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南欧新娘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南欧新娘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砰——”一阵枪声赫然响起,射偏在镜子上,使得满地都是玻璃碎片。

    众人惊呼出声。

    “把李道给放了!”阿克出声喝道。

    阿克不知几时间进来的。竟没人注意到他。

    袁风在见到恨之入骨的阿克出现在他面前,恨不得一刀把他给宰了。

    嵇虑不悦的睨睇著阿克,不以为忏的冷笑著,“阿克,你这个叛徒!我还没找你算帐,你这名扬海内外的通缉犯竟自投罗网了。”

    “嵇虚,你别太得意!我现在就要了你的命!”眼看自己被逼人了绝境,阿克是完全豁出去了,枪口对准嵇虑,他扣下扳机,子弹射击了出去。

    “王子!小心!”杨荭荭惊悚的尖叫,不顾子弹的威胁,用力撞开嵇虑。

    飞过来的子弹嵌人杨荭荭的胸口,鲜血赫然从她体内流淌而出,纤细的娇躯往后栽去。

    “荭荭!”面容苍白不见一丝血色的嵇虑,伸手接住她纤细的娇躯,浑身的血液在她倒人他怀里时全部凝结。

    “你这人渣!我饶不了你!”袁风怒不可遏的欲冲上去狠扁阿克一顿。

    “自讨苦吃!”执迷不悟的阿克立刻朝袁风的腿部开了一枪。

    腿部中弹的袁风失去重心的跪了下去。

    “不要……荭荭!求你……荭荭?”嵇虑硬咽的唤著她,然而,唤来的却是可怕到足以让他停止呼吸的静谧。

    一股莫大的恐惧顿时强烈地袭入嵇虑的心扉,黑暗包围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嵇虑感到惊惧而声嘶力竭的哭吼出来。

    他没料到杨荭荭会再一次为了救他而不顾一切的扑上来,椎心蚀骨般的心痛再度击溃了嵇虑所有的理智,嵇虑情绪激动的将失去意识的杨荭荭紧拥在怀里,泛红的目光倏地凶狠的扫向阿克——他非报此仇不可!而他会使出借刀杀人的计策,让他们狗咬狗,自相残杀!

    对付他们这种人渣败类,嵇虑认为他们不配也不值得让他的双手染满他们肮脏至极的血液!

    嵇虑咬牙切齿的吼道:“阿克!你的阴谋早就被拆穿了,而且还被这浑蛋摆了一道。他挟持了荭荭来向我勒索一千万美金,支票我开给他了,他打算私吞,而你竟笨得为了救他,不借射杀我们!”

    嵇虑知道在撂下这番话后,阿克再也无暇顾及他们了,于是他赶忙抱起杨荭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出门口。

    由于装潢跟设备一流的高级饭店,隔音效果十分良好,所以房内发生枪击案件,也无人知晓。

    嵇虑等不及速度缓慢的电梯,索性直奔楼梯口。他抱著杨荭荭三步并作一步的急奔至一楼柜台,对受惊的柜台人员们吼道:“快叫救护车,并且报警,立即到我房里围捕阿克一帮人!快点!听到没有!”

    **************************

    阿克果然受到莫大震撼,再也顾不得正赶著把杨荭荭送医急救的嵇虑,他立刻将枪口对准李道的脑袋,怒火中烧的吼道。

    “他妈的!李道!你不是告诉我,你一进门就要射杀嵇虑,替我报仇吗?想不到你竟挟持杨荭荭来威胁他把钱吐出来让你发财?!你这不知感恩的家伙,没有我,你哪来的今天?”

    “阿克,你别听他的,我是打算钱一到手,就和你平分的。”瞪著指著自己脑袋的枪,李道吓得四肢发软。

    “既然如此,你怎么不早点把你的计划告诉我?我看你分明想拿到钱后就远走高飞。”阿克可没那么白痴。

    “那一千万美金呢?快吐出来给我!否则我杀了你。”阿克上前去搜李道的身,但头脑精明的李道不知把支票藏到哪里去,阿克怎么搜都搜不到。李道沉不住气的叫嚣道:“阿克,你别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更别妄想我会把这一千万白白送你,我顶多只能给你五百万美金。”

    “你找死!”阿克提腿用力踹了他一记,“五百万?!你当我白痴啊!我即使身败名裂,也要得到全额——”

    “你……”李道绝不容许自己处心积虑设下圈套所得到的成果,就这么白白的拱手让人,“五百万,否则我把支票撕成一半,让大家都没好处!”“你敢!”阿克发狠的眸里闪过一抹恐怖至极的诡谲与阴森。

    砰!砰一一阿克开枪击射了李道的双腿。“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立即把钱吐出来!”

    败显然的,两个男人都因贪婪的本性而想得到那一千万美金。

    阿克因搜不到钱,死也不肯罢休,而李道宁愿死也不肯分一杯羹给阿克。

    “你做梦!”吃痛的李道愤怒至极的嘶吼。

    “他妈的!那我就让你有钱没命花!”阿克终于明白自己低估了李道。

    李道竟比自己更加狡猾奸诈!

    阿克万万想不到自己会引狼入室,更白痴的相信了他的话,他一直以为李道和他是站在同一艘船上的人。

    怒气冲冲的阿克因一时失去理智而举枪对准李道的脑袋扣下扳机!

    “砰!”李道一枪毙命!

    “砰——”另一阵枪声响起,阿克两眼倏地瞪得如牛铃般大。

    在李道倒下的同时,阿克也意外中弹了。

    “我终于……终于替自己,也替荭荭报仇了!”

    袁风捡起嵇虑之前丢在床上的枪,趁阿克和李道起争执时,一枪命中阿克左胸口的致命点。

    “你——你……”靠著一丝微薄的意志力,阿克艰难的回转过僵硬的身子,抖颤不已的手握著枪指著袁风。

    “砰!”袁风见他又把枪指向自己,以为阿克又准备射击,连忙扣下扳机,又对他补了一枪。

    鲜血由阿克的嘴里流了出来,僵硬的身子倏地摔落在地,一命呜呼。

    ~~~~~~~~~~~~~~~~~~~~~~~夜已深沉,杨荭荭被医护人员推人手术室已有两个多钟头了。

    时间宛如老牛拖车般缓慢,嵇虑的心一直吊在半空中,随著每一分钟的逝去而显得愈加焦躁不安,他害怕将会永远的失去杨荭荭。

    一杯杯的黄汤下肚,嵇虑似乎欲借酒精来麻痹自己紧绷的神经,然而却一点用处也没有,坐立难安的他开始在手术室外来回踱步,目光不时望著门板上方,“手术中”那三个冷硬的字。

    他感觉自己好像随时都会被判死刑似的痛苦万分。

    他不能失去她,不能!

    无论要花多少钱,费多少心思,他都要救活她。

    就算她不幸命丧黄泉,他也要追到地狱去把她揪回来。

    在枯等了三个多钟头后,杨荭荭总算被医护人员推出手术室,嵇虑连忙疾步上前。

    “荭荭?”嵇虑心疼而不舍的握住杨荭荭的小手,哽咽的在她耳畔呼唤著她的名字,然而杨荭荭依然紧闭著美眸,毫无反应。

    “嵇虑王子,她麻醉药还没退,目前需转人加护病房继续观察,待她度过危险期,才可以转送普通病房。”医生脸色沉重地拍拍嵇虑的背道。

    嵇虑用手抹了一把脸,“了解…………”他心如刀绞的闭上双眼,陷入无法自拔的痛苦当中,“拜托你们,无论如何都要救醒她,花再多的钱都无所谓,我只要她好好的。”

    “我们会尽全力的,请放心,嵇虑王子。”

    目送著杨荭荭被医护人员推进加护病房,嵇虑的胃翻腾得更厉害,五脏六腑一并绞痛起来。

    棒著玻璃,嵇虑脸色苍白的凝视著她沉睡的容颜。

    “荭荭,你要勇敢,要和死神搏斗到底……求你……为我也为你自己,求你一定要有求生的意志力……”嵇虑哽咽地恳求著。

    他不能失去她!

    否则他会崩溃,他会发疯,他会死的!

    ########室内灯光朦胧,空气中弥漫著一股悲伤的气息。

    杨荭荭的日记本正摊搁在嵇虑的大腿上,里头的内容击碎了他的心,而愧疚感更似排山倒海般的席卷了嵇虑。

    在读完杨荭荭的日记后,嵇虑不能自己的浑身抖颤著,内心百味杂陈。

    他揭开了心中的谜团,原来袁风根本就不是杨荭荭的未婚夫,他是个同性恋者……原来杨荭荭这般爱他……而他从来就不肯给她解释的机会!惫一直糟蹋她的身心,让她饱受精神与肉体上的双重折磨。

    从她的日记里,他竟找不到一丝的埋怨与憎恨,她不断的唾骂著自己,不断的自责著自己的良心为何会被阿克用金钱收买。

    他……做了什么?完全是一些不可饶恕的残酷行为……¥¥¥¥¥¥也许天可怜见,七天后,杨荭荭安然度过危险期,由加护病房转到普通病房。

    而嵇虑那悬在半空中的心终于能完全放下。“王子袁风他……”

    “我明白。”嵇虑用他的大手紧获住她纤细的手。

    “你真的明白?”杨荭荭狐疑的望著他。

    “我会请最好的律师来替袁风打赢这场辟司,相信我,袁风一定会平安无事的回来和你团聚。”

    浓重的呼吸吹拂在她的粉腮,嵇虑不想绕著这话题打转,因为他没打算承认他偷看了她日记的事,“荭荭,累不累?”

    杨荭荭凝视著他深邃又带点狂野的黑眸,认真的思索著他的话,她有点纳闷嵇虑怎不再吃袁风的醋了?

    嵇虑不安分的大手在她粉颈上来回游移,她感到脸红心跳,微颤的摇了摇头。

    “不累。”

    “等你出院后,我就带你和袁风回到我的祖国,我要你做我的王妃。”嵇虑温柔的抚弄著她的粉腮,命令式的口吻带著不容反驳的霸道与深情。

    杨荭荭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怎么样?”嵇虑脸上挂著一抹迷人的浅笑。

    “什么怎么样?”杨荭荭装蒜的耸耸肩,心跳加快了起来,慌乱又期待的情感在心坎间矛盾的交错起来。

    “不要故意忽略掉我对你的爱,你可知道我有多么害怕失去你?”嵇虑渴求的吻著她的手,“嫁给我好吗?”

    “你……你说真的?”杨荭荭害怕这只是南柯一梦,梦醒了就什么也没有了。

    “荭荭,给我补偿你的机会。”

    “可是……可是你爱我吗?我求的不过是!”是他的心,她实在没勇气对他告白,她爱得好苦。

    “我爱你,荭荭。”嵇虑深情款款的凝视著她。杨荭荭屏息的凝视著他良久,才感受到欢愉,因太过于兴奋而忍不住掩面哭了起来。

    这些日子以来,她经历了一连串的挫折与打击。

    嵇虑总是习惯扮演高高在上的王者,而她只能用坚强来掩饰她懦弱的内在,所以,她绝望的以为她所投注的感情会永远得不到他的怜惜与回应。

    如今,不可思议的,王子他……“难道是上帝听见我的祈求了?”成串的泪珠从杨荭荭的眼眶里滑落,她感动得不能自己了,“上帝太厚待我了,我这么的平凡渺小,何德何能得到王子的青睐?”

    她泪眼婆娑的模样,令他心疼的要命,温柔地撩开散落在她粉腮上的发丝,怜惜的吻去她的泪水,真诚地对她许下承诺:“在我心目中,你是最不平凡的,我会永远爱著你,用我的生命来疼惜你,今生今世,至死不渝。”

    “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杨荭荭心中洋溢著满满的甜蜜和幸福感,撒娇般地偎进嵇虑温暖而醉人的怀里。

    一颗钻石戒指无声无息地套人她的无名指,炙热的唇紧接著狂野地捕捉了她柔软的樱唇,索求的舌尖顶开了阻碍他人侵的贝齿,吻得缠绵徘恻,仿若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