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推婚公主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推婚公主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琉脬缓缓地睁开惺忪的双眼,意外落入眼帘的第一个影像竟然是令狐戢!

    激情了一整夜的画面,慢慢清晰的浮现上来……

    她羞答答的红了脸,揪紧被单复盖在自己脸上,不知该如何是好。

    “没什么好害羞的,看着我。”令狐戢拉开她的被单.忍不住捧起她的小脸,将唇复盖在她的唇上,爱怜的吻着她。

    他好温柔,琉脬感动到无以复加。

    她的爱终于得到回报,琉脬感觉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儿,忍不住喜极而泣。

    “我……”她从不曾像昨夜那样子,“我不知道着了什么魔,一整夜我都无法控制自己。”

    “呵……我被你折腾了一整夜,可知你一直霸着我不放?”令狐戢轻抚着她滑如凝脂的秀肩,爱怜的对她耳折厮磨着。

    “对不住啦,我不知自己怎么了。”琉脬心疼的抚着他的俊庞。

    “你难道不知道自己被下药了!”

    琉脬思索了一下,“我昨天没有乱吃东西,除了眉娘的人参茶……是她!?”

    “我猜除了她,没有别人。”

    琉脬吃惊的道:“难怪眉娘三番两次端茶赔罪,原来是早已设下圈套,等着我步人陷阱。而我竟愚蠢的以为眉娘是一片好意。”

    一想到她差点成为梁云的点心,令狐戢便心有余悸的将她紧紧拥在自己强壮的臂弯里。

    “以后不许你再随便接受他人的好意。”他绝不准许再发生第二次类似的事情。

    “我答应你,凡事会小心的。”她深深着迷他的热情。

    “这才乖。”他勾勒着迷人嘴唇,吻了一下她的粉腮。

    “爷。”她忧郁的轻唤道。

    “嗯?”

    “今晚你还会和我一起睡觉吗?”

    令狐戢心疼着,爱怜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傻瓜.不和你睡,我找谁睡?”

    “啊?”闻言,琉脬以为自己是在作梦!

    “以后我就只和你睡。”他重申一遍,点了点她的小鼻头。

    “真的吗?”她狂喜着。

    “你敢质疑我的话?”令狐戢拥紧了她的身子。

    “不敢。”

    “那么就麻烦娘子下榻用膳,时候不早了,上早朝的时间都被延误了。”

    丙然不出令狐戢所料。

    经查证之后.眉娘果真是这件事的主谋,令狐戢立即采取残酷的报复手段。

    他想不到自己居然养虎为患,当下立即决定要将眉娘送回烟花楼.他要让她当一辈子的妓女,在男人的糟蹋下过活!

    “烟花楼!?不——我不回去!我不回去!”眉娘尖叫起来。

    真是百密一疏,眉娘原本以为她想出来的计策天衣无缝,想不到无端冒出一个倩儿,破坏了她全盘的计划!

    她恨死了抢走她在府中地位的琉脬,她恨透了倩儿的鸡婆多事!如今令狐戢心一狠,竟执意要将她送回妓院,失去所有的她,日后怎么活下去?

    “你胆敢在我府内胡作非为,我岂能继续养虎为患!?”谁都改变不了令狐戢的决心,他声如洪钟的道:“来人啊!把她给我拖出去,我以后再也不想见到她!”

    “是!”侍从架起眉娘的身子,将她往门外拖。

    “不!不——爷!”眉娘大吼大叫的挣扎着。“求爷饶命啊!眉娘以后再也不敢了!眉娘会乖乖的!求爷别把眉娘送去妓院,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爷——爷啊——”

    眉娘的哭吼声逐渐消失。

    而被架在一旁的梁云,一见眉娘被拖出去,不禁瞠大了一双惶恐的眼睛。

    “爷,你把眉娘怎么了?”琉脬在听到眉娘要被送进妓院的消息,匆忙步人大厅。

    眉娘虽企图让她背上不贞的罪名,可罪不至死,她忙赶来阻止,可已经来不及了。

    “我把她送回烟花楼当一辈子的妓女。”令狐戢还怒气腾腾的。

    “爷,你能不能……”琉脬想劝他改变主意。然而话才到嘴边

    “公主啊!”梁云突然挣脱箝制,扑了过来,一把抓住她的裙摆。

    “公主,这全是眉娘那女人的主意,我是一时糊涂才受她指使,公主,我不求苟活,但愿你原谅我一时糊涂!求求你!”

    “我想不到你会这样子待我,你差点让我背上不贞之名。”琉脬失望的看着他,悲痛的摇着头。

    “公主,我愿以死谢罪,但愿你原谅我!”梁云懊悔不已的痛哭着,“我是因为太爱公主、太想得到公主,才会相信眉娘,我设想到这对公主是一种伤害……我……我对不住你!我愿以死谢罪!”

    梁云觉得自己再也无颜面对他所爱的女人了,于是冲向令狐戢的侍从,拔出他腰际的剑,作势要划破自己的咽喉。

    “住手!”琉脬情急得险些儿哭出来,她狂奔上前,阻止了他的行为,“如果你割下去,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公主……”剑滑落于地,浑身无力的梁云也跟着滑下地,他失声痛哭,“只要你肯原谅我,要我怎么做都行。”

    “琉脬,就算你肯饶过他一命,但他企图伤害你.我绝饶恕不了这个人!”令狐戢气急败坏的说。

    “爷,他是一时糊涂,而且我也没有受到伤害啊!”琉脬不忍梁云成为令狐戢的刀下亡魂。

    她来不及阻止他送眉娘去妓院的决心,但现下至少还可以挽救梁云的命。

    “住口!”令狐戢斥喝道,黑眸怒视着梁云,“你不是想死,怎不割了?”

    “只要公主肯原谅我,我愿任凭王爷处置,无怨无悔。”梁云无颜苟活下去,他不知道日后要如何面对公主。

    琉脬闻言,于心不忍的跪了下去,“琉脬也清求爷开恩,原谅梁云的一时糊涂吧!”

    “琉胖!”令狐戢看琉脬如此偏袒他,差点被醋意淹死。

    他以足以让人冻结的声音道:

    “你差点就受到他的污辱,怎还能放虎归山?这种人你怎能原谅他?”

    “我相信梁云本性不坏,我不是第一天才认识他的。求爷开恩!”

    “你——”令狐戢怒发冲冠,“你想气死我是不是?居然敢为

    这种人求情,别以为我现下疼你,就不敢拿你怎么样了!”

    “爷,我只是实话实说。我认识梁云好多年了,他绝对是个好人。”琉脬见令狐戢怒不可遏,连忙起身,握住他的手,试图安抚他的心,“爷,你就关他几年就好,没必要杀人啊!”

    “适才怎不见你出来替眉娘求情!”令狐戢简直快嫉妒死了!“现下我要杀他,你就出来了,还为他跪在我面前,苦苦哀求我饶恕他!我瞧你心里一直有他是不是?是以,即使昨夜他成了你的解药,你也心甘情愿是不是?你这该死的水性杨花——”

    瞧他扭曲了她的意思,琉脬气得直跳脚,“你无凭无据,怎可以随便诬赖我,给我冠上这莫须有的罪名?”

    “你还敢顶嘴!”令狐戢怒不可遏的一掌击在桌面上,“如果冤枉你,那么为何我要杀他,你的反应如此激烈,却不见你出来替眉娘求情!?”

    令狐戢冷冽的双目让琉脬心凉了一半,“爷,我要事先知道你打算把眉娘送去妓院,我也会……可是来不及……我……求你相信我!”

    “是吗?”令狐戢用手抓起她的下颚,强迫她直视他,一副无通融余地的神情,“不管如何,现下我就要定梁云死罪,你可还有话说?”

    琉脬恐惧的看了看令狐戢,又看了看梁云。

    梁云早已泣不成声.一脸忧虑的凝视着她,“公主,全依他了吧!别为我争吵了,得知你如此护我,梁云死而无憾了。”

    “不!我知道你根本没有侵犯我,你罪不至死。”琉脬坚决的看着令狐戢,“爷,如果你坚持非杀他不可,那么我宁可不要你昨夜给我的誓言。”

    “你居然……”她竟然威胁他,她心里摆明就是喜欢梁云嘛!还说没有!骗子!

    令狐戢愈想愈火大,一时被妒火烧去了理智。在失去控制下,他用力将她推开。

    “你这贱女人!水性杨花!我要杀他,你就这么舍不得?你根本就是爱他,还矢口否认!”

    琉脬无辜的凝望着他,无声的流着泪,“爷,你冤枉我了……”

    “住口!你滚!滚回皇宫继续当你的公主去,给我滚!我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你!”见她流泪,他心疼得近乎死去。

    可是,当他一想到她为保梁云一命,不惜用话语威胁他妥协.他就无法谅解。

    他不明白她的心里究竟有没有他?抑或是,她一直是虚情假意?

    “呜……我真的、真的只爱你一个,我心里只有你啊!我为他求情,是因为我不想要你双手沾满血腥,我不要你杀人……”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她心力交瘁的解释着。

    “你不必再说了。”令狐戢痛心疾首的摇了摇头,“你从小就投这副好心肠,我能信你心里当真只有我?”

    “原来你一直是这么看待我的?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把我撵走吗?”琉脬伤心欲绝的泪流不停。

    “好!我成全你!今日姑且饶了梁云一命,而代价就是你必须离去!滚!”兮狐戢正在气头上,一双冷峻的黑眸瞥着她。

    “爷!呜……”琉脬失声痛哭出来。

    “滚!”

    “呜呜……”见他无情的一心要她走,琉脬痛苦的恨不能立即死去。

    “公主,谢谢你救了我。”被松绑的梁云感激不尽的走到她身边,“我很遗憾害你被扫地出门……”

    “什么都不必说,我不想听……呜……”琉脬阻止梁云讲下去,她身体抽搐着,连退了好几步。

    她曾震慑于令狐戢的狂炽怒潮,但是她仍然甘心一辈子像奴隶一样奉他为爷,即使做牛做马,她也要爱他,永远待在他身边,死心塌地的爱着他然而他最终还是不要她了……

    她哀怨的看着再也不看她一眼的令狐戢,哭诉着:

    “我始终无怨无悔的深爱着你,我以为自己的爱已经得到回报,但到头来你依然是不想要我……你都不要我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呜……我不想活了……呜呜……我不要活了……”

    琉脬心碎了,至此她只剩下心伤。

    她撩起了捃摆,然后旋身,哭着一路朝后花园狂奔而去。

    见她哭成那样子.令狐戢心疼不已,再见她狂奔出去,他便开始后悔赶她走了。

    懊死的他为何要发这么大的脾气?

    说穿了还不是因为他妒嫉梁云,他妒恨梁云可以得到琉脬的饶恕,他绝不准许琉脬为任何一个男人释放她的柔情。

    “公主!”梁云不安的追了出去。

    不久后,屋外传来梁云惊叫声——

    “快来人啊!大事不好了!公主打算投井自杀啊!救命啊

    “不!琉脬——”令狐戢心狂跳了下,发了疯似的冲到后花园。

    来不及了!

    他见到琉脬那纤细的身子正爬上井口,倏地,整个人朝那深不见底的井口跃了下去——

    “不……不!琉脬——”面色惨白的令狐戢,终于嘶吼出他内心的恐惧与悔恨。

    令狐戢崩溃了!

    彪身剧颤的他,压根儿无法接受眼下的事实,他竟然眼睁睁看琉脬投下井,而自己却束手无策。

    突然,他像头发了狂的野兽朝那口井狂奔过去,想都没想就跟着琉脬跃下井!

    “爷——来人!快抢救啊!”

    令狐戢怵目惊心的举动教每个人都吓着了!

    其中一个奴才反应灵敏四下张望了下,迅速抓起一旁的大麻绳,十万火急地往井里丢。

    “爷!快接住麻绳——”那奴才拉住麻绳的另一头,朝井口大叫。

    已跃下井的令狐戢,在闻声后,反应敏捷的及时抓住奴才抛下的麻绳。

    然而,琉脬坠落的速度极快,扑通一声,已掉入水里。

    令狐戢忙不迭施展武功,伸手一捞,将在水里的琉脬拥入怀里。

    接着,借由众人往上拉扯的力量,令狐戢把一心寻死的琉脬,自鬼门关给救了回来。

    见她已昏过去,令狐戢心急如焚的将她平放在地上,双手有规律的压着她胸口,直到琉脬把水吐出来为止。

    “快传太医!”令狐戢匆忙将琉脬横抱起来,爱怜地拥紧了她,健步如飞的往寝室飞奔而去。

    太医抓了几帖药后便离去。

    令狐戢马上亲自到厨房去煎煮药汁。

    他一口又一口小心的喂琉脬眼下药汁。

    叭完药后,琉脬才逐渐苏醒过来,她缓缓地睁开沉重的眼皮。

    “谢天谢地!琉脬,你总算醒了!”令狐戢兴奋难掩的握紧了她玉手。

    当所有的记忆全部回到琉脬的脑里,心如刀割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又悲伤的掩面哭泣。

    “呜……”心碎的琉脬哭得肝肠寸断,“为什么要救我?你都不要我了,为什么不让我死?你好狠啊,呜……”

    闻言,令狐戢的心都碎了。

    “琉脬,我怎舍得不要你?我疼你都来不及。你知不知道,我对你有着浓到化不开来的爱呀!”一想起险些儿就永远失去她,令狐戢就恐惧的浑身颤抖,他用尽所有的力气,紧紧地将她拥进怀里。

    “你骗人!如果你真的爱我的话,才不会赶我走呢!呜……”一阵凄苦的滋味涌上心间,琉脬更哭得不能自己了。

    “对不起,都怪我胡言乱语,我是被妒火冲昏了头,才胡说八道的,不会了,永远都不会了。”令狐戢充满歉意的说着。

    “我才不信,你发誓。”琉脬哽咽着。

    “好,我发誓,我——令狐戢,以后再乱吃醋、乱发脾气把你赶走,我就不得好死、五雷——”

    “不许你再说下去了!”琉脬急迫的用手封住他的嘴,阻止他再继续发毒誓。

    “那你是相信我了?”

    “嗯!”琉脬喜极而泣的抱紧他,“那么现下你应该也相信我的心里,真的只有你一个人了吧?”

    “没有任何怀疑了。”他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面颊。

    “爷,我始终是深爱着你的,如果日后你再疑我对你的爱,我作鬼也要恨你。”她抬起头,深情地凝视着他。

    “琉脬……”令狐戢爱怜不已的凝望着她,感动的猛点头。

    “爷……”她甜蜜而幸福的笑了。

    “我有没有告诉你,我有多爱你?”令狐戢捧起她粉嫩的小脸,缓缓地垂下头去.温柔地封住了她的小嘴。

    “没有耶!”幸福溢满琉脬的心底,她开心的依偎在他怀里。

    “我爱你更胜我的生命。”令狐戢**难捺的将手复上她的胸脯。

    “真的喔!好开心哦!哇……好痒喔……”

    “该死!”令狐戢的嘴里爆出一串诅咒。

    他扯开她的肚兜,轻柔的搓揉着她挺立的乳首。

    “不要啦,真的好痒嘛!不要……”

    “我应该想尽办法让你再服下一帖春药。”

    “讨厌啦……”她赖在他怀里撒娇着,心里爱煞了她这个霸道郎君。

    恩爱的他们,忘了吹熄烛火,两人交叠的影子清晰可见的印在纸门上……

    一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