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晓叁小姐不开窍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晓叁书名:小姐不开窍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为什么不说话?”

    她不知道该如何对他说,对于他母亲,自己心里有着阴影。

    “没什么。”

    “没什么是答应还是不答应?”骆明熹执意要从她嘴里听到肯定的回答。

    因为没有把握,她最后心虚的轻点下头。

    骆明熹这才满意地搂住她,她虽然感到不自在,不过并没有像刚才那样逃避他亲昵的举止。

    房门在这时毫无预警的被打开,“大哥——”刚进门的骆可熏正巧看到两人抱在一块。

    康咏纯忙想要退开,知道她会害羞,他也体贴的松了手。

    “什么事?”对于妹妹一整晚不友善的态度,骆明熹也看在眼里,只是因为她年纪还轻,加上他知道这一切太过突然,所以才没有苛责她。

    骆可熏嘟着嘴审视了分开的两人一眼,“妈说时间晚了,该睡了。”

    知道母亲是担心两人整晚腻在一块,骆明熹并没有说破。“那你还在这里做什么?”

    “我……”她被大哥问得一时答不上话来。

    没有再闹妹妹,骆明熹对康咏纯表示,“不需要想太多,早点睡。”说完便准备离开。

    骆可熏忍不住又多看康咏纯两眼,脸上依然露出无法理解的表情。为何大哥会选择她?

    “不睡觉还看什么?”骆明熹二话不说将她拉出房门。

    从骆明熹对妹妹纵容的态度看来,骆可熏的个性会带点任性,多半是被宠出来的。

    直到房门被重新带上,康咏纯才让自己吁了口气,连他妹妹的反应都这样,看来他们之间恐怕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

    只不过她也怀疑,自己真的可以吗?

    想起刚才骆明熹离去前要求她答应的话——就算觉得累也不可以放弃。

    她真的没有自信。

    这一整天下来发生的事,对她来说就像是作梦一样,她根本就没有想过他会喜欢她。

    你真的可以得到幸福吗?还是说就像小时候一样,在短暂拥有过后终究得失去?

    如果是这样,她宁可现在就打住。

    但是康咏纯发现自己一点也不想要放开骆明熹,因为她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停止依赖他了。最后她决定就像他说的,早点睡不再多想。

    在躺上床入睡以前,她首次感觉到幸福离自己这么近——就算心里其实没有把握能牢牢抓住这份幸福。

    为了要让家人有多了解康咏纯的机会,也为了他们的恋情能得到父母的谅解和祝福,星期天一早,骆明熹特地跟她陪着父母一块去爬山。

    骆可熏原本是为了要看戏才跟来,但没什么体力的她,没多久就已经开始喊累,“不行了,我都快累死了。”

    听到女儿喊累的骆父回头,“平时就告诉过你要多运动。”他对于女儿的生活习惯早有意见。

    骆母也知道女儿平常没爬过山,跟着念了一下,“所以才叫你留在家里。”

    “早知道会是这样,我才不想来。”

    一路上,父母带头在前面走,大哥他们只是跟在后头,就算母亲故意说些什么,也没听见康咏纯难过反驳,一点都不好玩。

    “现在才说有什么用?”骆母碍于康咏纯在场,也不能对女儿太过纵容。

    “怎么可能都不累嘛,我又不像爸妈常爬山。”

    “你大哥他们不也是很少爬山?也没听他们哇哇叫。”骆父公正道。

    “大哥是男人耶,而且我又不像她工作都站一整天。”

    康咏纯对她无礼的话仍是选择沉默,毕竟是事实,她也没什么好自卑的。

    “话是没错。”骆母有意地补了句,不过因为女儿的不济也没能多说什么。

    倒是骆父在心里觉得,比起女儿的娇生惯养,咏纯确实是要来得有韧性些。

    “就当作是训练。”他说完继续往前走。

    “听你爸的话。”骆母说着也跟上丈夫的脚步。

    “可是——”骆可熏还想说些什么,可惜父母不打算再同情她。

    看她这样的康咏纯将手上的那瓶水递给她,“喝口水再走吧!”

    她下意识就想拒绝,可是又真的渴了,才不甚情愿地接过那瓶水,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谁让她顾着凑热闹,才会连水也没带就出门。

    见女友将手上那瓶水递给妹妹,骆明熹遂把自己的水给她,“喝我的吧!”

    猛一听到这话,康咏纯有些不自在,“不用了,我跟你妹妹一起喝就好。”毕竟还不太习惯和他太过亲密。

    骆可熏忍不住因为她的话看了她一眼,“不是都已经跟大哥住在一起了吗?”

    前头刚走的骆母听到正打算回头制止女儿,毕竟这样一来不是硬将儿子跟她扯在一块。

    康咏纯闻言,微红着脸替自己澄清,“住在一起也不表示什么。”

    不管骆可熏是不是还想质疑,骆明熹已先开起玩笑,“需要否认得这么急吗?”

    康咏纯尽避有些害羞,仍认真的说道:“这是原则问题,有就有没有就没有。”

    听到她这么说,骆母才没有停下来。

    “不喝了吗?”

    听到康咏纯这么问,骆可熏才将矿泉水还给她,接着认命的继续往上爬。

    留在后头的骆明熹看着康咏纯喝完水,关心的问:“真的不累?”知道她跟妹妹一样其实平常没什么在运动。

    “怎么会不累。”她小声地承认。

    他意外听到她这么说,“既然这样,怎么不说?”

    她支吾了几秒,才喃喃道:“总不能连爬山都不行。”没有说白的是,其他方面已经让骆氏夫妇嫌弃,不能连体力也输人。

    但是他听出来了,嘴角因为她的努力而微微扬起,“我拿吧!”说完便要接过她手上的那瓶水。

    “不用了,你别小看我。”她逞强地往上走。

    落在后头的骆明熹看着她跟妹妹,知道要两人爬山是真的难为她们了,摇了摇头也赶紧跟上。

    或许是真的累了,在回程的路上,康咏纯一路熟睡到底。

    一直到回到台北,停好车的骆明熹见她仍睡着,才解开身上的安全带,倾身过来要叫醒她。

    康咏纯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又轻拍自己的脸,才从睡梦中苏醒过来,眼睛一睁开,就看到骆明熹的脸特写地出现在眼前。

    吓!她明显吓了一跳。

    “吓着你了?”

    “不是。”她下意识地想掩饰,然后才注意到车子停下来了,“到了,该下车了。”心里明白自己根本没有必要这么紧张,两人的关系已经不同以往。

    看她迳自解开安全带下车,骆明熹并没有说什么,知道她需要时间适应两人的新关系。

    虽然睡了一路,但是毕竟在车上,还是无法睡得很舒适,加上一天下来战战兢兢,直到这会回到家,康咏纯才终于可以完全放松下来。

    “累死我了。”她走到沙发边,整个人一瘫,坐了下去。

    骆明熹走过来,一手在沙发后头搭上了她的脸颊,“累了?”

    才放松的她被吓了一跳,“你干什么?”连忙回过脸来。

    他开口说:“你打算我一靠近都是这种反应?”

    “我又没有怎样?”她别扭地否认。

    他意有所指的直看着她,她这才不自在地解释,“只是要你在接近我前,先告诉我一声。”毕竟前两天,他们只是普通朋友。

    他故意逗她,“事先告诉你就行了?”

    “呃……”她顿时一窒。

    “意思是先报备过就没问题?”

    “我不是这个意思!”他干么这样解读啊?

    “不然是什么意思?”存心逗她的骆明熹并没有意思要打住。

    被他问得无话可说,康咏纯终于按捺不住的反击,“你干么要突然那样?”害她心跳漏拍,才会反应过度。

    见她羞恼起来,骆明熹才不再逗她,深情的弯身一把抱住她。

    他突如其来的举动虽然没有再吓到她,但还是让她因此睁大了眼,却听到他说——

    “辛苦了。”

    前一秒才正要感到害羞的她顿时心里染上一抹暖意,改变口气,娇嗔道:“干么这样说?”

    “以后可能还是会很辛苦。”

    知道他心疼自己,她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最后只能简单回道:“我又没有喊累。”语气里有一丝心虚地透露出自己的心意。

    “如果真的累了就说出来。”他并不希望她独自隐忍下来。

    “我——”

    “觉得委屈也是,不管是什么,都不要一个人把情绪藏在心里,我说过你不是一个人。”

    再次听到他说这句话,令康咏纯感动万分,他也真的为她做到了,让她感到自己终于不再是孤单一个人。

    而今,在他的怀抱里,她更有这样深刻的感受,心里也更想要牢牢地抓住这份幸福,再也不想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