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冰山皇爵 第九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冰山皇爵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紧接着踱人书房的是东方玄武。

    “发生什么事?”东方玄武话一问出,心中的疑惑很快就从小芽拎在柔指上的大老鼠获得解答。

    “皇爵呀,你要替人家主持公道,你这个小养女啊,竟然坏到端老鼠出来吓我们呢!”女人们适才的丑态全不见了,娇滴滴的声响,甜得让人骨头都酥了。

    这丫头病倒了还不认命,居然还敢搞怪?!东方玄武怒不可遏地朝小芽走过去,仿佛是一头发怒的狮子。

    小芽吓得直退,却没发现已经退到尽头,一头朝墙壁撞了上去。她只是想替自己出一口气,却没想到后果,这下她完蛋了!

    “扔掉!’,东方玄武愤怒的俊庞愈逼愈近,最后将她困在墙角中。

    他从没对她这么失望过。

    小芽向来品学兼优,虽然有点小顽皮,从不做违背良心的事情,即使犯下一点小错,小芽也会立即惩罚自己,为什么她现在会变成这个样子?

    “是。”小芽连忙扔掉手中的老鼠。

    重获自由的老鼠,一下就窜出了书房,把女佣们吓得四处跑,男仆们则赶紧追老鼠去了。

    “你竟敢把我的电话晾在一边,跑来这里恶整她们!”东方玄武等她等到差点没七窍生烟。

    “我……”小芽想了一会儿,勉强的挤出一句:“我是在报仇。”

    ‘你说什么?”东方玄武简直快气炸了。

    “她们躲在这里讲我坏话!”他没挺她,反而骂她,让小芽觉得自己受尽委屈,眼眶瞬间红了起来,豆大般的泪珠沿面滑落。

    他见着纠心极了,可是,他绝不会因为她掉几滴跟泪,就原谅她任性的行为。

    “讲你坏话就整她们,如果她们不小心撞到你,那你是不是要杀人了?快去向马小姐和江小姐道歉!”东方玄武连做几个深呼吸,欲平息满腔的怒意。

    小阿子就是小阿于,做的全是任性妄为的事,教他如何不痛心?

    “不要!”就算会被赶出门,小芽也不要跟她们道歉,她固执的猛摇头,委屈的泪水像断线珍珠不断掉落。

    “你——”

    她的泪剐痛了他的心,让他心软如豆腐花,在这节骨眼上,他应该好好教训她一顿,然而他却只想将她拥进怀里,好好怜惜她一番,安扰她所受的委屈。

    “好,今天看在你是病人的份上,我就不追究你的所作所为,但下不为例。”

    “那我可以回房了吗?”小芽好想能立刻奔回房里,放声好好痛哭一场。

    “不可以!”马小姐不甘心的插嘴道,一心想整死小芽,以泄心头之恨,“皇爵!你要惩罚她,让她以后不敢再犯!,,

    闻言,小芽一脸的惊恐,望着表情冷惊的东方玄武。

    他瞟了马小姐一眼,眼神冷得宛如北极的冰山。

    “玄武哥,除了道歉,你要我做什么都行,但求求你不要处罚我,我发誓,等等回房,我就惩罚我自己,我向你保证,以后会乖了。”

    小芽那柔软无力又可怜兮兮的语气,听进东方玄武的耳里,是多么的无助,让他好、心疼……

    长久以来,他一直认为小芽对他的情意,只是一种小女生崇拜偶像的盲目情感,并非男女之问的情愫,而他对她……他不能否认对她有不一样感觉,更对她有强烈的欲望,但他也不会承认自己爱上这样一个不成熟的小女生的事实。

    倏地,一个男仆表情凝重的走进书房,靠在少爷的身边,摊开掌心,小声附耳道:

    “少爷,刚才我一路追老鼠追到矮厅,老鼠打翻了垃圾桶,清理时发现垃圾桶里有这几颗药丸。而这是小姐的药包,我怀疑小姐根本就没有吃药。”

    男仆的音量虽不大,但小芽却听得一清二楚,不得不倒抽一口气,露出吓得半死的表情,不等兴师问罪,她便慌乱的随口瞎掰道:

    “那几颗药,是不小心滚进垃圾桶里的。”

    ‘该死,你给我闭嘴。”东方玄武狠命的瞪了小芽一眼,一把取走男仆手里的药包,仔细检查剩下的药量。

    经一查看,他气到不知该拿她怎办才好,又该要用什么法子给她教训,她才会听话。

    “你当真做好病死的打算,是不是?还是存心气死我?”他眯起黑瞳,愤怒的俊容,愈俯愈贴近她的小脸。

    小芽移不开视线,两颗眼睛瞪得大大的,猛盯着近在咫尺的性感薄唇,“其实……其实你何必强迫我吃呢?反正我就快要病死了,吃药有什么用呢?”

    “胡说八道!”东方玄武气结的朝她咆哮,差点没把她吊起来打。

    “我哪有胡说呀,你看我浑身有气无力的。”小芽忍不住顶嘴,并佯装腿软,整个人软绵绵的倒进他厚实的怀里,“我病成这样,你怎狠得下心责骂我呢?”

    她突如其来的动作,让他受了一惊,险些儿没接到她,万一失手,她就有可能跌下地去。

    幸好小芽伸手搂住他的颈项,要不然肯定掉下地去,而她白嫩的纤手一缠上他,就没打算罢手,令他浑身莫名泛起一阵燥热。

    他变了,不知不觉的变了。

    他不再像过去一样,一把就将她推开。

    他再也舍不得推开她了……

    天知道他有多么的想拥抱她、亲吻她、**她、占有她。他压抑好久、好久了……

    正沉思着,小芽忽然不顾旁人,噘起樱桃小口印上他的。

    他这才猛然同神,像老鹰抓小鸡般,一把将她由怀里拎了起来。

    他就这样拎着她走出书房,一路拎回她的房里,怒腾腾的将她扔同床里。

    “好啊,你居然学会挑逗男人了。”而他竟也差点就失去自制力。该死的!她是从哪儿学来的?

    小芽心跳得很快,脸河邡热的看着他,“我只是想把感冒传染给你。”

    “你——”那兴起的性致,被她这句话给浇熄得丁点不剩,他简直不敢相信她会这么坏,简直愈来愈像小恶魔。

    “只有你病了,才不会把外头的野女人带回家。”小芽异想天开的道。

    “你要我说几遍?她们不是野女人,是名门闺秀。”他试图纠正她的措辞。

    “骗鬼!”小芽不信的喊道,“我亲耳听见她们骂脏话,就在老鼠爬上她们身上的那一刻。”

    “那是她们的事,你只要负责管好你自己,我不希望舞会那天,我突然改变心意,换掉我生了病的舞伴。”看来不威胁她不行了,东方玄武有了另一个盘算。

    “那怎么行?!”一出招,效果极强,因为那是小芽非常重视的一件事。

    懊不容易才盼到这个机会,说什么小芽都不会放弃。

    “当然可行。”

    “绝、对、不、行!”小芽一字字咬牙说道。

    “可行。”

    “不行!不行!不——行——”小芽柔嫩的双臂在胸前打了个叉,情急的抗议:“你别忘了,伯父和伯母都想见我,玄武哥,你不能让他们失望。”

    “那你就乖乖把病养好。”

    如果他不这么威胁她,这顽皮的小女生根本不愿吃药,而他,随时都可能会被她活活给气死。

    当然,凭他的聪明才智,要想驯服这个小顽皮鬼,绝对不是问题,只是他不可能:二十四小时都陪在她身边,盯着她做每一件事,所以偶尔,她便会存心要跟池过不去,会故意捣蛋,引起他的注意。

    小芽嘟起唇。

    “如何?要不要吃药?”东方玄武连哄带骗,拿起药包,捺着性子和她磨。

    小芽挫败极了,沮丧的点点头。

    “这才懂事。”东方玄武转身拉开房门,命仆人取来一杯温开水。

    对付这个道地难缠的顽皮鬼,实在一刻都不得放松,是以,他决定亲眼看她把药吞下去,免得她又暗中作怪。

    药一含人口中,小芽粉雕矧!j尔的小脸儿,整个全被成一团了。

    “好苦喔!真的好苦、好苦喔!”

    “来,喝水。”他好气义好笑的把水杯递给她。

    “呜呜。”小芽接过水杯,咕噜咕噜的往嘴里灌。

    “要不要给你一颗糖?”他不禁柔声的问。

    “不要!”小芽受辱似的嘟起子邬,“我又不是小阿子!”

    “喔?只有小阿子才怕吃药的不是吗?那你又怎能不承认你是个小阿子呢?”东方玄武不忘挖苦她,不等她回应,他便接道:“很晚了,乖乖睡觉,晚安,坏孩子。”

    小芽沉默着,凝望着男人那抹颀长的身影,直到他离开她的房间,小芽才崩溃的掩面痛哭起来。

    难道她真的像一个孩子?不是的,她明明已经长大了!

    而且她还有了心爱的男人,就是他东方玄武!她对他的爱已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了。而他,就只靠一句,她还只是一个孩子,就全部否定了她的真心!

    是,她是一直都达不到做他妻子的标准,她不够让人惊艳、不是熟女,也没有博士学位,但她不懂,这有什么关系?他是要娶老婆。还是要娶学位?

    可是,她不会放弃的,她一定要考取博士学位给他瞧瞧。

    等着瞧,她一定会向他证明,她不再是个孩子。

    ☆☆☆☆

    奢华的耶诞派对即将在午夜钟响时,准时揭开序幕,而距离午夜十二点钟,仅剩下二十分钟。

    东方玄武向来都有着独树一格的时尚品味,今夜也不变,仍是一身卓绝的名牌西服,英姿焕发的他,正坐在一辆价值上百万的名贵跑车上,等着还在装扮巾的小芽。

    今晚,小芽是属于他一个人的,而这个事实,竟让他浑身振奋不已,特别期待舞会的来临。

    在过去的每一场舞会,都是名嫒淑女陪伴着他,却从未让他有过这样的期待心情,只有小芽。

    不知等候了多久,一抹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的娇小身影,柔指勾着一只香奈儿的晚宴包,由别墅里,踩着高跟鞋,缓缓的走了出来。

    那女子笑容如蜜,一席银色的低胸晚宴服,熨贴在身上,勾勒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材,搭配上围在纤颈上那串钻石项链她实在艳丽到难以形容。

    司机帮美丽女子开门,她优雅的上了车,如花般的美丽笑靥始终挂在她粉嫩的小脸上。

    “玄武哥,我今晚这样的装扮还可以吗?”她缓缓转过头去,目不转睛的凝望着身边的东方玄武。

    东方玄武非常缓慢的眯起眼,难以置信的直勾勾瞅着她,身旁这位妩媚的女子,真的是那个和他住在同一屋檐下的小女生吗?

    一个看似黄毛丫头的女孩,怎会转眼问变成一个迷人的女子呢?

    霎时,他觉得自己实在是小看了小芽,她一点都不像他所认为的小女生,成熟女人的韵味由她体内散发出来,她是如此、如此的性感迷人。

    女人的千变万化,着实不是他一个大男人可以理解的。

    “玄武哥。你别一直盯着人家看啦!瞧得我都不好意思起来了。”小芽费尽心思的装扮自己,让自己看起来美艳动人、成熟妩媚,粉雕细琢的小脸儿略施了脂粉,而她的目的,无非是要玄武哥对她刮目相看。

    “你让我很意外。”他望她竟望出了神,小芽一提,东方玄武方才回过神来。

    “是吗?”小芽满意的微笑着。

    原本就俊美非凡的他,今晚显得更加英气逼人,增添一股会让人窒息的男性魅力,令小芽深深着迷,怎么也移不开视线。

    东方玄武情不自禁的又多望了她几眼,“你很美。”

    “那真是太好了。”收到赞美的小芽,乐得几乎快飞上天。

    “开车。”东方玄武依依不舍的收回视线,下令要司机开车。

    车子平稳的驶向大街。

    此刻东方玄武的心思乱无章法,即使小芽就坐在他身边,她那种说不出的惊艳,已深深烙印在他心上,教他一颗心全悬在她身上,想的、念的全是坐在身旁这位成熟的艳丽女子。

    他多么想拥有全部的她,多么的想……

    街道布置得五彩缤纷,每一株圣诞树都挂满了绚丽夺目的小灯炮,浓浓的圣诞气息弥漫着每一条街。

    望着人行道上,那一对对的情侣,甜蜜的相互依偎着,东方玄武忽然也想和他们一样,拥着小芽,静静的依偎在树下

    可是,为什么他会有如此多的顾虑?他究竟在旁徨失措些什么?

    为什么他始终都不肯承认自己的心?

    那份悸动一直是为了她,不是吗?

    在这世上,也只有小芽可以绐他这份悸动,不是吗?

    移开忧郁的视线,东方玄武摇下车窗,望着车的前力,安静的燃起一根菸。

    小芽见他沉默无语,也无心观赏耶诞夜的美景,她只想诱惑她的玄武哥。

    “玄武哥,我好冷,抱紧我,好不好?”放下柔指里的晚宴包,小芽撒娇似的偎近了他。

    小小脑袋轻轻地搁在他肩膀上,纤纤细臂勾进了他的手肘里,她憨笑着,表情宛如新娘般洋溢着幸福的神采。

    “傻女孩,你不该穿低朐的衣服的。”东方玄武的语气透着无限的宠爱和温柔。

    他情难自禁的顺势将她拥进怀里,将一件黑色大衣套在她身上。

    她怎能这么迷人……他加倍怜爱的拥紧了她。

    她两片水嫩的香唇,看起来就像樱桃般的可口……东方玄武冲动的好想吻住她的小嘴,将小舌喂人她甜蜜的嘴里,啜饮着她如芳郁酒汁的芬芳,他真想……

    “我不穿低胸,怎会让人知道我已经长大了。”小芽冰凉的身体很快借由他的体温得到暖意,她淡笑着,只想永远沉沦在这份柔情里。

    对于热闹的圣诞派对,她再也不会在乎,只要有他在的地方,那儿就是人间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