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巴黎耶诞夜 尾声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巴黎耶诞夜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幸亏我们来得及迎接今年的耶诞夜。

    在圣诞节前夕,我们平安的抵达巴黎。

    在耶诞夜这天夜里,我们又再度来到举世闻名的巴黎铁塔!站在巴黎铁塔下,寒风刺骨的吹,雪花一片片飘落,四周扬荡着醉人的圣歌,浪漫到令人流连忘返的巴黎耶诞夜……身形高大的他,成了我惟一的保暖袋,他站在我身后,长长的双臂由身后紧紧地拥抱着我,长长的食指朝壮观依旧的巴黎铁塔指去。“看,巴黎铁塔上面有棵好大的圣诞树。”

    他像个大孩子似的兴奋的叫着。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眼望去,兴奋的跳着、叫着。

    “是真的耶!我们爬上去好不好?这次你不能再耍赖了,我们一定要爬到巴黎铁塔的最顶楼,俯瞰整个巴黎夜景。”

    “不会吧!”他抗议的叫了起来,“你还嫌去年搞得我不够累啊?我才爬到第五层就挂了。”

    “不管啦!我要到最顶端去!不然我就再搞一次失踪给你看!”搞威胁?这是我今晚的重头好戏,这次休想再中途败兴而归了,好不容易重返巴黎,我非要到巴黎铁塔的顶端仔细欣赏不可。

    “你敢!”

    “那你就试试我敢不敢摺?”

    “姑奶奶,快饶命吧!”

    “陪不陪我上去嘛?”

    “你不会这么狠吧?”

    “总之我不管啦!”我不为所动的将双臂交叉在胸前,决定固执到底。

    “你——”他的眼睛瞪得比牛眼还要大,一副打算对我要狠的表情,最后像泄气的皮球,“算我怕了你,上去就上去。”

    “哇!懊棒啊!我就知道你最最最最……最好了!我爱惨你了啦!”我兴奋的跳起身子,用力的拍着手,开心的我忍不住在他脸上留下一大堆乱七八槽的唇印。

    他莫可奈何的看着我,摇了摇头,一脸无奈,“看在我终于摆脱那疯女人的掌心,重拾自由的分上,今晚姑且让你要赖,接下来你都要听我的了。”

    我们一面步上巴黎铁塔的阶梯,一面环看着巴黎的夜景。

    眼前每一幕景象强烈地勾起了我的回忆,内心感触良深。

    世事实在难料,还记得当我们第一次爬上巴黎铁塔欣赏月蚀时,我和他只是一对感情很好的青梅竹马,如今,青梅竹马已成了一对人称人羡的情侣,我不禁甜蜜的笑了起来。

    “你少得了便宜又卖乖哦!”我真的开心到不行了,心满意足的我除了笑,还是笑,“你的未婚妻被你搞到破产,你这旷世纪坏蛋不但成了总裁,还抱得我这个美人归,现在居然敢说这种没良心的话,小心报应啊!”

    “哇!”他大惊小敝的瞪大一双黑眸,“你好不要脸啊,居然说自己是美人!”

    “对啊!对啊!不这么说,怎突显得出你眼光好呢!”我开始口沫横飞地称赞着自己,“我赞美我自己,就是连你都赞美进去了啊,”

    他用手捏起我被冻到发红的鼻子,轻轻地左右晃呀晃的,“你真的是……愈来愈刁了,尤其是……咳!你的脸皮也愈来愈厚了。”

    “黎无痕!你欠打呀!有种再说一遍!”我佯装生气的抡起拳头,作势一拳捶向他。

    “盈盈,饶了我吧!”

    饶什么饶?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就算跪在地上,叫我一万遍“姑奶奶”,都可能会被驳回呢!是呀,我小说中的故事已划下完美的句点,书中的尤盈盈不但找到了她的归宿,从此和黎无痕过着幸福又快乐的日子,小说原稿目前也在编编手中,接受审核当中。

    而活在现实当中的尤盈盈呢?那个孤单、寂寞、空虚的小说作家——尤盈盈呢?没错,尤盈盈正是我的真实姓名。

    我承认我根本就是在写自己的爱情故事,为了寻找记忆中的爱情,为了重拾往昔的浪漫情怀,也为了找回那个曾经是很天真、很活泼、很好动的尤盈盈。

    于是,小说成就了我本人,我成就出一个尤盈盈,而小说故事中的尤盈盈,又帮我找回原先的自我。

    如今,我再也找不到怨慧和埋怨的理由,可以向无痕撒野了,因为现在的尤盈盈不再是过去那个独守空闺的寂寞女人,现在的尤盈盈不知道有多么的幸福快乐呢!

    无痕不仅和伍紫云解除了婚约,恢复自由之身,重返我的身边,目前我们还同居在一起呢!

    无痕日日夜夜的陪伴着我,我们说有多恩爱就有多恩爱,而无痕不知道有多爱我、多疼我。

    他说,最迟明年,就要我被上婚纱,并希望把婚纱照刊登在书上,借由文字把喜讯传达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希望我的读者群,能够拭目以待……

    不,这太疯狂了。

    解决掉所有烦恼的无痕,看来可能乐到有点儿神志不清了,居然对我提出这个要人命的烂提议。

    当我尤盈盈是什么人啊?小说作家耶!难道他不知道,小说家最“见光死”的隐形类怪物吗?

    要我尤盈盈冒险曝光?!企图逼我用这种方式自杀吗?噢噢,想得美。

    那我反而期待能够得到“不如直接去跳淡

    水河”的建议,因为起码还死得比较痛快些了!

    小说家长得太美是罪过,长得丑更加罪过,长得平庸无奇嘛……还是罪过。

    总之管你长得是围还是扁,认真创作,少作怪,才是明智之举。

    为了我个人声誉,为了让自己能够在文学界中继续生存下去,我的亲密爱人——无痕,

    这个有点像鸟大便的怪提议……

    依我看呢!嗯……还是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