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不婚公主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不婚公主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三天后,银瓶安然度过危险期,由加护病房转到普通病房。

    得知银瓶已脱离危险期,岳扬悬在半空中的心却丝毫没有松懈下来,但他已迫不及待的想见她一面,他要告诉她──他爱她。

    “瓶儿!”岳扬急促的推开病门房,像无头苍蝇般冲了进来,见到的却是病床上两个女人正在相拥而泣。

    他迟疑的看着她们,良久,这才怔怔的退了一步。

    床灯晖黄的光芒洒落在银瓶那张雪肤花貌的玉容上。

    “没事了,不哭了,孩子,平安就好,你可知雪姨想死你了,雪姨以为你已……”雪雪伤心欲绝的痛哭流涕着,紧紧的将她心爱的侄女拥在怀里。

    “雪姨……呜……呜……我好害怕啊……呜呜……我去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那里全是古代人,还有个男人掳走了我,他好凶啊!我以为我再也回不来这里了,我以为一辈子都见不到你了……呜……”

    米兰!?

    她是米兰!

    那瓶儿呢?不……

    他思念的是这张面孔没错,然而,这逆来顺受的性格、这沉思的神情、这弱不禁风;我见犹怜的样子……

    不是他的银瓶,她不是银瓶……眼前不是他所要的灵魂……

    她的瓶儿呢?去哪了?

    瓶儿呢?

    把她还给他……

    他只要她啊!

    岳扬神色苍白无比,一颗心几乎蹦出胸口,他惊悚的又退了一步,整个人撞上了门墙,这才惊扰了她俩。

    “扬!?你来探望我啊?”

    米兰惊讶的坐起身子来。

    对岳扬的情不知何时竟已消失,以往,每当她见到他时,她是振奋的、是开心的,如今她的思绪却乱成一团。她发觉自己的心竟在思念着另一个男人,他在她心中的地位,不知何时已被那个男人所取代,那个在一个完全陌生空间里的粗犷男人……

    别人说她在胡言乱语,但她深知那不是梦……

    “瓶儿……快告诉我,你是瓶儿……”岳扬身子微颤着,脸上血色尽失。

    “瓶儿?我不认识她……”

    米兰茫然的摇着头,“扬,我是米兰啊,你不记得我了吗?”

    “天啊……”岳扬的脑子呈现一片空白,甚至丧失了思考能力。

    他旋身走出病房,却踉跄的跌了下去,他困难的爬了起来。

    他的面孔惨白不见任何血色,四周的声音似乎全消失不见了,他的脑子里只剩下银瓶那一串串凄凉的哀求声、哭泣声。

    不!

    你叫我去哪儿?这儿不是我熟悉的地方,你叫我去哪儿啊……

    你是我夫君啊!我手中的绣球是你接下的,这是我皇兄下的圣旨,是上苍赐的缘分,你怎可以撵我走啊?你怎可以抗旨?你怎可以违背天意?瓶儿……瓶儿答应你,以后都不打人了,我会乖乖听你的话,我会做一个恪守妇道的女人,相信我──

    你怎能如此狠心?你怎能如此狠毒?你玷辱了我的身子,不承认我是你娘子便罢,为何还要将我扫地出门?思巧暗地逼迫我走,我苦思计策来应付,我是忍无可忍才出手打她的,你为何不肯相信我的话?偏要信那狠毒女人的鬼话?你是爱她的吧?你是偏袒她的吧?只要你应我一声,我便死心,二话不说立即离去……

    渐渐地,一股前所未前的椎心刺痛,开始自岳扬心口爆裂开来,彷佛有千万把刀同时剐开他的胸口,令他痛不欲生。

    他痛心疾首而几近崩溃的哭吼出来──

    “瓶儿!你回来──”

    彪身震颤的岳扬难以接受银瓶已离开他的事实。

    她这一走,跟死了有什么分别!?

    她这一走,即表示永远的别离……

    “不──别走!瓶儿──”这致命打击让岳扬的心狠狠一绞,大手揪住胸前的衣襟,撕裂般的痛苦不断袭上他心间,前所未有的恐惧几乎夺走他的气息,那是一种濒临死亡的恐惧感。

    岳扬健壮的雄躯再度无力的倒下,木然的神情似乎早已失去了知觉,而他的血液也似乎已凝结成冰……

    “岳先生,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辞掉我?”

    思巧手里拎着皮箱,掩面的痛哭了起来,恳求的跪了下来,“岳先生,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求求你让我留在你身边照顾你。”

    岳扬恍若未闻的抽着烟,一根接着一根,烟雾弥漫了一室。

    “岳先生……”思巧未曾见过他这样子,不安的摇着他的身体。

    “走吧!”岳扬推开她放在自己大腿上的手。

    “你这样子我走不开啊!”思巧摘下鼻梁上的眼镜,害怕的哭泣着,她守了他这么多年,怎能一夜之间化成空?她多么渴望他能多看她一眼……

    岳扬眼神呆滞的望着窗外,烟蒂掉落在地毯上,思巧匆忙拿抹布拭去。

    “岳先生……”思巧心头还存有一丝希望,她不放弃的继续摇着他的身子。

    “我说滚你没听见吗!?滚!永远别再踏进这屋子一步!”

    岳扬的手重重地往茶几一扫,放在茶几上的花瓶顿时碎了一地。

    “是!是!我这就走,你别生气。”

    思巧惊悚的站起身,忙不迭提起皮箱,仓惶的逃出了他的视线。

    水气倏地盈满了他整个眼眶,炙烫的热泪自他木然而呆滞的眼眸里溢出沿着他惨白的俊庞,一串接一串的滑下……

    此刻的岳扬像是一具失去灵魂的躯壳,再也不知活着的目的,所有的事物对他而言,都变得毫无意义……

    摇宾天王──岳扬即将告别歌坛,退隐幂后,本报独家披露内幕消息。

    一个月之后,岳扬做出了震撼全球的抉择──告别歌坛,哭碎了成千上万个歌迷的心。

    岳扬再也唱不下去,因为他发觉再多的掌声,都无法使他像从前一样雀跃不已,再加上,他知道银瓶希望他能留在家里多陪陪她,他也知道他一直给银瓶一种患得患失的感觉,他也明白银瓶不希望有太多女人爱他……

    因而他痛下决心,并再三叮咛告诉自己必须振作起来。

    虽然不管现在的他做任何补救,银瓶都再也不会回到他身边,但当他一想起她,他便笃定自己的抉择是正确无误的。

    然而,他心系佳人身上,佳人逝,心亦跟着死去,给他再多金山银山,依旧无法让他恢复活力。

    在他的心略显平静之后,他突然想到少男,所以他又来到了少男的研究所,他相信少男有办法可以一解他的相思之苦。

    “扬!你怎有空来找我?”少男惊讶着稀客的来访,并不计前嫌的招呼着他。

    “如果你不嫌弃,我愿意做你的白老鼠,请你立刻将我送往赵银瓶该属的朝代。”

    岳扬知道,如果他死守在现代,就真的是永远的失去银瓶,但一旦他到了宋朝,就还存有一线希望。

    彬许这一去,可以找到银瓶的下落,不管她是生是死,他都一定要得到最正确的解答。

    “你要去宋朝!?真的吗?你没骗我吧?你不是在生我的气吗?”

    少男很兴奋,浑身细胞都亢奋起来。

    “到底要不要?”岳扬没空和他哈啦,他是有备而来的,他准备了一些现代科技品,并请人订做了一套宋朝男子穿戴的衣衫与配件。

    “要、要、要!”

    少男雀跃的将他带往另一间实验室,叫岳扬平躺在一个类似手术台的平台上。

    少男绕过他的身子,一面操纵着仪器,一面道:“长久以来,我一直希望有人自愿当我的实验对象,我深信一定可以成功的,你相信吗?有好几次,我用小白老鼠做实验,真的都成功了。”

    “成功率有多高?”

    岳扬希望能成功将他带往过去。

    “我第一次做人体实验,所以无法预估成败,幸运的话……”

    其实少男自己也没什么胜算。

    “你尽力就是了。”岳扬并没有因此绝望,他还是满怀希望的闭上双眼。

    “我会的。”少男手忙脚乱的将柜子里的仪器全取出来。

    “我回的来吗?”

    “这个……”

    少男以为他犹豫了,有点担忧着。

    “回不来就算了,开始吧!我已经做好准备了。”岳扬闭上黑眸,平静的心有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

    “不后悔?”

    “永不后悔。”

    “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的?”

    “少罗嗦了,坑诏手吧!”

    这趟未知的旅程,岳扬抱着满怀的希望,希望这真能将他带往宋朝……

    一年后

    宽阔的草原,一片缘意盎然。

    岳扬狂野的驾驭着一匹黑色骏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飞驰过原野,匆往城里奔驰而去。

    “大哥,等等我啊!”一个生得标致的佳人驾驭着另一匹骏马尾随而来。

    “珊儿,再不快点,瓶儿恐怕就离开洛阳了。”岳扬着急的鞭策着马儿,加速奔驰着。

    自一年前他穿梭时光来到宋朝,在洛阳巧遇珊儿,两人结拜成异姓兄妹,珊儿便跟着岳扬四处奔波,到处打听银瓶的下落。

    他一听闻当代的二公主早已成了和亲的对象,连忙匆匆赶去汴京。

    谁料竟被人摆了一道,接着再度闻言银瓶去了西夏,他又花了数月时间,马不停蹄的赶去,结果再度扑了空……

    时光匆匆过了一年,岳扬都只是漫无目的地在找人。

    天涯茫茫,找个人像是在海底捞针般艰难无比,赵氏天下的土地又这么大,他找银瓶真是找得好辛苦。

    “大哥,咱们也只是听说大嫂来到了洛阳,怎知是真是假,你莫心急,否则失望会更大。”

    出色的英俊外貌,挂在嘴角的邪佞笑容,以及他的疑、他的狂,在在让珊儿心醉神迷,她自第一次见到岳扬,使迷恋上与众不同的他──

    他有着狂野又富魅力的笑容。

    他朝思暮想着爱妻,是以,常忧郁的攒眉蹙额、沉吟不语。

    他浑身上下充斥着一股难以形容的特殊魅力,以及一抹神秘的气息。

    他仿若能够知过去、测未来,对于历代皇帝事迹他了若指掌。

    珊儿与他多相处一天,便多一分爱意,然而,姑娘家总是不好意思表白,只好默默的等待时机,直到他提议与她结为异姓兄妹,这才粉碎了珊儿的心。

    珊儿知道岳扬心中只有他的妻子,压根儿容不下其他女人,不过能与他结为兄妹,她知足了,现下只想早日帮岳扬完成寻妻的任务,别无他意。

    “我不管消息是真是假,总之去了才知道。”岳扬的马儿在草原上发了狂般不停蹄的奔驰着。

    突然一阵天摇地动,前方烟雾迷弥,珊儿心急如焚的喊道:

    “大哥,前方有马贼,咱们速速折返吧!”

    “不许折返,妹子怕了就别跟来,回去等我的好消息,这次我一定会将你嫂子带回去给你看的。”岳扬固执的不愿回头,他发了狂似的鞭策着马儿。

    珊儿不愿弃他而去,也顾不得自身安危的,匆忙跟上。

    逼沙滚滚,尘烟弥漫。

    一群令人闻风丧胆的马贼在不远处出现了,气势磅礴的朝他们这方向快速奔驰而来。

    岳扬处变不惊的让开。

    这群马贼实在无法无天,大白天居然如此嚣张,尤其是被掳掠在马贼王的马背上的那名女子──

    “今天真是大收获啊!居然被咱们掳掠到二公主,咱们这下子可要好好的要胁一下当今的皇上了!炳哈……”

    马贼的声音像阵风似的从他耳畔旁飞掠而过……

    “银瓶!?”

    岳扬心一动,锐眸一闪,忙不迭马鞭一扬,想都没想便尾随马贼而去。

    笔天不负有心人,总算让他找到银瓶了!

    “大哥!别去啊──”

    珊儿急得快哭了。

    岳扬已追赶上他们了,不管三七二十一,他冲到马贼王身侧,扬起铁鞭,登时一鞭狠狠地扫向他粗犷的侧边,“恶贼!放开她!”

    “大胆!”马贼王的脸色倏地大变,生死关头也顾不得公主的命了,钢刀随手一扬,狠心地一刀朝岳扬的脑袋砍了下去。

    “来人呀,管他是啥来头,,就算是天皇老子也要杀了他!”

    所有马贼应声而上,马贼王却挟持着公主自顾自的逃逸而去。

    岳扬根本不把这群小贼放进眼底,他灵活的用左手抽出长剑,随之划过扑向自己男人的咽喉。

    他掌控着马儿,丢下整群小贼,快马加鞭朝已然逃跑的马贼王奔去。

    岳扬手中的铁鞭再度狠狠地甩了出去,抽在马贼王的脸颊上,甩掉了马贼王手中的钢刀,马贼王痛不欲生的仰天哀嚎一声。

    “放开她!听到没有!”岳扬发狠起来毫不手软,握牢铁鞭用力一扯,马鞍上的男人顿时趺下。

    马贼王将挟持在手的女人一起扯下马背,跌下草原后,又匆忙爬起。

    岳扬怒极了,骏马举起前蹄,在半空中喷气踢踏。

    他打量了一下情势,动作敏捷的跃下马鞍,机敏的旋身赏给马贼王一个回旋踢,马贼王的身子登时被踹得往后飞,喉间发出不堪入耳的惨叫声。

    “该死的──”愤怒不已的嘶吼声响彻云霄,后面马贼已然追赶上来,两条铁鞭同时挥向岳扬。

    “大哥!这里交给我就行了,你快救大嫂走吧!”珊儿匆忙赶到,长剑一挥,舞弄着剑术。

    “好妹子,小心了。”岳扬是空手道黑带,他不慌不乱的伸出双臂去迎接对方的突击。

    他将铁鞭交纵成结,用力一扯,将他们扯下马鞍,双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分别踢向左右两方的敌人脸颊上,整个动作一气呵成,乾净利落。

    众人被他惊人的胆识与怪异的武功吓呆了,再也不敢向前一步。“瓶儿,上马!珊儿,别打了,跟大哥一起闪了!”岳扬将一脸惶恐的女人甩上马鞍,他随之跃上马背,快马加鞭的奔驰而去。

    适才她吓得腿都软了,羸弱的身子虚脱般地依偎在岳扬怀里,惊魂未定的她仍感受劲心脏强烈的狂跳著。

    “瓶儿,你听见我的声音没有?瓶儿?”

    她听见一串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在她耳畔边不停呼唤着,惊喜地抬头一望,她以为是梦,蹙眉又摇头,忧郁地垂下头去。

    “瓶儿,你怎么了?不认识我了吗?瓶儿,我是岳扬啊!你听见没有?我好想你啊!”岳扬捧起她的脸,将这些日子所压抑下来的狂野,全部宣泄在她的双唇上。

    他热情的吻着她的双唇,像不把她燃烧起来不甘心似的。

    瞬间,银瓶俏脸上出现了一抹讶异,其中还夹带着一丝喜悦,可停留在她脸上约莫半秒钟,所有委屈便全涌上心头,她伸出细臂缠绕住他的颈项,不能自已的哭了起来。

    “真的是你吗?不是梦吗?”

    如果这是一场梦,那千万别摇醒她,否则她会恨死那个人的。

    她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他了,再也回不去现代了,就算回去,他大概又会把她赶出来了,想不到竟会在这里与他相会,再度见到他,银瓶狂喜不已,感动得泪流满面。

    “我……我……你……你不要我了,我以为你永远都不会想要我了,我以为……我以为……”

    “傻瓜,打哪来的这么多疑虑。”她的话叫他感到又心疼又好笑,情不自禁的紧搂着她,“我来这里已经一年了,也整整找了你一年啊!天啊!你让我找你找得好苦!你怎狠得下心让我苦苦寻觅?”

    “扬,我……呜……我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多疑了,只要你别再遗弃我,无论啥活儿我都肯做,啥事都愿意忍,扬,别不要我,我真的好想你、好想你。”

    她一双美眸涌出受尽委屈的泪水来,一颗接一颗,一串接一串,再也遏抑不住的伤心哭泣。

    “你这个傻瓜,瞧我不顾一切的来这里找你,就足以证明我的心,你还不明白吗?”岳扬用他的大手紧紧包覆着她纤细的手,口吻中有着不容反驳的霸道与深情,“我若舍得抛下你,又怎可能追到这里来?你明白吗?就算你逃到地狱去,我也会把你揪回来的。”

    “你……为什么?”银瓶狐疑的凝望着他深邃又狂野的黑眸,认真的沉思着他每一句话。

    “因为……”

    “因为……嗯?说啊!”

    “我……我爱你……”

    岳扬的长指充满爱怜地抚弄着她的粉腮,给予她更多的信心与怜惜,他不希望自己再给她任何患得患失的感觉。

    “真的吗?你没骗我?”闻言,银瓶难以置信的瞪大杏眼,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一串接一串的流下。

    这三个字她盼了多久才盼到的?

    她快感动死了,快哭死了。

    “你这个笨蛋。”

    天知道他有多爱这个女人,天知道啊!

    “为了你,我连命都可以不要了,而你竟笨得质疑我的话,臆测着我对你的感情,实在该给你一点小小的惩罚。”

    灼热的呼吸倏地如微风般,轻轻吹拂过她细如凝脂的粉腮,最后柔情似水地落于她红唇上。

    “扬,我好爱你……”

    银瓶感动莫名的闭上双眼,尽情享受着被他宠爱的滋味

    珊儿正在不远处端睨着他俩,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画面深深烙印在她脑海里,不断的回荡着。

    见他们夫妻情深,岳扬为了拯救他的妻子,竟不顾自己生死的与马贼搏斗到底,珊儿看了好生羡慕。

    如此如意郎君,要何处寻觅呢?珊儿只能深深一叹。

    “大哥,大嫂,希望你们能够永结同心、白头偕老,妹子就此拜别了,后会有期……”

    长鞭一扬,珊儿潇洒的拭去脸上的泪痕,独自黯然离去。

    天空渐渐被黑幕吞噬,蔓延到无边无际,笼罩住整片大地,夜已悄悄来临……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