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推婚公主 第九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推婚公主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琉脬把自己弄得香喷喷的,满心期待的待在床上静候令狐戢的到来。

    她开始幻想行房时的过程,她猜想一定会很美妙的……

    “公主,你睡了吗?”倏地,房门外传来眉娘的声音。

    琉脬疑惑的皱起眉,这么晚了,眉娘怎还来找她?

    “还没.有事吗?”

    “我又重新泡了一杯人参茶,待地端来给你喝。”眉娘告诉自己这次绝不可以失败了,她很小心的端着茶,生怕不小心又打翻了。

    真是奇怪,明儿个喝不行吗?为什么非要今天喝不可?

    “你留着喝吧,明儿个我再喝,我很累了。”琉脬婉转的回绝着。

    “公主还是不肯和我言和吗?”眉娘开始使用苦肉计,“我想你一定在生气,所以才不肯喝我特地为你泡的茶。”

    “没那圃事啊!”琉脬赶忙下了床,匆匆帮她开门,“眉娘,你别胡思乱想,我没生你的气。”

    “那就把这杯参茶给喝了,前两杯都不慎打翻,真是可惜。”

    “是呀,把你的心意都弄翻了,真不好意恩。”琉脬伸手接过她手中的参茶。

    “公主,快趁热喝吧!”喝下去!喝下去!眉娘在心里焦急的大叫,两眼直盯着她的嘴。

    “谢谢你。”琉脬端着茶杯,小心的饮用着,直到见到杯底为止,她才把茶杯还给眉娘。

    “好喝吗?有投有什么感觉!”见一滴都不剩,眉娘兴奋的笑了起来。

    “很好喝。”琉脬感激的点着头。

    半晌,琉脬摇了摇脑袋。“我头好昏啊……”她几乎快站不住脚,只想赶快回到床上休憩.

    “放心交给我吧!一会儿让你尝试不同的人生乐趣。”眉娘在她耳边邪笑着,将琉脬带往柴房。

    琉脬的意识逐渐模糊了起来,由内到外开始散发出一股热气,她燥热的扯着衣裳,“好热……我要脱衣眼……”

    “别急,你这小荡妇,咱们还没到,男人在柴房里等着你呢!”

    “热……”琉脬感觉体内宛若火在烧,意识虽模糊,但眉娘说的话,她却可以清楚的听到,眉娘要带她去柴房、这让她感到害怕。

    “不要……你放开我……我要回房……爷要我等他……我要找爷去…

    “你再囉嗦,我就打你,乖点儿。”眉娘不想前功尽弃,她可是费了好大的工夫才让她喝下春药。

    睡到一半想上茅厕的倩儿,一看见她们,仓皇追了上来。

    “这么晚了,你要把公主带去哪?公主,你怎么了?公主?”

    “倩儿……”琉脬无力的喊着倩儿的名字,“倩儿……带……我回房……”

    “我带她去求医,公主病了.”眉娘机灵的撒谎道。

    鲍主的样子看起来确实是病得不轻!倩儿着急的道:

    “那怎么办?怎么办?来人啊——”

    “噓,别张扬,公主的病贬传染,要是府中上下的人都传染到,就大事不妙了。尤其是爷,千万別让爷知道,你知道府中不能没有爷,我担心爷被传染;而我不过是贱命一条,让我带她去求医就好了,你赶快去帮忙叫辆马车。”眉娘几句谎话就想打发

    “你居然不被怕传染,还帮公主求医……过去我真是误会你了,实在很对不住。”倩儿感激不尽的道,用力的点着头,“做牛做马,我也要还你这份情,我现在上去叫马车!”

    卑落,倩儿头也不回的朝马厩的方向跑去。

    笨丫頭,真好骗!眉娘得意洋洋的狂笑了起来。

    眉娘打开柴房的门,将琉脬丢进柴房里,”进去吧!你的解药——梁云一会儿就来了,你好好待在这里等着。”

    现下离子时不远,梁云马上就到了,这药效可以维持到天亮,就算梁云迟来也不会碍事。

    眉娘看了一眼天色,匆忙打开后门,以便梁云自由进出。

    倩儿匆忙的往马厩的方向跑去,通知小厮备马。

    可她又害怕公主会因而病死,临死前还得不到令狐戢的关怀,公主必然含冤而终,想想又折了回来,往令狐戢的书房奔去。

    她拼命的猛拍书房的门,哭哭啼啼的喊道:

    “爷!大事不好了啊!公主出事了!爷!你快救命啊!”

    令狐戢写好奏章,正打算步出书房,一听见倩儿的话,他心狂眺了下.脸色大变的拉开书房的门。

    “琉脬怎么了?”令狐戢被倩儿急切的求救声吓出一身的冷汗,眼中溢满了恐惧与不安。

    “公主病了!”倩儿泣不成声地说着。

    “胡说!”令狐戢厉声斥责着.他绝不容许有人在府内造謠,

    “不久前公主才和我在一起,人好好的怎会突然病了?你再诅咒她,我就掌你的嘴!”

    “是真的。”倩儿滑跪了下去,哭泣着,“我亲眼见到公主的双颊红似火焰,我适才摸到公主的手,她的手好烫.而且她嘴里还胡言乱语着,不知道在讲些什么,眉娘夫人还说公主的病贬传染。”

    “什么病贬传染?快带我去找琉脬!快!”令狐戢一把由地上把倩儿拉起来。

    倩儿抹去泪痕,带着令狐戢往柴房的方向走去。

    “你不是说琉脬病了,怎带我往这方向来?”不对,公主既然病了.眉娘知道,为什么没通知他,反而带她往柴房的方向走?

    前门在东边,后门在西边.而柴房在南边,这完全不合逻辑,令狐戢沿路一直在思考。

    “我方才就是在这里遇见公主和眉娘夫人的,她说要带公主去求医,要我切莫张扬。”

    “混帐!”令狐戢开始觉得事有蹊跷,他怒不可遏的咒骂着:“公主病了,带她来这求医?你用膝盖想也知道不对劲,幸亏你没笨到当真不通知我。”

    “什么!?可是公主的样子……”倩儿的脑筋还是转不过来。

    “先找到琉脬再说。”该死!令狐戢猜想琉脬是受害了,只要让他发现是谁设下的圈套,他一定饶不了这个人!

    “我去那边找。”倩儿四下找寻着。

    “不必了,你去找些人手来帮忙找,这样比较快。”令狐戢交代完后,首先想到的是荒废许久的柴房。如果对方有意对琉脬下毒手,必然会找少有人出没的地方下手。

    但是令狐戢怎么都想不出来琉脬究竟为什么会生病?

    不久前她还生龙活虎的,不可能说病就病,而且还突然病得这么严重。

    他握紧的拳头青筋暴露,令狐戢从没这么恐惧过,无论如何,他也要保住琉脬的一条命!

    曾几何时,他竟如此害怕失去琉脬了?

    自第一次见到她,他的情绪就一直左右着,甚至还失去了往昔最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常常想她想到夜不成眠……

    顷刻,矛盾的情绪又纠结成一团,他不禁自问:

    难道他已不知不觉的爱上琉脬了?

    “唔……”柴房传来女子的呻吟声。

    “公主,不要害怕,我会好好疼惜你的,公主.我真的好爱你……”

    男人的声音突然窜入令狐戢耳里。

    令狐戢发了狂似的用力推开柴房的门。

    只见琉脬衣衫不整的躺在干草上,双颊红似火,嘴里不停的狂乱呻吟着。

    而压在她身上的男人,竟是梁云!

    令狐戢神色大变,一颗心几乎蹦出胸口!

    “误会!一场误会!”梁云惊跳起身,见东窗事发,内心大喊不妙.恐慌的摇着双手。

    “该死的畜牲!我的女人你都敢碰!”令狐戢暴怒的嘶吼着。

    他气极了,伸手一抓,一把揪起梁云的衣领,一拳朝他的脸颊狠命的挥了下去,接着将他的身子甩向木墙……

    “爷……我要……”琉脬用一种迷乱又无助的眼神,哀求的凝望着他.她的眼角闪着泪光,微弱的呻吟声充满了恳求。

    “琉脬!”令狐戢心疼的快要死掉,他发觉自己的声音居然在颤抖。

    他…把横抱起她,紧紧的将她拥在怀里,狂乱的吻着她。

    “没事了,有我在这里,我会保护你的,没人伤害得了你。”

    这时倩儿带了…群人马来了,“爷,公主怎么了?”

    “公主中了迷药,来人,把梁云押下地牢,等候我处置!还有,速速去把眉娘给我拿下,我要亲自审问她!”令狐戢怒不可遏的咆哮道。

    “是。”众人将梁云架走了。

    “琉脬……”幸亏没事,令狐戢心疼的拥紧她。

    原来他的心里面一直有着她,她撒下了绵密的爱情网困住了他的思绪,扰乱了他的心湖,让他的心为她而波动。

    他的情绪从来没有这么激动过——

    他以为自己已心如止水,然而当他再度遇上她时,他才领悟到,原来他一直深深爱着琉脬。

    “爷……救我……我好难受……好热……爷……抱紧我……”琉脬不停的吻着他,一面扯着自己的衣物。

    懊死的……她居然吃下春药?

    令狐戢若有所思的臆测着——这事铁定和眉娘脱离不了关系?

    因为是眉娘亲自将琉脬带往柴房,送进梁云的手里。

    倘若经查证之后,确定是眉娘设下圈套让琉脬中计,他绝饶不了她!

    令狐戢见琉脬如此热情,情不自禁的欲火焚身起来。

    他心想,待他解了琉脬身上的药性,再来搜查事情的缘由也不迟……

    即使令狐戢已**难耐,他仍奋力自控着,将她轻柔的放在自己的卧榻上。

    “爷,吻我……求求你……”琉脬捧起了他的俊庞,迫不及待的贴上他。

    幸亏在千钧一发之际,他及时寻获了她,并将梁云手到擒来,否则后果真不堪设想。

    虽然琉脬已平安无事的回到他身边,可是一忆起她险些儿落入陷阱里,令狐戢依旧惊魂未定。

    “琉脬,可知这样的你,有多么的迷人?”

    令狐戢一双阴鸷的黑眸瞬也不瞬的瞅着她,性感的唇噙着一抹爱怜的笑意,他缓缓地低下头,以销魂蚀骨的热情攫夺了她的小嘴。

    “琉脬,我要你永远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