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喜乐恋爱吧!剩女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喜乐书名:恋爱吧!剩女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半夜,涂雅明醒了。

    她瞪着那盏自己亲自挑选的小夜灯,看着床头柜上熟悉的瓶瓶罐罐,挣扎了老半天,终于鼓起勇气瞄着自己小肮上那一只大手……

    她低低的倒抽一口气,隐约记得自己在浴室里让人剥得精光,还哭得一塌糊涂……然后呢?

    然后然后呢?她到底酒后乱性了没?

    她瞪着眼前光luo的胸膛,意识到自己和这个男人luo裎相对!

    尽避她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圈抱着她的那个男人还是从她候然绷紧的肌肉察觉到异状,睡意蒙胧的将她抱得更紧。

    “嘘……我在这里……我没走……别怕……”他喃喃安慰着她,毫不犹豫的揽紧她,印上轻吻,浓密的眼睫没有张开来过。

    涂雅明慢慢放松了下来,放纵自己享受这样的亲密。

    这是她渴望了半辈子的男人,是她奢望已久的呵护。

    她静静品味这一刻,双手自作主张的环抱着他,心满意足的数着他的心跳试着让自己入睡。

    睡吧,快睡吧!

    这样天亮以后,如果他已经悄然离去,她还可以当成一场梦。

    涂雅明眼眶发热,悠长的叹气,忽然听见男人沙哑低沉的声音从脑壳上方传过来。

    “醒了?头会不会痛?”他微微后退一些好让自己低头吻上她的眉眼,没料到会沾到一滴眼泪。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为什么哭?”何浩然顿时清醒,翻身坐起,脸色凝重的圈住她企图遮掩双眼的手,坚持要看清她的表情。

    涂雅明摇摇头,挤出一抹失败的微笑。

    “没事,睡觉。”她有些恼,觉得这个男人从头到尾都不断搅乱她的计划。

    他看着她欲盖弥彰的嘴角,残留睡意的眼眸不悦的眯起,“你又骗我!”

    他就着微弱的光源紧盯着床上薄被下身无寸缕的女人,手心一紧,体内沉睡的欲望渐渐苏醒。

    涂雅明心虚的缩了缩,忽然不服气的扬眉回瞪他。

    “你还不是一样骗我!”接着又像泄了气的皮球,她黯然的垂下眼眸,

    “你根本就是故意跟我一起回高雄,还说有什么重要的事……是不是何妈妈又要你照顾我?”

    拔浩然前后不一,忽冷忽热的态度一直让涂雅明心里七上八下,不知道该怎么响应?

    “是我想照顾你。”何浩然重新躺回冰凉的被窝里,在她急着扯住棉被遮掩自己的时候,低笑着将她圈在自己的怀里,“你就是我最重要的事。”

    “什么?”她惊愕的仰头望着他,怕自己又空欢喜一场。

    拔浩然先是温柔的笑着,忽然扣住她的后颈,吻住自己朝思暮想的软嫩樱唇,“而我是你的生日礼物。”

    “什么?!”她浑身窜过一阵酥麻,处于快要当机的状态。

    看着她意乱情迷的小脸,他不怀好意的翻身覆上她滑腻诱人的胴伐,早就硬挺的下半身有意无意的前后摆动,“涂雅明小姐,麻烦你签收一下。”

    “签收……怎么签收?”他颇富侵略性的气息让她头昏脑胀,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因为他亲昵的举止而疯狂尖叫。

    “手续有点麻烦,不过你放心,我会教你。”他要吻遍她的全身,直到她没有力气胡思乱想。

    拔浩然展开诱惑的行动,双手**着她挺俏的双乳,在她骇然抽气时拾起她的蓓蕾,正经八百的说明--

    “首先,必须通知你,我要跟你核对身分。”这叫按门铃。

    “身分?”涂雅明急促的喘息,几乎不认识眼前这个言行挑逗的男人,光是一个眼神,就让她浑身火热。

    他缓缓一笑,忽然浪荡的舌吻,直到她星目迷蒙。

    “很好,DNA吻合。”他带着戏谑的表情捧住她浑然忘我的脸庞,公事公办的宣布下一道手续--

    “再来,要核对声纹。”他神秘兮兮的靠在她耳边,双眼发亮的分享自己的小秘密,“我特别喜欢这个部分,光是听见你的声音,我就硬了。”

    他露骨的用词让涂雅明难以瞒信的睁大了眼,接着浑身一颤,喊了出来。

    他将手指覆上了她动情的……

    他埋首在她汗湿的颈项,余韵退去之后,忽然低声笑着,不停啄吻昏昏欲睡的她,听见她非常不爽的嘟囔--

    “好累……别吵……”她说着说着,还挪了挪疲惫无力的娇躯,完美的钻进他的怀抱里。

    他宠溺的搂着她,心满意足的阖上眼,“试用得这么凶,不准退货的啊!”

    每一年,他都要当她的生日礼物。

    墨美玲出院的这一天,何宅里热闯非凡。

    那个刚刚做完健康检查的大家长,不但打电话通知自己的儿子不用来接她出院,还已经生龙活虎的在厨房里准备大展身手。

    麦珈珈则坐在餐厅里夸奖这个二阿姨真会挑时间熬夜,“住院检查”这四个字实在是画龙点睛。

    “我也是老糊涂了,大家一起住了这么久,居然没发现他们两个……哎呀!雅雅这么老实,以后我会帮她多盯着浩然一点。”

    麦珈珈听了无言以对,还真没看过媳妇还没嫁进门,婆婆就已经要帮着教训儿子的咧!

    只能说,涂雅明真的是让这对母子都看对了眼。

    大门开了又关,传来恋人拌嘴的声音,墨美玲跟麦珈珈相视一笑,还真是说人人到。

    “嗯……看来你还满喜欢你今年收到的生日礼物喔?”麦珈珈一看到那对推门而入的恋人,一脸打趣的揶揄。

    涂雅明率先红了脸,不好意思的瞥了二旁的墨朗,没想到会看见形象冷漠俊美的墨朗朝她眨眼。

    “别看了,他也有帮忙送礼物。”麦珈缬谠着涂雅明猛叹气,觉得有人就是需要推波助烂,才不会一直死守在原地。

    暗恋有什么好的?

    先是一个陶雅曼偷偷爱着自己车祸失忆的老公,足足守了七年的活寡。

    又来一个涂雅明,更扯,居然已经爱了半辈子,还打算继续偷偷爱下去。

    只要愿意跨过去心里那一道门坎,或许就是这样两情相悦的美满结局。

    就算爱不到,了不起就回到原点继续暗恋啰!

    唯一的损失,应该是被拒绝的自尊吧!

    晚餐过后,墨美玲又应热情的邻居牌搭子邀请,带着钱包出门去打牌。

    拔浩然跟墨朗站在窗台边,似乎讨论着什么攸关生死的大事,至少墨朗严肃冷凛的表情让人退避三舍。

    麦珈珈跟涂雅明坐在客厅沙发上,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高雄的房价和地段。

    多亏涂雅明那份窗帘公司的工作,才有办法在短短几个月内了解到这么多不同地区的房地产信息。

    麦珈珈很认真的想要拓展执行业务范围,希望可以把涂雅明从目前任职的那间窗帘公司挖角过来。

    可是涂雅明想到抠门老板自从请她回锅上班之后,实在待她不薄,偶尔甚至礼遇过了头,如果自己就这样离职,似乎过意不去。

    于是她请麦珈珈给她一点时间,魂时拨了电话到公司去,心想抠门老板要是听见可以少请一个人,说不定会很开心。

    没想到抠门老板一听见她提离职的事情,忽然又神秘兮兮的跟她讲了一个大八卦--

    “那个……涂小姐,关于离职这个问题,你可能要问问那天那个何董。”他用一种崇敬又畏惧的口气,帮涂雅明指点明灯。

    “何董?何浩然?为什么?”涂雅明错愕的扫视了右前方的男人一眼。

    他该不会暴力威吓他吧?

    “哎呀!因为……因为他早就把这间公司买了下来,他才是真正的老板啊!”他只是障眼法啦!

    涂雅明一脸惊讶的看着何浩然,想也没想就朝他走过去,没发现抠门老板还在电话里喂喂喂个不停。

    “何浩然,我问你……”她娇斥一声,连墨朗都兴致盎然的盯着她,麦珈珈老早就紧精会神的挑了好位置看戏。

    拔浩然眼皮猛然一跳,左右都看不到援兵,见到涂雅明那张俏脸一副兴师问罪的表情,又看到麦珈珈明明幸灾乐祸的偷笑,偏偏又一脸无辜,转得飞快的脑筋登的一声,丢出一个答案--

    她知道了!

    他情急之下,只好一把揽住她,情深意切的吻下去,直到某人神情迷离的嘤咛,又忽然不好意思的推开他的胸膛。

    “有人!”涂雅明为时已晚的想到屋子里还有两个超显眼的电灯泡,却又让何浩然霸道的拥进怀里。

    “他们要离开了。”他不慌不忙的下了逐客令,连墨朗都朝他翻白眼。

    然后他趁着涂雅明被他吻得神魂颠倒,将她拦腰抱起回到自己的房间去。

    “你真的把那间窗帘公司买下来?就因为我被莫名其妙的开除吗?”涂雅明气息不稳的勾住他的脖子,不懂他干嘛表现得这么心虚?

    拔浩然脚一顿,换他错愕的看着涂雅明,“你是说这件事?”

    涂雅明眯起了明媚的双眸,阴森森的反问他,“还有哪一件事?”

    现在到底是谁骗谁啊?

    拔浩然抱着她一起躺在床上,忽然对窗帘公司这个话题非常感兴趣。

    “我不喜欢有人欺负你!”所以他不只买下了那间小鲍司,还临时抽掉某个投资案一大笔投资金额,借力使力的让那个造谣生事的主谋忙得焦头烂额。

    涂雅明依偎在他怀里,听着他如何为她打抱不平,整颗心顿时澎湃汹涌。

    “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吵架了……”她伤了他的心,他却依然大费周章的替她摆平这些她看不见的事情。

    “你可以默默爱我这么久,我当然也可以默默为你做这些事情。”他一开始就没有邀功的打算,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曝光。

    涂雅明不发一语的主动吻着他,用他最迷恋的音调,深情款款的道谢,“谢谢……谢谢……”

    谢谢你这样的付出。

    他们两情缱绻,每一个肢体语言都蕴含着饱满的情意。

    就在他即将拜倒在她妩媚贺魂的抚摸时,忽然听见她在耳边悄悄的说:“你还有没有什么事没跟我说?”

    “有。”他回她一抹动人的微笑,在她专注凝视着他时,俯身贴住她的唇。

    “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