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喜乐丑王爷的销魂手 第十九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喜乐书名:丑王爷的销魂手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第十章】

    让红书亲自选上的驼背汉子从离开鬼雾山后,就忽然不驼了。

    他挺直了宽阔的肩膀,撕去了脸上几可乱真的面具,露出了深眸高鼻阔唇的异域轮廓,坚毅又微微带有一道凹槽的下巴覆有薄薄一层青髭一让他看起来更加危险彪悍。

    只有那双眼睛,充满了无以名状的柔情……

    为了拥有红书,他重回朝廷索回原本就属于他的爵位和战功,就为了向湛天还有炎娘子证明他有足够的权力跟财富照顾他的女人。

    为了拥有红书,他身体痊愈之后,就加倍苦练武艺,英雄难过美人关,红书如今出落得倾国倾城,他要把那些觊觎她的英雄们统统打成狗熊。

    为了拥有红书,他利用龚家的商行票号做眼线,总算找到红书的下落,却费了三天三夜才从山下一路苦战到鬼雾山上这处隐密的紫竹馆,这才见识到红书这些奇特的家人诡谲难搞的程度。

    “只要红书选了你,你就是我们的一分子。”站在紫竹馆前的炎娘子美丽依旧,却没有以往的风骚张扬,浑身散发出一种超脱凡尘的韵味。

    尉迟观毫不迟疑的点头,后来就被那个据说是红书大姊的古怪女子易容成驼背汉子,还让湛天偷袭,成功的点了他的哑穴。

    最后……红书还是选了他!

    鬼雾山下唯二间客栈今晚挂牌休息,尉迟观却不假思索的将马车停在客栈前,早就在门前等候的张叔接过他的缰绳,看着自己的主子一身风尘仆仆却精神抖擞,小心翼翼的把车厢里睡着的姑娘抱下马车,终于安下心来。

    至于让人一路从马车抱到客栈房间的红书其实早就醒了过来,只是一直不肯睁开眼睛,因为知道这个人是尉迟观,所以反而有了几分羞怯别扭,却又很想好好看看他。

    都多久没见面了,他真的认得出来她是红书吗?

    “啊……”忽然往下沉的悬空感,让忙着胡思乱想的红书难掩惊慌的睁开眼,粉嫩的唇瓣本能的逸出一声惊呼,那双藕臂更是主动攀上眼前男子的颈项,下一刻才发现原来自己的背部已经靠着床榻,顿时羞窘万分的想收回自己的手。

    尉迟观却反手扣住她的手掌,爱极了她这一刻投怀送抱的姿态,目光灼热的低头吻住她,“红书……是我……”

    这个吻蕴藏了太多的思念和爱恋,像是有一把火瞬间点燃了堆积如山的柴火,一发不可收拾。

    男人饱满的唇瓣紧紧压着她的樱唇辗转厮磨,大掌早已牢牢的扣住她的后脑,再也容不得她闪躲。

    “嗯……我知道是你……”红书让他吻得头晕目眩,却又贪恋他阳刚的气息,双手不由自主的收紧,在彼此微微退开的下一瞬间,主动吻上他的唇,“昨天……就知道了……”

    她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他为她而来。

    红书青涩却甜美的献吻带给尉迟观不曾有过的销魂感受,他有一瞬间放任她动作生疏的在自己唇瓣上咬喔吮吻,高壮的身体流窜着陌生的电流,让他迷醉神往,忍不住想要得到更多更多。

    他带着几分强悍,将舌尖喂进她的菱唇小嘴,孟浪狂野的逗弄她的小巧香舌一汲取她的甜蜜,在她浑身哆嗦时,褪尽她的衣裙,粗糙长茧的指掌缓缓摩挲着她如脂凝玉的肌肤,在这娇美人儿身上引起一阵阵止不住的轻颤。

    “红书,你可知当我中箭落马时,想的是什么?”他轻轻叼着她敏感的耳垂,听见她低喘一声时,已经解开她的贴身兜儿。

    “是什么?”几近半luo的红书只觉得自己浑身无力,让他又亲又吻又摸又抚的逗弄到几乎说不出话来。

    尉迟观的深眸闪过无庸置疑的占有,“是你,我想的是,要是我死了,就不能娶你了。”

    他上半身赤luo的跪坐在她的双腿之间,明明是这么暧昧yin靡的姿势,她却没空去注意这一点,只是惊喜莫名的凝视着他。

    “你……你那时就想娶我?”她的笑容忽然被惆怅取代,眼里恢复了几丝清明,“不对,你明明亲口说你自己选的娘子是那……”

    他忽然低头捧住她的小脸,狠狠的吻去她没有明说的心酸苦涩,像是要把这段时间经历的种种波折一并索讨回来,却怎样都不够。

    “我想娶的是你,遇见你之后,我就不想娶什么天下第一美人,只想娶你。”他躺在她身旁,凑到她耳边,低哑的呢喃细语,“我想诈死躲掉跟萧湘湘的婚约,然后把你绑走,陪我浪迹天涯。”

    他曲起强壮的手臂撑起自己的上半身,倾身吻去她迷蒙双眼里纷纷滚落的晶莹泪珠。

    “我也不怎么希罕当王爷或将军,只想陪着我那爱做包子的傻姑娘,让她用那双亮晶晶的眼睛看我一辈子。”

    他沿着光滑无瑕的脸颊蜿蜒洒落吻花,直到白皙优雅的颈项,无比爱怜的吻着她细致的锁骨。

    宽阔的肩头突然搭上一双温暖的小手,用尽全力将他牢牢的拥紧。

    红书什么话也没有说,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只是好想好想抱他,让他知道自己很想陪他一辈子。

    他黝黑粗犷的脸庞埋在柔软丰满的xiong脯之间,深浓的欲|念瞬间淹没了片刻前的柔情。

    ……

    那瞬间,尉迟观呼吸一窒,只觉得脑门一热,突然不顾一切的重新占有她,直到她哭哑了嗓子,连捶打他的力气都没有了,他才神情崩溃的把自己重重的埋进她的身体里,在她绵长的战栗中得到最深的满足。

    天靖七年,造成举国沸腾的大消息无非是去年死于武魂关一役的尉迟观,活生生的回来了。

    皇上龙心大悦,当廷封他为本朝唯一一个因功授爵的平南王,赏黄金万两,华屋数座,良田百亩,比起以往更是飞黄腾达,让不少人对萧敬堂明嘲暗讽,说他福缘不深,目光短浅……

    总之,这个消息传遍大街小巷,即使已经事过境迁了好几个月,依旧为人所津津乐道。

    红书跟尉迟观一路游山玩水,自然也听到了不少这样的八卦消息,每每听过一回,红书那张绝色容颜总是浮起开心的笑容,让尉迟观往往回过神来之后,就是急着把帷帽找出来让她戴上,免得英雄还在路上奔驰,就先招来一堆心术不正的蜜蜂苍蝇。

    他们一路从鬼雾山朝京城的方向前进,第一个目的地却是那个曾经绑架过红书的清水村。

    尉迟观听到红书提起这个地方时,浓眉微挑,心里莫名的有些吃味。

    “你想去看谁?”他记得那个莫生非气质草莽却容貌英挺,武功上乘,要不是当初他早就不动声色的埋伏在那间客栈里,恐怕无法轻易制住莫生非。

    红书嘟起小嘴,非常不客气的戳戳某人坚硬的胸膛,“你忘记了喔?我要去看沐姊姊生小娃娃了没啊!要是生出来了……嘿嘿,那娃娃我也有份耶。”

    她说得眉飞色舞,尉迟观却听得脸色发黑,青筋浮动,心想,别的男人跟别的女人生出小娃娃的事情,跟她有什么关系?

    红书眨了眨那双翦水秋眸,把自己倾注三分天赋给沐钰娘的事情说给尉迟观听,“是我把沐姊姊的身体调理修复好的,她生娃娃,我当然有功劳啊!”

    “那我……也是你治好的?”尉迟观虽然早就隐约猜出自己不合常理的疗愈恢复跟红书有关系,却直到这一刻才完全明白究竟她在自己身上做了什么。

    红书愣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的神情,确定没有任何不妥之后,才轻轻的点头。“不过我的手现在只能做包子了,你再玩命,我也救不了你了!”

    到时候,她就学她娘拧拧他那不听话的耳朵。

    尉迟观听着这番似曾相识的话,忽然想起在冀南山上自己假寐认出她来的那一天,忽然激动万分的将她拥紧。

    “如果……如果有一天……我先走了,你要给我好好活着!”他记得自己听见红书死讯的那一刻有多么痛彻心扉,说什么都不要再经历一次。

    红书挣扎着从他怀里微微退了开来,精致的五官罕见的遍布寒霜,倒有几分炎娘子的神韵。

    “你才给我好好活着!小心我追到地府去拿包子丢你!”她气呼呼的在他面前挥舞自己的小拳头,反而让他当成了包子舔了又舔,吓得她急忙收回自己的小爪子,却已经太迟。

    尉迟观大手一握,就把娇小人儿牢牢掌握在怀中,带着一丝害怕失去的恐惧,异常热情的索吻**,把红书逗惹得娇喘连连。

    “尉迟……我们在车上……”

    “在车上有在车上的好……”他低声坏笑,偏过头去和她唇舌纠缠,吻得她浑身虚软,乘机弄散了她那头如瀑青丝,剥开了她身上碍事的薄衫襦裙。

    ……

    “尉迟……”她让飓风般的高chao席卷过全身,好半晌才瘫软在他强壮的驱体之下,忍不住楚楚可怜的回眸睨了他一眼,“你……还不够吗?”

    那欲语还休的娇羞慵懒勾起他唇角微扬,这个一向予人刚强木讷形象的王爷此时一脸的深情款款,倾身对着自己钟情的姑娘许下承诺。

    “我一辈子都要不够你。”他闷声笑着吻上她错愕微启的樱唇,继续压榨她的体力和热情。

    红书为时已晚的想起她娘亲曾经跟她说过,男人都是宠不得的,可惜,她已经把他撩拨得太彻底。

    当她终于筋疲力尽的差点昏厥过去时,她悲愤不已的喃喃自语,“一辈子?我就不相信我榨不干你……”

    原本气息粗重、闭目养神的尉迟观眼皮掀了掀,嘴角噙着餍足又不无期待的笑意,将怀里沉睡过去的小女人拥得更紧一些。

    至于清水村里的那对恋人究竟有没有生出小娃娃,红书已经累得没力气想起这件事来。

    于是马车直奔繁华京城,不久,世人皆知平南王尉迟观带回了自己的王妃,美得不可方物,倾国倾城,就连皇上也不禁赞叹此等容颜堪称天下第一美人。

    大婚那日,这位据说出身平民的平南王妃却有足足一百二十抬的嫁妆,几乎把京城的街道绕满了一圈,让原本拿王妃出身卑微大做文章的三姑六婆都看傻了眼。

    不说那来自皇宫隐妃的陪嫁二十抬,还有远从海外运回的奇珍异宝二十抬,光是其他琳琅满目、价值连城的家具家私,就让京城百姓大开眼界,直说公主出嫁也没这么风光……

    从此,人人都说尉迟观不但是天生将才,还是武曲星转世下凡渡劫,才有那福气娶得这样富可敌国的美娇娘。

    自从红书嫁给尉迟观,当上了平南王妃之后,身边少不了要有一个丫鬟伺候。

    这个百里挑一的人选,自然就非小梅子莫属啦。

    身为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的王妃跟前最受重视的丫鬟,小梅子冷眼旁观了半年之后,觉得威震八方的平南王实在是徒有虚名。

    好好一个威风凛凛的王爷兼大将军不去军营操兵练武,有事没事就窝在家里陪着娇妻乘凉说笑,扑蝶采花,真是玩物丧志。

    小梅子才在心里叨念着而已,那对如胶似漆的新婚夫妻又在玩新把戏了。

    “尉迟……快一点,我快……快……到了……”

    平南王妃天生娇懒的口吻颤巍巍的从那棵梧桐树下传了过来,撞见过几次好事的小梅子一听就双颊生晕,端着点心的手抖了抖,脚步明显慢了下来。这还大白天的,真是一点节制也没有。

    老气横秋的小梅子嘴巴虽然碎碎念,却脚跟一转,吩咐下人去备热水,估计半个时辰后再来吧!

    只能说她转身回头走得太快,才没听见平南王无奈的口气,还有平南王妃的回答……

    “红书,你到底想拿什么?我帮你拿就好了。”尉迟观心惊胆跳的扶着红书的双腿外侧,让她稳稳的踩在自己宽阔的肩头,攀着梧桐树枝,不知在寻找什么。

    “我哪有要拿什么?我是要看小宝宝……再高一点,尉迟,你看,这鸟窝里的蛋统统都孵化了……啧,这小鸟宝宝没有毛的样子……好怪喔。”红书兴高采烈的逗弄着鸟窝里嗷嗷待哺的小雏鸟,还不忘送给仰起头瞪她的男人甜蜜蜜的笑容,忽然一个不小心,从半空中掉了下来。

    尉迟观在她的惊叫声还没滚出喉咙之前,就已经把人稳稳的拦腰抱在胸前,本就彪悍严厉的五官有些铁青狰狞。

    “你刚刚要是摔了下来,我就把那些鸟统统炖了给你补身体!”尉迟观心有余悸的冷冷睇着她,大概只有她还能对着这副阎王脸撒娇耍赖。

    “我没事啊,你别生气了,小心会吓到小宝宝。”她主动投怀送抱,先在他抿紧的唇角啵了好大一声,才像慵懒的猫咪一样在他胸膛上蹭了蹭。

    “我是担心你。”尉迟观的神情缓和许多,明明心里余怒未消,偏偏就是没法当她的面发火,“而且那个鸟窝在那么高的地方,我怎么可能吓到那些小雏鸟?”

    窝在他怀里的红书骨碌碌的水眸心虚的转了又转,手指头在他宽阔结实的胸膛上画着圈圈,在他抱着她跨进房门时,才怯怯的抬起头来笑得日月无光。

    “尉迟……相公……我说的……是这里的小宝宝。”她轻轻戳了戳自己的肚子,看着尉迟观的表情从茫然到领悟再到面无血色。

    她刚刚可是从他肩膀的高度跌下来……

    “红书……娘子……”尉迟观高壮魁梧的身躯似乎有些摇摇欲坠,几个大步就坐在床前,朝着一脸警戒的红书笑得温柔似水。

    “我忽然很想念岳母和大舅子,待会儿我就派人去接他们过来住。”他一面说,一面作势要起身往外走。

    这下子换成红书惊惶失措,连忙把人扑倒在床上,无所不用其极的不让某人下床……

    可怜的小梅子半个时辰后来了又走,洋溢着少女韵味的脸庞比之前更羞红,只觉得平南王府里处处都是美好春光。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