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冰山皇爵 第十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冰山皇爵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哇……”

    郎才女貌的一对璧人,一步入派对现场,众人的目光全数落在他们身上。

    “那是谁家千金?长得好美啊!”

    “听说她就是被四少东收养的女孩。”

    “咱们的四少东称得上是稀世美男子,他们看起来真是登对极了。”

    小芽第一次被东方玄武带出来公开亮相,众人对她莫不感到新奇,一个个交头接耳的讨论着。

    东方朱雀马上睁大了眼睛,用手肘推了推身旁的两位哥哥。

    “咦?玄武当真把他的宝贝小芽带出来亮相了!”

    东方青龙和东方白虎放下手中的高脚杯,循着三弟的目光一眼望去,见英俊潇洒的东方玄武,挽着一位超级大美女,和父母亲有说有笑着。

    东方白虎摸着刚毅的下颚,眸匠闪过一抹惊奇,“我还以为小芽只是个小丫头,没想到竟是如此成熟妩媚,简直是难得一见的大美人。”

    东方朱雀狡诈的嗤嗤而笑,“那当然了,咱们四弟是这般出奇俊美的男人,若没达到一定标准的美女,怎配得上咱们的四弟?”

    东方青龙没好气的摇了摇头,“朱雀,咱们四胞胎都生成同一副模样,你夸四弟,等于连自己都夸进去了,你这不是摆明在自夸吗?”

    “自夸不也是在赞你们吗?两位嫂子也都是旷世美人呀!咦?对了。怎都没见到两位嫂子呢?”东方朱雀引颈开始寻找两位嫂子的身影,和他那不知第几号的情妇,她们全失踪了。

    “不用找了,她们全在偏厅打牌。”东方白虎一想到他可爱的妻子,就露出苦恼的表情。

    显然他那个小妻子,又不知给他惹来了什么烦恼,事实上,说穿了,只要他的小妻子,和那个人称大姊头的疯大嫂在一起,东方白虎是绝对放不下心的。

    “打牌?不出来跳舞狂欢,居然躲在里头打牌?不行,我要去把两位嫂子拉出来见客。”说着,东方朱雀举步朝偏厅走去。

    “我跟去看看。”东方白虎不放心的道。

    “嗯。”东方青龙微笑着点头。

    他向来都由着妻子去,给妻子绝对自由的空间和想法,从不给她一点点约束,他相信自己的妻子,而且深爱着她。

    “大哥。”东方玄武挽着小芽,和父母亲一道走了过来。

    “青龙大哥,你好。”小芽甜甜的唤道。

    “嗨,小芽,你实在令人惊艳。”东方青龙伸手挽住母亲的手,笑着看了一跟母亲,“不过若比起我的母亲,你还是有些逊色的。”

    东方夫人看来雍容华贵、年轻貌美,被大儿子这么一夸,笑着打了大儿子一下,“你这孩子真是的,我都老了,怎么比得上小芽呢?”

    “不会的,伯母还很年轻、很漂亮。”小芽嘴甜的笑道。

    东方夫人笑得合不拢嘴,“小芽嘴巴真甜。”接着转过头去,对身旁的丈夫眨了眨跟,仿佛在暗示什么。

    一头白发的东方大柄收到妻子的讯息后,立刻故作潇洒的甩开法式的燕尾服,将手仲到小芽的面前,“小芽,我可以邀你跳一支舞吗?”

    “这是我的荣幸。”小芽优雅的将手放在东方大柄手上,两人走进了舞池里,翩翩起舞。

    “玄武啊,你究竟打算什么时候娶妻生子呢?现在只剩下你和朱雀还没结婚,你们一天不娶老婆,我是一天放不下心。”小芽被丈夫带走后,东方夫人就忍不住向东方玄武提起婚事。

    “妈,这种事怎能急呢?”东方玄武早料到母亲支开小芽的用意,只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开门见山。

    “小芽很不错啊,我觉得你可以考虑看看。”

    “妈,她还只是个孩子。”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东方玄武早料到妈妈的心思,不禁没好气的叹气。

    “胡说,我瞧她根本已是个小姐了。”东方夫人责备似的看着他,“你别以为我老了,不懂男女之间的感情,我看得出来小芽很喜欢你,我也相信小芽对你的意义匪浅,所以,你若有意,就算娶了你的小养女当老婆,我们都不会觉得奇怪,虽然你早就抱定终身不娶的念头,可是,你怎忍心看着我们做父母亲的,在一旁替你干着急呢?”

    “可是……”东方玄武眯起黑眸,迷惑的凝视着在舞池里曼妙起舞的小芽。

    东方青龙脸上挂着迷人笑意,拥紧母亲的肩头。

    “妈,玄武还很年轻,又是个工作狂,根本不急着娶妻生子,您若想抱孙子,我要贵妃明年就生一个给您,好吗?”

    身为大哥的他,十分清楚四弟的性格,四弟的个性向来与他最为相近,心思又缜密,对人生,难免有许多的顾虑,因此他不得不帮四弟说话,安抚一下母亲急着想抱孙的心态。

    “好,呵呵……”东方夫人满意的猛点头,笑着拍拍大儿子的手背。

    东方玄武的俊容满足困惑,凝望着小芽的身影,近乎出神。

    东方青龙将大手放在他肩上,轻拍了几下。

    “大哥?”东方玄武蹙起浓眉。

    “玄武,你对任何事,都可以当机立断,包括对其他的女人,但,为何唯独对小芽,你迟迟下不了决定?心思甚至乱无章法?”东方青龙将一切看在眼里,一心想点醒四弟。

    “我不知道。”东方玄武惘然的摇着头,也许他现在最需要的是勇气,让他可以卸下多年来的假面具,诚实的面对自己的感情……

    “既然你不喜欢她,就该放她自由恋爱去。”东方青龙只好以退为进。

    “不,我不允许她谈恋爱,她必须留在我身边。”东方玄武怎能让她被别的男人夺去,他绝不容许别人青睐她这株美丽的小小嫩芽!

    “为什么?”

    “她是我的……责任。”

    “玄武,我知道你是个很有责任感的男人,但我觉得你太过头了,这样反倒会让人觉得你好自私、好霸道。你既不想娶她,却阻止她恋爱,难道你不知道,你正在阻碍她的幸福?”东方青龙试着换另一种方式,推开四弟心巾的窒碍。

    “大哥,你不懂,她根本就还只是个孩子……”

    ‘你错了,她不是孩子,她是个成年人,她二十岁了,不是吗?”东方青龙温柔的道。

    “一个二十岁的成年人,却始终被你视为孩子般看待,这是不对的,这女孩不但已经有丫自己的思想和主张,还有她的执着。

    如果她一直执着在原地,而你又不给她机会,也不给她与其他男人相恋的机会,我只能说,你是在害她。

    而她的执着,更加说明了这女孩对你是百分之百的真心,我们不能说她有错,反而要很高兴她还爱着你。

    反观你,总是放不开自己,为何你不能接受她——确实已经长大的事实呢?她不再是过去那个小芽了,你懂吗?”

    东方玄武沉默不语。

    觥筹交错的华丽派对,在浪漫的耶诞夜中继续进行着,而他的心却愈来愈混乱。

    倏地,在厨房料理美味佳肴的三名厨师,忽然神色慌张的冲了进来,响亮的高声大吼着:

    “不好了!失火了!大家快逃命啊!火势已由厨房烧过来了!,,

    众人回头一望,浓烟自厨房冒出,才瞬间,烈焰沸腾,火舌狂舞,大火蔓延开来。

    人们的尖叫声、呼喊声此起彼落,所有人全都慌乱逃窜,顿时,派对乱成一团。

    “大哥,你先把母亲带出去!快!”烈焰吞噬了厨房,延烧至舞池。

    这场别势来得猛烈,看见众人四处逃窜,东方玄武焦灼不已,就怕小芽和父亲逃生不及。

    “那你呢?”东方青龙怎可能扔下他不管,而他又忽然惊悚的想起正在偏厅里打牌的妻子和家人。

    “我去找爸爸和小芽,他们刚才还在那里跳舞,才转眼间,就不知被人推挤到哪儿去了。”东方玄武脸色苍白的看着大哥道。

    “不行!这情况怎么找人?别找了,他们会自己逃出去的。”

    “人这么多,他们有可能会被挤到角落,我一定要看到他们才放得下心,你快带妈走!”东方玄武催促着他,就怕火势延烧过来,一发不可收拾,到时大家都休想活人叩。

    “好吧,那你去接应爸爸和小芽,我把母亲带出去后,就到偏厅去救人,你自己小心点。”东方青龙不自觉的搂紧母亲的肩膀,深怕母亲被人潮挤丢。

    “快走啊!”东方玄武推了他们一把后,便不顾一切的挤入已被火舌吞噬的舞池里,“小芽!爸!小芽——爸——”

    梆!一声,无情火势猛烈袭来,舞台上方的艺术虹彩灯全部崩塌,重重地砸下,差点砸到东方玄武的身上,若不是他反应灵敏的跳开,肯定当场被砸,葬身火海。

    这场别势已大到不可收拾的局面,四周一切都已遭火舌吞噬。

    东方玄武担忧的环看着四下,锐眼寻找着小芽和父亲的身影。

    人潮纷纷朝安全门口处,没命地逃了出去,就只有心急如焚的东方玄武,不要命似的往里头钻。

    呛人的浓烟迅速往上窜升,火焰包围了舞池,朝安全门的方向快速烧了过去,出入口几乎快被火焰阻塞。

    室内的温度愈来愈高,周遭全是遭火舌吞噬的劈里啪啦响声,才瞬间而已,一个原本热闹的派对,成了一个教人胆战心惊的火窟。

    东方玄武如鹰般的黑瞳梭巡着周遭,见现场已逃窜到连一个人都没有了,才转身逃出火海。

    “大家看,是玄武!”东方家大大小小的一家人,全担忧的拥上前来。

    超大型的别墅烈焰冲天,消防车火速赶来,十几支水柱朝别墅洒水,全力想要控制火势。

    “孩子!你没事就好了!”东方大柄一把抱住他最小的儿子,老泪纵横的哽咽吾。

    “爸!原来您在这里!”见到父亲,东方玄武像松了一口气,接着他发现一家大小都在这儿,就独缺小芽。

    他脸色苍白的追问:“小芽呢?小芽人呢?”

    “刚才我差点被挤进火海里,小芽奋不顾身把我救出,一停到你大哥说你冲进去救我们,小芽又不顾一切的冲回了火场,现在消防人员已冲人火场去救小芽了。”东方大柄眼见瞒不住了,只好坦白道。

    “天啊!你们怎能让小芽进去送死?不行!我要去救她!”东方玄武怒吼一声,脱下身上的西装,弄湿后便往头顶罩去。

    “玄武!不要去!玄武!玄武——”

    东方氏一家人声嘶力竭的喊着他,却怎么也唤不住东方玄武。

    他再也听不进任何一句话,拉拢湿衣,飞也似的重返火场。

    当下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

    只要小芽平安无事,要剐他的肉、挖他的心,他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浓厚又呛鼻的烧焦味弥漫了一室,东方玄武才一跨进门槛,吼——一声巨大的爆裂声响起,一大片火势猛击烈来,身后的巨大水柱忽然同时朝火门喷洒了过来,东方玄武趁机冲过火门。

    办色烈焰不断焚烧着,彷若一座永不熄灭的火山。

    “小芽!咳!咳咳……小芽!”东方玄武心慌意乱的喊着小芽的名字。

    在这同时,有一抹小小身影在火焰的另一头朝他挥手,“玄武哥!”

    “小芽!”浓浓烟雾中,那纤细的娇躯就出现在火焰的那一头,东方玄武激动的几乎哽咽。

    他奋不顾身的冲了过去,火速抓住她颤个不停的皓腕,一把将她扯进怀里,他感谢天、感谢地。

    如果就此失去了她,他再也不知自己活着有什么意义了。

    “玄武哥!呜呜——咳咳咳……我以为你……呜呜呜…咳……”小芽泪水夺眶而出,吓得脸色发白,浑身不能控制的狂颤。

    “没事就好了,我们快离开。”东方玄武紧紧的握住她的小手,就算阎王要勾走他的魂魄,他也绝不会松手了。

    来时的入口被火舌吞噬了,他们只好另外寻找逃生口。

    现下只剩下一扇窗还没有被大火侵占,东方玄武一脚朝玻璃窗踹了下去,瞬间,玻璃碎片满天飞舞。

    “糟了!我的小手巾不见了——”小芽同头望去,发现她的小手巾就掉在不远处的地上,火舌就近在小手巾旁。

    “别管了,再买就有了,逃命要紧,你快跳出窗口!”东方玄武绝不让她冒任何的险。

    在这世上,再也找不到一件比她的命更重要的东西了,包括他的生命,所以,他一定要她毫发无伤的全身而退。

    “那条手巾对我很重要,我非救它不可!,,小芽坚持去拾回它,她奋力挣脱了东方玄武的箝制,不假思索地扑向火海,就在她伸手抓及被火焰吞噬一角的小手巾时,小芽感动的失声痛哭。

    东方玄武吓得一颗心差点蹦出胸口,他疾如闪电地飞身扑向小芽,横抱起她娇小的身躯,在千钧一发时刻,飞快由窗口跳出,跃离一片火海。

    ☆☆☆☆

    周遭窃窃私语,东方家一行人全都靠拢了过来,手忙脚乱的协助医务人员,将东方玄武和小芽送上救护车,东方大柄和东方夫人,非常坚持耍将他们的小儿子和小芽送到医院去做彻底的检查。

    上了救护车,一条冰凉的毛毯,覆盖在小芽灼伤的身上。

    小芽冷得直发抖,小小纤躯紧紧依偎在东方玄武温暖的怀里。

    看着手中那块被灼烧一角的小毛巾,小芽哭得不能自己。

    “这是什么?为什么你会这么宝贝这条手巾?”东方玄武狐疑的问道。

    在这一刻,东方玄武发觉他再也不能自欺欺人下去,彻底觉悟出,他可以失去全世界,就是不能失去小芽。

    因为小芽是维系他全部生命的源头,失去她,给他再多的金银财宝,全是枉然。

    小芽瘦弱的身子无助地蜷在他怀里,晶莹的泪水决堤般地奔腾而下,崩溃般地恸哭,她抬起满足泪痕的小脸,凝望着他的俊容。

    “玄武哥,这是你的手巾,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就是拿这条手巾帮我拭泪的,我一直随身携带,可是无情的火焰,竟然烧毁了我的宝贝……呜呜……”小芽整个人瘫倒在他怀里,像个无助婴孩般失声痛哭。

    东方玄武缓缓地取走那一条被烧毁一角的手巾,而没被烧到的手巾上,竟绣着几行字——

    初恋,像草莓优格。

    我恬静的尝着滋味。

    在你巧克力般的唇边,宛若冰山的柔情间。

    我燃起一簇火苗.

    我盼……

    盼望冰山融化时。

    东方玄武心头涌起一阵揪心的痛楚,喉头犹如被人紧揪般,发不出半点声音……

    小芽的强烈情愫,震住了他的心。

    东方玄武被她那种执着无悔的爱情所撼动。

    多年前,他为她拭泪的手巾,竟被她保留到现在,不离身的带着,甚至为了抢救这条手巾,竟然可以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要。

    这样真心不悔的爱情,有谁还敢质疑它的真实性?

    东方玄武双眸异常炽热,他用那温柔细腻的大手,为她拭去粉腮上的泪水,那压抑在心底已久的感情全数爆发,长久以来的武装彻底崩溃,禁锢已久的情焰宛如野火般汹涌地燃烧,彻底融化了东方玄武心中的冰墙。

    于是欲望驾驭了他的理智,情感掌控了他的心灵,一股想要永远疼爱她的渴望,如排山倒海般,强烈地涌人东方玄武的心坎。

    心一动,他自口袋里掏出一个破旧的布娃娃,愣愣的盯着它。他从不知道,自己竟如此爱着她,不,应该说他早就知道了,只是他一直不肯开口承认……

    小芽一看见他手中的布娃娃,五脏六腑都巨颤起来,泪水失控的滚滚落下。

    她认得这个布娃娃!

    五年前,她异想天开的想用布娃娃来交换“一个希望”,然后,东方玄武当真送来了希望……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还留着我的布娃娃?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一个大男人耍把如此丑陋的布娃娃,随身带着?为什么?”

    东方玄武默默地凝视着她。

    是呀,五年来,他一个大男人,何以要把如此丑陋的布娃娃,随身带在身边,还深怕被别人发现这个小秘密?答案已经很明显了不是吗?

    为什么上天要捉弄人?让他经历了这场灾厄后,才猛然觉醒心中的爱恋,让整整五年的美好时光,浪费在他的指缝问?

    思及此,东方玄武再也控制不住澎湃的情浪,将她紧拥在怀中,温柔而宠溺的捧起她的小脸,俯下脸,情不自禁的给她一个缠绵缙绝、情意万千的热吻,代替他想送给她的答案。

    如潮水般的甜蜜热浪袭向小芽,火热的唇舌吻得她心神荡漾,无法思考,浑身轻飘飘……

    她缓缓地闭上水漾的眼儿,陶醉在热吻中,享受他带给她的美好滋味。

    缠绵深情的热吻,渐而转为如雨点般的细吻,落在她发上、额上、眉上、腮上……

    男人粗犷的大手,无限温柔的抚着她布满泪痕的美丽小脸。

    “小芽,原来爱上你并不是罪过,我再也不愿自欺欺人下去,因为那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折磨了你,也折磨了我。

    从这一刻开始,我要你成为我一个人的,我永远都不会有负你的一天,更不会忘记你给我的感动,和你那永恒不渝的爱意……”东方玄武深情的道。

    “玄武哥……”小芽哽咽一声,一串热泪再度夺眶而出,模糊了她的视线。

    这温暖的胸膛、醉人的情话、迷人的双唇……是她盼了多少年,才得以换来的?如今冰山被这场大火融化了,今后的她,肯定连作梦都会微笑了。

    是啊,她不该哭,该笑才对,小芽绽出甜蜜而幸福的迷人笑靥。

    “玄武哥,今生来世,我愿生死相随,对你的情意,至死不渝。”小芽深情不悔的许下了承诺。

    他挺拔的身躯微微轻颤,女孩深情无悔的真爱,他该怎么做,才能回报啊……

    “你真是一个又痴又傻的女孩,不用生死相随,只要你陪伴在我左右,这就够了……”

    他将狂野的热吻,缠绵缝蜷地烙印在她柔软的唇上。

    以后,他不仅会给她如胶似漆的热吻,还有他全部的爱。

    他愿倾尽所有,化成千万柔情,将一生的爱,毫无保留的,完整奉献给他可爱的小女人——小芽。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