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舞动挑颠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舞动挑颠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我现在的日子过得很好,请你别再挂念我了,也别再来缠着我了。”丝儿如白蜡的双颊上挂着两道泪痕,她旋过身子,背向他,一副拒他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当她撒下这些谎话时,她的心痛得几乎要碎裂成千片万片。

    袁濂的出现只会扰乱她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的心,袁濂对她而言是颗威力无穷的炸弹,引爆时,会炸得她粉身碎骨。

    “你至少要给我一个理由,丝儿,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要不告而别?”袁濂的怒焰就像冲出闸门的浪潮一发不可收拾,双手搭上她秀肩,动作粗暴的扳过她的身子,强迫她面对自己。

    “因为我跟你在一起很不快乐!”情急之下,丝儿胡乱编了个藉口。

    “该死的!你说什么?”袁濂闻言面如纸般惨白,厉声咒骂道。

    白琪倏地从外面冲进屋子里,急忙用手揣住丝儿的嘴,“别疯了,你不要这样子伤袁濂的心啦,伤害他你也不好受对不对!?”

    “白琪,不关你的事,你走开。”袁濂一把拉开白琪,如炬的目光紧紧的锁住丝儿的双眼。

    “我们在一起的那段时期,我过得很沈闷,但在这里不一样,白强可以保护我,他随时都拨得出时间来陪我。”丝儿痛苦的吼道。

    她净说了一些荒谬的谎言,她真该死!其实和袁濂生活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是她这辈子最快乐、最幸福的日子了,她多么希望今生来世都待在他身边,多么想要和他白头到老,多想和他厮守一生。

    丝儿望着袁濂那悲痛欲绝的神情,那冒火的锐眼,那紧握的双拳,她的心就疼得快要死掉了。

    她巴不得立即扑进他怀里,吻走他内心的愤怒与忧伤,但她不能这么做,她不能继续和他生活在一起,毁了他的一切。

    “他能给你的,我一样可以给你,我可以改变自己来配合你--”袁濂放下他高傲的身段,低声下气的说着。

    “求你不要这样……”丝儿强忍住泪水,就怕他再多留一分钟,她就会受不住相思的痛苦而主动扑进他怀里,“我只是个下女,我配不上你的……”

    “别再跟我说这些莫名其妙的守旧观念,我只知道我不能没有你!”袁濂目光如炬的凝视着她。

    “求求你原谅我的抉择,我有不得己的苦衷。”丝儿别开了脸,逃避他锐利的眼睛。

    “不得已的苦衷?这不过是你背叛我的可笑藉口!”袁濂完全被击溃了。

    摆在眼前的事实拧痛了他的五脏六腑,他心如刀割的嘶哑着恐怕连自己都会受伤的话语--

    “我后悔极了自己当初愚蠢的决定,我不该把你带出于家,更不该爱上你这个无情无义的女人,在夺了我的感情之后,竟狠心地划清界线,难道这才是你的真面目!?”

    “是!”丝儿眼中闪过一抹伤痛,但她却狂笑出声,“你现在认清我还不算太晚,趁我还来不及夺走你的财产之前,赶快和我彻清关系。”

    “难道你不爱我?”袁濂感觉自己的心碎了一地。

    “我就是不爱你,就是这么没良心,你走吧!我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你--”

    “丝儿,你不要再继续胡说八道下去了!你明明爱着袁濂!”在旁的白琪再也听不下去,也看不过去,她急得直跳脚,她知道丝儿那番话会让袁濂的内心很痛苦。

    袁濂压抑不住怒潮,他的心如刀绞般,忍无可忍的一拳击在墙壁上,他一面痛不欲生的咆哮着,一面捶打着墙,完全无视已淌血的拳头,因为他的心比皮肉之痛还要痛上千百倍。

    “袁濂!求你不要这样。”白琪苍白着脸扑上前去。

    “濂!不要!不要!”丝儿也吓得冲上前,满心不舍的迅速抓住他发了狂似的举动,心疼的将他的手紧紧抱在自己怀里,害怕的啜泣起来,“呜……我不要你这样伤害自己……如果你非泄愤不可,那么你打我吧!”

    “滚开!你这水性杨花的女人,就算你现在跪着求我,我也不要你了!”愤怒至极的袁濂挥开了她。她无情的话语像刀子般把他的心割得鲜血淋漓,他恨死她了。

    “你变了……我一定要亲手把白强给杀了,一定是白强诱拐了你,一定是白强灌输你一些奇怪的观念,否则依你的个性,根本就不敢对我大吼大叫,你根本就不敢忽视我的愤怒。”

    罢好回到家的白强,看到这一幕立即冲上前去将丝儿拥进怀里,咆哮道:

    “丝儿这辈子是不会跟你回去了,请你别再缠着她不放!”

    “该死!”见他把丝儿好不亲密的拥在怀里,袁濂遏抑不住怒焰,喷火的目光直射入白强眼中。

    白强沈不住气,一把揪起袁濂的衣领,放话警告道:

    “我警告你,袁濂,以后别再来打扰我们平静的生活,否则我饶不了你!”

    “老哥,你别再跟着闹了!”白琪实在受够这场闹剧了,“你们干嘛要如此伤害袁濂的心?我心痛死了!虽然袁濂不爱我,但我不要袁濂在感情上受到这么大的创伤,我宁可他和丝儿和好如初,每逃诩快快乐乐的展眉而笑,我白琪再也不夺人所爱了!我不要袁濂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我只要他开心的过日子。”

    对于白琪的一番话,袁濂仿若未闻,因为嫉妒的火焰正迅速在他胸腔延烧开来,让袁濂失去思考的能力。

    “你就是白强是吧?”袁濂迸射出杀人的目光,寒冽的语气宛如冰冷蚀骨的冬雪。

    “我就是白强。”

    “该死的,你竟敢诱拐丝儿!”在知道白强的身份之后,袁濂像打翻了醋坛子似的立即抡起拳头,一拳朝他鼻梁挥了下去。

    “去你的,这么带种敢扁你老子我!我可是日本帮派的带头大哥!”白强颜面尽失,咒骂连连。

    “日本的黑帮老大算什么!?连更大的黑帮老大都要提着皮箱帮我擦鞋了!”袁濂扬起唇角冷笑着。“给你一拳算是我卖你父亲的面子,我没要了你的命,你就该躲在墙角偷笑了,还嚣张个什么劲?”

    “T.M.D,你这狂妄自大的家伙!”白强憋不住气了,再也顾不得他在丝儿面前拚命维持那装腔作势的见鬼形象,在骂脏话的同时,拳头也不客气的朝袁濂的下颚挥了过去。

    “别以为你是黑白两道通吃的袁濂,老子我就怕了你!天皇老子都不敢开扁我了,你他妈的竟敢扁我!”

    “老哥!住手啦!”白琪急得直尖叫,“袁濂若受伤,我惟你是问!住手啦,”

    “不要打了!”丝儿惶恐的卷入他们的战局,“拜讬你们不要再打了!”

    “白强,你给我听着!”袁濂冷冽的黑眸闪过一抹难以释怀的愤恨,“既然丝儿已打定主意跟你这像杂碎似的日本帮派老大,你就要好好待她,若让她受到一丁点委屈,我袁濂这辈子都饶不了你!”

    “濂--”丝儿依依不舍的喊住了欲举步离去的袁濂。

    “丝儿,我希望你是真的找到了你的幸福……”袁濂听见她轻柔的叫唤声,忍不住停下脚步,但他并没有回过头,只是声音瘠哑的说道:“也许吧,过去我是忽略你太多感受了,回去后,我会好好的自我反省,不会再来打扰你的生活,但我希望你永远都不会后悔。”

    卑落,袁濂头也不回的拂袖而去。

    “濂!等我!濂--”泪水随着砰然的关门声冲出了丝儿的眼眶,丝儿感觉自己再也承受不住令她发疯的残酷折磨,再也顾不得可能会发生的后果,不顾一切的追上去。

    “丝儿!不要--”白强喊住了她。

    丝儿歉疚的回过头望着白强,“对不起,我不能没有袁濂,在失去他的这一个月里,我活得非常痛苦、非常痛苦,我真的忘不了袁濂,不管我日子过得多么富裕,失去他,我就像个穷光蛋,仿佛失去了全世界。”

    “丝儿……”白强万般无奈的叹息着,“我……我心里面有些话想告诉你。”

    “老哥,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不然袁濂若走远了,丝儿会哭死的。”白琪在一旁猛翻白眼,她愈来愈受不了白强了。

    丝儿不安的频频回过头去,她很怕袁濂走远了,很怕袁濂真的再也不理她,不要她了。

    白强故作轻松的摸摸鼻头,又搔搔头皮,像个小男孩红着脸说!

    “我很喜欢你,希望你能给我照顾你的机会。”

    丝儿震撼的瞪大眼睛,迅速的退了一步。

    “我只爱袁濂,我只要他。”

    他早就猜到她会这么说了,白强无所谓的耸耸肩,“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夺人所爱,你赶快去追他吧,不然他若真的不理你,那就糟了,我看得出来袁濂真的很爱你,他是不在乎任何舆论的人,自然也不会在乎你的身份了,所以你不能再钻牛角尖的胡思乱想下去,知道吗?”

    “嗯,我会记住你的话。”

    “赶快追上去吧!”

    “嗯!”丝儿开心的旋身离去,却到玄关处又匆匆折返回来,她奔回白强的面前,踮高脚尖,吻了一下他的右脸颊。

    “白强,谢谢你。”丝儿甜美的微笑着,随即转身离去了。

    白强呆若木鸡的望着她离去的身影,不自觉摸着被亲的脸颊。

    “一个拳头换来一个吻,这交易还真不赖嘛!”白琪促狭的揶揄他,用手肘撞了他一下。

    “美女的吻不一样就是不一样,闻起来特别香……”白强自我陶醉的嗅着手中的香气,“T.M.D,这辈子真不想洗脸了……”

    “对啊,你最好是放着给它烂掉好了。”白琪白了他一眼。

    “呃,我整整忍受了一个月,说话不带半个脏字,真是憋死我了,现在我要他妈的每一句话就夹带一句他妈的脏话,一次把它骂个爽……”白强一面摸着面颊,还一面将手凑到鼻间嗅闻着,突然不小心碰到被袁濂击中的地方,他痛得哇哇大叫的咒骂着:

    “哎唷!痛死了,靠!这家伙没事出手这么重,想要夺走我的小命哦?他妈的,我白强打出娘胎到现在还是第一次被扁呢!去他的!竟被醋劲这么强的男人扁上一拳,他妈的,痛死我了,靠……”

    “痛死活该啦!炳哈哈……大白痴,癞虾蟆惫想吃逃陟肉哦!笑死人了--”室内响起白琪那幸灾乐祸的嘲笑声,夹杂着浓厚的挑衅意味。

    “白琪,你少龟笑鳖没尾了,你自己还不是爱袁濂爱的要死,人家还不是不屑多看你一眼,劝你去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模样,你怎比得上我的丝儿啊!抢得赢她,我任君处置--”

    “关你屁事啊!你笑什么笑?牙齿白唷?”

    “我就是牙齿白,怎样?”

    “够了哦!老哥,我忍你很久了!”

    “不然你想怎么样!?”

    “警告你哦!老哥!你敢碰我一下,我就跟老爸告状去……”

    ***

    背靠在驾驶座上,袁濂闭上眼睛,独自领受着心如刀割的痛楚。

    他全心全意的爱着她,竟换来残酷的背叛,袁濂发誓以后再也不相信女人了。

    受过这一次重创后,袁濂决定封闭起自己的心扉,再也不让任何女人有机会闯入,他要将自己的感情永远埋葬,用工作来麻痹神经。

    正当袁濂睁开充满斗志与愤恨的双眸,准备将车子驶离时,倏地被一幕景象给震撼住了。

    丝儿正不顾一切、横冲直撞的穿越马路,丝毫不理会响在耳边的喇叭声,拚命的朝他这方向奔跑而来。

    袁濂错愕而慌乱的下车,俊庞上布满了惊惧,生怕一个不小心,她就会被来往宾士的车子给撞到。

    “濂!”丝儿一看见袁濂站立在对面,喜极而泣的哭了出来。

    她不管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有多少,她只想迅速奔入袁濂的怀抱里。

    “丝儿,小心,小心--你看车!”看她闯红灯的样子,袁濂心跳几乎快停止了。

    “濂!”气喘如牛的丝儿总算平安的奔进他臂弯里,双手紧紧的环抱住他的腰,小脸埋进他结实的胸膛,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张脸比苹果还要红。

    “你--”袁濂尚未从感伤的情绪中恢复过来,一时之间他手足无措,也一头雾水,他臆测她追上来的原因,会不会是为了跟他道别?一想到这,袁濂又掀起怒涛,心一横,气得想推开她。

    “不要!你不要推开我啦,让我抱着你嘛!”丝儿像八爪鱼般死命地缠着他不放,霸道的语气中带了些许的撒娇。

    “别以为你这样我就会原谅你。”袁濂又好气又好笑,不知道她在搞什么把戏,但他就是不由自主的心软下来。

    丝儿霎时热泪盈眶,不管身在何处,她踮起脚尖,缠绵的吻住了他的唇,疯狂又贪婪的索吻就像一个缺氧的人急于得到更多的氧气。

    她这与方才判若两人的举动,使袁濂的心灵受到一阵强烈的震撼。但在拥吻之下,袁濂无法思考,仅是以同样的热情回报于她。

    良久,他们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对方的唇瓣。

    “濂,对不起!”丝儿将写满愧疚的泪脸埋进他怀里,哽咽诉说着她的委屈,“我以后再也不离开你了,我爱你,一直都深深爱着你,没有你的日子我好恐慌、好孤单,而且又痛苦又难熬,我这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爱你,失去你又有多么的可怕。”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离开我?”袁濂从极度悲伤变得精神抖擞起来,他不明所以的捧起丝儿的脸。

    “我以为你对我的爱是种同情。”丝儿诉说出心灵深处的悲痛,“因为我的身份……我觉得自己不够资格和你在一起,如果被大家知道你和我在一起,你就会失去面子,你就会被嘲笑,你待我这么好,而我又这么爱你,我怎忍心看你受到这种伤害?再说,我对你的事业一点帮助都没有,我又笨又拙……”

    “傻瓜!从没见过像你这么单纯的女人!世上再也没有比你离开我更能让我痛苦的事了!你这么做才是真正在伤害我。”袁濂不觉拥紧他这失而复得的女人。

    “你会不会嫌弃我呢?”

    “笨蛋,如果嫌弃你,当初就不会把你带离于家了。”他真被她打败了,为了这一点原因竟要离开他。

    “我……我怎么知道嘛!”丝儿羞红了小脸。

    “以后再也不许你离开我。”

    “再也不会了,原谅我……”丝儿满脸愧色的请求他谅解。

    “你也要原谅我,刚才把你骂得那么难听。”袁濂轻轻摩挲着她嫣红的唇瓣。

    “都是我的错,濂,我实在爱惨你了,如果失去你,我也不要活了。”丝儿像个孩子似的,沙哑而哽咽的哭泣道。

    “丝儿,我也爱你,天知道,我有多么的爱你。”

    袁濂温柔而体贴的拥紧了她颤悸的身子,捧起她的小脸,缓缓地垂下头,吻去斑驳在她小脸上,那令他感到心疼至极的泪痕,吻开了她紧蹙的眉头,最后覆上她柔软的唇瓣,缠绵而温柔的吻着她……

    丝儿一时泪如泉涌,任由他辗转的吻着自己,而她仅是痴迷的回应着……

    天空倏然飘起了绵绵细雨,然而他们完全不理会,深深陶醉于热吻中。

    飘零的雨丝悄然地落在他们身上……

    跳动的雨点仿若在为美丽的爱情,悸动地高唱着--

    人生多采多姿,至死不渝的真爱亦不会褪色!

    湿润的空气中飘散着醉人而浪漫的梦幻气息!-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