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火焰皇爵 第八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火焰皇爵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袁小茜转学!?东方白虎,你说的是真的吗!?”杨贵妃痊愈后,就马上返回校园。

    可是她作梦也想不到,前脚才刚踏进校门口,便被东方白虎半路拦截下来,还好心地告诉她袁小茜已转学的事实!

    乍见东方白虎时,她本来另有盘算,心想既然仇家自动找上门,干脆直接把他拖到垃圾山去,趁机海扁他一顿!

    可看在他通报消息的份上,她暂时隐忍下来了。

    “别怀疑,千真万确。而且我还有一个天大的秘密要告诉你。”

    事实上,杨贵妃眼前这个男人根本不是东方白虎,而是东方朱雀。

    东方朱雀其实是前来搞破坏的。

    谁叫东方白虎脾气这么爆烈,老是不知死活地得罪他们,不把握机会捉弄他一番,怎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呢?

    而背后的主谋者,自然是习惯捞猪吃老虎的东方青龙。

    他看来温文儒雅,天生笑容迷人,实际上,他根本是只奸诈的狐狸。

    所以,唯有东方青龙才想得出这种诡计。

    他深知杨贵妃迷恋他迷恋得要死,却不知她到底爱上他什么,两人见都没见过,居然只凭一本八卦杂志就爱上他,东方青龙觉得杨贵妃幼稚又可笑。

    因而,东方青龙睿智地推敲出,实践这项他精心设计的计画,可能会得到以下三个结果中的两个——

    第一,杨贵纪会幻灭,连根拔除对东方青龙的爱意。

    第二,袁小茜会遭殃。

    杨贵妃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笨女人,势必会进行白痴式的复仇手段。

    那么肯定的,东方白虎绝对会抓狂。

    有东方白虎在背后撑着,做袁小茜的大靠山,事实上,他们一点都不担心袁小茜的性命,是否会受到威胁。

    第三,可能是东方白虎会遭殃。

    如果遭殃的人是东方白虎,那更无所谓了。

    因为以杨贵妃的身手,铁定不敌东方白虎。

    所以,他们决定暗中观察杨贵妃的一举一动。

    倘若她决定对东方白虎下手,他们会为了让她顺利得手,偷偷暗中协助她。

    再继续往下推敲——

    袁小茜若对东方白虎有情意,一定心急如焚。

    以东方白虎今时今日的身手,他们一点都不担心他的安危,而不知情的袁小茜,有可能会在此时,情急地对他吐露出真情。

    所以,不管最终的结果是第二或第三,两人在这一次劫难中,势必会患难见真情,感情因而瞬间升华。

    如此一来,他们不仅成功捉弄到东方白虎,大快人心地替自己报了个大仇,也成功促成一对有情人,称得上是功德无量了。

    东方朱雀一想到不久后,就有“二嫂”可以喊,就觉得有趣极了。

    “什么?”杨贵妃见他如此神秘,心甲溢满了好奇。

    “其实……袁小茜那天根本没有绑错人,害你住院的人,确实就是东方青龙!”东方朱雀狡诈地开炮攻击,第一炮就有效地击倒杨贵妃了。

    “你说的全是真的吗?”杨贵妃觉得心都碎了,深受打击地倒退三步。

    “真的,东方青龙仗着和我有同样的脸孔,便假冒我的身分,我还记得那天我明明在三温暖里!”东方朱雀突然意识到他好像在说他自己,不禁感到有点讽刺,因为假冒别人的人明明是他。

    “不!我不信!”杨贵妃拒绝接受这个事实,崩溃似的狂喊,“我不相信我的小龙龙会这么可恶,脾气会那么爆烈!他甚至害我一头撞上墙去……不不不!我想起来了,是你!你在说谎!各大媒体都争相报导,他们说被绑架的人是东方白虎!”

    “不!他们都被骗了,他确实是东方青龙,他不只欺骗了你,也欺骗了社会大众。”

    东方朱雀想不到杨贵妃还有一点点智商,但他东方朱雀也有见招拆招的临场反应。

    “那他为什么要冒充东方白虎?”杨贵妃终究还是信了他的话,红润的小脸变得好苍白。

    “因为,他们对彼此一见钟情,东方青龙为了保护袁小茜,便撒谎骗你,所以袁小茜转学是有原因的,一方面是担心东窗事发,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和东方青龙同居——”东方朱雀蹙着浓眉道。

    “什么!?”这下子,杨贵妃的脸都绿了。

    “他们已经同居在一起了!”东方朱雀重申一遍。

    这一炮打出去,威力惊人。

    “啊啊啊啊啊啊——”

    杨贵妃气得浑身巨颤,紧握着拳头,哭哭啼啼、伤心欲绝的道:

    “呜呜——亏我们还是好姊妹呢,你怎可以背叛我啊!太伤我心了啦!呜呜呜……不可饶恕!

    不仅偷走我的男人,还把风流帮的守则忘得一千二净!

    懊!既然你对我我不义,就休怪我无情!我一定要把你们这一对奸夫yin妇,抓回来拷打一顿!然后再丢进油锅里炸炸炸炸……”

    “杨小姐。”东方朱雀自怀里掏出一张纸条,“好人我就做到底,这是他们同居的地址,你去找他们算帐吧!”

    “好!东方白虎!你真是个正人君子,有大义灭亲的胸襟和精神,实在令人佩服,为了报答你的恩惠,我决定报仇!那么,欠你的人情我择日再还了!”杨贵妃对他竖起大拇指,情绪激动,眼眶中还滚着盈盈热泪。

    任务完成!

    扒,这女孩的反应真好玩!

    可爱极了!

    东方朱雀得逞地笑了。

    懊是开溜的时候了——

    qydz0820qydz0820qydz0820

    身后那扇紧闭的房门,倏地被人推开,袁小茜不用回头去看,也知道是谁进来了。

    东方白虎不发一语地走近她。

    他一靠近她身边,袁小茜便有种坐立难安的感觉,一颗心疾跳得宛如万马飞腾,红晕迅速染上她粉腮,于是地轻哼一声,选择逃避他灼热的眼神。

    “又在闹性子了?”东方白虎爱怜的目光驻留在她身上。

    她宛如小妖精般诱人性感。

    袁小茜暗示性地扯了扯手铐,故意制造出吵杂的噪音。

    他伸出铁臂,一掌钳紧了她秀肩,以行动警告她,别弄出可恨的怪声。

    “好疼……”她吃痛地抬起小脸望着他。

    她可怜兮兮的模样刺痛了他的心,东方白虎迅速把手松开。

    突然,他想起一事。

    “我看过你的成绩,其实你很喜欢读书是吗?”

    “当然……”

    “小茜。”他的眼神逐渐柔和起来,“你知道你父母亲已替你办了转学手续,再过几天,你就必须去新学校报到,以后你就由我来监督,如果你的操行分数不及格,我会教训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呃……”她迷惑地皱起秀眉。

    “就是要你行为检点,不许交男朋友,不许恋谈爱,不许跷课……”他严苛地要她遵守他定下的守则。

    “够了、够了,我知道了。”她嫌他罗嗦。

    掏出钥匙,他解开她皓院上的手铐。

    袁小茜兴奋地看着他,再看看身上铁链,“可以连……”

    他一把将她拉入怀中,她的粉颊被迫埋入他温暖的胸膛里。

    “我会解开你。不过,我劝你安分些,休想动逃跑的歪脑筋,那会让我非常生气!而且,无论你逃到哪儿去,我都有办法把你揪回来,懂吗?”东方白虎以强势的态度对她下达警告。

    “懂……”她并不想逃,她想和他一起生活,只要他别再绑住她。

    东方白虎解开了绑在她身上的铁链,她还来不及开心地跳起来欢呼,他已一把拎起她了。

    “换上衣服,我带你出去玩。”他很满意她这么乖巧听话,决定犒赏她。

    袁小茜惊喜地猛眨眼,“真的吗!?”

    他怎突然对她这么好?是良心发现了,抑或是他今天吃错药了?,袁小茜好奇地打量着他。

    东方白虎没理会她怪异的眼神,丢了一套长袖的外出服,和一件外套给她。

    “天冷了,我不希望你感冒,穿暖和些。”

    qydz0820qydz0820qydz0820

    杨贵妃为避免被人发现,藏身在一株粗大的榕树后面,只鬼鬼崇崇地探出一颗脑袋,目光停驻在东方白虎的别墅。

    半晌后,目标出现了!

    杨贵妃瞧见“东方青龙”的名贵房车由远处缓缓地驶进别墅,安稳停妥后,车里的人下了车,她眼尖地瞄到“东方青龙”的长臂,竟搭在袁小茜的秀肩上!

    呜呜!怎可以这样子啦!好气人喔!杨贵妃气得鼻孔直喷烟。

    她真想街上去拨开“东方青龙”的手,然后一脚将袁小茜踹进臭水沟里,但她还是隐忍下来了,因为她不想因打翻醋坛子,而坏了大事。

    梆,她好生气喔!

    袁小茜身上那套衣服真是好看到无从挑剔,优美的剪裁,漂亮的勾勒出袁小茜玲珑的身段。

    她嫩腮酡红、双眸晶亮耀人,神情娇媚羞涩,无庸置疑的,这是一个少女坠入情海的表情。

    突然,袁小茜被“东方青龙”搂进怀里。

    袁小茜害羞地将小脸埋入他的臂弯,“东方青龙”则爱怜地凝视着她,笑了。

    接着,动作温柔地勾起她尖尖的下巴,埋下俊庞,将唇覆盖在她的唇上,她陶醉地闭上眼儿,幸福地享受着被他宠爱的滋味。

    颁!

    杨贵妃的体内好像被丢了一颗炸弹,顿时炸得她粉身碎骨,痛不欲生……

    杨贵妃心碎了,眼前的这一幕教她难以释怀。

    “东方白虎”果然没有骗她,袁小茜转学全是为了和他在一起,瞧他们的感情进展得多快,已经亲密成这个样子了。

    此刻她多希望自己是袁小茜,可以得到东方青龙的怜惜啊!

    而她也愿意用她的青春,换取他一个吻。

    天知道这些日子以来,杨贵妃有多么地思念他,每天晚上都梦到有东方青龙的美梦。

    她决定了!

    她要让美梦成真!·

    她要再次绑架东方青龙!

    妙计一桩!妙妙妙!就这么办!

    哇哈哈哈……她真是个超级天才啊!

    qydz0820qydz0820qydz0820

    “哇塞!酷喔!”

    一进屋就看到身材伟岸、外型俊朗的东方青龙,袁小茜的眼睛都雪亮起来了。

    若不是亲眼所见,她实在不敢相信世上有长得这么相似的人。

    然而奇怪的是,不知何故,袁小茜单凭第六感,就可以一眼辨认出谁才东方白虎。

    当东方白虎看到她难掩兴奋地直盯着东方青龙,而东方青龙也大方地展露迷人笑靥回视着她时,那滚烫的炉火,马上转换成一把锋利的刀,刺上东方白虎的心口。

    “小茜,上楼去。”占有欲超强的东方白虎,压抑不住妒火,强而有力地下令。

    衰小茜嘟起小嘴,不悦地望了东方白虎一眼,“我……”

    “上去!”

    东方白虎喷火的黑瞳直射入袁小茜的眼中,命令式的口吻中包含着不容忽视的妒意。

    袁小茜吓得瑟缩起秀肩,她想顶嘴却不敢,气得她只能不满地在心中嘀咕,然后转身奔上楼,匆匆消失在楼梯口。

    “没想到你能把她教得这么‘听话’。”东方青龙戏谵道。

    “废话少说,你来找我有什么事?”东方白虎灼热的目光停驻在他身上。

    “没事,只是突然有了酒兴,来找你喝一杯。”东方青龙笑容可掬地说,同时优雅地举高捧在手里的高脚杯。

    “我有些事要出门,只能陪你喝一杯。”

    “没关系,来,这杯给你。”东方青龙将手中的酒杯端到东方白虎的面前,转身为自己再斟一杯。

    东方白虎一口饮尽杯中的液体,望了一眼腕上的钻石名表,再抬头看了看楼梯口。

    “青龙,我得出门了,你想多待一下就待下吧,改天咱们兄弟俩再好好喝一杯。”话落,东方白虎举步走出大门。

    望着东方白虎挺拔的背影,东方青龙带笑的黑瞳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狡诈。

    qydz0820qydz0820qydz0820

    东方白虎一步出玄关大门,便发现花园里有人,因为那人的身手太不灵活了,他一眼就瞧见了那突然缩回去的长腿。

    他故意缓慢地走向车库,那人果然亦步亦趋地跟来了,直到他将钥匙插入钥匙孔里,他才故意回过头。

    他发现有个人影迅速地躲到铁门旁。

    东方白虎挑了挑眉,抿菩唇角,不以为然地冷笑着。

    他正要钻入车里,便感受到背后传来一股“杀气”。

    东方白虎不慌不忙地往右边移动了一下,只见那人右手拿着木棍,左手拿着布袋,笔直地冲了过来。

    因为他及时闪开,那人来不及煞车,整个人失控地撞上车身,接着被反弹了回来,狼狈地跌坐在地上。

    “哎哟……”杨贵妃痛得眯起眼儿。

    见自己不但“盖布袋”失败,甚至还败露了形迹,杨贵妃不知所措地红了小脸。

    东方白虎错愕了,“杨贵妃?”

    “你还记得我?”杨贵妃有点人心花朵朵开。

    “废话,谁会把你这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笨丫头给忘了!”

    “什么!?”杨贵妃好伤心。

    “你手里拿着木棍和布袋想干嘛?”东方白虎蹙着浓眉,不悦地睇着她。

    杨贵妃俐落地拔身而起,望了望手里的布袋和木棍,又抬头看了看他。

    “木棍是用来打昏你的,布袋是拿来装你的。”反正形迹都败露了,不如坦白招供,她也好光明正大地“擒拿”他。

    “什么!?”

    她要把他打昏,再装进布袋里!?

    一把火焰在东方白虎的胸中迅速延烧开来,他愤怒至极地走向她,一把揪起她的领口,怒道:

    “你好大的胆子!我还没找你算帐,你居然还敢来惹我!?”

    趁此机会,她连忙举起木棍挥向他的头,欲将他一棒击昏。

    东方白虎可以反击的,但问题出在他不打女人,所以他选择避开她的攻击,而且他有信心可以让她知难而退。

    然而,在闪掉杨贵妃的木棍后,突然一阵晕眩袭上了他,令他的心狂震了一下。

    “呃……”

    怎么回事!?他的头忽然好晕……

    抬起俊庞,东方白虎意识迷蒙地梭巡着四下。

    他看见了三个体型挺拔高大的男人,伫立在车库门口,一脸笑意地注视着他。

    东方白虎愤怒极了,原来他被摆道了!

    而摆他道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最了解他身手的自家人。

    原来东方青龙递给他的那杯酒,根本就是有问题的!

    东方青龙竞趁他毫无防备之下,下药企图迷昏他。

    太荒唐了!

    东方白虎恨得牙痒痒的,但是他敢打包票,以他的本事,是绝对可以靠着微薄的意志力,一掌将杨贵妃击昏,然后再街上去宰了出卖他的亲兄弟的。

    然而,他决定不这么做了!他决定让自己故意着他们的道!

    因为,他想不透其中的原因。

    他想不透他们为什么要陷害他。

    那他干脆将计就计,让杨贵妃将他掳走,看看他们究竟在搞什么把戏……

    qydz0820qydz0820qydz0820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馥郁的洗发精香气,刚洗完澡的袁小茜,心不在焉地坐在化妆台前,望着镜中的自己,用梳子轻柔地梳着秀发。

    猝然,房门外响起阵阵吵杂声,她侧耳聆听着。

    不一会儿,房门外便响起一阵急促的拍打声。

    “袁小姐!大事不好了!少爷被绑架了!”

    陶管家焦急如焚的声音传来,字字句句清晰地敲在袁小茜的心坎上,狠狠地将她打进黑暗的地狱里。

    “天啊!”

    袁小茜像被雷击中了般,整个人白椅子上弹跳起来,手中的梳子顿时掉落到地面。

    怎可能!?!东方白虎适才还凶巴巴地吼她呢!

    怎么才转眼间……

    她迅速冲上前去,拉开大门。

    陶管家一脸的惶恐,“袁小姐,怎么办?少爷被绑走了!”

    袁小茜脸色苍白不见血丝,她一把握住陶管家的手,“怎会这样?

    天啊!你有接到歹徒的电话吗?”

    “不不不!是青龙少爷正要离去,一走出大门,就看见少爷被一个女孩绑进少爷的车里,然后把车开走了。

    青龙少爷见状就追出去了,青龙少爷刚才拨来了电话,他交代我,无论如何都要通知你这件事。

    他说那女孩名叫杨贵妃,她把少爷带到饭店去了,青龙少爷有追进去,可是查问了半天,服务生矢口否认有看到他们!

    青龙少爷说你们认识的!你一定有办法救回少爷的!”

    陶管家情急地把抄下来的地址,塞进袁小茜的手里。

    “这上面的地址,是大姊头的爸爸所开的饭店啊!大姊头住院的时候,曾给过我这个地址,要我代她去收帐的!”

    袁小茜望着手中的地址,受惊地瞪大瞳孔。

    “天啊!大姊头把他带到饭店去做什么呀!?她该不会想……可是她怎会……她明明喜欢东方青龙的,没道理会跑来绑走白虎的……会不会和我当初一样,大姊头搞错人了!?天啊!不行!我要去找她!”

    心急如焚的袁小茜,一秒也不敢耽搁,像一阵飓风,发了狂似地冲下楼。

    见袁小茜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陶管家这才松了好大一口气。

    直到有只大手放在他肩头上,陶管家才受惊地回过头去,迎视上三道深邃又狂野的黑眸。

    “青龙少爷!朱雀少爷!玄武少爷!”

    陶管家年轻时,是服侍东方老爷子的,可以说是看着他们四子长大成人的,然而,至今他却仍然无法藉由他们的发型,分辨出他们的真实身分,但反正看到人就乱叫一通,总是错不了的。

    “陶管家,你演得很逼真喔!”朱雀对他竖起大拇指,眼中净是戏谵。

    “没什么啦!”陶管家暗自欣慰地拍着胸口,心想幸好三位少爷十分满意他的表现,不然他就死定了。

    “不过,万一被白虎知道你和我们串通,你……难道一点都不怕,白虎会大发虎威,直接把你的头扭下来当椅子坐吗?”东方玄武坏坏地冲着他笑。

    陶管家被吓得差一点尿裤子,“我我我……”

    东方青龙笑着安抚他;“别担心,你一来不是主谋,二来是奉命行事。你很快就有喜酒可以喝了,白虎不会怪罪你的。”

    陶管家尴尬地陪笑,他心想,反正他只是奉命行事,比起主谋,他罪不至死吧?

    忍不住地。陶管家好奇地问:

    “敢问三位少爷,今后有何打算?难道你们真的一点都不怕,少爷在发现你们才是真正的主谋后,对你们展开复仇计画吗?”

    三个男人相互望了一眼,最后露出一个极为危险的笑容,也不知是谁开了尊口:

    “不,我们怎会怕他报仇呢?而且我们也没有心仪的对象,可以让他报仇,不是吗?只不过一早我们就已订好了机票,想趁机去度个长假,顺便……”呵,避风头。最后那几个字,大伙都心照不宣。

    那你问,一旦他们开溜了,接下来的烂摊子,该由谁负责?事到如今,似乎只有三个字可以一笔带过……那就是——管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