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南欧新娘 第九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南欧新娘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夜更深了。

    激情过后,杨荭荭的理智苏醒过来,却仍闭著双目继续佯睡著。因那拥住她身上的双臂仍不肯放开,她不敢乱动,唯有等他进人熟睡状态后,才敢行动。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头上传来他平稳而规律的呼吸声,她才掏出搁放在枕头底下的日记本与钢笔,将小脸枕在他结实的手臂上,记载下连日以来所受的委屈。

    二00一年五月十一日天气阴窗外又是细雨霏霏,我的心如同外面的天气般布满了阴霾………为什么王子不听我解释?

    王子,请相信我,我和袁风之间是清清白白的。

    袁风是同性恋者啊,王子,你真是个傻瓜!

    你知道吗……王子,你是我第一个男人,也是我最爱的人。

    所以我并不后悔救你,也不后悔替你挡那一辆车,更不后悔爱上你。

    只要你活得好好的,要我为你失去性命都无所谓。

    但是……袁风至今生死未卜,对他,我好愧疚。

    有谁能告诉我该怎么办?

    我原谅不了自己当初所犯下的错,恨不得一刀杀了自己,因我一时的贪婪而引起这么大的风波,还祸及到两个人的性命。

    我真想杀了阿克这可怕至极的畜牲!

    他怎么还敢出现在医院里?

    他怎能如此卑鄙的用嵇虑和袁风的性命来威胁我?

    天啊!求求您快告诉我该怎么办吧!

    我不要王子和袁风受到一丝伤害…………王子是我用生命去爱的男人,袁风则是我的生死之交,我只要他们好好的活著。

    但是………为什么王子不肯相信我?为什么?

    我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难道王子感受不出来我有多么的爱他吗?

    天啊,请告诉我,要如何才能不爱他?

    如今……我不敢告诉王子,阿克威胁我的事。

    我实在很害怕易怒的王子会做出难以想像的事情,最后不但救不回袁风,连王子的性命也同时受到威胁。

    都是我的错………请惩罚我吧!

    我愿意一个人承担所有的不幸,只要不伤害到王子的性命,要我做牛做马都可以。

    闭上日记本,杨荭荭用指尖胡乱地抹去粉颊上的泪水,小心地将日记本收放回原处。

    在无计可施的情形下,她只能趁他未将她送去鲁莱王国之前,抢先一步把紫玉盗回,好换回袁风,及保障嵇虑的性命不受到威胁。

    也许是她太笨了,才会每次面对心怀鬼胎的阿克,总是束手无策,她不愿向阿克妥协,但阿克威胁的话语却往往教她害怕。

    心乱如麻的她,就如同日记本里所描述的一样,不敢告诉嵇虑,阿克找上她的这件事。

    焙缓地,杨荭荭抬起小脸望向进入梦乡的他。

    庞大的身躯仰卧著,沉睡的脸庞看来是那么的俊美无俦,如刀刻般分明的轮廓宛若希腊神祇。

    “王子,我真的好爱你,请你务必原谅我所做的一切,我这么做全是为了你和袁风,阿克是想利用紫玉来向你勒索金钱,你会舍得的不是吗?但性命若丢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杨荭荭哺哺自语地说著,小嘴情不自禁地欲贴上他弧形优美的刚毅双唇。

    不!把他吵醒就糟了。

    杨荭荭恋恋不舍的缩回身子,轻手轻脚的移动著身躯,下了床。

    她蹑手蹑脚的踱到衣橱前,小心翼翼地拉开衣橱的两扇小门。

    在他的西装外套里,找到那块紫玉……

    天可怜见,袁风有救了!杨荭荭因太过欢喜而痛哭出声。

    她得赶紧联络上阿克。

    然而,当她旋过身,却被一双宛如野兽般闪著黑色光芒的狂野眸子,慑住了心魂!

    “为什么?”嵇虑语气冷峻而粗嘎的朝她嘶吼。

    从杨荭荭离开他怀里的那一刻,嵇虑就被惊醒了。

    他只是想看她究竟在玩什么把戏,但他万万没想到她竟打算偷回紫玉,他难以理解她的作为,为何她所做的一切都令他猜不透?

    她竟被逮个正著!杨荭荭目瞪口呆的望著他。

    抓紧手中的紫玉,杨荭荭仓皇地直往后退,直到她撞到衣橱,才惊慌失措的尖叫出声,“我只是想……只是想………”

    “只是想做什么?回答我的话!”嵇虑的语气不愠不火,但由暴跃在他额上的青筋,不难端倪出他已怒火冲天了。

    “我只是想用紫玉换回袁风的性命,及保障你的安危。”事到如此,杨荭荭唯有坦白招供了。

    “这是我和阿克之间的恩怨,不需要你来插手。把紫玉还给我。”

    “不,我不能把紫玉还给你,这件事不全是你和阿克的恩怨,袁风还在他手中……”杨荭荭泣不成声的道,拔腿欲逃离嵇虑的掌控,但却失败了。

    “袁风的事我会处理,你要我说几遍?”嵇虑伸手横抱起杨荭荭,将她抛上床。

    “你不懂的。”杨荭荭惊惧的看著他,“阿克只给我七天的时间偷取紫玉,七天一过,袁风的命也没了……都怪我,呜……当初若不是我贪图那一百万,事情也不会演变成今天这种局面。”

    “你少废话,没有我的允许,你哪儿都不许去”嵇虑粗声命令道。

    “阿克想利用紫玉向你勒索一千万美金。”杨荭荭红著双目,企图说服他顽固的心,“王子,阿克的目的不过是钱,如果我把紫玉还给你,你能不能给他这笔钱,好换回袁风的性命?”

    “他休想从我身上捞到半毛钱!我一毛钱也不会给他的。”嵇虑咬牙切齿的吼道。

    丙然如杨荭荭所料,嵇虑怎可能如此做?不可能的,所以紫玉不能还给他,她宁死都不屈。““连你也想背叛我吗?”嵇虑恼怒的一拳朝化妆台挥了下去,接著,房内的镜台也跟著遭殃了。

    “不要!你会受伤的!”杨荭荭的一颗心悬在半空中,吓得浑身颤粟不已。

    “你真的在乎我吗?”嵇虑愤恨的一把揪起她的胸襟,“你的心里不是只有姓袁的那个男人?”

    “你们两个我都很在乎的——”

    “你这忝不知耻的骗子水性杨花的女人!”一股强烈的炉火又开始在嵇虑的体内窜烧起来。

    他堂堂一个王子,往后将统治整个王国,在情场上向来攻无不克,如今却被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戏弄?

    而以他今天的身份与地位,会比不上一个平民老百姓吗?难道她为了救回袁风,为了和他厮守一生,就可以实他于不顾吗?

    不!教人火冒三丈的是——她竟然两个男人都想得到!

    怎不教他恼恨!

    “我……”为何又冠给她一大堆莫须有的罪名?杨荭荭在心里头喊冤。

    “杨荭荭!休想我会成全你的心愿!”嵇虑狂怒的脸上透露出他心碎的痕迹。

    他不相信自己束缚不了她,她是他的专属品,所有想得到她的男人全都该下十八层地狱去!

    “你竟为了那姓袁的男人而背叛我,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想尽法子查出他被囚禁的地方,无论天涯海角,我都会把他揪出来,然后你就等著看我如何把他大卸八块。以泄我心头之恨!”

    宛如五雷轰顶般,嵇虑一番充满挑衅的话炸得她粉身碎骨。

    她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嵇虑判了死刑了?

    她心头紊乱如麻、而无血色地凝视著他那固执而坚毅的神情。

    “恶魔、地狱。”杨荭荭泪光闪烁的望著他,带著心灵深处的抗议与悲痛,喃声反覆的道:“恶魔、地狱。”

    是的,他是恶魔,这里是地狱,恶魔是残酷的,地狱是黑暗的,就在她身边,恐怖而慑人,仿佛要吞噬掉她,偏偏她就是无可救药的深深爱著他啊,即使被吞噬她也甘愿!

    “你……”嵇虑俊庞的血色顿时褪得干干净净,脑子像突然被炸到一般粉碎了,他感觉到自己的心突然爆裂到四面八方去。

    他忽略不了胸口的窒息感,她残酷而蓄意的扼杀著他,完全不了解他的处心积虑究竟是为了什么,使他刻意伪装的坚强几乎溃不成军了。

    “天哪……情字难看破,费尽思量愁更愁……”眉峰深锁著,嵇虑感到有些头晕。

    绊头兴起一股酸涩,迫使他急切地旋过庞然身躯,踱到酒柜前,为自己斟了一杯威士忌,愤怒地举起酒杯,一口饮尽杯中金黄色的液体。

    他的耳畔似乎还清晰地回荡著杨荭荭适才那一句无情的话语,一遍又一遍,深深撼动了他。

    他的心随著高潮起伏的情绪而一阵阵剧痛著,他的五脏六腑也逐渐有知觉的绞痛起来。

    他是如此全心全意的深爱著她,不顾一切地保护著她;而她呢?视他为恶魔,视这里为地狱……教他如何不心痛?

    嵇虑如炬的眼神发狠地注视著她,“你给我听著,我绝不会心软。”

    他怎能顺她的意?

    嵇虑压抑不了自己苦涩的情绪,掌心不自觉的一收缩,顿时捏破了手中的高脚杯,那锋利的玻璃碎片霍地刺得他鲜血淋漓。

    “王子!”杨荭荭被他不自觉的举动吓得花容失色,仓皇的扳开那血流不断的手掌。

    杨荭荭看得好心疼、好不舍,霎时,热泪盈眶,泪珠一串接一串不可遏抑地沿面滚落。

    “别这样子……求你别这样……我……我把紫玉还给你就是了,我……我……,…呜……”杨荭荭投降了,她输了,她最终还是输在自己的软心肠下。

    她的表情是惶恐害怕的,泪眼蒙陇中,忙不迭掏出手帕欲帮他止血、抹药。

    “滚开!我不要你假惺惺的怜悯”然而,怒气腾腾的嵇虑却不领情地一把推开她。

    他丝毫不觉那鲜血直流的伤口有任何痛感,因为心里面的痛楚远胜过这道伤口好几十倍,他的内心有著强烈的妒恨与不甘心。

    “如果你不信任我的能力,就尽避把紫玉送去给阿克,好换回你的袁风,好让他逮到机会向我勒索,了却你一桩心愿吧!我不在乎了!”痛彻心扉的撂下一串话,嵇虑拉开房门,迈开沉重的步履,头也不回的旋身离去。

    “王子!王子……”唤不住嵇虑的脚步,杨荭荭尖声朝他的背影嘶喊。

    身子一软,杨荭荭虚软如绵的瘫倒在地上,将颤栗的身子蜷缩成一团,无助的失声痛哭。

    她的心在淌血啊……老天爷为何要这么折磨她?为什么?为什么¥¥¥¥¥“混帐,杨荭荭竟没良心的宁可选择爱情,也要放弃袁凤的性命,失算了,这下子亏大了。”

    阿克捺著性子整整等了杨荭荭七天,想不到杨荭荭竟没把紫玉交出来,弃袁风的生死于不顾。

    在前往囚禁袁风之处的路途上,怒发冲冠的阿克频频对身边的李道嘶吼。

    “那现在该怎么办?”李道因捞不到更多的金钱而心头一阵苦闷,著急的问著满脑子鬼点子的阿克。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杀了袁风后,再去干掉嵇虑,我要鲁莱王国唯一的继承人惨死在我的手中。我实在不甘心什么好处都捞不到,最后还被嵇虑狠狠地摆了一道,成了举世闻名的通缉犯!

    都怪我太粗心大意,也太操之过急,才让一桩原本天衣无缝的计策出现漏洞。”心有不甘的阿克忽然起了可怕的杀机。

    阿克求的不过是金钱,他打算一拿到一千万美金就潜出台湾。现在既然什么都得不到,那大家就同归于尽吧!反正他被嵇虑逼得走投无路,横竖都是一死,没有其他选择的余地了。

    “就按你的计划行事,你是通缉犯,不能露脸,所以干掉嵇虑的事交给我就行了,你就躲在一旁看我如何置他于死地!”

    李道也不甘心自己居然白忙了一场,到头来什么都没有得到,所以他一股闷气排解不掉,况且,杀人——他太有经验了,如同掐死一只蚂蚁般地轻而举易。

    “那咱们先回货柜屋,把袁凤那难缠的臭小子给宰了!”阿克咬牙切齿的道,他很庆幸穷途末路时,还有个李道肯和他并肩作战,取必应得的报酬。

    “就这么办。”李道方向盘一转,猛踩油门,往货柜屋的方向一路疾驶而去。

    %%%%%%%当两人步入货柜屋,看到留守袁风的手下横尸在地,而袁风却不见踪影时,阿克简直难以接受发生在眼前的剧变。

    “袁风被救走了。”李道说出了阿克不愿相信的事实。

    “他妈的!一定是嵇虑干的!”阿克愤恨的破口大骂。

    “该死的混帐!”李道也忍不住的咒骂。

    “怪不得杨荭荭可以高枕无忧,不把我的威胁放在眼里,原来嵇虑早就有准备应战了。”提起右腿,阿克瑞开了横倒在地上的椅子。

    “看来嵇虑这个人很不简单,要杀他恐怕很难了。”

    “无论如何,都要取下他的人头!”

    “那是当然,他不让我们生存,也休想我会让他活著离开台湾。”

    @@@“袁风?!”乍见出现在门口那浑身伤痕累累。血迹斑斑的人影时,杨荭荭错愕的脱口惊喊道:“天啊!真的是你吗?袁风?”

    “荭荭!”袁风一身狼狈的被嵇虑的手下接送到饭店,当那抹熟悉的身影映人他眼里时,袁风也满脸吃惊。

    “天哪!真的是你!呜——我真该死!我真该死!”杨荭荭情绪激动的扑进袁风怀里,紧紧搂住袁风的颈项,喜极而泣的仟海道:“王子真的把你救出来了!噢,谢天谢地,如果你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的良心会一辈子过意不去。”

    “傻瓜,我才舍不得死呢”袁风咬牙切齿的道:“阿克那人渣照三餐鞭打我,这个仇无论如何我都要报!”

    “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挂念已久的袁风总算被救出,见他满身是伤,杨荭荭原有的一丝愉悦,反而被愤怒所取代。

    “咳!”该死的!他们竟敢当著他的面演亲热戏。

    嵇虑喷火的黑眸一瞬也不瞬的直视著那一对亲热相拥的人儿。

    他的心情是愤怒的,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他那股天生的王者气势,即便此刻的他正阴沉著一张俊容,拼了命的压抑著冒在胸腔上的妒焰,仍一副不可一世的傲然,不露任何破绽的表现出从容不迫的态势。

    “王子,谢谢你。”杨荭荭不知死活的开心道:“要不是你,袁风恐怕会死在阿克手中……”

    “见到你朝思暮想的人,心满意足了吧?可以随我起程返回欧洲了吗?”一股滚烫的妒火立刻转换成一把锋利的刀,戳进嵇虑的心扉,嵇虑愤怒的打断她的话。

    他可悲的心又再度沉沦于苦海当中,感到身和心全被一种前所未有的挫败感笼罩住,教他愤恨的直想杀人。

    “呢?”袁风一脸的错愕,“荭荭,你要去欧洲?”

    “嗯,签证全都下来了。”杨荭荭若有所思的垂下头。

    “你们两个抱够了没有?!”嵇虑妒恨的吼道。

    “什么?”袁风不知嵇虑怒从何来。

    突然他瞪大眼睛哇塞!嵇虑长得真俊,对英俊的酷男向来情有独钟的袁风,几乎一下子就被嵇虑的气质吸引。

    “袁风,你休想对王子动歪脑筋哦!”杨荭荭意有所指的看著袁风。

    “你们打算还要拥抱多久?”嵇虑实在受够了,他一字一字清晰的从他齿缝间迸出话来。

    杨荭荭闻言,顿时惊慌失措,出于本能地连忙挣脱袁风的怀抱,“王子,你别误会了,我和袁风瞧见嵇虑那紧握的双拳、紧绷的脸部线条,她知道固执的嵇虑铁定又误会了。

    “我不想听。”嵇虑打断杨荭荭的解释,一把揪起袁风的衣领,“你别以为离开阿克的掌控,就表示你已脱离苦海;见到你朝思暮想的人,很开心是吧?她重回你的怀抱也是你祈祷已久的心愿吧?但我跟你保证,你活不了多久的,因为该死的你竟用你的胳臂紧抱住她的身子不放,你实在今我厌恶到极点。”

    袁风的两颗眼珠一直紧紧锁在嵇虑的俊容上,目不转睛的凝视著。

    “为什么?既然如此,你又为何救我?”嵇虑似乎在压抑著一拳挥向袁风的冲动,他努力地调适著心情,过了良久,才寒声道:“因为我很想知道,你凭什么让她对你朝思暮想。”

    “你在说什么?”袁风一头雾水的瞪大眼,却忍不住把脸凑近嵇虑,趁机嗅著嵇虑身上的味道.

    “哇,你身上有股特殊的男性味道,真好闻,令人陶醉。”

    “你——”嵇虚错愕著袁风突来的“变态”举动。

    杨荭荭担心嵇虑会忍不住出手打袁风,吓得奋力拉开嵇虑的双手,她急切地投进嵇虑怀中,依偎在他怀里啜泣起来,“王子,我和袁风之间不是你想像的那般,真的,我对天发誓我和他之间是清清白白的。”

    袁风被杨荭荭的举止吓呆了。这是怎样的一个情况?杨荭荭那从不肯低头认输的个性怎会完全变了样?现在的她,就像个百依百顺的小女人。袁风脸上写满了一大堆解不开的问号。

    突然房门响起一阵敲门声,杨荭荭忧惧的在嵇虑怀里瑟缩了下秀肩,她担忧会不会是阿克找上门来。

    “谁?”嵇虑不自觉的拥紧了杨荭荭,警戒的问道。

    嵇虑猜想凶残的阿克应该没那么容易善罢甘休,因而在把袁风救出后,他已派出身边所有的保镖,四处去寻找阿克的下落,在毫无任何保镖护身的情况下,他更要提高警觉。

    因为被逼入死胡同的阿克,有可能会采取出乎他预料的行动。

    阿克太熟悉这饭店了,他可能已猜出他派人去寻找他下落的举动,所以他得随时防范阿克与他的余党的进袭。

    “我是饭店的传者,给王子送酒来的。”房门外的人回应道。

    “进来。”嵇虑轻轻地拍了拍杨荭荭微颤的秀肩,示意她别太紧张。

    侍者开了门,垂著头推著手推车,缓缓地步人屋内,在经过他们面前,侍者突然一个旋身,冲上前一把将杨荭荭扯入怀里,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拔起手枪抵住杨荭荭的太阳穴。

    “荭荭!”袁风惊恐的嘶吼。

    “放开她!”嵇虑怒气腾腾地迅速掏出藏在西装内的手枪,指著那名自称是待者的男人。

    “很好!我倒想看看是你子弹快,还是杨荭荭的脑袋先开花。”原来侍者是李道乔装的,他正一脸诡魅的昂首狂笑,“把枪放下!”

    “该死的!”嵇虑俊美的面容透著一股凛冽之气,他无法眼睁睁地看著自己心爱的女人任人宰割,但他更不甘心输在敌人的威迫之下。

    “把枪放下!放下!”李道威胁的吼道。

    “你是阿克派来谋杀我的,是吧?”嵇虑将短枪丢在床上,冷冽的黑眸闪过一抹莫测高深的精光,“你放了她,我任你宰割。”

    从嵇虑身上所散发出来的英气,凝聚成一股无形的力量,使李道胆颤心惊的害怕起来。为了不被嵇虑察觉他内心的恐惧,李道故作轻松的昂首大笑,好掩饰他早已被嵇虑强大气势吓得发颤的事实。

    “你以为我是白痴吗?放了她?”李道像疯狗似的拚命狂笑不已。

    “你挟持她,可以得到什么好处?就算把我们全杀了,你也只有坐牢的份,半点好处也得不到。”

    嵇虑试著拖延时间,企图说服眼前这没人性的杂碎,“你不但被阿克利用,还被他洗脑了!如果我猜的没错,你要的不过是钱,一句话,你要多少,尽避开口。”

    李道冷笑著,因为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嵇虑实在太上道了,李道会主动向阿克提出他要杀了嵇虑的要求,目的不过是想利用杨荭荭来威胁嵇虑就范,阿克还天真的以为他会杀了嵇虑替他报仇呢!

    阿克真是个大白痴!

    而他李道又不是笨蛋,没有好处的活他是绝对不可能干的。

    既然阿克那个白痴没本事捞到好处,只好由他亲自出马了。

    李道是个把利益看得比什么部重要的人,见嵇虑已掏出支票簿,李道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一千万。给不给?”

    嵇虑一声不哼的掏出钢笔,迅速在支票上填了他开出来的价码。

    “我要的是美金一千万。”李道不满的瞪著嵇虑手中的支票簿。

    “王子,不要!”杨荭荭怎能容许李道狮子大开口,“你千万不要给他,我的命值不了那么多钱,他要杀要剐,都任由他,我不会怕的。”

    “少废话!闭嘴!”李道怒火中烧的摇蔽著杨荭荭的身子,枪更抵紧了她的脑袋,他绝不准许杨荭荭破坏他发财的美梦。

    “你不要乱来!”嵇虑深怕枪校走火,伤到杨荭荭,于是出声道。他必须让李道和阿克之间的关系产生裂痕,让他们自相残杀,“我想你打算独吞掉这笔钱吧?你的贪婪铁定是阿克所不知情的吧?你要知道纸是很难包住别的,你最好在你的阴谋未曝光之前,将荭荭给放了,拿了钱赶快闪人,能躲阿克多远就躲多远,否则一旦东窗事发,我相信依阿克的个性是绝对饶不了你的。”

    “我不必你来教我做事!”李道焦虑的用枪死抵著杨荭荭的脑袋,防御的盯著嵇虑的一举一动。

    他可不想聪明反被聪明误,嵇虑猜的没错,他是有意独吞掉这笔钱。

    “美金一千万,你到底给不给?”李道气极败坏的吼道。

    “我会给你的。”一把烈焰在嵇虑的胸膛内燎烧开来,他愤怒至极的重新在支票上填下天文数字。

    “我怎知你会不会搞飞机!我要现金!”这是李道深思熟虑后的结果。若发财梦不成,反被嵇虑摆了一道,那就槽了!

    “我没有那么多现金。”嵇虑冷然道。

    “那快把支票拿过来给我!”没鱼虾也好,李道决定妥协。

    杨荭荭看嵇虑当真要给李道这笔钱,心疼的要命,她瞪著李道手中的枪,抓住李道伸手接过支票,放进口袋里的空档,突然扳住钳住她的男人手臂。

    “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杨荭荭一个转身,不客气的给他一个三百六十度大扭转,然后握起拳头,瞄准李道的脸颊,一拳挥了过去。

    杨荭荭的力道并不大,但她的技巧很好,所以李道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因而来不及反击。

    “荭荭!快闪!”嵇虑见杨荭荭勇气可佳,眼中散发出一抹激赏,然后迅速拉开险遭李道袭击的她。

    袁风连忙伸出手臂接住险些跌下地的杨荭荭。

    “啊”胸口遭到嵇虑一记致命左侧踢的李道,重重的摔跌在地上。

    接著,嵇虑又动作灵活迅捷的跃起身子,再犒赏甫又自地上爬起的李道一个漂亮的回旋踢,然后抓起李道的手臂,出其不意的又给他一个过肩摔。嵇虑不给李道任何喘息与反击的机会,他出拳、踢腿………一连串漂亮的空手道招式迅雷不及掩耳地击向他。

    转瞬间,李道已鼻青脸肿,他丝毫抓不到任何反击的机会,更来不及闪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