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溜婚公主 尾声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溜婚公主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再度漂亮的赢得一场战争后,皇帝休他几天假,可琉裘和二公主银瓶相邀出城去游玩,也抽不出空闲陪他,黑鹰一个人在皇宫内实在闷得发慌,便溜出城外闲逛。

    他想买样礼物送给琉裘,给她一个小小的惊喜。

    走到一个摊贩前,黑鹰的眼睛猛然一亮——

    一串极为美丽的极品——翡翠项链在阳光下进发出一抹诱人的光芒,他心想,这串翡翠和琉裘白皙无瑕的肌肤简直是绝配啊!当下黑鹰就决定不惜重金买下,就在这当儿,另一只快手倏地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抢先取走了他相中的项链。

    “老板,多少钱?”“这……”商人为难的看着他俩。

    “这串项链是我先看中的。”蹙起两道浓浓的剑眉,黑鹰十分不悦的瞥过头去迎视那个无礼的冒失鬼。

    巴他抢项链的男人,个头看起来和他一般高,英俊到有点过分的俊庞在人群之中显得卓越不凡。

    “不过,却是先被我取到手的。”俊男对他扯出一抹邪佞的笑容,“老板,不用找了,其余小费。”

    俊男的用语十分特殊奇怪,丢了一串铜钱给商人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去。

    摆鹰从没见过如此狂妄无礼的男子,胆敢和他抢东西,不想活啦!摆鹰怒不可遏的追了上去,“臭小子,你给我站住。”

    俊男停止了步伐,一双黑眸狠狠地瞪着他,“操!你这男人没事跟着我干嘛!扁天化日之下,想抢劫啊!”

    “操?”黑鹰虽然听不懂,但他知道铁定不是什么好听的话,“我告诉你,臭小子,这条项链是我先看中的,这样吧,给你双倍价钱,你让给我吧!”“你以为有钱万事通吗?神经病。”看来俊男是懒得搭理他了,嗤之以鼻的冷笑了下,便又想转身离去。

    怒气冲冲的黑鹰实在难以咽下这口气,这辈子从没见过比他更狂妄的人了,登时足下一蹬,黑鹰施展轻功飞掠过他的头顶,拦住了他的去路。

    “你是神经打结,还是技痒了?想打架吗?来啊!”俊男拔出了背上的长剑,摆出了拼斗的架式。

    “大丈夫说打就打,怕你不成!”黑鹰话语未罢,手中大刀便挥了出去。俊男却不慌不乱的迎战,迅速闪开对方的攻击,一个回旋踢就这么横扫了过来。

    摆鹰被他既怪异又漂亮、潇洒的武功搞得一头雾水,但黑鹰知道这绝非花拳绣腿,这俊男是真的有两把刷子。

    敝不得他这么狂妄,原来是有嚣张的本钱啊!

    摆鹰立即不甘示弱的回击,动作迅速又灵敏,而俊男的动作也很干脆、利落。两个旗鼓相当的大男人就在大街上,不顾一切地拼斗了起来,杀得你死我活,大战了几百回合仍然不分轩轾。

    然而,两个大男人各自心里都认为,这一架打得实在是很过瘾!

    “老公!”一串娇嫩的嗓音气呼呼的响起。

    “右!”俊男火速地收起长剑,并大声的回应。

    “相公!”另一串娇滴滴的嗓音也同时响了起来。

    “在!”黑鹰迅速回过头去,一看是琉裘,他心想完蛋了,他答应琉裘再也不动刀舞枪的,可是他手真的挺痒的,而且没和那臭小子拼出个胜负,也挺难过的。两个大男人就这么不约而同的停战了。两位公主生气的噘起了嘴。

    “你们怎么打起来了?你答应过我什么啊?”琉裘生气的噘着小嘴。黑鹰连忙将琉裘拥进怀里,温柔的说着,“别生气嘛,下次再也不敢了,谁叫这臭小子跟我抢东西,我一气之下,就和他打起来了……”

    “琉裘,你应该把小驸马爷管好哦!”银瓶挽着俊男的手臂朝他们走了过来,“真是的,瞧他把我老公的衣服砍破了一角。”

    “瓶儿,我很抱歉,我会跟他说的。”琉裘歉疚的频频道不是,悄悄地用手推了一把黑鹰,“快道歉啦,你知不知道你这个小驸马爷口中的臭男人是二驸马爷啊?”

    “什么?!”黑鹰一张俊庞很快地被一抹阴沉覆盖,不是滋味的抱怨着,“我身份比他低吗?要不然为什么在‘驸马爷’的前面要加个‘小’字?”“哪有啊?平起平坐嘛,只不过银瓶比我早一年,出生罢了。”琉裘瘪了瘪嘴,一脸无辜的看着黑鹰。

    “你怎不早点出生啊!”黑鹰懊恼的想死,“男人的面子全丢光了。”“你——不理你了啦!”琉裘实在不懂男人满脑子在想些什么,连这个也要计较,不禁生气的甩头就想走人。

    “好啦,娘子大人,我道歉就是了。”黑鹰连忙拉住了她。

    琉裘这才满意的偎进他怀里,用食指戳着他的胸膛,怨声连连的撒娇着:“以后不准你再教人家操心了,否则一辈子不理你。”“好嘛!娘子,爱你哦!”黑鹰忍不住偷偷吻了一下她的粉腮,顾不得他人异样的眼光。“讨厌,讨厌啦!”琉裘心花怒放地轻捶着他的胸膛,“被别人听见了多不好意思嘛!”

    “就是说嘛,拜托你们不要肉麻当有趣了好不好?我来介绍一下,他叫岳扬,是我的好老公哦!”见他们小俩口这么恩爱,而黑鹰又这么有趣,银瓶忍不住娇笑出声。

    “多多指教。”岳扬也感到极为好笑,将大手伸到他面前。

    摆鹰用怪异的眼神上下瞥了岳扬一遍,才故作轻松地和他握手言好,“我叫黑鹰,你武功挺好的。”

    “你的蛮力也挺惊人的。”岳扬给他一个爽朗的笑容。

    “敢问你拜在哪一门下的?每一招、每一式都这么怪异。”

    “我是学空手道的。”岳扬很难具体解释出他的身份与来历,因为一切说来话长啊!

    “空手道?”黑鹰听都没听过,哪门子的武功啊?连名称都这么奇怪。“别站在这里聊天嘛,要聊就去酒楼边喝边聊,走吧!”银瓶脸上洋溢着幸福的满足笑容,挽着岳扬的手,一面跑着,一面回头催促着他俩。

    若有所思地凝视着岳扬英挺的背影,黑鹰对岳扬产生了一股浓厚的兴致,他觉得这男人一身是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