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晓叁总裁惜惜 第十一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晓叁书名:总裁惜惜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第十章】

    用过饭后,湛驭坡送元瑛琦回家,只是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

    回想起今天在他办公室发生的事,他吻了她之后就要她做他的女朋友,并乖乖待在他身边,她只不过顶了他两句,就被他吻到喘不过气来,害她不敢再回嘴,然后他霸道的宣告两人关系确立,她就这样糊里糊涂的成了他的女朋友。

    但既然是他主动要求她做他的女朋友,他对她不是应该要百依百顺吗?

    结果居然警告她别再动手动脚,还说什么修理她,害得她被佑坦取笑,连带在湛爷爷面前也抬不起头来,这一切全是他的错。

    更可恶的是,她明明已经抿嘴表达出自己的怒意,他却像个没事人似的开他的车,真是气死她。

    她并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其实全落在湛驭坡眼里,他是存心逗她的。

    喜欢上她是意外,但他不得不承认,心情疲惫之余逗弄她确实是不错的调剂。

    其实元瑛琦好几次想开口质问他,偏偏因为赌气,要自己先开口示弱,实在不甘心。

    时间在懊恼中流逝,车子终于在她家门前停住。

    “到了。”湛驭坡好心提醒她。

    她并没有立即下车,在给他最后表现的机会。

    “你不下车吗?”

    这话惹得她更火。他究竟是眼睛瞎了,还是根本就不在意她?

    如果换成是湛佑坦,她老早就赏他好几下爆栗,只是这会——

    “知道了!”她气恼地解开安全带要推开车门,却发现车门上了锁,回头想质问他,却被他突然靠近的脸庞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不是要叫我开门吗?”

    是这样没错,但是也没必要突然靠得这么近吧。

    “那你不开锁,靠过来干什么?”

    “真的想要我把门打开?”

    他贴太近,害她不禁脸红,嘴硬的说:“你不打开,我怎么下车?”

    “真的想下车?”他的脸又欺近几分,呼出的气息几乎直接扑在她脸上。

    她的心不受控制地鼓动起来,让她下意识地咬住嘴唇。

    眼看他的脸就要贴上自己,她在最后一刻勉强记起她想说的话,“我话还没说完!”恼他老是让自己分心。

    原想偷香却被打断,湛驭坡暗叹可惜。“我以为你没话想说。”

    “谁说的?”

    他挑眉问:“是谁气得一路上不说话?”

    原来这一路上他根本就知道她在生气,居然还故意耍她?

    “你这家伙!”她对着湛驭坡就要挥出手,却被他握住。

    “看来我说的话你都没有认真记住。”

    她哪里还管他说过什么,正想要抽回被握住的手——

    “动手动脚会被修理。”

    这话才入耳,她的唇已经被攻占。

    哪有这样的,明明是他有错在先,为什么受罚的人是她?他不讲理,偏偏她爱上这个不讲理的鸭霸男人。

    元瑛琦如同湛驭坡所说的,待在他身边。

    虽然偶尔也会有恼他的时候,但是多半时间她是感到幸福的,只要他能再多让她一些的话。

    加上双方长辈都乐观其成,他们的进展也越来越顺遂。

    直到今天,湛展图意外见到儿子跟着元瑛琦一起离开公司。

    自从股东会后,他知道动不了儿子,经济大权又被掌握后,行为便收敛许多。

    但是这会见到元瑛琦跟儿子在一块,他立即打了电话给儿子,要他马上掉头回公司。

    “公司里有什么事吗?”元瑛琦以为他是接到送彩金的平台的电话,才会将车子掉头。

    “没什么。”

    电话中知道父亲对元瑛琦的态度后,湛驭坡决定当面跟他把事情说清楚。

    担心耽搁到他的公事,她贴心的表示,“还是我先回去。”

    “不用,你一块过去。”

    她单纯的以为他只是带自己一块回公司,却没想到并不是回顶楼的总裁室,而是去见他父亲。

    湛展图显然也没有料到她会一起来,“你跟过来做什么?”

    “爸到底想说什么?”倒是湛驭坡在进门后,直截了当的问。

    湛展图无暇理会元瑛琦,厉声质问儿子,“你跟这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元瑛琦闻言恍然大悟,原来刚才车上的那通电话是他打来的,而且还跟她有关。

    他对自己有意见她并不意外,她不解的是,湛驭坡带她一块过来的理由。

    “就像你看到的。”湛驭坡直接承认跟她的关系。

    湛展图听完,大声反对,“我不同意。”

    “我并没有问爸的意思。”

    “你这是什么态度?”他的态度令湛展图更加恼怒,“我绝对不会同意你跟这个女人在一起。”

    “就算是这样,我的决定也不会改变。”

    湛展图突然念头一转,以为儿子这么做是存心气他,“这种女人根本就配不上你。”

    “我选的女人,我自己知道。”

    元瑛琦意外听到湛驭坡这么说。

    “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像你成天跟外头的女人混在一块就知道?”一句话堵得湛展图怒火更旺。

    “现在在谈你的事,别扯上我。”

    “这正是我要说的,不要把她跟你外头那些女人扯在一块,我要的女人我自己清楚就够。”

    一旁的元瑛琦是激动的。虽然两人的关系已经是公认的事实,但她希望他能公开说出来,就像现在这样——

    我要的女人……

    她的心像冒起了泡泡,以致这会尽避湛展图已经气得冒烟,仍挡不住她的好心情,嘴角还是不受控制地上扬。

    “你要是真的清楚,就不会看上这种女人。”想起她上回的态度,湛展图说什么也不同意她当自己的媳妇。

    “她是哪种女人不需要你来评论,我带她过来只是要让你清楚,从现在起,她会一直待在我身边。”不管父亲喜不喜欢,他要父亲认清楚事实,他会和她牵手一辈子。

    “我绝对不会让这种事发生。”湛展图说得斩钉截铁。

    “如果你敢私下找她,会有什么后果,你自己负责。”父亲是怎样的人,他很清楚,事先提出警告。

    明白自己屈于劣势,湛展图顿时气结,却又拿他没辙。

    元瑛琦总算明白,湛驭坡之所以带自己一起过来,除了是要当面跟湛展图把话说清楚外,也是要避免他私下找自己的麻烦,心里除了感动,还是感动。

    一在包厢坐下来用餐开始,元瑛琦的态度就殷勤得十分不寻常,频频为湛驭坡夹菜,彷佛拿他当老爷在侍奉。

    湛驭坡当然猜得出,她会这样多半是跟稍早与父亲的那一席谈话脱不了关系,但她的反应也太夸张了吧。

    不过既然有人要伺候,他也没有拒绝的道理,当然照单全收了。

    她甚至主动问他,“要喝酒吗?我帮你叫。”

    湛驭坡挑眉。“你不是说只有酒鬼才喝酒?”

    明知道他故意拿她说过的话来糗她,但她不以为意,“只是喝一些,不要紧的。”

    “真的这么开心?”他下午还得回公司,并不打算喝酒,但也因此清楚她开心的程度。

    她原本想装蒜,在对上他洞悉的神情后才道:“像你这种人是不会了解的。”

    “我是哪种人?”

    她认真地看着他,“总是把话埋在心里,有什么想法也不会轻易说出来,让旁边的人摸不透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是这样吗?”

    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当下又引来她的不满,“就是你现在这个德行,即使是被说中了,也不会老实承认。”

    湛驭坡不否认,或许是因为肩负着经营一家企业的重担,养成他的情感要比一般人内敛。

    “像你这样,老是把感情藏在心里,身旁的人怎么知道你的想法。”

    他微皱眉,“听起来,你对我有很多埋怨?”

    “不是只有我,就拿佑坦来说,你也是这样。”

    原想逗逗她,但在听到她提起弟弟时,他也认真了起来。“佑坦跟你说了什么?”

    “他现在才不可能说你什么。”

    自从湛佑坦的心结解开后,对哥哥根本就是敬爱有加,哪里可能说他的不是。

    “这么说来,有抱怨的就只有你一个喽。”

    “才不是这样,我知道你疼他,但是如果不说出来,他怎么感受得到?”人家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你怎么知道他感受不到?”也许他的感情是比较内敛,但他相信弟弟感受得到。

    “就算是感受到了,但如果能够听到你亲口说出来的话,会更高兴。”

    自从他们在一起之后,他一直对她很体贴,虽然他工作很忙,仍坚持每天都要陪她吃饭;她不想进国乐团工作,他也支持她的理想,并帮她向母亲说好话,让她能自由的拉琴;即使他从没对她说过什么甜言蜜语,却能注意到她的每个情绪与需求;他温存的目光和热情的吻,也时时让她感觉到他对自己的宠爱。

    可她毕竟是女孩子,总是希望能听到心上人说说情话,就像今天这样,虽然湛驭坡早用行动证明了对她的感情,她还是想听他亲口说。

    一想起他稍早说的那些话,她的嘴角不禁往上扬。

    湛驭坡见她兀自开心,出声唤回她的思绪。“你又想到哪去了?”

    她连忙否认,“没有啊!”

    这样的表现让湛驭坡清楚地意识到,她除了亲身感受到他的体贴外,心里确实渴望听见他的告白,只是这对个性内敛的他来说并不容易。

    但因为对象是她,他会用实际行动让她明白自己到底是个怎么样的男人。

    “那你想知道我在想什么吗?”他抛出诱饵。

    元瑛琦有些迟疑,可终究按捺不住好奇,“如果你愿意说的话。”她非常乐意听。

    “听清楚了。”

    没想到他愿意向她倾诉,她充满期待的睁大双眼。

    就在她预期会听到他对自己的告白时,双唇无预警地被吻住。

    她才意识到自己又被耍了,直觉想动手推开他,他却不肯轻易放手。

    看来跟湛驭坡在一块,她注定是只有认栽的份。

    【尾声】

    愤怒声中,元瑛琦推开了总裁室的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送彩金的平台追在她身后,试图要阻止,无奈为时已晚。

    似乎预料到她会过来,湛驭坡挥手让送彩金的平台出去,同时停下手边的公事。

    “怎么了?”

    “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什么事让你这么生气?”

    “你还装?”她大步走向他。

    “是为了乐团的事?”

    “谁教你帮我安排职缺的?”搞得母亲现在逼她非进国乐团工作不可。

    “这是你妈唯一的条件。”

    元瑛琦听了一愣,“是妈逼你这么做的?”原来他也是情非得已。

    “也不能这么说。”

    “什么叫不能这么说?”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哪有模棱两可的答案。

    湛驭坡打开办公桌的抽屉,“这是她答应把女儿交给我的唯一条件。”

    “条件?”

    她看到湛驭坡从抽屉里拿出一枚戒指,在她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他已经将戒指套到她手上。

    瞬间,她整个人怔住,等回神过来,才发现他居然是在跟自己求婚,惊喜的情绪顿时涌上心头。

    湛驭坡见她热泪盈眶的模样,不舍的将她拥进怀中,他希望她是笑着答应嫁给他,可不想把她弄哭。

    他温柔的吻去她的泪,接着忍不住吻上她诱人的红唇,双手也不规矩了起来。

    元瑛琦被他带入热情的漩窝中,无法思考,至于进国乐团的事,等到她想起来,已经是一段时间之后的事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