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贝勒的冲喜妻 尾声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贝勒的冲喜妻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次年,九月初一的深夜。

    一阵比一阵密集且紧凑的阵痛宛如催死符般降临在苏舒身上,教她痛得难以承受,是孩子赶着出世,一刻也等不及地阵痛,还是迎接一个小生命本来就会先有如此深刻的痛苦?

    苏舒不知道,她只知道,这难以言喻的痛楚仿佛漫无止尽……

    “嬷嬷,不好了!埃晋恐怕难产!”产婆忽然惊叫,慌张地猛抚苏舒的肚子。

    难产?苏舒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只知道痛正无止尽地在她身上扩散……是的,她正在承受世上最深刻的痛,彷若随时会将她撕裂的痛……

    “天啊!怎会这样?那该怎么办才好?我立刻去通报贝勒爷……”

    纳拉氏吓得魂飞魄散,转身要冲出厢房,手腕却被一只小手擒住。

    她猛地回头一看,发现竟是脸色苍白、香汗淋漓的的苏舒。

    “嬷嬷……”苏舒秀眉紧蹙,把纤指放在狂颤的唇上,“嘘,安静点,别让贝勒爷为我担忧……我可以撑过去的,你们要相信我,我可以的……”

    “嬷嬷知道你怕贝勒爷担心,可是……”纳拉氏急得泪水奔流。

    阵痛又来了,苏舒痛苦地纠着五官,强忍着不让自己尖叫出声,显然不想让守在门外的幸项知道里头发生了什么事,连声叫道:“嬷嬷,你快帮忙产婆,帮我熬过去,我可以的……你快……”

    “福晋……”纳拉氏泪水不停地掉,全身狂颤着,内心害怕着,忙爬上卧炕,慌忙由上往下抚着苏舒的肚皮。

    “福晋用力,吸气、吐气,用力……”

    幸项紧张地守在房门外来回踱步,不时拉着阿玛问:“阿玛,快告诉我,舒儿不会有事,舒儿不会有事的。”

    “你放心,你的小媳妇儿绝对不会有事。”王爷其实也很紧张,但为了安抚儿子的心,他只好故作轻松。

    “啊……呜呜……呜……”房里猛地传来苏舒今晚第一声尖叫。

    这尖叫声惊逃诏地,不知隐忍了多久才能涌出这样可怕又尖锐的痛苦叫声。

    “舒儿!不哭!我来了!我来了!”幸项有如五雷轰项,焦急地就要冲进去。

    纳拉氏一见房门被打开了,忙不迭冲上前去把幸项往门外推,“贝勒爷,不可以进来。”

    “嬷嬷,我不要舒儿受这种苦!让我进去找她!”幸项心头混乱成一片,“我不要舒儿死!我不能失去她!”

    王爷忙不迭把儿子拉到一旁,“项儿,不会有事的,你太紧张了。”

    “可是……”幸项面如白蜡的脸上全写满了焦灼与惶恐。

    “呜哇……呜哇……呜哇……”一串响亮的儿啼声终于抚平了幸项内心的焦急。

    “哈哈哈!生了!终于生了!”王爷狂喜地昂首大笑,乐得从此可以含贻弄孙。

    此时,房门打开了,满头大汗的纳拉氏怀里抱了个用襁褓裹住的小婴孩,走出房间,幸项和王爷都急着凑上前去看。

    “恭喜贝勒爷,是个可爱到讨人喜欢的小榜格。”纳拉氏把婴儿抱到贝勒爷面前,胳臂一伸,欢喜地凑给贝勒爷看。

    “我的天啊!”幸项目不转睛地看着那小小的初生儿。

    小榜格生得眉清目秀,小脸红通通的,才刚出生就会冲着他笑了,聪颖又可爱的模样儿看得他既爱又怜,充满男性化的刚毅线条此刻万分柔和,俊容上洋溢着为人父的慈爱神情。

    “爷……”厢房里响起苏舒细若蚊蚋的呼唤。

    “舒儿!”幸项立刻冲进房里。

    视线瞟向卧炕,见苏舒虚弱地躺在卧炕上,幸项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心疼又不舍地握住她的小手,爱怜的吻如细雨般不断落在她布满汗珠和泪水的小脸上。

    “老天保佑,我的舒儿,你刚才的叫声差点儿把我吓死。”

    “对不住,都是我不好……”苏舒就是怕他担心,才尽量忍着不敢叫出声,但是,女儿要出来的那一刻实在太痛了。

    所以,苏舒现下很安慰自己还听得见他的声音,还摸得到他的身体,她以为那痛楚会漫无止尽,直到将她整个人撕裂,所有的痛苦才自她身上退去。

    “胡说!”第一次做爹,幸项内心百感交集,有感动、有喜悦,也有感激,“不准你责备你自己,你表现得很好,替我生了一个小榜格,舒儿,一个就够了,一个就够了,我不要再见你受此折磨。”

    “一个怎么够呢?能为你开枝散叶,是舒儿的骄傲,我一点都不觉得……不觉得是一种折磨啊!”

    “舒儿……”幸项情绪激动得说不下去。

    苏舒明白,人间幸福莫过于此,她的小手紧握着他的大手,唇边有抹心满意足的笑意,她累得缓缓地闭上眼儿……

    梅花开了一度又一度,时光荏苒,九年时光晃眼间匆匆过去。

    罢上完早朝的幸项,前脚才刚踏进王府,还来不及走进前厅,天生就可爱讨喜的小榜格正急慌慌地迎面冲了出来。

    “哎唷哎唷!”小榜格个性活泼外向,来不及闪躲,小小身子更承受不住这份撞击,整个人被弹了出去,就像倒栽的洋葱般跌个四脚朝天,摔疼了两片肥滋滋的小臀肉。

    幸项顾不得自己伤着了没有,忙不迭把女儿自地上抱起,翻着她的衣衫,仔细检查有没有伤着了,“伤着没有?快告诉阿玛。”

    小榜格紧张地看了看四下,见额娘不在,她松了好大一口气,伸出肥肥的小胖手,轻轻放在唇上,示意要阿玛别张扬。

    “嘘,阿玛,千万别让额娘知道我摔疼了哦!”她小小声地说:“不然讨来一顿挨骂还算小事,万一额娘又哭得哗啦啦,那才算是真正的大事。”

    “你这孩子就是太好动了,额娘才这么担心你。”

    “蕊初?”虽是不想让苏舒知道,苏舒已经一脸忧心忡忡地跨出门槛,由前厅走出前院来,“蕊初,你是不是又闯祸啦?”

    小榜格尴尬地笑出两颗大门牙,神色紧张地连忙捂住阿玛的嘴,十分机灵地在阿玛耳边说:“阿玛,您要人家怎样,人家全依了您,就是别告诉额娘我刚才摔着了。”

    “我要你亲亲阿玛。”幸项摸了摸女儿的小脑袋,忍不住张嘴咬了她一口,小榜格开心一笑,飞快在阿玛脸上留下好几个亲亲。

    “你这丫头!”幸项疼爱地捏捏爱女噘得嘟嘟的小菱嘴,随即抱着小榜格走到苏舒身边,伸出另一手轻轻将爱妻拥进怀里,“舒儿,别担心,蕊初只是吵着要吃肉包子。”

    “是呀!蕊初好饿哦!蕊初要啃包子,啃啃啃……”小榜格笑嘻嘻地拍着小胖手,然后开心地搂紧阿玛的颈子,拼命亲着他。

    幸项露出一抹微笑,宠爱地猛戳女儿的小脸蛋,“你真是阿玛的乖心肝。”

    “蕊初,你还没用午膳吗?”苏舒忧心地看着女儿。

    “有啊,方才嬷嬷还给了我两个窝窝头呢!”小榜格故意笑得一脸傻呼呼的。

    苏舒惊讶地睁大眼儿,随即嘟起粉嫩嫩的子邬,纤指在女儿脑上敲出一记叩响,“那你现下还吵着吃什么肉包子?额娘到现在都还没吃呢!”

    “真的吗?”小榜格瞪大了双眼,“哦!那我不吃肉包子了,我要把肉包子留给额娘吃,我找小三去后院灌蛐蛐儿好了。”

    小榜格机灵地跃下阿玛的臂膀,正要一溜烟跑掉,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的,小胖手一把抱住幸项的腰,倚偎在阿玛的怀里,撒娇地摩挲阿玛的腰带,“阿玛,给我一串铜钱买糖葫芦嘛!”

    幸项宠爱女儿,便给了女儿一串铜钱,小榜格拿着铜钱,一面拍着小胖手,蹦蹦跳跳地跑掉了。

    苏舒没好气地摇了摇头,“这小丫头真贪吃。”

    “和她额娘一样贪吃。”幸项挑了挑眉,双臂叠放在胸前,抿唇笑道。

    苏舒生气地打了他手背一下,“我才没有呢!”

    宛如刀雕般英俊的俊容,忽然板起严肃的表情,“对了,你是不是不舒服?不然怎么到现下还没用膳?”

    “我没什么不舒服,瞧你紧张的,你以为我动不动就会病倒啊?”

    幸项忙不迭把她纤盈的娇躯给紧紧抱在怀里,“上次你无缘无故就昏倒了。”

    “上次?”苏舒捂着嘴笑着,“上次是多久以前的事了?你是说生蕊初那时候吗?”

    “呃……”他想了一下,“我记得不久前……”

    “很久了,都已经九年了,你还把那事挂在心上,真是的!再说,当时我只是太累了,不小心睡着了,压根就不是昏倒。”得此一夫,苏舒心满意足了,她幸福地偎进他怀里,娇嫩的脸儿满是含情脉脉又欲语还休。

    “你明知道我心里就是放不下你。”幸项就是喜欢她的娇羞。

    这么多年了,他的爱妻仍像个小泵娘,动不动就脸红,他不禁爱怜地拥紧了她。

    “傻瓜。”苏舒娇笑地拉下他的俊容,温柔地凑上自己的唇,吻开他紧蹙的眉梢,最后绕上他炽热的双唇,深深地吻住了他。

    明媚阳光透过云层缝隙,迸射出缤纷多彩的光线,犹如细金烁银般洒落,将拥吻中的一对人儿团团包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