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萧宣傲慢皇爵 第九章

老虎机最新白菜网址

作者:萧宣书名:傲慢皇爵所有白菜免费彩金网址:言情小说
    呜呜,真是太不幸了。

    原本只是要偷摸**的唐孅儿,没想到会赔了夫人又折兵,丢了女人最宝贵的贞操。

    这下子生米已煮成熟饭了,叫她日后怎么做人啊?她又要怎么办啊?花花公子怎可能对她负责任呢?就算他肯负责,又肯娶她,问题是,她又不爱他……

    真的不爱他吗?唐孅儿的心里有个很小败小的声音在询问著自己。

    当然不爱啊!谁要爱这个风流鬼呀!唐孅儿心虚的撇掉令人心烦意乱的思绪。

    虽然办事过程很愉悦,但爱他……

    一想到东方朱雀这么花心,不知和多少个女人发生过关系,她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撞墙死一死算了。

    而他完事之后,居然说睡就睡,一点都不理睬她的感受,她就更生气了!

    莫名其妙的惹祸上身,失去宝贵的处子之身,再加上他的猪头,令她气得不知怎办才好。

    算了,这男人太风流了,她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自认倒楣好了。

    趁他还没醒来,她打算偷偷摸摸地溜走。

    惫没完全进入熟睡状态的东方朱雀,隐约听见床上沙沙作响,他懒洋洋的睁开一只眼睛,悄悄地打量著她,见她正准备下床,似乎要开溜的样子,尽避他困得连一只蚊子都打不死,却怎么也管制不住想要她的心。

    他顺势把手一伸,轻轻松松就把她给捞进怀里,爱怜又疼惜的亲吻她小嘴。

    “放开我啊!你做什么又抱我——”唐孅儿受惊的回头一瞥,见他俊容溢满了笑容,她不顾一切地挣扎起来。

    “你要跑哪儿去呢?美人。”唉,东方朱雀无奈的摇头一叹。

    这一年以来,他们保持距离的出双入对,除了接电话,唐孅儿在其他表现上都算可圈可点,她跟著他四处去交际应酬,就算累到半夜才归门,也不会有一句怨言。

    这样的唐孅儿,看在他眼里,疼在他心里。

    他一直以为,唐孅儿给他的感觉虽然与众不同,但他还不至于把持不住,一脚坠入爱情海里,但,想不到这一年来,一直跟著他的唐孅儿,早已不知不觉掳获了他的心。

    他这个皇爵情圣千算万算,还不如老天爷的一算,他和他其他三个兄弟一样,不知不觉地爱上了一个女人。

    爱上一个人,不是很麻烦的事吗?

    然而,他依然管不住一颗爱她的心。

    “我要去哪,都不关你的事!你再不放开我,我就要哭了。你……我真的要哭了,呜呜……你放开我啦!呜呜……”唐孅儿感觉很无助,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对著他俊容吼,企图挣脱他的拥抱。

    东方朱雀实在不想给她留下无赖的感觉,但她已是他的人了,不是说走就可以走的,“这也是你心甘情愿的,你怎可以反过来怪我呢?”

    “我哪有心甘情愿啊?”她无辜的叫冤著。

    “哪没有?你的表现可圈可点,虽然你一直说不要不要,但事实上,你不知抱得我有多紧——”

    “住口!不许你再说了!”唐孅儿羞得满面通红。

    “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决定娶你为妻。”嫁给他不知是多少女人的梦想,唐孅儿没道理拒绝他。

    “什么?你要娶我!?”唐孅儿错愕的瞪大眼儿。

    她没有听错吧?花花公子会有结婚的念头?

    究竟是他头壳坏去,还是她耳朵出了毛病?

    而她又怎敢臆测,像他那种情场斑手,会有多少真心?

    “没错,我要娶你,你要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幸运,嫁给我是许多女人的梦想。”东方朱雀傲慢又自信满满的笑著,特别的待遇只给特别的她。

    可恶!看到他这副万人迷的死样子,她就有气,唐孅儿酷酷的眯起眼儿,“是吗?那我恐怕会是拒绝你求婚的第一位女性。”

    东方朱雀的表情有点僵硬,“你别这么口是心非,我知道你也很爱我——”

    “哼,少臭美了,谁要爱你啊?我爱猪爱狗,就是不会爱你这个风流鬼。”

    她的话,宛如一颗炸弹,轰地一声,在他胸口炸开了,东方朱雀的男性尊严受到严重打击。

    他那些情妇一个个都巴不得嫁给他,她居然……

    唐孅儿轻而易举就掳获了他的心,他虽然爱上了她,可是她很会惹他生气,所以他很不甘心竟会对她产生了特殊的情愫。

    “你最好想清楚再说,不是牙尖嘴利就能赢,别忘了,我们已发生了关系,你搞不好已经怀孕了。”为顾及面子,东方朱雀只好对她撂下狠话。

    他猜想她应该会怕才对,现在反悔还来得及,他会给她机会。

    “放心好了,要是我怀孕了,我也不会求你,因为我会把你的孩子拿掉。”

    “你敢!?”

    真是最毒妇人心,这种话也亏她吐得出来!

    他的孩子难道就不是她的孩子吗?

    他从没对一个女人这么低声下气过,他给她最好的优待,她居然还不知好歹!?他东方朱雀谁都不爱,怎会偏偏爱上她?

    “哼!我为什么不敢?反正有孩子就拿,如果没有,算你好狗运!”唐孅儿知道自己根本不会那么残忍,但为了气他,她只好用话去刺激他,甚至伤害他也无所谓。

    “你若敢杀我的骨肉,我就不顾一切把你娶进门。”他露出一副要吃人的表情。

    “你——”那不就是生也不是,不生也不是了?因为生下孩子,他一定会娶她,不生他也一样会娶她。

    “你真是个疯子,干嘛非娶我不可呀?娶我有什么好处啊?我们八字又不合,每次一见面就只会吵架。

    包好笑的是,我不要你负责,你不是更乐得轻松吗?我可从来都没见过,像你这么爱娶老婆的花花公子呢!你的情圣之名,根本就浪得虚名嘛!”

    梆!他快抓狂了!她为什么跟别的女人不一样啊?

    被作是别的女人,早就为失去的贞操哭得死去活来,赖著要人娶她了,所以他死都不肯碰处女,要不是因为他爱上她,他根本不可能为她破例,偏偏她一点都不懂他的心。

    一时之间,他对自己失去了信心。他从没像今天这么挫败过,他心碎的简直要死掉了。

    不!他不信这倔丫头真的对他一点感情都没有,当他吻上她的唇时,他便确定了她的心,她分明已经爱上他了。

    懊!那他就等,看她什么时候才肯承认她爱他。

    他等她哭著来求他娶她!

    “唐孅儿!现在是你放弃嫁给我的机会,不是我不肯负责任,到时你可别哭哭啼啼的来求我娶你!”

    说真的,撂下狠话,他就开始担忧了,因为这女人真的是超级难追,他已经整整追了她一年,要不是被约定挡在中间,他早就吃掉她了。

    不过如今得到她的人,却得不到她的心,那岂不是更悲哀。说出去真会被他三个兄弟笑死,世上竟然有他东方朱雀搞不定的女人。

    他堂堂一个皇爵三少东,在情场上向来攻无不克,如今却被她气得不知如何是好。而教人火冒三丈的是——她竟然说如果怀孕,就要拿掉他们的孩子!这怎不叫他恼怒?

    他狂怒的脸上透露出心碎的痕迹,不信自己束缚不了她。

    是的,他一刻也等不下去了,他要用最快的速度掳获她的心,娶她进门,最好是马上。

    问题是,他又要怎样才能把她娶进门呢?又要如何才能让她主动来求他呢?

    这著实是个令人伤脑筋的问题,他得好好思考对策了……

    www.xiting.org

    翌日,一大清早,唐孅儿等不及上班时间,就睁著一双黑黑的熊猫眼,提早一个钟头,让家里的司机送她到公司上班。

    偌大的办公大厅里,连半个人影都没有,静得连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

    这一觉醒来,唐孅儿并没有恢复好心情,一想起那男人傲慢的宣言,她就……

    啧啧啧!她唐孅儿会哭哭啼啼的求他?别傻了!

    炙手可热的皇爵又怎么样?女人前仆后继的扑向他,又有什么了不起?

    她就不信自己会和别的女人一样,拜倒在他的男人魅力之下。

    昨夜在床上,她要不是被吓坏了,也不会神志不清的有了欢愉的感觉……错错错,她一定是被鬼附身了,才会那么兴奋。

    尽避东方朱雀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迷人、英俊又有吸引力,只要翘翘臀部,就有成千上万的女人会为他疯狂,而且他还很血气方刚,在床上的时候,他还让她很快乐……

    天!她实在不敢承认,她隐藏了一颗炽热如火焰般的心,也没勇气承认她确实爱死了他的吻,和被他占有的感觉。

    必忆著他们交缠的舌头,翻天覆云的狂烈激情,欲望很快自她腹下涌起,她感受到体内的春潮再度被撩动了起来,整个人几乎快融化成泥浆……

    唐孅儿心头一震,她简直不敢相信,她居然还在想著他的一切。

    惫很没用的一想起“那件事”,呼吸就变得急促,心就怦怦怦狂跳起来,活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

    她的思绪混乱极了,不管她怎么努力,对他的思念却愈加强烈。

    不行!她绝对不能再想他了,出身于豪家世家的他,仗著能迷倒众生的笑容玩弄女人,如果她再继续想下去,终有一天,她也会成为被他玩弄的对象之一。

    她唐孅儿才不被臭男人玩弄感情呢!

    所以,他可以是属于任何女人的,就是不可能会有属于她的一天……

    唐孅儿紧握著拳头,一脚踢开少东的总裁办公室大门,踩著如恐龙般重的脚步,重重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蓦地——

    咯咯咯……东方朱雀的办公桌下传来一阵怪异的声音。

    “谁?”唐孅儿出于本能的转过头去,只见一头红红的脑袋以火箭般的速度,缩到桌子底下。

    敝,竟然有人比她还早来上班?

    唐孅儿发觉不对劲,不安的蹙起秀眉,起身缓缓地朝声音的来处走去,打算一探究竟。

    她靠近东方朱雀的办公桌,双手抓住办公桌的边缘,小脸迅速往桌底下探去,可是还来不及看清楚什么,就和忽然冒出来的脑袋撞个正著。

    “唐小姐!?”原来是亚历山大,一见到她,他神情慌张不已,四下望了望,然后匆匆把手里的东西塞在自己的身后,“唐小姐,你没事吧?”

    “好痛喔……”唐孅儿头昏眼花的抓紧桌子,整个人无力的跌坐下去。

    她用纤指揉著一下子就红肿起来的额头,抬起皱得跟小笼包一样惨的小脸,狐疑的打量著他。

    “你这么早来公司做什么啊?你今天不用接少爷上班了吗?”

    “我我我……”亚历山大慌张不已,踉跄脚步直往后退。

    “你手里拿了什么东西?给我看看。”为了解开疑云,唐孅儿强忍住头晕目眩,吃力的站起身来,把小手伸向他。

    “没、没、没什么!”亚历山大铁青著脸,双手揪得更紧了,“是少爷健康检查的报告……”

    “是吗?”唐孅儿心中的疑云渐渐被扩大了,“拿过来让我瞧瞧。”

    亚历山大是出名的愚忠,对东方朱雀向来忠心耿耿,她不应该怀疑他的为人,但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地方见到他,唐孅儿就是觉得事情很不对劲。

    “唐小姐,不关你的事,拜托你别多管闲事。”亚历山大回头望向办公大厅,发觉已陆陆续续有人进公司上班了。

    “我身为公司的一分子,不能不管,快给我。”唐孅儿目不转睛的望著他。

    倏地,她快如流星的扑向他,伸手抢过被他掐在背后的文件。

    亚历山大急得哭出来,“唐小姐……”

    翻著文件,唐孅儿愈看脸色愈难看,美丽的脸儿苍白到不见血丝。

    “我的天啊!你居然……居然偷公司的机密档案,还有总裁章和公司章?你知不知道,这些东西一流出去,对三少东会造成多大的影响?”

    “求求你别对少爷说,我我我我……”亚历山大哭著哀求,著急的搓著双手,“你不知道我欠了多少赌债,如果我不出卖少爷……”

    “只要你坦白说,我相信他会帮你的。”唐孅儿替东方朱雀感到不值。

    他对他们兄弟这么好,没想到主人反被狗咬了一口,说什么她都不会放过他,她会替东方朱雀出这一口气。

    “我已经不只一次欠下赌债了,少爷早就对我心灰意冷了。”亚历山大看了一眼办公大厅,红著眼眶跪下,情急的抓住她的裙子,“唐小姐,你就行行好,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好吗?否则,一会儿少爷进来,我就没命了。”

    “就算真会有这样的下场,那也是你咎由自取。”

    “嗤!”亚历山大苦苦哀求,对方却丝毫不为所动,因而他翻脸了。

    他将手摸进怀里,迅速掏出一把短枪,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抵住她的腰部。

    “是你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你这么爱多管闲事,我就要你没命管!”

    短枪抵触著唐孅儿的腰部,她吓得花容失色,再也不敢动一下。

    “我早就动好手脚了,东方集团的工程部门就快倒闭了,你还傻傻的替他做事,聪明的话,就赶快辞职,要不然等三少东派人查帐,你们每一个人都有事。”

    “你说什么?”唐孅儿内心的恐惧,被一种愤怒所取代。

    他长期在东方朱雀的办公室里出入,过去她从不会去注意他,想不到亚历山大竟然利用别人对他的信任,出卖了公司、出卖了东方朱雀、出卖了所有信任他的人。

    这个人真叫人心寒啊!

    “快把东西还给我,不然我杀了你。”亚历山大将枪口往她微颤的腰部一压,示意她把东西交出来。

    “绝不!”唐孅儿用力掐紧文件,死也不肯放手,“我不能眼睁睁看著三少东陷人困境,我却无力救他!我绝对不容许他被别人看笑话,我要保护公司,保护三少东的财产和名誉!你要杀就杀!我绝不会把东西给你的!”

    天!她怎么了?她怎么会讲出这么不知死活的话来?

    她的命应该比那只孔雀的财产和名誉更重要的,不是吗?

    可是,为什么她会甘心为那些可笑的东西丧命?

    “亚历山大!你在做什么!?”东方朱雀那低沉有力的嗓音,倏地在门边响起。

    “孔雀!”救星出现了,唐孅儿差点喜极而泣,但是偏偏她又深怕他受伤,不禁喊道:“你快去报警啊!千万别过来!这里很危险的!”

    东方朱雀彷若未闻的眯起锐眸,缓缓地步入办公室里,喷火的黑眸一瞬也不瞬地直视著亚历山大。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东方朱雀一副不可一世的傲然,不露任何破绽的表现出从容不迫的态势。

    “亲爱的少爷啊,我对不起你。”亚历山大握枪的手猛抖著,“我也不想的,我欠下太多赌债了,只好……”

    “怎么?又跑去赌博了?”东方朱雀阴沉著一张俊容,彷佛再也压抑不住冒在胸腔上的火陷了。

    亚历山大闻言,忽然又发狂起来,“住口!少在这儿罗哩八嗦,你再也没资格教训我了!快把你的资产转让给我!不然我就杀了她!”

    “你千万不要给他,我的命值不了那么多钱的,他要杀要剐,任由他处置,我不怕死的。”

    唐孅儿内心虽然万分惊恐,但天知道她不知吃错了什么药,总觉得东方朱雀的一切,比她的性命还要重要。

    “美人。”东方朱雀温柔的对她一笑,“就算倾家荡产,我也会救你的,懂吗?美人,我爱你。”

    他温柔的笑语带著一股催眠的力量,令唐孅儿的骨头几乎全软了

    天啊!他爱她?他说的全是真心话吗?

    为什么那醉人的三个字,让她好开心呢?

    这一刻,就算要她为他去死,唐孅儿也甘之如饴,眉头连皱都不会皱一下的。

    可是……他会不会选错时机表白了?都什么时候了,他还在施展他的男人魅力,对她狂放电,而她还很没用的对他发花痴!?她欲哭无泪的想著。

    “你若对她开枪,我绝对不会饶了你。一句话,你要多少,尽避开口。”东方朱雀的目光又回到亚历山大的身上,俊容透著一丝凛冽。

    “你的全部资产!”亚历山大狮子大开口,然后故作轻松的昂首大笑,好掩饰他早巳被东方朱雀强大的气势,给吓得毛骨悚然的事实。

    “好,我给你。”东方朱雀毫不考虑的一口答应,冷冽的黑眸闪过一抹莫测高深的精芒,“不过你得先放了她,我才会给你钱。”

    “孔雀!你是疯了不成?竟然真的要为我倾家荡产?”唐孅儿感到不可思议极了,这个男人居然会为了她……

    喔!他若不是一个超级大白痴!就是他爱她爱到不能没有她了!唐孅儿感动到不能自已了。

    从东方朱雀身上所散发出来的英气,累积成一股无形的力量,使唐孅儿浑身像被灌满了水银,狂颤不已的腿儿再也站不住了,她整个人无力的跌坐下去。

    “哈哈……快给我钱!”亚历山大松放了唐孅儿,得意的狂笑起来。

    东方朱雀冷笑著,掏出钢笔和支票簿,迅速在支票上填下价码,“我先给你一千万应急,至于你要的,下午你来和我签约。”

    亚历山大眼睛立刻亮了起来,正要伸手把支票抢过,外头的骚动,令他焦虑的用枪抵著东方朱雀的脑袋,防御的退了一步。

    “给我一千万有个屁用啊?他们报警了!现在怎么办?你叫我怎么办?”亚历山大气极败坏的吼道。

    “你放心好了,我会让你全身而退的。”东方朱雀向他保证道。

    “你疯了!你怎能放他走——”一把烈焰在唐孅儿的胸膛内燎烧开来,她愤怒著东方朱雀的“仁慈”。

    但,才一会儿,她却愣了一愣。

    原来这个男人有“仁慈之心”?

    呜呜……唐孅儿突然好恨自己,过去的她,实在错怪了东方朱雀。她一直以为他抹去黏答答的鼻涕,眼泪奔流不息的看著东方朱雀。

    “住嘴啦!比猪还笨!找死是不是!?快!”东方朱雀忍无可忍的喑哑嘶吼,一副恨不得能早死早投胎的模样。

    “啊啊啊啊——”亚历山大决定成全少爷赴死的心愿,猛地举起手枪,枪口对准东方朱雀,扣下扳机,子弹射击了出去——

    砰——

    一声巨响赫然响起。

    随即是一串极端恐惧,带著恳求意味的尖叫声——

    “啊——”