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晓叁傲宝贝 第六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晓叁书名:傲宝贝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其实……我是有件工作想找你谈。”杨锦文决定直接切入主题,省得他再说出什么让人别扭的话。

    雷冬奇眉头一挑,很意外听到她这么说,他原本还以为她不想再跟他有任何工作上的牵扯。

    “拍摄的工作?”

    “对,是一件的案子,业主希望能由我们公司跟你一块合作。”

    原来不是她自主的?雷冬奇这才明白,不过心里仍不免为她会主动的向他寻求合作而感到讶异,他以为她应该会拒绝才对。

    尤其是她脸上现在这不安的神情,看来她是真的很在意这个案子。

    “不是一定能拿到,只是如果能拿下这个案子,对方希望能由你负责掌镜……”

    “那好吧!”话刚落下,就听到雷冬奇随口表示,甚至没有进一步追问合作细节!

    她错愕的看着他,原本以为他会很难搞定,谁知道他一口便答应,她还正准备费尽唇舌来说服他呢。

    之前就听老板说过,他为了找雷冬奇合作声雅的案子,费了好大一番工夫,才得到他的首肯。

    因此见面之前她就有心理准备,这次的工作邀约可能不会太容易,尤其之前自己对他的态度还称不上友善,然而这会却听到他爽快答应,让她脸上全是满满的诧异。

    “怎么?还是你希望我拒绝?”看她反应,雷冬奇故意逗她。

    “呃、不是,当然不是。”杨锦文连忙收起脸色,恢复镇定。

    “看来,这回我们有机会合作愉快。”

    听他这么说,她脸上立即掠过一抹尴尬,“谢谢。”只是语气显得不甚自在。

    她那牵强应和的反应看在雷冬奇眼里,更加深刻的感受到她对这回案子的企图心。

    接下来的时间里,两人虽然各自用餐,但是杨锦文的态度多少还是有些别扭,尤其是想到自己之前对他的态度,她愈是食不知味。

    所幸雷冬奇并没有提起之前的事,让她在别扭之余也在心中对他的适时沉默感到感激,并反省起自己之前的不友善态度。

    不得不承认,她确实因为一开始的偏见而在工作场合上有些针对他。

    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那间SPA中心,而且还闯入她的按摩室,但真要是平心而论,他其实并没有对她不礼貌。

    勉强要说的话,也是她自己的面子过不去。

    这样一想,杨锦文也不得不承认,他其实不是什么糟糕的人,否则以他的机车程度,现在也不会这么轻易就答应她的请求。

    也许他也是个公事公办的人。

    然而她却不知道,对面坐着的男人之所以会轻易答应这件案子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比起为难她,雷冬奇更享受跟她一块工作的乐趣。

    这几天简仲磊等人一直在等,等着杨锦文传回来的消息。

    终于在今天,行销部经理前来报告她来过电话的讯息,并且在明天她就会送企划案过来。

    “这么说那小子是答应了?”听到这个消息的毕允风,至今仍有些无法相信。

    “看情况,是这样没错。”做为计划提案人的简仲磊也有些意外,当初虽然是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但也没想到会这么快就成功。

    “想不到那小子会为了个女人……”

    四个中年男人聚集一块,他们不禁陷入沉思。

    之前不管他们用什么办法都无法顺利的把雷冬奇弄进公司,如今他却为了个女人愿意接拍奔雷的形象,着实大出他们的意料。

    “我还是觉得不大可能。”耿杰辉在这时提出相反意见,觉得成功未免来得太过容易。

    要是这么轻易就能搞定那小子,之前在SPA中心他也不需要那么大费周章,最后还让那小子给跑了!

    其他人心里多少也是这么认为,但是有个好的开始,他们就仍能保持乐观的态度。

    “合作条件已经讲得很清楚,那小子如果不是答应了杨锦文又怎么会来提交企划?”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就为了个女人?”耿杰辉还是觉得不大可能,何况那小子身边的女人从来没少过。

    “这样吧,干脆让那小子过来一趟,我们就能知道这女人对他是不是真具有影响力。”四人讨论不出什么结果,倪彦培干脆这么提议。

    “问题是,那小子现在躲我们都来不及了,哪里还可能过来?”

    “就因为这样,要是他肯为了这女人过来,应该就八九不离十了。”

    而他们也就能好好利用这点,来进行下一步计谋。

    经过SPA中心的事件后,雷冬奇没想到自己还会再到奔雷企业的办公大楼来。

    上回在电话里,那四个大叔忽然提到关于杨锦文的事情,这使他不得不过来一趟,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事情不会有这么巧,杨锦文邀他合作,而那四位叔叔要跟他提起她的事……经过一番推敲,他怀疑杨锦文极力想争取的案子很可能就是奔雷企业,且想到她对这案子的重视,这让他无法坐视不理,只得摒除从前冷处理的态度,再回到这地方。

    顶楼办公室里,简仲磊等人已等他多时,见到雷冬奇当真来了,他们也感到诧异,没想到他会把杨锦文这个女人看得那么重要。

    “简叔、耿叔、倪叔、毕叔。”雷冬奇开口叫人,对于这四个当年跟在父亲身边的长辈,心里有些无力感。

    靠着自身能力闯出一片天的他,从来只有他勉强人的份,独独在面对他们时,他才会力不从心。

    这些年他们一直试着把属于父亲的基业归还给他,甚至已经到了处心积虑的地步。多少回罔顾他的意愿想逼他就范,上回更是想方设法的将他骗到SPA中心,让人压着他、逼他要签下书面继承资料,要不是让他机警逃脱,现在的他恐怕就坐在奔雷的办公室了。

    天晓得他要有意继承这一切,干么还跟他们缠斗这么多年?

    “你这小子总算是知道要过来了。”哼了声,耿杰辉劈头就道。

    “倪叔在电话中说的是怎么回事?”无意针对陈年的老问题再做争论,雷冬奇直接问起找他来的目的。

    “看来这小子对那女人是认真的。”

    看着他的反应,四名长辈面面相觑,他们对于发现某件事实而感到开心。

    雷冬奇自然明白他们的言下之意,他沉下了脸色,有些不悦的道:“我已经说过,不可能会接手这一切。”

    这番话不仅仅是重申立场,更是不希望他们将杨锦文给卷进来。

    “话别说得太满,这回的案子你不就接了?”

    眉头一皱,雷冬奇还不及问明白毕允风话里的意思,简仲磊已接着道:“凡事总有个开始,就把这回的拍摄当作是回来公司的第一步。”

    闻言,雷冬奇的脸色更难看了。他现在可以说是完全确定,杨锦文极力争取的案子,就是奔雷企业所委托,所以她才会说厂商指定要由他负责拍摄。

    “是你们找上她的?”

    知道这些年这四位长辈一直派人掌握他的行踪,为的就是要挖掘出他的弱点,好逼他就范,如今他们会找上她,并不让他感到意外。

    倒是雷冬奇自己也没有想到,他会因为她而过来这一趟。

    虽然不认为这四位叔叔会对她造成什么伤害,但是雷冬奇还是无法放心得下,更重要的是不想让她也蹚这淌浑水。

    “总不能由着你继续任性下去!”

    这话如果让旁人听了或许会愣住,将任性这种话套在雷冬奇身上?

    他自己听了也觉得啼笑皆非,到底是谁比较任性了?始终不肯放手的可是这四位长辈呀!

    既然已经猜到他们的意图,雷冬奇自然不能放任他们利用杨锦文,“之前我就说过,我不可能进奔雷。”

    “为了她也不可能?”看穿他对杨锦文的在意,倪彦培干脆以她来作饵。

    “她跟这件事情没有关系。”雷冬奇试图避免将杨锦文卷进来。

    “要是没有关系,你会过来?”他们可是好不容易才逮到他的弱点,当然不打算轻易放弃!

    “我来,只是要把事情说清楚。”英俊的脸庞渐渐散发出寒意,他不想让她受到伤害。

    殊不知他这样的举动看在简仲磊等人眼里,只是更加确信杨锦文可以拿来利用。

    两方人马正在对峙时,敲门声在这时响起,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在毕允风吩咐后,送彩金的平台进来报告,“总裁,达新的杨总监来了。”

    “让她进来。”眼里突地闪过一抹精光,简仲磊开**代。

    雷冬奇一脸惊愕。“她过来了?”他的视线自离开的送彩金的平台转而瞪向那四名正隐约露出笑意的长辈,他是料到他们不可能轻易放弃,但没想到他们动作这么快!

    门外,杨锦文被送彩金的平台小姐告知稍等片刻。

    她至今仍是有些无法置信,一楼的柜台小姐会指示她直接到顶楼办公室,原以为今天和她见面,让她提交企划书的对象是行销部经理,却没想到会被直接请上顶楼,尤其还是奔雷的经营者要亲自见她。

    单纯的一个形象,需要惊动到企业的经营者?她怎么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在门外等待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想到等等要见的大人物,她心里就忍不住忐忑。

    一会,进去通报的送彩金的平台从办公室里出来,笑着对她道:“杨小姐,总裁他们请你进去。”

    “谢谢。”

    向送彩金的平台道过谢后,准备进去时,她不忘再深吸口气,让自己尽可能的放松心情。

    心里头模拟着要如何保持镇定的杨锦文终于走进办公室,她堆起职业笑容,正打算要开口打招呼时,却在里头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雷冬奇他怎么会在这里

    因为诧异,她整个人完全僵在那,都忘了要在第一时间开口打招呼的事。

    不过简仲磊等人也没把这种小事放在心上,他们迳自打量起她,十分好奇眼前这女人究竟有什么能耐能影响雷冬奇。

    还深陷在雷冬奇为何在这里的迷雾里,杨锦文忽地就听到其中一个壮年男人开口—

    “冬奇,这位杨总监相信不需要我们再多做介绍了吧?接下来公司的案子你们应该会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这话是什么意思?听到这话的杨锦文,眉头突然皱起。

    她只是才来递交企划书而已,根本就还没能确定拿到案子,而他们却连她手中的企划书看都没看一眼,就说合作愉快?

    难道说,他们本来就打算促成这桩案子,才会指名由雷冬奇负责拍摄做为附带条件?

    而雷冬奇之所以会这么爽快答应合作,也是因为他早已事先知情,却还在她面前表现出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还那样调侃她?

    结果说穿了,这一切说不定是他利用自己广阔的人际关系,找上奔雷来和她提出合作方案……这些全是他的主意?

    她先前甚至还因他而反省自己最初对他的态度有多恶劣?

    霎时,杨锦文心里涌上一股羞恼,只是碍于眼下的情况,她不得不维持最后的一丝礼仪。

    “抱歉,关于这回的案子,我恐怕没有办法合作。”

    简单的一句话就灭了简仲磊等人以为胜券在握的心态,他们瞪大双眼,而听到她这话的雷冬奇也是十分诧异。

    “那么,我先离开了。”恭敬的跟在场所有人道别后,她不等其他人做出反应,迳自转身离开。

    “说什么?这……”

    四名长辈还没能反应过来以前,雷冬奇已率先回神,直接冲出办公室追了出去。

    “冬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