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总裁好残酷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总裁好残酷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儜立在服饰店门口外,透过橱窗玻璃,咪咪看到柜台里站了一个穿着时髦的女子,正埋着头修剪自己的指甲。

    她想冲进去打破砂锅问到底,却始终鼓不起勇气,心里头五味杂陈。

    才往前走一步,她马上又退回原处。

    就这样耗了半天,她始终没勇气走进服饰店里。

    “小姐,你怎一直停在我们店门口呀!方才低头修指甲的女店员注意到她了,踩着高跟鞋走了出来。

    咪咪不觉紧张起来,瞄了一眼女店员,立刻吓得垂下头。

    天啊!居然又是她!就是那个用非常恶劣的态度招待她,害她哭个半死的女店员。

    “不好意思,我……我马上离去。”咪咪羞愧的朝女店员欠了一下身。

    “咦?等一等!”文莉愈看愈觉得她眼熟,连忙拦住她的去路,瞪大眼睛看着她,“你看起来好面熟呀……”

    “不、不……”味咪害怕的瑟缩超秀肩,退了一步,头垂得更低了,好担心被她认出来。

    文莉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突然惊叫出来,“啊!我认出你了!

    就是你——欧阳——”

    “不是我!不是我!我不叫欧阳咪咪的!”咪咪吓得脸色发白,拼命的摇头否认,“你认错人了!我马上走就是了,我不会妨碍你做生意的——”

    “等等等……等一下!”文莉露出讨好的笑容,一把搂住咪咪的秀肩,将她带进店里。

    咪咪一脸快哭出来的表情,“你。你你你……你把我带进店里做什么啊?”

    “欧阳小姐,你别紧张、放轻松,我叫徐文莉,你可以叫我文莉。”文莉说着,匆匆忙忙的往里头奔跑而去。

    等她再回来时,手里已多了一杯香喷喷的花茶。

    就像在伺候老佛爷似的,文莉热情的招待着咪咪胞腿的先把花茶吹凉,才送到咪咪的手里,还一边说着谄媚奉承的美言:

    “请慢用,欧阳小姐,我吹凉它了,不会烫着你了,你可以安心的享用了,这杯花茶不简单哦,具有养颜美容的功效,喝了包准你美得冒泡!保证红遍亚洲的超级大名模林志玲,都没你万分之一的水啊!欧阳小姐。”

    咪咪被她狗腿的热情态度,外加亲切可人的笑容结搞胡涂了。

    昔日嘴巴刻薄的女人,如今不断放低身段的对她奉承,百般讨好她她不是在作梦吧?

    “你。你你你你——”咪咪结巴的张着子邬,怀疑文莉今天吃错药了,“我说过我不是欧阳咪咪了,请你别再叫我欧阳小姐了。”

    “我敢百分之百确定,你就是欧阳咪咪。”

    “为什么?”

    “道理很简单啊,你自己承认的呀!”

    “我哪有啊?”

    “我刚只是问你是不是欧阳,名字都还没讲出来,你自己就先招了。”

    “这……”咪咪知道躲不掉了,惭愧的垂下头,“那你还对我这么好?

    你不怕我弄脏你店里的名牌衣服,不怕我妨碍你做生意吗?”

    “哪会啊!”文莉情绪激动的大叫着,“你亲自来店里参观,我感动都来不及呢!快!你快看看我的眼睛——”

    咪咪好奇的倾身向前,皱着眉头,仔细观察着文莉的眼睛,“你眼睛怎么了?”

    “红了有没有?有没有?啊……闪闪动人的水光呀!都快滚出我的眼眶了!有没有?你看到了吗?”文莉夸张地把一双眼睛瞪得比牛铃还要大。

    “真的有水耶!”咪咪注意到了。

    咪咪发现果真有一滴眼泪悬在文莉的眼眶中不停打滚着旭始终都滴不下来,她实在太厉害了。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呃……,那眼里有水又怎样呢广咪咪呆呆的看着她。

    “哎呀!表示我快要痛哭流涕了嘛!”

    “为什么快要痛哭流涕?”

    这个咪咪就不懂了,没事哭什么哭呢?

    人家她欧阳咪咪有千百个伤心的理由,可她徐文莉有吗?

    “我刚不是说了嘛!因为你啊!你是店里的老板娘嘛!老板娘能抽空到店里来,我怎不感动啊!”文莉继续夸张的比手划脚着。

    “我是老板娘?”咪咪听了差点跌倒在地。

    她吃惊的朝四周望去,这么名贵的一间服饰店,怎可能会是她的?

    “怎么可能?你是不是搞错了?我根本——”

    文莉清清嗓子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说:

    “你该不会不知道你的男人是个超级大富豪吧?”

    “我的男人?古飞扬吗?”咪咪想着,除了古飞扬,又有谁曾经是她的男人?可是,文莉为什么会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

    “是!他的名字就叫古飞扬!也就是那天我把你推出门,被你撞到的那个男人——”文莉猛点头.并继续道:

    “欧阳小姐,我偷偷告诉你呀,那天你的男人气冲冲地闯入我的店,把名片掏出来摆在柜台上,还有一张两千万的支票。

    那张名片真是吓坏我了!迸氏跨国集团的大总裁一一古飞扬!谁不知、谁不晓他这一号大人物啊!所以,当场差点没吓绿我的脸哪!

    他还逼我卖店呢!非把我的店抢过去送给你不可……欧阳小姐,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他当时的样子又酷又帅,可是老实说啊,真的挺吓人的,好可怕的!我不敢不卖啊!他还逼我留下来做你的员工呢!他大概希望让你有机会报复我吧?欧阳小姐!你应该不会这么待我吧?呜——我想你不会的,看你的面相就知道你是个心地善良的人——欧阳小姐,我再告诉你一件事。

    这个秘密是那天被我无意间偷听到的,古大总裁命令律师透过关系查出你银行的账号,汇了两亿到你的户头,让你可以随时运用这笔钱,做店里的灵活资金……”

    咪咪愈听愈震撼,感觉有一股热气正由脚底窜起,渐渐烧遍了她整个心房。

    咪咪弯下腰去把行李箱打开,焦灼的翻找着那天被她撞到的男人给的名片……

    欧洲古氏集团跨国总裁古飞扬

    看到镶在名片上的金色字体,咪咪顿时一句话都讲不出来了,整个人跌坐在地上。

    她的眼眶迅速溢满了热泪,心中有着说不出口的感动与心疼。

    咪咪简直不敢相信古飞扬竟是这么的心疼她、宠爱她。

    而她居然不知感恩,一犯错就因为害怕被他挨骂而仓皇而逃!

    虽然一开始是他醋劲大发,一气之下将她赶走,不过她相信,只要她留下来把误会解释清楚,古飞扬肯定会原谅她的。

    喔!她太愚蠢了!

    天知道只有和古飞扬在一起,她才能得到快乐。才能得到幸福。

    她多么希望今生来世,永永远远的长伴他左右,多么想要和他白首到老,多么想要和他厮守一生啊!

    天!她真恨自己不能飞!她真希望自己身上能够长出羽翼,她要立即飞扑到古飞扬的怀里,热情的吻住他爱骂人的嘴巴,吻走他内心的愤怒与恨意她要回去找他!

    她现在就要回去找他!

    不管他肯不肯原谅她,也不管他会不会对她吼,她都不会离开他!

    因为,她赖定他了!

    www.lyt99.comwww.lyt99.comwww.lyt99.com

    在沉睡了三个多小时后,古飞扬苏醒过来,这时床上的枕边人已不见踪迹了。

    冷冰冰的枕头上,搁了一封信。

    看着那信,一种不好的预感顿时涌上心头,他感觉一颗心正跌落冰冷刺骨的湖底。

    他颤悸的打开信,秀气端正的美丽字迹,在他眼下跃动——师父:

    虽然我一点都不想离开你,但是,我一想到你可怕的怒容,就害怕得想逃。加上你都听不进我的解释,百般无奈之下,我只好用写的。

    我实在好懊悔送龙二那个临别的吻,本来我坚持不肯的,可是龙二哭了,因为他即将永远的离开我们,因为你对他的厌恶,也因为我对他的拒绝,所以他决走去向老板请辞。

    他问我:“以后我们还是“兄妹”吗?”

    我回答他做不到。

    他说:“如果以后有机会在路上见到你时,希望你不会拔腿就跑。”

    当时我是不确定的,但是,现在我可以很肯定的写下答案:我一定会拔腿就跑的。

    我真的。真的很爱你,对你的爱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了。

    我不是你所想的那样——什么水性杨花、什么船踏两条船。

    不走的,除了你,我谁都不要,我不想失去你的。

    师父,我深思熟虑过了,为了避免你醒来将我骂得狗血淋头,所以我决定一个人去浪迹天涯,等待你哪天怒气消了,我自然会回来恳求复合。

    离开你的这一段时日,但求你能尽快抚平怒气,而我会好好反省自己,绝不让同样的事情再发生一次。

    咪咪笔

    迸飞扬心碎的一手捏紧了信函。

    跋上黑眸,他任由痛楚戳刺着心房。

    “咪咪,你这个笨蛋,我根本不是真心要赶你走的,为什么你就不能厚着脸皮,为我再多坚持一下?你这个笨蛋……”

    那个占住他心灵的小女人,竟不顾一切的逃走……

    那个笨蛋!就那么怕挨骂!

    只要她死皮赖脸的留下来,他可以顺利找到台阶下,他发誓会原谅她的。

    喔……该死!他后悔死了!他干嘛赶她走?干嘛一定要她主动留下,他才觉得有面子呢?

    迸飞扬将脸庞埋进自己的双掌里,独自感受着心如刀割的痛楚。

    不了!不了!他不要他的面子了,他要去把她找回来——

    然而,她说她要去浪迹天涯……

    梆!那笨蛋打算浪什么天,迹什么涯啊!

    天涯茫茫,现不要他去哪儿才找得到她的人?

    去他的,古飞扬再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就算她逃到地狱去,他都决定下地狱去把她给揪回来。

    他火速翻身下床,匆匆穿上衣物后,接着用力将房门拉开——

    “呀——”一抹娇小的身子突然间冲了进来,两人因而撞个正着。

    “咪咪!”他很意外的惊吼。

    迸飞扬将她一把扯人怀里。

    “咪咪,你不是留信说要去浪迹天涯?怎么——”

    跌入古飞扬结实的胸膛里,咪咪头晕目眩了好一会儿,才紧紧地抱住他。

    “师父!人家是去了呀!只不过……只不过……呜呜鸣……

    人家才离开你三个多小时,就快要想死你了啦!哪敢到遥远的地方去浪迹天涯呢?”

    迸飞扬激动的更加抱紧她,“永远都别离开我,我不是存心赶你走的,我需要你!”

    本来以为回来会被骂到臭头的她,因他这么意外的告自,淌下更多狂喜的泪水,撒娇的将小脸埋进他热呼呼的颈窝里。

    “呜呜——师父!我也需要你!我好爱好爱、好爱好爱你的……我不去浪迹天涯了,死也要赖在你身边,怎么都不走了!”

    “不会了,我不会赶你走了。”古飞扬用手捧起她的脸庞,痴痴地凝望着她,抹去她脸上的鼻涕和泪水,“你看,你又把自己哭得这么丑了,真是爱哭鬼。”

    “不哭了,以后都不哭了。”咪咪感到无限幸福,终于破涕而笑。

    “我再也不会让你有机会掉泪了。”他的唇缠绵的吻着她。

    他们紧紧的拥吻着,良久,他们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对方的唇瓣。

    迸飞扬楼着她,温柔的**着她的秀发,“父亲好像挺喜欢你的是吗?”

    “老板待我很好的。”咪咪心存戚激的点着头。

    “看来他很需要一个儿媳妇了。”

    咪咪喜出望外的凝视着他,感觉体内有股热气正不断在膨胀着。

    “你愿意当我父亲的儿媳妇吗?”古飞扬已不定了娶她的决心,今生今世,他都会无比珍惜她。

    咪咪感动不已厘偎近了他,喜悦的眼泪禁不住簌簌而落。

    “回答我,你愿意吗?”

    她抽抽答答的撒娇道:

    “师父,我愿意。”

    迸飞扬闭上双眼,紧紧地拥住了她。

    “师父……”咪咪柔媚的叫唤着他。

    “嗯?”他温柔的回应着。

    几经百番折磨,终于回到她心爱男人的怀里,并得到他的谅解,情绪一松懈,她才发觉此时此刻的自己境已累得跟头牛没什么两样了。

    “我好困喔,我快睡着了……”她嘟哝着,依偎在他温暖怀中,咪咪舒服的合上疲惫的双眼,唇边还带着甜美的笑意。

    “那就睡吧!”他笑咧了唇,一把横抱起她,轻轻将她放在床上。

    “可是……我还想多陪你一会儿。”她蹩起眉,努力想睁开如铅般沉重的眼皮。

    他立刻笑容满面,“我不寂寞的,你别担心,快睡吧!痹。”

    “嗯,睡神来了,通常不是我能作主的……”

    “我明白,你快睡吧,我爱你,咪咪。”他帮她揉开眉心的结。

    “我也爱你……晤……”她的声音愈来愈小声了。

    “别说话,快睡,你太累了。”他心疼着。

    “可是,我好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回答了,我才睡得着……”

    咪咪靠着微薄的意志力,继续撑着疲惫不堪的身心。

    “好,你说。”

    “你们由海里捞起的大宝箱,里头究竟装了什么东西啊?”

    迸飞扬目瞪口呆,这个好奇心浓郁的小女人,明明意识都快模糊了,还记得这事?

    既然她不愿乖乖入睡,那不如就把多余的精神留给他吧……思及此,古飞扬翻身压上了她,深情地吻上她柔软香甜的嫣唇。

    四个男人和大宝箱之间的秘密,瞬间被遗忘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