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火焰皇爵 第九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火焰皇爵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呵呵……”杨贵妃心花怒放地笑着。

    见心爱的男人就五花大绑在眼前,她不由得芳心大悦,乐得快要飞上云霄。

    杨贵妃作梦也想不到,事情会进行得这么顺利,因为绑得太顺利了,她不免觉得自己很厉害。

    她要早知道自己这么神勇,当初就不会派袁小茜出马,破坏她的美梦了!

    “哈哈……哇哈哈哈……我实在太猛了啦!简直是超级宇宙、世界无敌、天下无双的女超人呀!哇哈哈……”

    沾沾自喜的杨贵妃,对着躺在床上的大帅哥,嚣张地大笑。

    趁他还未醒来前,先偷亲一口好了!

    嘻嘻……杨贵妃心花朵朵开,说做就做。

    她先着迷地凝视着他的俊容,然后迫不及待地噘起红润的小嘴。

    正准备亲下去时,那双紧闭的黑眸倏地睁开了——

    “混帐!你想做什么!?”东方白虎一睁开眼,就见她红唇朝自己凑了过来,马上怒不可遏地嘶吼出声。

    他想一脚将她踹开,却发现自己又被五花大绑了。

    “哇!我的小龙龙怎会这么凶啊!?”

    杂志上明明写着他脾气好、耐性佳、体力优、个性温文儒雅、动作优雅尊贵,怎么摆在眼前的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呢?

    杨贵妃被他一吼,吓得唇抖面白。

    可一想到他已被捆绑着,她就觉得根本不必怕他。

    “吼!我不要这样的东方青龙啦!气死我了!”

    杨贵妃很想揍他一顿,“原来杂志都骗人的!什么脾气好、耐性佳、温文儒雅、体贴斯文、优雅尊贵,都是骗人的嘛!亏我这么厉害,顺利将你绑上手呢!”

    “什么!?”东方白虎崩溃地惊叫。

    世上有这么倒楣的事吗?

    他居然被连续错绑两次?

    不,这事有点儿蹊跷,他在昏迷之前明明有看到青龙、玄武和朱雀,才故意让自己着了他们的道!

    懊死的,他们为什么要布这个局来设计他?

    他实在百思不得其解。

    “你得意个什么劲?若不是我那三个亲兄弟在背后恶意搞鬼,暗自帮你的忙,以本大爷的身手,压根儿不可能着了你的道!懂吗?”

    殊不知这次的绑架行动是在东方兄弟三人的监视下进行的杨贵妃,闻言,差点一掌劈昏他!

    “你你你……可恶,你居然用这种谎言来否定我的能力?我可是轻轻松松就把你绑上车的耶!你要知道唷,我可是超级宇宙、世界无敌、天下无双的女超人!哇哈哈……我好猛喔!我好厉害喔!”杨贵妃又得意忘形了,觉得愈来愈佩服自己了。

    “你有病啊!?X的!”东方白虎气到快发疯。

    “小龙龙——”

    “我是东方白虎啦!你这个超级大智障!傻到被人骗了都不晓得!X的!想不到我一世英明,居然会被自家人摆道,真够呕!”

    见他否认身分,杨贵妃发觉不太对劲。

    想想,她这么恰北北,他根本不会承认自己的身分,更不会爱上她,情况到最后一定又会和那一天一样,思及此,她马上换了一张脸。

    “小龙龙,你别生气嘛,瞧你体贴斯文,而我又温柔多情,我们真是天生绝配呢!”

    “你是听不懂人话是不是?我是东方白虎!再说,你这副样子也配称得上‘温柔多情’?呵,别笑掉他人大牙了!”

    惫有,他明明有着火爆性子,而她却睁眼说瞎话,东方白虎快吐死了。

    “什么!?你——”杨贵妃的小脸顿时变了色,不过才一下子就被一抹诱人的笑靥所取代,“小龙龙,你就别再嘴硬了嘛,等下你就知道,我是不是温柔的女人了……我会让你明白我有多温柔的。”

    “真是够了!”东方白虎气得快要火山爆发,“你到底想干嘛!?”

    杨贵妃强忍住怒意,深呼吸再深呼吸。

    她心想若要制伏这头大蛮牛,最快的方法就是脱光他的衣服,直接对他霸王硬上弓!

    一旦生米煮成熟饭,他就赖不掉帐了!

    到时候,她就叫爸爸逼他娶她!

    哇呀!美梦成真啦!好棒喔!。

    思及此,她的小脸又红了起来。

    “我当然是打算……把自己完整的奉献给你——”

    真是浯不惊人死不休!-东方白虎浑身竖起鸡皮疙瘩。

    他心想,若被这个笨女人给得逞了,那他一世英明铁定毁于一旦。

    说什么他都不能让她得逞!否则不但对不起他自己,也对不起小茜,更会被众人耻笑。

    “我是东方白虎!你是番仔,听不懂是不是?快把我给放了!”东方白虎气得破口大骂。

    下一秒——

    房门倏地被人一脚踹开了。

    “大姊头!你不要碰他!放开他!”

    东方白虎和杨贵妃不约而同地转头望去。

    “小茜!你怎会知道我被绑到这里?”

    东方白虎一见到那张再熟悉不过的美颜,情绪倏地激动了起来。

    他万万也没想到,袁小茜会不顾一切地前来救他,难道她不再惧怕杨贵妃了吗?

    “是东方青龙拨电回来通报消息的,陶管家一挂断电话,就马上通知我了。”

    袁小茜的一席话,立刻化解了东方白虎心中的迷惑。

    看来参与这项计画的人可不少,就连一向忠心耿耿的陶管家,也倒戈出卖了他。

    但聪明如他,很快就想透了他们设局的原因。

    原来他们早就看穿了他的心意,却不晓得袁小茜对他是否有情,为了刺探袁小茜的心意,才设局欺骗杨贵妃,并暗中协助杨贵纪,最后再通知袁小茜。

    他们的用意虽然是在帮他,他还是很不舒服,毕竟招式下得太狠了,万一袁小茜根本不爱他,还巴不得他去死,那他不就很可怜了?

    而且,他有预感,事情绝不是他想像中的那么简单。

    这计画的背后主谋者,如果他猜的没错,应该是青龙。

    因为,青龙一直是杨贵妃的意中人,他一定是想藉机甩掉她!

    东方白虎心想,此仇不报非君子,回去非好好找他们算帐不可!

    “大姊头,你……”见杨贵妃靠在东方白虎身边作势要吻他,袁小茜瞬间打翻了醋坛子,妒火一下子攻占了心头。

    袁小茜很生气地冲上前去,使出她与生俱来的蛮力,一把将杨贵妃扯离东方白虎身边。

    见袁小茜心急如焚的脸上,蕴含了浓烈的妒意,东方白虎开始暗爽了。

    “小茜,你别胡思乱想,我和她什么都没做。”

    “哼!”

    袁小茜才不理他,她正在气头上,紧紧地握着两个小拳头,美眸冒着火苗,直瞪着杨贵妃。

    “你虽然是我的大姊头,但是,你绑架了我的心上人,还企图非礼他!这是我最不能容忍的事情!

    我再也不要伯你了!即使你会把我千刀万剐,我也要阻止你的行动!

    我绝对不会给你机会糟蹋他的!因为,他是我最心爱的男人!

    我爱他!”

    闻言,东方白虎险些喜极而泣,原来他心爱的小女人这么爱他!

    天啊!他快要乐疯了,好想把她抱起来旋转,再狠狠地给她一个热情的舌吻。

    “袁小茜!你你你……你这没良心的东西!你你你你……抢走我心爱的男人!早知你这么无情无义,我……”杨贵妃气到结巴了。

    “够了!”袁小茜愤怒地打断她的话,要让大姊头认清事实,“大姊头!我敢对天发誓,我袁小茜绝对没有抢走你要的男人!他是东方白虎,是我的爱人,不是你的东方青龙!你知道吗?”

    “骗人!我才不信!”杨贵妃已气到听不进去半句话了。

    拳头一握,她愤怒地朝袁小茜的粉颊揍了下去。

    袁小茜因而跌坐在地。

    接着,她俐落地拔身而起,用手背抹去嘴角的血丝,然后一个箭步冲向杨贵妃,像头斗牛似的,用脑袋朝杨贵妃的肚子撞了下去。

    一时之间,两个女生扭打成一团。

    “不——该死!”东方白虎脸色大变,一颗心几乎跳到胸口。

    袁小茜嘴角虽然流着血,却仍死不服输地还击。

    可,坏就坏在袁小茜的体型瘦弱娇小,而杨贵妃则整整高出她半颗脑袋,再加上杨贵妃出生于黑道世家,自小就习武长大,相较之下,袁小茜的处境便很不利。!

    他感到惊惧,感到担忧,深怕袁小茜会被扁成肉酱。

    袁小茜每挨上一拳,他的心就好像被割了一刀般,痛不欲生。

    “小茜!会疼吗?小茜!别打了!先来解开我身上的绳子!小茜!让我帮你!听到没有?让我帮你!喔!该死!杨贵妃!你胆敢再碰她一下试试!我要是挣脱了,你就惨了!”他声嘶力竭地怒吼。

    这死杨贵妃,居然像发疯一样狂揍他的女人,分明活太久在赚腻了!

    见她们愈打愈激烈,被绑在一旁的他,却只能干着急。

    他恨恨地咬着牙,拚命想挣脱身上的大麻绳。

    终于他腾出一只手了,接着是另一只手,然后他完全挣脱了。

    “杨贵妃!胆敢碰我心爱的女人!你死定了!”东方白虎恼怒地咆哮。

    东方白虎拾起方才绑在他身上的大麻绳,一个健步向前迈去。

    他怒不可遏地一把拎起正把袁小茜压在地上的杨贵妃。

    杨贵妃再怎么高挑有力,也不及他东方白虎。

    他炽烈的黑瞳燃烧着两簇非同小可的火焰,抿紧的双唇冷酷无比。

    “放开我!你放开我!”杨贵妃发出杀鸡宰羊般的尖叫声。

    “你好大胆子,敢绑架我!还敢打我的女人!不给你一点颜色瞧瞧,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是永远学不乖!”

    东方白虎一边怒气冲冲地咒骂,一边捆绑着她。

    他手脚干净俐落,才两三下,就把杨贵妃捆绑成一颗粽子了。

    “你你你你……劝你别轻举妄动,最好快点放开我!”杨贵妃气得狂挣扎,不停地鬼吼鬼叫。

    东方白虎丝毫不理会她凄惨的尖叫声。

    他打开衣柜,像丢垃圾似的,把惨叫中的杨贵妃,用力扔进衣柜里。

    “我现下郑重地警告你!以后你胆敢再来骚扰我,或动小茜一根寒毛,我发誓,给你的教训,不会像现在这么简单了,我绝对不会饶了你!”

    “什么!?你敢威胁我?”杨贵妃惊慌失措地看着他。

    “就是威胁你,不行吗!?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把我被绑架的风声,和小茜的照片泄露给记者的,要不是我同情杨老大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我早就叫人一枪把你给毙了!”他冒火的眼中布满了挑衅。

    “你——”杨贵妃噤了口,疑惑地看着他,“你真的是东方白虎?”

    “千真万确。”

    “那么,那天来找我的人是谁?他自称是东方白虎耶!”杨贵纪愈想愈觉得不对劲。

    而且,她相信她心爱的小龙龙,绝不会像他这么……这么的讨人厌!

    是了,他应该是东方白虎了,想来她是被骗了,那人真是太可恶了!害她误会袁小茜,姊妹失和而大打出手。

    突然间,杨贵妃感到愧疚不已,忍不住偷偷瞄了袁小茜一眼,她发觉自己拉不下脸去向袁小茜赔罪……

    “我怎知道是谁冒充了我!反正是他们其中一个就是了!真是个大笨猪,被人摆道了还不知道!”

    当然,他也被摆道了。

    想着想着,他大爷的火爆脾气又要发作了。

    “什么!?你骂我猪!我要叫我爸爸砍掉你的虎头!我爸爸很厉害的!”

    有爸爸在背后做她的靠山,她杨贵妃才不会怕这头大恶虎呢!

    “你爸爸难道没告诉你,他一向都敬畏我三分的吗?如果你不想黑龙帮毁在你手里,以后最好给我安分点!离小茜愈远愈好!”东方白虎抿直了刚毅的薄唇,眼中进裂出灼热的精芒。

    “臭东方白虎!你是混蛋、王八蛋、臭鸡蛋、乌龟蛋、小鸟蛋——”

    砰!东方白虎把衣柜的门重重地甩上,目的只为了让杨贵妃闭嘴。

    “虎……”袁小茜细若蚊蚋地呼唤着他。

    听见袁小茜惹人怜爱的呼唤声,他的心都碎了。

    “喔,我的心肝,快,让我看看你的伤势如何。”

    瞧她被打得浑身是伤,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东方白虎情绪激动地展开长臂,心疼万分地将她纳入怀中。

    “她居然把你打成这样,我真是心疼死了。”他温柔地轻抚着她淌着血的伤口。!

    东方白虎心疼得要命,将她受了伤的小脸,藏入他温暖又宽厚的胸膛里,小心呵护着。

    在他温暖的怀里,她听见彼此急促的心跳声,在他和她的心房里,都荡漾着难以言喻的悸动。

    虽然目前已安然脱离险境,但两人紧绷的情绪,还尚未完全松懈开来,仍心有余悸。

    “呜呜……你没事就好了,我刚才好怕你被她那个了。”袁小茜眼泪犹如泛滥的河水般,不断滑落。

    “你这小傻瓜!我对她一点‘性致’都没有,你要知道,在这世上,除了你,再也没人可以激起我的欲望,也只有你,可以带给我无比的幸福与快乐,我只想要你。”

    “喔,这是为什么呢?”她又哭又笑地问着他。

    虽然她傻,可是她不笨,只不过她想听他亲口说……

    “因为我爱你!”

    “虎,我也爱你……”

    她破涕为笑了,半耍赖半撒娇地紧紧缠住他的腰。

    “我知道。乖,我先送你去医院擦药。”他在她耳畔轻喃。

    “好。”她乖巧地点头。

    “不过……”

    他的长指眷恋地沿着她柔美的脸部线条,像怕弄疼她似的,小心翼翼地一路摸索着她美丽的轮廓,最后停留在她唇上,来回抚弄着。

    “先给我一个吻。”

    等不及她开口,东方白虎已追不及待地将唇烙了上去……

    在百转千回下,他总算得到她的心。

    他珍惜她这份爱,也心疼她这份情,无论如何,他都会好好的宠爱、疼惜她。

    qydz0820qydz0820qydz0820

    东方白虎怒气冲冲地一脚踹开大门,质问着大厅内的陶管家。

    “该死的,你给我老老实实的招了,杨贵妃的绑架行动,你这死老头是不是也参了一脚!?”

    “少爷,老奴听不懂你在讲什么啊!老奴不知情啊!”胆小如鼠的陶管家瑟缩着身子,诚惶诚恐地猛挥着手。

    他哪儿敢承认啊!

    “别骗了!快说!”东方白虎直觉这件事和陶管家脱离不了关系。

    整整一个月了,东方白虎用尽镑种办法去寻找青龙、朱雀,玄武三人的下落,但诡异的是,他们好像被太阳蒸发了般,消失得无影无踪,连个蛛丝马迹都没留下。

    而他们的管家个个都守口如瓶,最可恶的是,他们居然把他们镇守的部门,全部扔给他一个人去处理,害他工作量与日俱增,多到没法消化。

    “虎,发生什么事了?怎发这么大脾气啊?”听到他不寻常的怒吼声,袁小茜好奇地步入客厅。

    “青龙他们也不知在搞什么鬼!整整消失了一个月还不出现,甚至把他们的部门工作都丢给我管理,二整栋大楼的工作量全都落在我身上!

    我的天啊!害我一到四十层楼,每天像发了疯似的跑上跑下,从日出忙到日落,忙到几乎快拨不出时间回家来陪你了。该死,我猜这全是青龙出的馊主意!”

    东方白虎怒气腾腾地再度将怒目落在陶管家身上,“说!他们人呢?”

    “不知少爷在问谁呢?”陶管家好怕讲出实情会被扭断脑袋,他这把老骨头还想多活几年呢!

    “还装蒜!”东方白虎气他隐瞒实情。

    “虎,别这样,你也整整逼问他一个月了,都问不出所以然来,不是吗?也许他真的不知情呢!”哀小茜温柔地劝说着。

    陶管家想不到袁小茜会替他说话,不禁有点儿内疚,有点儿惭愧,也有点儿感动。

    前阵子他还因为袁小茜把他的手指头当成玉米啃,而怀恨在心呢!。

    “你以为他真的不知情吗?难道你不觉得这件事情很奇怪吗?

    你仔细回想一下,那天陶管家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失踪?一直到我被杨贵妃绑走,他才神秘地出现,还跑去向你通风报信。”东方白虎分析道。

    袁小茜用力思索着,脑筋却有点儿打结,“听起来好像……呃,或许你是对的。”

    “本来就是!”东方白虎暗付着,看来不吓唬他,是不会说真话了!

    “陶管家,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再不老老实实的招了,就马上给我收拾包袱走人!我再也不要你了!”

    “啊!少爷!”陶管家脸上写满了震惊。

    “虎……”袁小茜觉得事情没那么严重的,殊不知这是东方白虎故意拿来吓唬陶管家的。

    “嘘!”东方白虎对她眨眼睛,暗示着她。

    袁小茜也眨了眨眼睛,好奇地打量着他,“怎了?你眼睛抽筋了吗?”

    梆!她怎会这么傻!?东方白虎好气又好笑,有点儿懒得理她了。

    陶管家以为少爷当真要开除他,吓得瞪大眼。

    “少爷,你别生气!我告诉你就是了,三位少爷算准了你会对他们采取报复,早就……。

    总算肯招了,东方白虎冷冷地瞟着他,“早就怎样?快说!”

    “早就‘落跑’了。”陶管家不敢怠慢地回道。

    废话,他早就猜到了。

    “跑去哪……”

    “这我真的不知道了。”

    陶管家一脸愧色,接下来,他一五一十地把青龙少爷的计画,统统讲出来,气坏了东方白虎。

    “你是不是欠扁啊!居然背叛我!你究竟有没有搞清楚自己的身分啊?你是我的管家,还是他们的管家,你说!”东方白虎没想到他会吃里扒外,真是“养老鼠咬布袋”!

    “老奴当然是少爷你的管家啊!”陶管家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

    “亏你还记得,下次敢再出卖我,你皮给我绷紧一点!听到没有!?”东方白虎盛怒的黑眸凶狠地怒瞪着他。

    “听到了,少爷。”陶管家悬泪欲泣地瘪了瘪嘴。

    袁小茜为了让东方白虎息怒,于是主动投怀送抱,偎着他厚实的胸膛,仰起溢满幸福笑容的小脸,甜蜜而感恩地道:

    “虎,你就别气了,气坏身子划不来的。再说,这是他们精心策画的局,当初若没有他们暗中帮忙,我们也不会在患难中见真情的,不是吗?

    所以呢,他们搭起了你我之间的桥梁呢!我们还得感谢他们,你说是不是呢?”

    一股爱怜之意蓦然淹没了东方白虎,那双冷骛的黑眸,渐渐被柔情取代。

    半晌,他性感的唇边露出一丝充满爱怜的笑意。

    “你说的是。”

    “嘻……”她幸福地笑了,笑容好甜蜜,美眸蕴满了浓浓的爱意。

    “小茜,等你高中一毕业,我就去你家提亲,我们结婚好不好?”看着她宛若天使般的小脸,一股暖意流窜过他的心坎。

    “可是我还想取得大学文凭呢!你难道不能等我大学毕业吗?”

    “不能。”

    “为什么?”

    “我等不及了。”

    “可是……”

    “傻瓜,做我妻子一样可以继续念书,我不会逼你放弃学业,就算你想取得博士学位,我也会让你去考。”他的长指探向她的眉,抚平她忽然拧起的柳眉。

    “真的吗!?”哀小茜眼睛一亮,开心地跳着。

    “当然是真的。其实我很希望你能马上成为我的妻子,我好怕你忽然反悔溜走。”手掌轻抚着她粉嫩的脸颊,东方白虎温柔地紧抱着她。

    “才不会呢,我怎舍得离开你呢?我这么爱你!不过……如果你再叫我小太妹,那可就很难说得准罗!”袁小茜反手抱紧了他,顽皮地皱了皱小鼻头。

    偏偏他人很坏,当场就测试她的话,“偏偏我就爱你这个小太妹。”

    “厚!你还说,想被我扁啊!”

    “是想被你亲……”

    打情骂俏声,在一室回绕,浪漫的爱情又添一则。

    一全书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