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左薇幸福给你看 后记 左薇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左薇书名:幸福给你看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最近我愈来愈觉得我的牙医有未卜先知的超能力,或者该说那是一种的诅咒能力也说不定……

    因为这家牙科诊所每半年都会寄给客户一张不小的通知单,其用意本来是好心通知我们回去帮别来无恙的牙齿做健康检查,但寄到我手上,它却成了一颗名副其实的“定时炸弹”,只要我收到,牙齿必会出状况!

    第一次,我莫名其妙收到通知单,因为基本上根本不太想见到牙医这号角色,所以不以为意地丢到一旁,视而不见。没想到不出三天,我已经长出来很久很久的智齿突然见鬼似的大暴走,因为挤压到前面的牙齿而痛得我头发昏,只好下狠心去拔掉。

    第二次,早上收到通知了,正想着最近牙齿一切安康,就很在成就感的来去给医师夸奖一下,洗洗牙好了。不料当晚一口咬下芭乐,一颗臼齿就传来令人想飙脏话的抽痛,隔天一早我立刻去找牙医报到,听说是侧边蛀了一个看不见的大洞,马上做了根管治疗,张着嘴巴抽了半天的牙神经,我下巴都快脱臼喽。

    第三次,不是收到通知单,而是之前补的某颗牙齿一直觉得隐隐作痛,最近这阵子一喝到冰的东西更是痛得厉害,然后就在我逼不得已,正打算那个星期找一天去看牙医的时候,通知单寄来了!因为拿着通知可以免收一次挂号费,我当下的心情只能说是悲喜交加,难以形容的复杂,很想大骂一句——你也太神准了吧!圈圈叉叉叉……

    正因为每次见到通知单就会刚好碰到不得不去看牙医的情况,所以我现在不得不怀疑我的牙医可能还具有超自然的预测力,现在都要抱着敬畏的心情去看他了,哈哈……开玩笑啦!

    不过说真的,我这位牙医的医术……个人是觉得挺不错的,而且他拔牙只能用快、准、狠来形容。记得第一次被介绍到这家诊所,本来实在不怎么爱看牙医的我坐在候诊区,就看到他正在对付一个小男孩……

    “好了。”这时似乎已经拔完牙,男孩捂着嘴跳下了椅子。

    跳下来马上就拉着妈妈手甩呀甩的小声说话……

    “你也要拔牙吗?”我听到医师这样问,心想那个小妹妹真是好大的胆子,这么有种!

    “会不会很久?”妈妈问。

    “不会啦,打个麻醉一下子就好了,不然今天一起拔一拔……”医师的口气轻松地说。

    我心中又有一种“骗肖”的感觉,心想每次弄牙医都嘛要搞半天,拔牙哪会那么简单!小妹妹别被骗了……

    “好,那上来吧。”医师退后,小妹妹真的很有勇气地躺上去。

    我不忍再看,低着头看报纸,听到那头传来医师的声音——

    “一……二……三…………好了!败快吧?”

    我“钊”了一下,马上抬头看是不是真的有那么神奇的事情,居然真的几秒就拔好了一颗牙,而且小妹妹完全没有发出半声惨叫。小妹妹活蹦乱跳地跟着哥哥跑出来……

    那一刻,我真的觉得自己的牙齿好有希望,这位医师的头上简直有光……我不是说秃头的意思喔!虽然发量确实有点稀疏,不过他发光的是医术。

    为什么我那时会这么感动咧?只能说我之前遇到一个实在是很“两光”的牙医,医术不怎么样就算了,对待病奔的态度也很有问题。因为我这个人从小就很怕看牙齿,偏偏以前的洁牙习惯又不太好,蛀牙一大堆。大概是国小五、六年级时,老妈终于看不下去,又拐又骗地把我带到她朋友的女婿开的诊所里看牙。

    那时候听说这位牙医刚从医学院毕业,我现在想想还真觉得自己是只白花大钱的白老鼠,因为后来他补的牙也有几颗都被其他医师再补救过,而且有的牙套颜色也诡异得很不自然……

    绑来我其实还去了相隔不远的一家诊所弄牙,不过有一阵子它莫名其妙地休业,我再回到那“怕怕的”牙医诊所。(因为我这个人的消费场所通常都很固定,哈。)经过几年,我觉得那个牙医的技术好像有变得OK一点,它的门诊部人看起来也不少。

    不过,就在有一次我去看一颗大臼齿的蛀牙后,我对他的印象明显感到非常不优……

    我的牙根好像是属于长得很“畸形“的那种,所以每个医师帮我抽神经通常都要煞费苦心一番。但是那次他帮我治疗,居然看了六次还没好,我觉得这实在太离谱了,当时的同事看我一个牙神经居然可以看那么久都搞不定也觉得很离奇,而且光是挂号费就花了不少,还要浪费我的时间每天冲去候诊……

    离谱的是,有一次我去看诊,明明约的是晚上八点半,我还习惯提前早几分钟到,没想到一直等到八点四十分还没轮到我。我心想晚上偶尔拖个时间要体谅一下,没关系,结果等他把那位患者看完,居然抬头看了我和旁边另一位病人,然后说——

    “啊,你的问题比较麻烦,我先帮他看,再来慢慢帮你治疗……”

    哇哩咧?当下我真的一把火,觉得这种排法也太扯了,既然这样他们干么还跟我约时间?我干脆自己到教堂祷告就好了!但因为牙齿治疗到一半,我只好忍,等他先帮另一位病人看诊……

    那天我做完治疗,已经差不多是晚上九点半,他还一别得意洋洋的口吻跟我说:“你看吧,幸亏我有先见之明,不然那些人就要等你等到现在了……”

    我当时听到,只有一种更想破口大骂的感觉,但因为这次他还是没帮我看好牙齿,所以我还是忍……

    棒天上班时间向同事们打听了其他牙医,已经在考虑要换个医师看诊。不过因为治疗到一半的牙齿要换人看总觉得不太好,所以当晚还是按照约好的时间回到诊所。

    这天晚上因为“庸医”要去外地开会,只看诊到七点,所以六点四十五帮我看诊的时候,干脆提早拉下铁门。结果更扯的又来了!我一切就绪躺在诊疗椅上,晾了一下子,在等那个“庸医”去上个厕所、喝杯水……

    旁边有两、三个护士叽叽喳喳地对着电视上讨论“猫”这出音乐剧要来台湾公演的消息,(我印象深刻地记得那是一则晚间新闻),然后“庸医”慢条斯理地走出来,不是直接来帮我看诊,而是还站在电视前和那几个小堡士有说有笑地讨论那出音乐剧有多好看,顺便说了几句因为今天提早下班,她们真是赚到了之类的“废话”。

    我当时大概已经躺出了一把火,岂知当他终于移驾走向我看诊时,嘴里还不停唠叨着“要来处理这颗麻烦牙齿”这种话,治疗过程中也一直在说我的牙齿真的长得很奇怪,搞不定……问题很大……我心想搞不定明明是他的问题,跟我抱怨是有屁用!要是没问题我干么还来这找他!拔况这还是第七次看诊了,实在很夸张……更夸张的是他看着看着,居然还把手放到我胸口来了!

    因为我治疗的是右边的臼齿,本来还在想他是不是因为角度的关系,不小心“桥”到那个位置,或者是我自己错觉误会了,但是我怕他碰到我,身体愈来愈往椅子里缩,手也稍微在胸前挡……

    我以为他会察觉到我不自在的动作,因为一般我看过的牙医对病奔紧张或可能疼痛的反应都很有观察力,这时会主动叫我们放松或调整他自己的动作之类的……

    没想到他是浑然不觉!而且手居然还更过分愈靠近我的胸口,就算去换治疗工具,还是同样的姿势,最后整个上半身几乎已经“趴”到我身上,就是很像是“面对面”在帮我治疗牙齿一样(正常来说他应该是要坐在我头部斜后方的位置才对吧!)我当时感觉超不舒服的,而且心想旁边的护士难道也觉得这是正常的吗?居然还在旁边自顾自的聊天……

    懊不容易撑到看诊完,那小“庸医”居然又是老话一句:“你这颗牙真的很难搞定,今天再放药观察一下……”然后他又要我预约后天的看诊时间。

    我当场就决定再也不会来这里看诊了。隔天在同事的介绍下,就到了现在的这家“神准”的诊所,虽然离我家比较远,但技术真的差很多。

    我记得他那天还问我怎么会“半途转诊”,我就跟他说因为我这颗牙看了七次还没好,结果他也大呼离谱,还当场苞我挂保证最多两次搞定我这个“很麻烦”的牙……看看那个“庸医”有多扯就好!

    现在小牙医师到目前为止一共帮我拿了两颗智齿,一点都不痛!而且他的价格也算满意的,所以医师果然还是要有技术才行呐!但这位医师也有点让人三条线的地方,那就是他常会在治疗过程中突然问你一些问题,要你回答他,譬如解释光目前的治疗状况就会问一句:“这样你了解了吗?”

    “嗯……”

    这个问题还算好回答的,只要一声“嗯”就能表达,但如果他的问题长一点,譬如说:“你感觉痛?是怎样痛?有多痛……”或者像有一次他心血来潮跟我讲了一个很有禅意的小笔事,然后中间问我:“你猜那个男的怎么回答?他们上辈子是什么你知道吗?”

    “……”我真的不知道。

    “你说呀,你觉得是什么……”

    当时我张着嘴嘴里还插着几根管子正在接受他的治疗,心里真的只有一种很“无能为力”的感觉,脸上三条线……

    “医师呀,如果我现在有嘴巴可以说话,我也很想回答你,但你觉得我现在这样适合聊天吗?”

    这些话我在心里对他说很多遍,但我发现他好像就是那种得不到答案通常不会罢休的的,所以类似的OS还是会在往后的治疗中陆续上演。

    而且他不会接受你太“含糊”的回答!如果你想用“嗯”、“哼”、“唔”这类简单的字带过去,他就会再问一遍你到底在说什么……哈哈,申论题不接受简答啦!

    我有时想想都会觉得很好笑,这位牙医师是不是嫌自己和病奔的互动太少,才会强迫病奔回答他的问题,偏偏牙医真是个很难在治疗过程中跟病奔聊天的职业哩!

    总归一句,他能帮我把牙治好最重要了。

    不过我还是希望我们尽量没有什么机会去比较好,还有那已经连准三次的通知了,最好不要再准下去了……

    我最近刚被治疗好一颗据判断应该是被我刷坏的敏感性牙齿,觉得的保健真的很重要耶,怎么小时候那么不懂事,蛀了好多牙……

    镑位,请保重你们的牙齿呀。

    下次见喽?在此提早祝大家圣诞节快乐,没有好牙就很难心情享受耶诞大餐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