后就一直隐隐有着的某个念头,更形鲜明。

    “我是九月回到台湾的。”

    简单几个字,让元薇终于从回忆的漩涡中回到现实。

    对了,刚才心心讲了什么?“这位孙先生跟妳一样,下星期都会到企划部报到”—企划部?那不就表示……喔不。

    她想要新生活,她不要跟前男友共事啦。

    “你爷爷不是很期待你归国后回孙氏帮忙吗?”

    孙老是白手起家,就只生了一个儿子,儿子又只生了一个儿子,重男轻女的门风之下,全家都对这儿子寄予厚望,而这人不是别人,孙霁是也。

    孙霁点点头,“我是在帮忙啊。”

    元薇想了想,核心都做了二十几年代工了,怎么今年突然有钱发展品牌……啊,吼,原来……

    “我看到名单的时候也很惊讶,觉得还是跟妳先见个面比较好。”

    没错,如果让她在办公室突然看到他,一定会吓到从椅子上弹起来,到时候不用说,所有人都会知道他们有鬼。

    “虽然我是新部门的基层,不过决策权还是有的,如果妳改变主意,我可以安排妳去别的部门,或者留在业务部。”

    要吗?元薇很没用的瞬间动摇了。

    不管去别的地方,或者回到原部门,在心理层面都放松多了,她的心理素质还没有强大到可以若无其事跟前男友处在一个屋檐下……但这样会不会显得很没用,好像会……但他应该不会那样想吧……

    这时候,隔壁桌的两个女生说话大声了些,元薇虽然无意,但也被迫收听谈话内容。

    “我发现自己对他还有感觉,如果我去争取这个项目,就得天天相处……唉,当时还以为分开比较好,但后来发现并没有的时候已经覆水难收……妳也知道我们学艺品修复的,圈子真的很小,谁知道又会遇上,而且还刚好摊上同一个案子。”

    “跟还有感觉的前男友共事太艰难了……啊,我们说话好像太大声……”

    接着,就没声音了。

    元薇看着孙霁,知道他一定也听到了,这情形,如果她说不去企划部了,他会不会以为,那是因为她对他还有感觉?

    呜,好讨厌,那两个女生干么说话这么大声啊。

    如果没有那番话,他一定不会想到那里,但既然已经听到,自然也不能怪他想到那方面。

    偏偏这时候男人补上一句,“不管妳做什么决定,我绝对不会想太多。”

    元薇心中一沉,才怪。

    这下子她几乎没有任何选择,为了表示自己对他没有任何遐想,完全放下过去,她只能勇往直前。

    “不用特别安排了,我很期待新环境的。”

    “真的?”

    “真的。”呜呜。

    “那再跟妳说一下,桌椅配置是以简历编号为主,妳是倒数第二,我是最后一个,所以我们是邻桌,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事已至此,什么都不是问题了啊。

    元薇太痛苦了,以至于完全没有注意到男人得逞的笑容,以及旁边桌的两个女人对这边比出的“耶”手势。

    下午茶终于送上。

    精致的茶点总算稍稍抚平元薇的痛苦。

    男人既然已经达到目的,心情自然好,跟元薇说起留学时的趣事,又专门捡好笑的事情跟她说,一下就引开她的注意力,一个小时下来,也勉强算是有说有笑了。

    从餐厅出来时,男人很自然的给了她一张名片,“我的新电话。”

    “好。”

    “背面是我的私人电话,二十四小时开机。”

    元薇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非得立刻找到他的时候,但既然他都这么说了,她也就乖乖收下,表示知道。

    孙霁笑笑,“那么,下星期见了。”

    “好……啊,等等,那我们在办公室……”

    “不用刻意隐瞒,我们是大学同学,以前就认识,毕业后没联络,因为工作的关系才又见面,其他的无须特别强调,别人不会想到那里去。”

    元薇听到“毕业后就没联络”这几个字,总觉得有点怪,但又不好说什么,只能制式回答,“我知道了。”

    “回家时小心点。”

    “嗯。”

    男人说完这句话,没有丝毫犹豫,立即转身离开。

    元薇翻着手中的名片,又看到后面的手抄电话,内心五味杂陈。

    分手后的第一次见面,竟然是这样—虽然早知道两人关系改变,相处模式自然也不会再同以前一样,但还是很失落。

    “知道”跟“体会”果然是截然不同的世界,原来看他这样毫不犹豫的走,她内心会如此失落。

    周年庆期间,百货公司人不少,但她还是一下在人群中看到他的背影,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然后终于在一个转角消失,不见了。

    元薇想起来,她很少看到他的背影,因为,他一直是站在她身边的,到不得不说再见的时候,也总是他看着她,直到她进了公寓……中间的每一次转身,见到的永远是他微笑的面孔。

    那么爽快离去的背影说不定还是第一次……

    元薇捏捏自己的脸,振作,将来共事的日子,她还会有他无数的背影可看,要习惯。

    元薇回到家里,一开门,就见心心跟天妮正在餐桌边摆设菜肉,电磁炉上的锅子冒着热气,显然是要煮火锅。

    “李心心。”元薇哀怨,“妳居然这样对我?”

    “对妳那么好吗?不用客气,快点过来,我们正准备开吃,有买妳最爱的玉米笋跟梅花肉。”

    元薇摸摸肚子,总觉得是用脑过度,又饿了。

    换了衣服出来,心心跟天妮都已经就战斗位置,开始往锅里丢东西。

    天妮把碗筷给她,“今天怎么样?”

    “吓死我了,李心心,妳居然都不先跟我提醒一下?”

    “先跟妳说,妳一定会紧张啊,早三天跟妳说,妳就会连续三天睡不好,与其这样拖拖拉拉,不如一刀痛快,何况我不是交代妳了,要好好打扮打扮,安啦,妳这么正,一定看得孙霁小鹿乱撞。”

    “那他也只是小鹿乱撞,我心里是大象狂奔。”

    心心坏心一笑,“那奔一小时也比奔三天好。”

    元薇想想,也是。

    她就是那种早几天告诉她,她就困扰几天的人,虽然当下真的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但现在静下心想想,也算某种层面的长痛不如短痛,爽快点比较好。

    心心察言观色,知道她被说服,推了推她,“吃吧。”

    女人闻言坐下,拿起筷子,跟着往锅里丢食物。

    “孙霁一定跟妳解释过情况了,妳决定怎么样?”

    “还是去企划部啊。”

    心心哦的一声,颇为惊喜,“妳长进了,我还以为妳这俗辣会说留守业务部就好……竟然能克服这个心魔,来,本席赏妳一片肉。”

    元薇苦着一张脸,“事情不是主席想的那个样子。”

    于是她把下午的遭遇说了一下,当心心跟天妮听到她居然是为了“不想让孙霁以为自己对他还有感觉”,所以硬着头皮说没问题时,不约而同笑出来。

    “唉妳们,很没同情心耶,我在那样痛苦的情况下做出如此惨烈的决定,妳们居然还笑,我只要想到以后要天天跟他见面,内心就很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