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七季床上的秘密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七季书名:床上的秘密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听说,纪如璟发烧了,而且吵着要吃甜点。

    她就是这样,变天了也不知道加衣服,每年这个时候都要感冒发烧,一难受就想吃喜欢吃的东西,让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但是,楚舟越看看自己手里的蛋糕盒子,再抬眼看看门牌号,这蛋糕为什么要让他来送呢?

    朱明蕙这丫头真的很不够意思,好朋友发烧在家让她帮忙买个蛋糕,她却借故要和男朋友约会没空,把这任务交给了他。

    一听纪如璟病了,他不曾多想,包好蛋糕就赶了过来,到了门口才犯起了难,如果她开门一见是他,大概病贬更严重吧?

    吧脆把蛋糕放门前,敲了门就走人,楚舟越打定主意,可按了好些时间都没人应门,他心下一沉,想她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或是烧昏了?

    下意识地摸向门前地毯下面,还真让他摸出了备用钥匙。

    这是为明蕙准备的吗?她这个习惯也真是该改下了,太危险了!

    偷偷摸摸进了她家里,看了一圈都没人,又偷偷摸摸把卧室门打开了一个小缝,可是,床上也没人。

    楚舟越一惊之下,将门完全打开,环顾了整个房间也没看到她的影子,他先将蛋糕放在桌上,想着她会到哪去,饿急了自己下楼去买了?可她还在生病啊!

    他强让自己先冷静下来,这时他发现,卧室套间内的浴室中有水声传出,似乎进门前就一直没有断过,只是他心太急这会才发现。

    难道她在洗澡?楚舟越愣了半晌,还是硬着头皮对着浴室里喊了声:“如璟,我代明蕙把蛋糕送来了,摆在桌子上,你一会儿要记得吃,那没事我先走了。”

    没有任何回答,是不是水声太大她听不到?想着他走上去敲了浴室的门,“如璟,你听到了吗?”

    里面只有哗哗的水声,让他的心也跟着急躁起来,仔细想想,水的声音一直没有断过,这样也很奇怪。

    “如璟,你在里面吗?在的话就回答我。”他加大音量,把原本敲门改成了大力拍门,“如璟,如璟?”

    他叫了好几声后,里面才隐隐约约传出了一声“嗯”,那声音听上去有些无力,他心一沉,想像着她在里面晕倒的样子,想像着她头撞在什么地方,这会已经在流血让她意识不清。

    太多的想像让他承受不了那种恐惧,他下意识地去开门,而门竟然没有上锁,轻轻一推就打开了,他管不了这么多,发现门能开立刻就冲了进去。

    浴室中笼着薄薄的蒸气,他一眼就看到了纪如璟,她正躺在浴白中,水龙头一直在流着水,浴白里的水都满出来溢了一地,可她闭着眼没发觉,一副动也不动的样子。

    楚舟越大吐口气,忙跑过去关掉水龙头,浴室安静下来,他蹲在浴白前细细地看她,她面色如常,还比平时红润,不像是很痛苦呼吸也很顺畅,她竟然在这里睡着了?

    “如璟,醒醒。”他拍拍她的脸。

    纪如璟眉头皱了下,眯开的眼中出现了楚舟越模糊的轮廓,但是不知是烧糊涂了还是怎样,纪如璟只是看了他两眼,一点反应都没有。

    “嗯?”她的胳膊肘撑在浴白的边缘,抚着额头,“我睡着了?”

    “是啊,你睡着了,怎么在这时候洗澡呢?”她还在发烧啊。

    “因为出了很多汗。”身上黏黏的很不舒服啊,没想到人一泡进温暖的水里,倦意马上就来了,不知不觉就这么睡着了。

    说着说着,楚舟越发现她的脸不自然地又红了几分。

    就算他不低下头去看,也知道她泡在水里的身子不可能还穿着衣服,他注意到了她突然的沉默和脸色的变化,马上意识到了什么,他的脸也跟着不自然地一热,像似也发烧了一样。

    她在他面前是全luo的,危机一解除,这个问题像个无形又妖娆的小妖精猛地冒了出来,就算楚舟越克制着自己,告诉自己千万不要看水下的情景,但就算只是盯着她的脸,她那露在水外的胸部上缘也会很自然地进入他的视线中,让人下意识地就会联想到水下两颗丰润的**被水温柔地轻抚。

    他故意让自己视线避开,却止不住心中那越来越真实的想像,人整个变得不自在起来,神色慌乱手足无措,这样子看上去一定很好笑。

    楚舟越支去吾吾半天,挤出一句:“总之没事就好,那你继续洗,我先走了。”

    几乎在说话的同时,他人就已经要离开,可纪如璟比他更快一步拉住了他的手腕,水被她溅出来洒在地上。

    “我洗好了。”她说。

    “喔,那……”

    “可以帮我拿浴巾吗?”

    “浴巾?”他好像头回听到浴巾这个词一样,惊讶的瞪大了眼。

    “在外面挂着。”

    楚舟越连连点头说好。

    仓惶逃出浴室,在外面他找到了浴巾,起初他被纪如璟的要求吓得不轻,那太不像她说出的话了,可转念一想,她总不能在他面前光着跑出来啊,这么一想也就说得通了,他说服自己,告诉自己别往奇怪的方面想,这才转回了浴室,将浴巾递给她。

    纪如璟没接那浴巾,而是对着他刻意别过的脑袋说:“抱我出去。”

    楚舟越再次睁大了眼,这次再也无法隐瞒自己的诧异,他不得不以这副蠢样子面对纪如璟没什么表情的脸,想知道她到底明不明白自己在说什么。

    “我泡时间太久了,头晕。”纪如璟说得平淡,心中的鼓声如雷只有她自己听得到。

    是的,这是一个为楚舟越而设的陷阱,是她和朱明蕙传串通的阴谋。

    楚舟越说他爱她,朱明蕙也说他爱她,唯有她自己,对这种暧昧不明的“爱”苦恼着,不知能不能相信。

    偏在这个犹豫不决的当口,自从楚舟越那次失魂落魄地离开后,他就又失了踪,好像是断定自己人生无望,默默躲起来疗伤去了。

    这样的裹足不前,遇到打击就躲起来,打起精神了又只会默默计划来计划去,那有什么用,不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嘛!

    难怪他长得这么帅却一直没女朋友,他这种性格要急死人的,哪里像个男人?到那时纪如璟才晓得,原来自己是那么渴望得到他一个确切的答案。

    如果指望不了从他那得到答案,那就只能她自己找出一个可以让自己信服他爱她的理由了。

    “那……那你先擦干。”楚舟越还是扭着身子不敢看后面,他觉得说话有些困难。

    这次纪如璟听了他的话,拿过了浴巾,浴白中的水被放掉了,他以为她会擦很久,可那水还没被放掉,她柔软到不可思议的身体贴上了他的后背,脸颊靠在他的颈后。

    他一转身,她直接落在了他的怀里,她好像真的很晕一样,把他当成了支撑身体的全部,他挪动一点她就会失去平衡,于是他悬空的手犹豫了好一会,抱住了她**在外的肩,另一只环在她围着浴巾的细腰上。

    她什么都不说,他定了定神将她横抱起来,眼神笔直看向前方走出浴室。

    她全身都在滴水,好像根本没擦过一样,他管不了这么多,想将她放到床上就赶快离开,将她的背贴上床,她的手勾在他的颈后没有松开,他一个失衡反跟着她一起跌到床上。

    “啊!”他是真的跌倒,全部的力量都压在她的身上,压痛她了。

    可她这一声在他耳中却升华成催情的咒语,那娇娇的柔声在他耳边响起,他的唇边就是她刚沐浴完的细颈,而他的身下就是她只围着一条浴巾的娇躯。

    她丰润尖挺的胸在他的挤压下变形,正痛苦地抵在他的胸前,那曾让他失魂的娇柔声,再度唤起他的每一分记忆。

    他呼吸沉重,就像一个渴望着鲜血的吸血鬼,多想在她的颈上落下自己的印记,他的唇一寸寸靠近她的耳根,她身上淡淡的香气充斥着他的神经。

    “如璟,如璟。”他低唤着她的名,大手在她腰侧徘徊,有些不能相信她现在就在自己的怀中,他想要她,他身体的每一寸都因为疯狂地想要她而疼痛。

    可是他不能啊,他不可以!

    突地僵住身体,他不能再因为自己的需要而强迫她,他怎么可以再犯一次那样的错误。

    她曲腿,腿正好抵在他跨下昂起的巨物上,他发出一声低哼,发现她的身子也僵住了。

    他汗如雨下,她一定已经发现了,她这是做什么?这样子让他怎么可能没反应,可是,他不想被她讨厌,不想被她瞧不起啊。

    “对不起,如璟。”他慌忙地撑起身子,起码跟她之间,空出一点距离,她躺在那里直直地看着他,样子不像生气,却叫他心里没底。

    “为什么要道歉?”这是她在勾引他,他根本不必慌成这样的,这么看来还真有点好笑。

    “我……”他语塞,说不出来,“你休息,我先走了。”

    “好,那先等一下,你头发里有东西。”她坐起来,手指伸入他的发间,只是轻轻扶过他的头发。

    她的触摸让他想要叹息,但更让他招架不住的是,在她伸臂时,她围起来的浴巾竟然松开来,在他面前掉了下去。

    他大大地吸了口气,在她的手还没收回时,一下将她重新扑倒在床上,他忍不了了,他真的忍不了了,本来就不是很有意志力的人,他怎么可能受得住这连番的刺激。

    ……

    “如璟,我爱你。”他吻着她高潮后的脸,吻到她在喘息中沉沉地睡着。

    这次,她相信了。

    不要说谎,也不要一个人承担,这是什么意思呢?

    躺在床上,楚舟越想着那些话,握着纪如璟的小手,舍不得放开。

    那些话是在对他说的吧?可他从没对她说过谎啊,那么,就是说让他不要一个人承担了?

    不要一个人承担……

    楚舟越弹起来,被雷打着了什么敏感神经一样,他顾不得其他,晃啊蔽,硬是把沉睡中的纪如璟晃了起来。

    “如璟,如璟,我有重要的事问你,你清醒一点啊!”

    “嗯?”纪如璟迷迷糊糊,很有些不耐烦,揉了揉眼。

    “你说我们有事要一起承担,是不是?你是说的‘我们’吧?那话是对我说的?意思是我们是一体的,不要对彼此说话,也不要对彼此有所隐瞒,我们应该分享,承担彼此的一切,是不是?”

    “嗯,大概吧。”揉揉眼,好困啊。

    而另一个则兴奋的过头,险些跳起来,又摇蔽着她,坚决不让她再睡过去,“那你的意思就是,接下来我们的路都要一起走,是不是?”

    她让他碰她了,没有拒绝他,没有对他发脾气,没有说对他很失望!

    拜托,她好困喔!“一起走,一起走,一起环游世界……”

    “环游世界,在你喜欢的每一个地方都开一家你喜欢的蛋糕店,所以,其实你并不是很讨厌我的,你并不排斥我,你……有一点点喜欢我?”

    她慵懒地拍拍他的脸颊,喃喃应付道:“真聪明,我爱你,睡吧睡吧。”

    “真的?你爱我,不是可怜我,不是应付我,为什么?哎呀别睡了啦,起来跟我说说!”他拉她,光着身子跪在床上。

    “因为你是你啊,换个人这么让我生气,我却还是一心想要了解他在想什么,那是不可能的啦,因为你是你嘛……”摸摸他的脸,“我就是喜欢上了你!”

    “那那个什么晴白的呢?”

    “分手了。”

    “那你以后会不会也这么轻易地就甩了我?”

    “不会啦。”

    “为什么?”

    “好不容易才得手的,不行了,我真的好困,有事明天再……”

    “如璟!我们去结婚好不好?”

    “好好,明天,等明天。”

    “不,就现在!立刻,马上!”

    “别烦了,小心我要讨厌你了!”翻个身,怎么睡不着了?突然好想笑。

    “你看,你一定不是真心的,你是看我爱你爱的这么辛苦,可怜我,哄我的吧,早晚有一天你会变心的!”

    “啊啊,受不了你了!”翻身坐起,纪如璟对他大吼,“走,结婚去!立刻,马上!”

    “那……还是等明天吧,要不要先吃蛋糕?”

    瞪他一眼,“什么口味的啊?”

    “你最爱吃的‘柳橙酒心巧克力’,这下有没有觉得嫁给我会是件很幸福的事?”讨好地对她笑笑。

    被他逗乐了,纪如璟算是想明白了,自己对这个男人啊,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如璟,这个蛋糕是特别为你做的,制作的方法我没有教给任何人,所有‘楚糖’的店里只有我在的那家有卖,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纪如璟问。

    “因为我想着,也许有一天,上帝还会给我一个巧合,你会再次踏进我的店里啊,我一直在等你,只要做这个蛋糕,我就会提醒自己一刻也不能放松,要让自己成为一个配得上你的男人,再把你追回来!”

    “你以为我是猫啊,会被食物引过去。”虽然这么说着,眼眶却湿了。这半年,他也付出了不少努力,在她拼命想要去忘记他时,他却时刻在提醒着自己,把她挂在心上。

    “你就是猫啊!当你被蛋糕的甜味吸引,忍不住伸手去拿时,那样子就是像一只小猫,每次你探头探脑地打开店门时,我都会很高兴,因为我的小猫又来了!”他吻她,“我在等你,我的小猫,一直在等着有一天能像这样,让你心甘情愿地窜进我怀里。”

    “那你一定要好好珍惜,不要再让我跑了。”

    “我的小猫跑了,我就追她,世界每个角落,只要你在,我就会去,我发誓!”

    《本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