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总裁好独裁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总裁好独裁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在夜灯下,妮妮拿著原子笔,一面绝望的写著书信,一面抽泣著。

    亲爱的主人:

    请原谅我的不告而别,如果你知道我有多么爱你的话,你就能够体会出我此刻的心情,有多么的难过,又有多么想死了!

    我想,我是瞒不住你了,医院铁定已经告诉你,我怀孕的事实了。

    天啊!真是晴天霹雳,我妮妮到底招谁惹谁了,这么不幸的事情,怎会发生在我身上……

    呜呜呜……我好想死呀!

    我真的没脸见你,我亲爱的主人!我恨不得自己就是一枚炸弹,能立刻自动引爆,把自己炸得粉身碎骨,一死百了!

    因为,我是如此的肮脏、下流、不要脸!

    主人,我真的很爱、很爱你,就是因为太爱你,所以才更要离开你。

    我家里穷,原本就配不上你了,现在再加上……

    总之,我不再是个纯洁无瑕的处女。

    我原本打算把我最宝贵的处子之身,完整献给你的,可是……我竟然……呜呜……

    我只能说我依然不敢相信摆在眼前的事实。

    但怀孕毕竟是铁打的事实,你和我都改变不了,所以我只好走了,因为,我连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究竟是哪个混蛋、王八蛋,对我辣手摧花的?他真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竟然搞大我的肚子!

    我根本不知道要找谁来负责这孩子,如果可以,我真的好盼望这孩子的爹是你喔!

    呜呜……可惜……这是不可能的事!

    呜呜……我好想死唷!

    看来,我怀孕一事,恐怕是个永远都解不开的谜题!

    就让我这肮脏的女人,永水远的远离你吧!

    呜——永别了!我最爱的男人!请你珍重自己!

    没脸见你的妮妮笔

    信写完了,妮妮的泪也流了一大缸。

    她边哭边把信折好,一双大眼写满了绝望、无助和旁徨。

    她在信封上,写下尹阗的名字,再把折好的信函放进信封里,这才失魂落魄的走出了医院大楼。

    www.xiting.orgwww.xiting.org

    尹阗在机场就接获妮妮已然苏醒的通知,他将茵缇送上机后,刻不容缓的赶回医院。

    推开病房门,尹阗以为妮妮会一脸感恩的扑上来,以为她会因自己大难不死而感到庆幸,可是他却失望了。

    因为病房里空荡荡的,床上的佳人不见芳踪,冷冰冰的枕头上只搁了一封信函。

    看著那封信,一种不好的预感顿时涌上他心头。

    他颤悸的走到床边,伸手取起信函,缓缓地把抽出来。

    看完信后,尹阗顿时感到挫败。

    “席妮妮!你这个笨女人!”拉开病房门,尹阗像头发了狂的狮子,冲了出去。

    他错了,他不该隐瞒她的!

    当他以卑鄙的手段占有她时,他认为她是他的女佣,他不需要向她说明,殊不知他的傲慢,竟会让妮妮离去。

    懊不容易才将她的生命抢救回来,他绝不准许她再度离开他。

    忆起信中的内容,她口口声声说她想死,他内心的懊恨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不安和恐惧……

    此刻她既憔悴又虚弱,如果不是正在街头茫然的游荡,便可能因想不开而去做什么傻事。

    思及此,所有可以诅咒的话,全自他嘴里逸出,而被诅咒的对象,正是他自己。

    www.xiting.orgwww.xiting.org

    程威由于工作压力太大,想纡解一下紧绷的情绪,所以约了几个昔日的同窗好友,跟团到夏威夷散心。

    几天下来,他玩遍了各个地方,如黑沙滩、沙漠、活火山、沼泽和绿林……

    而今天正当大家玩得差不多筋疲力尽,打算打道回府时,天际突然闪过一道电光,轰隆一声,滂沱大雨便倾盆而下。

    导游指引大家先到骑楼下避雨,程威也跟著同行伙伴们挤在一块。

    “各位,大家就先在这里避雨吧!等这场雨过后,再继续我们的行程。”导游站在众人的面前道。

    程威抬头望了一眼阴暗的天空,最后将视线停留在街上。

    然后,他看到一个长发飘逸,有著东方面孔的美丽女子,竟站在街上淋雨。

    “咦?妮妮?”程威定睛一瞧,很快就认出那东方女子,不正是妮妮吗?她怎会在这里?

    程威急切的走入雨中,没理会导游的呼唤声,就直奔向妮妮。

    “妮妮,你怎么也来夏威夷啦?还傻兮兮的站在这里淋雨!快,跟我到骑楼下躲雨。”一段日子不见,再见她时,程威发觉她多了一份娇媚,让她看起来更有女人味。

    虽然之前为了帮佣事件,他们之间闹得很不愉快,但毕竟是多年友谊,他也就不再计较。

    “我不要!你走开!不要理我!快走开啦!”她不停颤抖著,任性的摇头。

    她就是要淋雨、要虐待自己,她不需要旁人来关心,最好死了算了。

    “你别疯了!这样会生病的!快跟我走!”程威激动的吼道,企图把她拖走。

    “不要理我!”妮妮不依的拚死抵抗,怎么都不肯让程威带走。

    “妮妮!”程威见她双眼通红,知道她一定是遇到了不如意的事,“你不要这样,天下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你快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会一个人站在这淋雨?又为什么哭?你应该在尹家帮佣的不是吗?”

    “我……呜呜呜……”想起她的不幸,妮妮忍不住悲从中来,绝望的掩面痛哭,“呜呜……我怀孕了……可是我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我可耻、我肮脏、我乱搞男女关系!我该死!呜呜……

    我再也没脸见主人了,呜呜……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只知道我好脏!你走开呀!不要理我了,走开呀!呜呜……”

    “怀……怀孕?你你——你……”程威舌头差点打结,错愕的当街惊叫起来。

    脆弱无助的妮妮,受伤的看著他,把压抑在心中许久的委屈,全部藉由泪水倾泄出来,“嗯,呜呜呜……怎么办?呜……”

    程威不知该怎么办,只好匆匆别开头。

    “没关系的,妮妮。”半晌,程威才又回过头来,注视著她的水瞳。伸出手,他安慰的握住她冰冷的小手,“一定会有办法解决的,你不要慌张。”

    “我怎能不慌呢?”妮妮情绪失控的嚎啕大哭起来。

    “我的未来全毁了啊,呜呜……人家现在整颗心都被尹阗一个人占据了,呜……我爱上他了,他虽然强悍、脾气暴躁、没耐心、独裁又冷酷,还很大男人主义。

    可是,我仍然爱他,我爱他的强悍、爱他的冷酷、爱他的暴躁、爱他的独裁、爱他的大男人主义……我爱他身上所有的缺点和优点。

    但人家爱他爱得死去活来的,结果老天爷却让我莫名其妙地怀孕了,你叫我拿什么脸去面对他?呜……”

    “怎会这样……”代志看来很大条,程威想不透这小妮子怎会糊涂到,连孩子的爹是谁都不知道。

    “不然这样好了,妮妮,我陪你去把孩子拿掉,把孩子拿掉后,你就当作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然后若无其事的回去找他,如何?好!就这么办,我现在带你去堕胎——”

    “你敢!”倏地,尹阗那低沉的嗓音,在两人的身后响起。

    两人错愕的回过头去。

    “主人!”妮妮仓皇的跳了起来,粉嫩的小脸整个刷白。

    天啊!尹阗怎会找到她?

    现在要她这个大肚婆,拿什么脸去面对他?妮妮羞愧的用手蒙住脸颊,一个旋身就想逃。

    然而,她的手却被一只大手牢牢的握住,她回头一看,发现是尹阗扣住了她的手腕。

    尹阗以一手将她两手反制在后,然后牢牢的把她固定在自己怀中。

    而他的另一只手,则揪起程威的领带,“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怂恿我的女人拿掉我的孩子!”

    “什么!?你、你、你……你的女人?你的孩子?”程威受到惊吓的大叫著。

    妮妮也震惊的瞪大一双圆圆的眼睛,而小嘴则张到可以塞下一颗蛋了。

    “就是我的!你有什么意见?”怒火中烧的尹阗,那双狭长的冷眸,进射出一道精锐的光芒,狂怒的程度简直可以横扫干军。

    “呃……尹……尹总裁……我……我……”

    程威想对他发威,想骂他卑鄙无耻,因为他竟然对妮妮干出这么下流的事。可是,他发觉他鼓不起勇气,双脚一直抖个不停。

    “如果没意见的话,就滚到一边去!”尹阗粗暴的把程威推到一旁。

    砰!程威整个人踉呛了下,就摔倒在地上。

    而程威就傻傻的坐在地上,不敢再说半句话。

    www.xiting.orgwww.xiting.org

    被他抱在怀里的妮妮,僵硬的呆在原地,无措的仰著小脸看他。

    她努力调匀紊乱的呼吸,才想开口,喉咙却像被鱼刺哽到似的,让她半穴讲不出半句话来。

    她简直快后悔死了!

    她竟然把那个辣手摧花的混蛋、王八蛋,外加卑鄙无耻、肮脏下流的小人,给骂得狗血淋头。

    而她口中的“小人”,竟然是她最心爱的主人!

    “你这个笨女人!”尹阗再也憋不住气,大吼出声。

    “啊!?”他的咆哮声,让妮妮一头雾水的望著他。

    “妈的!你害我差点被送进疯人院里!”他又破口大骂。

    为了寻找眼前这个让他欢喜、让他忧的小女人,他跑遍了大街小巷疯狂的找人,就差没有真的疯掉!

    “虾米!?疯……疯人院?”妮妮震惊的盯著他。

    “我快精神失常了,你知不知道?”他对她的小脸,一阵鬼吼鬼叫。

    “你你你你——我我我……”妮妮受到惊吓,吓得脚都软了,瑟瑟发抖,舌头像被猫儿叼走似的,“你——你真的——真的对我——对我那个?”

    “哪个?说清楚!”他不高兴的又喊。

    “就那个——”妮妮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哪个?”尹阗不爽的继续摆著臭脸。

    “你你你……你搞……搞搞——搞大我的肚子?”妮妮结结巴巴了老半天,好不容易才把话说出口。

    “就是!怎样?”他的模样,好像一副要干架的样子。

    “我我我——我——我……”

    “妈的!你都有勇气敢给我带颗球逃了!还怕什么!你怎样?说呀!你想怎样?”尹阗怒不可遏的咒骂著。

    “那那……我……我可不可以——”呜呜……他好凶!叫人家怎么说。

    是他卑鄙在先耶,反而咄咄这人,好像犯下滔天大祸的人,是她而不是他,真是怪了!

    然而,她还是很爱、很爱他,而且是爱得超级没理智的,因为她发觉连他的卑鄙,她都爱到快疯掉了。

    她好想大呼:卑鄙得好、卑鄙得妙、卑鄙得呱呱叫!

    “可不可以怎样?说!”尹阗粗哑著嗓音,继续咆哮。

    妮妮无辜的瘪了瘪子邬,晶莹剔透的水珠在她眼眶中打转著。

    “你敢给我哭就试试看!马上回答我的话,你想怎样?”女人眼眶中的泪水,让铁汉马上变得很柔情,尹阗语气虽然还是霸道,然而眼神却渐渐柔和。

    “我……呜呜……我可不可以……提出……那个要求?”妮妮感觉自己好委屈、好可怜,急忙用手背抹去泪水,免得让他更不悦。

    “那个是哪个?”

    男人的口气,惹来女人更多的泪水。

    妮妮无助的绞著十根手指,嗫嗫嚅嚅的说:

    “提出……那个——那个——你要对我负责的要求啊?”

    她终于讲出口了,好感动,她都快哭死了。

    “想要我怎么对你负责?”尹阗用很冷酷的嗓音质问著。

    “结——结——结、结婚……”妮妮以细若蚊蚋的声音低语著。

    “走!”就等她这句话!

    尹阗拉起她的小手,转头就走。

    “哇啊——干嘛呀?”仰起泪潸潸的小脸,她委屈的抗议著。

    “结婚!”他回答的很阿莎力,完全不拖泥带水。

    “真、真的吗?那那那——你——爱我吗?”是梦吗?感到受宠若惊的妮妮,心脏简直快停止跳动了。

    “爱!”他语气坚定的道。

    再一次简洁有力的回答,化开了她心中疑云,让她心花朵朵放。

    千言万语,都没“爱”这个字重要,也没这个字中听。

    妮妮感觉自个儿的心,软得犹如豆花,无论尹阗对她有多么卑鄙,也不管尹阗当初是采取拔等卑鄙的手段得到她,她都可以不去追究,也愿意原谅,并永远爱著他。

    “多爱?”她咬著下唇,嘴里逸出欢喜的啜泣声。

    “很爱!”尹阗俊脸上的表情,依旧很酷。

    “呜……”此刻的幸福是无人能及的,妮妮心中充满了感动与狂喜。

    “以后你一刻都不许离开我身边。”尹阗霸道的说。

    这女人就是欠人盯,要是哪天又喝酒,惹祸上身,那他可是会砍人的!

    反正以后就是——

    上班拎著她,应酬带著她,吃饭逼她陪,睡觉要她黏,总而言之,对她,二十四小时都要采取紧迫盯人的方式。

    “好。”她含著泪,点头如捣蒜。不管他说什么,她都依。

    尹阗被她哭得心烦意乱,黑瞳直勾勾地瞅著她满布泪痕的小脸,半晌,伸出铁臂将她拥进怀里。

    要知道,全世界可以让他心生怜惜的女人,唯有她。

    拥抱她的感觉,就好像拥抱到了世上最珍贵的宝物。

    尹阗再也抑制不住心疼,他温柔的吻去她粉腮上的眼泪,吻著她的眉、她的鼻……最后,吻上了她爱顶嘴的小嘴。

    忆起他险些儿就永远的失去她,尹阗就不寒而栗,并默默在心中起誓,今生今世,他一定会好好的珍惜著她。

    他愿意照顾她一辈子,他愿意花时间去保护她,没有任何的犹豫或怨言,有的只是最坚定不移的爱——

    编注:欲知狄戬的浪漫情事,请翻阅贪欢限情系列282《总裁好酷系列》

    四之一“总裁好野蛮”。

    欲知房子莫的浪漫情事,请翻闻贪欢限情系列301《总裁好酷系列》

    四之二“总裁好威风”

    想知道其他人的精采情事,请继续锁定贪欢限情系列《总裁好酷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