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朱轻婚后再爱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朱轻书名:婚后再爱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不知道这样算不算是冷战?

    沈乔躺在被子里,懒洋洋地一动也不动。

    他们已经有足足两个月没有见面了,想到这里,泪意又涌了上来。可恶,真是可恶。最近她变得好没用,变得好爱哭,她、她明明不是这样的,这一切都要怪那个程奕阳!

    明明是他的错,为什么他要说得好像一切都是她的错一般?是他设计她,是他毁了她上一段感情,至少道歉的话要有一句吧?可他竟然在她愤怒地回到父母家之后,理也不理她,还有没有比这种男人更可恶的人?

    “阿乔,你的臭脾气什么时候能够改一改?那个女孩子,是阿阳的表妹宁馨,我们都认识的,你在吃什么干醋?”何青玫在旁敲侧击,问出他们吵架的重点之后,直接给了她一记爆栗。

    好嘛,是她不对,没有搞清楚,这个气生得有点冤枉,可是这改变不了程奕阳之前联合他妹妹欺骗她的事实!

    “姐,这件事情,真的不怪姐夫,其实之前他在美国,就有看到那个克林劈腿跟别的女生热吻,这是有照片为证的,后来他就查清楚克林原来一直都有背着你跟他的前女友暧昧不清,所以他才决定设计克林,来揭穿他的真面目。”沈律一通电话打过来,向她细细道清原委。

    “就那天姐夫跟我一起商量好了,假借要你去拿礼物为名,其实就是为了引你去那个酒店,看到他安排好的那一幕,至于安排他表妹去勾引克林,是因为他查到克林对于清纯无辜型少女最没有免疫力。”

    一环一环,都紧紧相扣,从在美国发现克林出轨,到后来让沈乔发现,都是程奕阳设计好的。

    姐夫实在是有够腹黑的,他以后一定要在自己的脑门上刻字提醒自己,得罪谁也不要得罪程奕阳,发现克林劈腿,却一直隐忍不发,一旦动作,就是一击即中,太、太可怕了。

    好,就算克林的事情不怪他,反正其实她对于这件事情也没有多生气。可是,现在问题是,程奕阳好像反而在生她的气,那天,他说她让他非常失望,说不喜欢她,她能不生气吗?

    “你活该!”何青玫戳着她的额头,实在忍不住想要大骂,“你也不想想,自己除了脸蛋长得好一点,哪一点值得阿阳这么对你?而你还为了别的男人出头,他能不生气吗?”

    “妈,你到底是谁的妈妈呀!”沈乔不满地摸着自己的额头,“他是男人耶,怎么可以那么小气?”

    “男人就不应该有脾气,男人就要活该受你的气?”这种死小孩,到底是像谁?真是朽不可雕也,懒得理,老娘做饭去!

    沈乔嘟着嘴,缩在床上,她与他一共过了两百七十六天。

    也许,从一开始只是赌气嫁给他,可是随着他对她的好,他对她的付出,让她渐渐地爱上了他。

    这种感情太过细微,她根本就没有觉察到。一直到那天,看他与兰宁馨站在一起,她涌起的心痛感觉,才让她体会到,原来在不知不觉中,程奕阳已经在她心里占有了那么重要的地位。

    以为他出轨时,她竟然是心痛多过生气,她没有像教训克林一样,狠狠地揍他一顿,而是在他转身绝然离开后,蹲在川流不息的马路上,泪流不止,那一刻她才明白,她已经深深地爱上了他,爱到,一想到要离开他,她的心就像被刀绞住一般,痛彻心扉!

    明白了自己的感情,可是对于程奕阳的感情,她却一点也不知道,她不知道,他对她好,究竟是因为她是他的妻子,抑或是爱她?是不是任何一个女人,只要与他结了婚,他都会这般对她好?

    一想到可能有一个女人,在他怀里得到那般的宠溺,她就妒嫉得喘不过气来。

    她怎么也无法忘记,当初他提议结婚时说,想娶她,仅仅是因为他已经到了适婚年纪,对于感情,他一字未提。

    所以,她不敢去找他,在她明白,自己如此爱他,却又不敢肯定他的感情的时候,她真的不敢面对他,如果他不爱她,她一定会承受不了的。

    见不着,相思入骨;去见,却又没有勇气。一日一日,这般折磨,她好像不再是那个大胆无忧的沈乔了。

    可是,他却很好,该死地好!她从电视上看到他的身影,依然那么阳刚挺拔,穿着正装,与方尔正站在一起,他们刚刚抓获了一个东南亚的大毒枭,受到署长的嘉奖。

    除了更严肃,他好像一点都没有变,似乎,受影响的只有她一个!

    庭院外突然传来汽车引擎的声音,她的心跳突然间加速,抛下抱枕,连鞋子都顾不上穿,直接奔到窗前,躲在窗帘后面偷偷朝外望去。

    爸爸在家,妈妈不会开车,沈律不可能回家,那么……

    熟悉的悍马在她家的矮墙边停了下来,是他、是他的车。

    眼泪就这样冲了出来,她用力地捂着嘴,生怕自己就这样叫喊出来,可是激动的情绪不过几秒钟,那个打开的车门,让她的体温骤降,是陈至伟大事业,他的助理。

    群,不是他,不是他!

    聊,她失望地退回床上,拉过被子蒙住头,心里一片荒凉。

    独,隔着门板,客厅里的对话声尚算清晰。

    家,陈至伟是代程奕阳来送文件给沈若定的,“这个下次给我就好了,你还专门跑一趟。”

    “程先生交代了要尽快拿给您。”

    “阿阳最近很忙吗?”

    “嗯,最近刚刚破了一个大案,每天忙得都睡在办公室。”

    “那你记得要提醒阿阳注意身体。”

    “沈先生放心。”

    “刚刚看到车,我还以为是阿阳来了呢。”

    “今天不巧我的车突然坏了,程先生让我开他的来。”

    “至伟啊,你跟阿阳说,让他别那么累,积了那么多假留着也是浪费,干脆拿假出去放松一下。”这次话多的,很明显是何青玫。

    “程先生没有假可以放啊,他每年的年假都会休掉。”

    “啊,怎么会?”

    “他每年都会休一两周左右的假,嗯,我记得去年的是在耶诞节左右休的假。”耶诞节?沈乔的呼吸突然一窒。

    “沈乔,我来出差,顺便过来看看你。”

    “程大哥,你怎么每年都来纽约出差,这样会不会闷了点?”

    眼泪,再次从眼眶里滴落,房间外面的人,在说什么,她已经听不见了。

    多少次?整整七次,从他们认识的那一年开始,每年,他都会去纽约看她。跟她一起走过纽约的大街小巷,望着她吃着美食而满足的脸,他的神情温柔。

    真傻,真是傻,她怎么会认为,没有说出口的,就是不爱?

    他用了整整七年的时间,那样爱着她,看着她交了一个又一个的男朋友,看着她在别人的怀里笑着,他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难怪,对于她的质问,他会那么生气,因为她这次是真的伤害了他!

    都是她的错!

    他还会原谅她吗?

    沈乔忽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拉开房门,冲到聊得正起劲的陈至伟面前,一把拎起他的衣领,“他在哪里?”

    “啊?谁?”天哪,好可怕,女王陛下的气势真是惊人。

    “我老公,程奕阳,他现在在哪里?”

    “办……办公室!”他的呼吸好困难,可不可以放开他?

    沈乔松开手,像龙卷风一样刮了出去。

    “老……老公……”何青玫声音在颤抖。

    “……嗯。”老成持重的沈若定看来也有吃惊。

    “我们、我们女儿竟然就这样穿着睡裙跑出去了!”

    沈乔从电梯里出来时,完全无视周围人打量的目光,她的目标很明显,那就是程奕阳的办公室!

    “啪”地一下推开那扇厚实的大门,用力太大,门板甚至在墙上弹了一下,发出很大的响声。

    方尔正轻佻地吹了声口哨,“大嫂,你这身衣服,真是不错。”美人就是美人啊,就算是穿着睡裙,也依然让人惊艳。

    “你们全部给我出去!”沈乔手指往外面一指,气势十足,“我有话要跟他说!”

    再指向程奕阳,强调说,“单独地!”

    屋里六七个高大威猛的男人,竟然全都乖乖地放下手里的文件,没有异议地往外走去。

    只有那个方尔正还在那里不怕死地猛亏她,“大嫂,你这样的打扮,跟阿阳单独相处,不太好吧?需不需要我在门口为你们把风?”

    “方尔正,我想,宁馨应该很乐意听到你的丰功伟绩,对吧?”沈乔眉一挑,瞪向那个不知死活的男人。成功地让他脸上的笑容黯淡不少。

    真不敢相信,这两个月她虽然与程奕阳没有交集,可是却跟兰宁馨成为非常好的朋友。多多少少也了解了点她与方尔正之间的感情纠缠,总之,又是一笔烂帐,有得算!

    “OK,OK!我走、我走。”方尔正举手投降,起身往外走去。

    很好,顺利清场!“砰”一声将门关上。

    转身面对那个从头到尾都没有开口的男人,他一脸冷漠,低头看文件,似乎对于刚刚发生的一切,毫无所觉。

    可是,她却发现,他下面的手指,将文件捏得有多么紧,这个男人让她的心柔软得一塌糊涂。

    举步朝他走过去,伸手想要拿开他的文件,他却不肯放手,皱着眉瞪她。

    她甜甜地笑着,一脸讨好。

    “老公……”刻意用他最不能抗拒的嗓音。

    他依然严肃冷漠,没有放手。

    好吧,那她转个弯也可以。沈乔放开纸张,绕过桌子,直接坐到他的腿上,搂住他的脖子,“老公。”

    “……”

    这个别扭的男人,她将脸蛋进入他的怀里,为那熟悉的味道而感到浓浓的幸福,“其实我那天,根本就不是为了克林而生气。”

    感觉到他的身体在听到克林名字时,变得僵硬,她的嘴角微勾,“我生气的是,看到你跟别的女孩在一起。”肌肉有一点点地放松了。

    “明明,那么轻松,那么愉悦的程奕阳,只是我沈乔一个人的,可是你却让另一个女孩子看到那一面,我真的吃醋了。”

    将自己心里真实的想法,一点一点地剖析给他听,“越是生气,越是在乎,我反而越是问不出口,你那么了解我,应该明白我的性子,如果不是在乎到极致,我怎么可能在那种情况下就那样放过你,你想想当初我怎么对付克林的。”克林可是被她打到受伤,吓得直接飞回美国。

    但她却舍不得动他一根手指,也许说起来很没有用,女王般的沈乔,却在发现丈夫……是误会丈夫外遇时,没有动手,这其实说明了很多事情。

    “你知道,我很小就被送出国了,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要学习独立,要学会坚强,哪怕有痛苦、难过时,都没有人可以诉说,要自己捱过来,久而久之,其实我已经很会掩饰自己的感情了。”

    她抬起头,望着自己钟爱的黑眸,那里面少了冷漠,多了让她心动的东西,“相信吗,如果必要的话,我的隐藏功力不会输你喔。”

    说到腹黑,她是比不过他,到今天,才彻底明白这个男人心机有多么深沉,可是,对于感情,又是多么地让人心疼。

    “我越是在乎,就越不敢让你发现,尤其是当我误以为,你在跟别的女生玩暧昧时,我更加不敢给你伤害我的机会,那时,我只能挑一个最安全的话题来逃避。”

    “你是在告诉我,克林对你来说,已经不再重要了吗?”他终于开口了,低沉的声音,还是那般好听。

    “真聪明!”

    她开心地给他一个吻作为奖励,毫不在乎他皱眉的凶样。

    “克林对我来说,已经是一个再也不重要的人了,现在爱的,是别人。”

    “……”他没有开口问,可是握着她腰的手却变紧了。

    唉,真是的,要不要这么内敛啊?

    “想知道我现在爱谁吗?”

    调皮地眨眨眼,“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他的反应是直接要站起身。

    “好嘛、好嘛。”

    啧,真是开不起玩笑,连忙抱住他,“我爱你,程奕阳!”

    他愣住了,真真正正地愣住了。

    这辈子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看到他这样的表情?

    沈乔考虑着,要不要拿手机拍照存证?

    努力地平静下来,他艰涩地说道:“你又在逗我,对不对?”

    沈乔摇了摇头,拉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

    这次没有任何玩笑的意味,认真地说:“老公,你知道吗?那天看到你跟宁馨站在一起,看你那样笑着,我的这里,好痛、好痛,痛得我眼泪都流了出来,你知道,我有多少年没有哭过了吗?”

    原来,那天的眼泪,是为他流的,黑眸里闪过亮光。

    “从我懂事起,我就没有再哭过了。可是最近为了你,我每天都会哭,只要一想到你那天说的话,我的心又会再痛,呼吸不过来,快要闷死了,眼泪,好像怎么都止不住一样,我本来没有这么爱哭的,都是你害的!”

    他的世界,从这一刻开始,放晴了!

    与她分开的那一天,他就要用无数的工作来麻痹自己,让自己累到连回家的力气都没有,可以直接躺倒在办公室里就睡,可是梦里,还是她的容颜,笑着、闹着、撒娇、耍赖,还有风情无限。

    连破几个大案,让署长笑得合不拢嘴,可是他的心,却还是空得发慌。

    没有沈乔,他的人生,又有什么意义?

    他想去找她的,从分开那一刻开始,这个念头数不清多少次在脑海里浮现,可是,想到她竟然为了另外一个男人来质问他,想到她可能爱的还是克林,他的心,就像是要裂开一般。

    够了,他告诉自己,真的够了,他能做的都已经做了,一个女人,如果这样都不能爱上他,那么他如何努力,也都是枉然,而且,现在克林回头了,如果她爱的是他,那他程奕阳,是不是也到了该退场的时候了呢。

    谁让他没有办法让她爱上他呢?

    他有自尊、有骄傲,他不能再这样受伤下去。

    可是,她来了,像个女王一般,冲入他的办公室,告诉他,她爱他,用她甜美的声音诉说着爱语,他真的怀疑,这是不是梦?

    “程奕阳,我说我爱你,你相信吗?”她都说了这么多了,这个男人却还是一直盯着她,不发一语,那到底是怎样啊?

    “……我相信,”他真的相信,看那个多么重视外表,随时随刻将自己打扮得美艳迷人的沈乔,竟然会穿着睡裙冲进他的办公室,只是为了向他表白,这样的行为,他又怎么会不相信?

    “很好。”她开心地笑了,这个男人,还算识相。

    “那么,你呢?”

    “……什么?”

    “我是知道你爱我啦,可是你说一次给我听,好不好?”

    “……”他无语地瞪着她。

    “不用害羞,说说看。”她娇甜在鼓励着。

    “……”

    “不然,我用一个秘密来交换好了。”她靠近他的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话。

    程奕阳这次是结结实实地吃惊了,不自觉望向她的肚子。

    “你敢给我露出这样的表情?”她重重地在他唇上啃了一口。

    “你这个男人,所有的一切,不都在你的算计之中吗?想一想,你的车怎么会外面有停车位不停,偏偏停在最里面的位置?你是不是早就料到,我会引诱你?”

    “而且,你明明知道我的生理期准得要命,那天我们没有避孕,有宝宝,你会想不到?或者该说,这一切都在你的计划之内?”想想,她嫁的这个老公,有多么可怕,难怪那些个什么毒枭啊枪贩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哪里有可比性嘛。

    他无话可说,她真的没有说错,一切的一切,其实他都料想到了。知道沈乔的个性,所以夜店那晚,他也有所准备。

    “想一想,我一个沈乔,哪里够你算计的?唉,你还是别说爱我了,我想想……”

    “我爱你。”

    她顿住,半晌。

    “你说什么,我没有听见。”

    “……我爱你。”

    “嗯哼,太小声。”

    “沈乔,我爱你。”他抬起她的下巴,“只爱你。”

    泪水,又涌了出来,就说嘛,她最近变得很爱哭,都是他害的,“你这个傻瓜,哪里有暗恋人七年都不敢表白的?”

    如果,如果当初不是她主动吻上他,打开了他们的那扇门,会不会他们此生,就这样在他的沉默里错过了,想想,都觉得是一件非常可怕事情,此生,没有程奕阳相伴,她的人生……

    他古铜色的脸庞,有着明显的暗红,“你……谁告诉你的?”这件事情,应该是没有任何人知道才对?

    “嗯,我想想,是那个跟我说出差顺路去纽约看我,可是其实一直都是休年假的人告诉我的。”

    “该死,陈至伟真是多嘴!”

    “你应该感谢他。”就是他说出事实,才让她发现了程奕阳的心意,她才会有勇气前来找他,不过,该算的帐还是要算清楚的。

    “以后,如果吵架,不准不理我。”

    “好。”

    “咦,你敢说好,那就是说,以后还要跟我吵架?”

    这回,他懒得跟她说了,直接用嘴堵住她故意的刁难,两个月的相思,有得补了。

    沈乔笑得眉眼弯弯,搂住他的脖子,热烈配合。真好,就像妈妈当初所说,她沈乔,其实有着非常好的运气,为自己挑了一个百分百老公,她,再无所求。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